加书签
第 15 章 神秘失踪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五章 神秘失踪

就在此刻,纪大妞出现在堂屋门。

金老四心里直念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赶紧上前几步背过纪大娘,朝纪大妞连连挤眼,然后放大了嗓门道:“纪!”

娘,你要我办的事出了点小问题,我不敢做主,请你随我到现场看样东西。”说完,又重重挤了下眼。

把就罚阋焓裁词拢俊奔痛竽锷锨岸⒆盼省

耙患晕液苤匾氖拢 奔痛箧は匀灰丫汀

金老四的心放了下来,手心里全是冷汗,要是纪大妞不肯盲目附和,言语中露马脚,后果可就严重了。

笆裁粗匾拢俊

澳铮赝肺以俑嫠吣!

澳阋鋈ィ俊

笆堑模 

把就罚憧梢粤啃鸶彝甭┳印

澳铮馕抑馈!彼低辏鹄纤幕邮值溃骸拔颐亲撸 

金老四如获大赦,匆匆地向纪大娘抱拳躬了躬身,转身便走,他怕大娘又改变主意盘根问底,可就麻烦了。

出了大门,纪大妞跟上。

袄纤模阃媸裁窗严罚俊

罢娴氖怯惺隆!

笆裁词拢俊

跋日腋鑫韧椎牡胤皆偎怠!薄昂茫吵墙抛摺!

两人来到一处僻静的地方停下来。

袄纤模担阏椅沂裁词拢俊

八就酱笙朗ё倭耍裉焓堑谌臁!苯鹄纤牡哪棵⒔舳⒃诩痛箧さ牧成希佣苑降姆从刺讲饷盏祝八就健笙朗ё倭耍俊

纪大妞显然很震惊。

笆堑模 

耙蛭抑拦媚锖芄匦乃!苯鹄纤牡亩芳ρ垡凰膊凰驳赝耪獬は嗖桓呙鳎瓷衩乜膳碌呐樱诓虏庵兴就矫髟碌氖ё倏赡苡胝庖患矣泄亍

拔味隙ㄋ鞘ё伲俊

耙丫煺也坏饺说挠白樱裁凰南”

耙撬惺氯チ吮鸫δ兀俊

肮媚锶衔赡苋チ耸裁吹胤剑俊苯鹄纤拇×嘶巴烦没次剩饩浠笆怯刑厥夂宓模扔谑钦婀セ鳎摺澳闶歉娜耍杂诟娜耍杂谒男凶儆Ω帽人记宄裁捶蠢次饰遥俊

纪大妞瞪大眼显然地不高兴。

肮媚锉鹕⑽抑皇恰扌牡囊痪浠啊!倍倭硕儆纸酉陆驳溃骸八就酱笙赖亩酝凡簧伲绕浜芏嗳讼胪寄彼难┙#擞惺郑碛新┨悖αυ俑撸材衙獠挥龅叫紫眨易畹P牡氖悄切┎桓颐骼窗抵惺瓜招牡摹

昂美玻鹚盗耍虑槭窃跹⑸模俊

金老四看不出对方有什么可疑的迹象,略作考虑之后把两人分头查探花花公子封子丹住处,以及管寒星上门追究,“七巧燕”符易水自裁等经过说了一遍。

纪大妞的眉头变成了一个倒八字。

罢饷此道矗就酱笙赖氖ё倏赡苡搿鸾0铩泄兀俊

笆芯攀侨绱恕!

胺庾拥げ皇恰鸾0铩牡茏樱俊

氨砻嫔峡词侨绱耍还诵墓眚猓诿话俜种僦な抵埃磺卸寄阉担绕洹幸9印芎牵沂贾站醯盟皇切氖跽蟮娜恕

昂茫∥抑懒恕!奔痛箧ひQ溃饩浠暗囊馑嫉降状硎裁粗挥兴约褐溃骸袄纤模憧梢宰吡耍 

肮媚锒哉饧隆苯鹄纤南胩志涫祷癱“我说我知道了!”

肮媚锏囊馑际恰

霸趺醋鍪俏业氖隆!

金老四无话可说了,事情等于没有结果,但他有两个判断,一个是司徒明月的失踪与纪大妞一家人没有关连,另一个是纪大妞可能采取行动。拱拱手掉头离去。现在,他考虑如何向“青竹老人”回话,事情办得并不漂亮,定会招来老人一顿嘀咕。

小吃店——老人口里的臭地方。

事实上小店并不臭,反之还很干净,只是店面太小,一共只有四张白木桌子,厨灶占了三分之一的空间,掌锅跑堂全由老板一个人包办,菜式不多,大半是现成的烧卤,老板是个胖弥勒型的半百老头,满福态的。

现在,只有两个客人,一个是发枯须乱衣履敝旧的“青竹老人”,另一个是干瘦穷高的“马二先生”。

桌上五六碟烧卤小菜,两个酒碗,酒罐子放在桌边。

老板坐在角落里的竹椅上眯着眼摇扇子。

两个老怪物似乎已经有了七八分酒意,双目已经发了红,相看是用斜眼,但酒碗还是满的,看样子二老是不醉无休。“马二,怎么样?”

安畈欢嗔恕!

翱梢蕴刚铝税桑俊

斑恚 甭矶壬种该蚓仆搿

奥牛 崩先税阉氖职强骸霸萃#媚慊姑慌康怪跋忍刚拢竿暝俸取!逼磐罚抛硌邸

袄闲∽樱闶切奶劬魄俊

八婺阍趺此担凑惶刚轮安恍砼鼍仆搿!

昂冒桑 甭矶壬蘅赡魏蔚厮λν贰

翱焖担孟衷诿槐鸬亩洹!

跋然卮鹞乙桓鑫侍狻

拔拾桑 

澳憷闲∽酉衷谑恰木阶墓蟊觯俊甭矶壬纳袂楹鋈徽鹄础

安淮恚 崩先说阃罚澳愀炝窬戎星渴枪慕磺椋俊

岸裕 

拔抑佬资质撬!

八俊崩先四勘├髅ⅲ拖袢忍谡枭媳磺没鞯牡谝淮浮

眯着眼在竹椅上扇凉的店老板也圆睁双目,挺直了上半身,脸上松垂的肥肉也突然抽紧,直瞪着两个老怪物。

看来彼此是同路人,不然二老谈话不会毫无顾忌。

肮碇泄恚 甭矶壬蛔忠痪涞厮怠

肮碇泄怼氩坏绞钦飧盟赖睦贤醢恕!崩先讼嗟奔ざ敕⒙叶叮砻嫔贤贤享稠车模嬲⒘嘶穑巧袂榛故欠浅?膳碌模骸拔夷滓盟樗奈诠昕恰!

袄闲∽樱诠暌撬趿送罚境隼椿拐娌蝗菀住!

奥矶闶窃趺粗赖模俊

暗蹦晡沂俏ㄒ坏哪炕髡摺!

澳闱籽劭吹剑俊崩先嗣团牧讼伦雷印

安淮恚 

肮戎星渴潜缓τ谛泄倜苁遥愕笔痹诔。俊

懊挥校 甭矶壬⊥贰

澳阍谘拔铱模俊崩先撕崦际俊

袄闲∽樱闾衣担鸺薄9戎星吭诘玫接袷ㄗ雍汀窕鹁螅獾健碇泄怼鸵桓雒擅嫒肆纸鼗鳎沂锹饭讲髦苋サ模搅讼殖。錾瞎戎星渴苌瞬恢У沟亍

懊擅嫒耸撬俊崩先巳滩蛔】凇

氨鸩遄欤 甭矶壬闪说裳郏酉氯サ溃骸拔乙幌稚肀惚涣饺瞬希敲擅嫒说慕7ㄏ嗟辈焕担由稀碇泄怼墓砻诺溃易怨瞬幌荆戎星靠熳撸耸撇磺幔卸枘眩幻擅嫒朔稚斫刈。矣职诓豢碇泄怼乃啦彼档秸饫铮似鹜刖秃取

耙阍萃!

翱诳柿耍热笠幌潞砹!

班耍 

氨疣耍 狈畔驴胀耄焐煜赋さ牟弊樱骸肮戎星恳庠谙缺W∶踊持刑统龆髋琢顺鋈ィ旌冢床磺宄涞悖擅嫒松崃斯戎星咳ゼ穸鳎鹁乔岫鳎椎貌辉叮凰竦剑袷ㄗ颖旧碇兀傻眉叮戎星砍妹擅嫒巳パ罢矣袷ㄗ拥目盏低蚜松恚碇泄怼灾帐安涣宋遥榛我蛔乓擦锪恕!被吧酱舜蜃 

巴炅耍俊

盎褂邢挛模 

凹绦笛剑 

拔业P墓戎星康陌踩妨讼氯ィ疵蛔返饺耍遗卸纤鼗匦泄伲殖【嗬胄泄坏轿迨铮⒖套较蚋媳夹泄盏降赝罚峙錾稀碇泄怼兔擅嫒嘶岷希碇泄怼嫠呙擅嫒艘丫バ展鹊挠谰蠡肌!

昂猛郏÷矶壬憔尤蛔傲耸改暄瓢汀

笆虑榛姑煌辏 

八担 崩先巳滩蛔∫舶亚懊娴囊煌刖乒嘟俗臁

懊擅嫒艘哺嫠摺碇泄怼菔窒掳底ǜ妫诙愿豆戎星康南殖「浇⑾至恕竦犊汀男凶佟!

芭叮 旁率兰摇目慈耍罄茨兀俊

傲饺伺卸嫌袷ㄗ右崖淙撕种校龆ㄈプ纷俸野抵形沧合氯ィ坏街V莩俏乙桓鍪枭裢蚜讼摺

暗佬刑睿 

吧俜缌梗憷闲∽拥牡佬幸哺卟坏侥睦铩!

氨鹜#迪氯ィ 

暗谌煲雇恚胰隙ㄒ衙恢竿急刚刍厣窬纯垂戎星康南挛模氩坏桨肼纷采狭耍礁龀敉醢擞米畈锌岬氖侄伪坪怀鲇袷ㄗ樱切∽庸缓荩酥皇0胩趺褪撬啦磺詈蟀胩趺裁涣恕!

坝袷ㄗ幽兀俊

昂砩纤巡坏接袷ㄗ印!

班牛≌馕抑馈!

澳憷闲∽又溃俊

坝袷ㄗ影艘徊憧牵涑闪私鹗ㄗ樱一故恰旁率兰摇拇抑Γ上Ъ坛械牟恢澜鹗ㄗ颖闶墙掀疵岬挠袷ㄗ印苯幼牛先税押冶な裕涂樟说挠袷ㄗ铀突氐健八木蛉恕笔稚系木盗艘槐椤

罢饷此怠诩鸨阋说玫接袷ㄗ又螅⒓凑医鸾臣右愿淖埃缓笞炙突睾冶ぃ募胰瞬恢澜鹗ㄗ颖闶怯袷ㄗ拥闭渫娌刈牛墒恰备羰嗄辏撬⑾终饷孛芏右郧缘粒坑治裁丛谌∪ナǜ共乇χ蟀延袷ㄗ铀透木蛉恕俊

罢馇也惶福慊姑唤淮馐嗄昴阄言谀睦铮俊

八懔耍灯鹄炊恕!

岸艘驳媒淮!

昂撸 甭矶壬沽讼伦雷樱骸霸诤宜赖南殖。冶疽庖婀戎星刻止溃桓鍪枭穹炊辛恕碇泄怼峭醢烁嶙拥摹奚ピ啤钜坏憷厦槐#芩阄医诺紫驴欤锪艘豢谄焉恚较衷诓潘愀丛!

昂眉一铮隳鼙W±厦垂λ憬奶熘摇!

拔也钜坏阆氪哟寺衩

胺匣埃滥哪懿惶帧!

就在此刻,金老四匆匆进人小店。

霸趺囱俊崩先似炔患按匚省

八就酱笙廊匀幌侣洳幻鳌!

凹图以趺此担俊

拔铱醇痛箧ぃ皇撬歉傻摹!

澳阈∽幽芏隙ǎ俊

澳懿煅怨凵偌由夏遣蛔粤康逆ざ运就酱笙赖乃佬乃兀芯糯聿涣恕!苯鹄纤脑诼飞暇拖牒昧怂荡省!笆邪司牛硗庖怀梢谴砹四兀俊

澳先思摇鹫庋艉貌缓谩!苯鹄纤目嘈Α

老人猛抓头上的乱发,久久才拍了下桌子道:“那小子非找到不可,只有他的快剑能对付那王八羔子,同时这也是他该挑的担子。”说着瞪向金老四:“小子,快吃快喝,填饱了就走,上天入地得把小子翻出来。”金老四拉椅子在下首坐下。

胖老板不待吩咐,主动添了碗筷,外加一大盘熟肉。

二更初起的时分。

翠园。

一辆双套马车缓缓驶出西门,赶车的一声,扬起鞭子正要加速,一条人影从路边现身,直立在路中央,赶车的放下鞭子,这是距西门不到三丈,门口高挑的气死风灯还能照及,拦路的是个村姑打扮的少女”

马车已停住。

拔梗∧阏馐亲鍪裁矗俊备铣档暮任省俺道锸鞘裁慈耍俊

斑祝」质拢道锸鞘裁慈擞肽愫胃桑俊

翱旎卮穑 

澳阌忻。俊

澳阆胨溃俊背道锎鲆桓鼋康蔚蔚纳舻溃骸耙桓雠思以趺凑庋祝焕从傻饺思掖竺趴诶凑也辏谌颐且下罚鹑鞘路咽奔洌醚院糜锎蚍⑺桑 

赶车的喘了口大气,道:喂!我说姑娘,算拜托你让路行不行?”

安恍校闼党道锸鞘裁慈耍俊

胺夤拥募倚 !

暗侥睦锶ィ俊

盎叵缦履锛遥 

按蚩得牛讼吕础9媚镂乙觳椤!

叭讼吕础觳椤馑闶裁矗俊

八闶裁炊汲桑媚镂宜狄徊欢!

澳悴慌卤宦碜驳梗俊

澳悄忝蔷陀涝兜讲涣讼缦隆!

车厢里又传出那女人的声音:“姑娘,你是谁?”

村姑道:“别管我是谁,出来!”

赶车的黑三怒哼了声道:“疯子.懒得跟你歪缠。:鞭子“叭!”地在空中一挥,两匹马立即昂头起步……

村姑双手前伸亮掌,作出拦阻之势。

巴锣噜啵 绷狡ヂ矸⒊鲆桓龉稚疤阋磺糠吕矗铣档纳硎秩匆擦楸悖附莸卦韭涞孛妗

鞍。 背迪崂锎鲆簧饨小

赶车的正待发作,低头一看两匹马寂然不动,像是已经死了,登时僵住,无声无息,一抬手便毙了两匹壮健马,太骇人了。

笆裁词拢俊币桓鋈瞬匠鲈懊牛缚斓亟咏沓担歉鲆伦呕龅哪昵崛耍径ㄖ螅抗庖簧ㄏ殖。缓笸T诖骞蒙砩希魃溃骸暗降自趺椿厥拢俊

罢馕弧媚镆殉担 甭沓道锏呐松簟

傲狡ヂ肀ㄏ耍 焙谌恿艘痪洹

肮媚铮恪蹦昵峁咏糁迕纪贰

澳憔褪欠庾拥ぃ俊

安淮恚谙抡牵媚锸恰

拔倚占停 

芭叮〖凸媚铮恢泻沃附蹋俊

村姑装束的,正是纪大妞。

拔乙觳槁沓担 奔痛箧だ淅涞厮怠

凹觳槁沓担俊狈庾拥ち成舷殖隽嗣H恢骸奥沓道锸悄诰欤锛矣惺录弊鸥匣兀媚锬芗嬖蛎矗俊

胺庾拥ぃ嘁痪浠耙膊灰省!薄昂冒桑≡谙虏皇墙腥耍匏矫孀游侍猓喾铮怀担 狈庾拥け硐殖龅ㄐ∪缡螅笪奘碌淖颂

黑三上前打车帘,一个体态妖饶的少妇从车厢里钻了Z来,封子丹立即伸手挽扶,双双退站一边。

纪大妞步到车门边,仔细察看了一番,退回原位。

肮媚锫饬耍俊

安宦猓 

笆裁矗俊狈庾拥ぞ校骸霸谙虏幻靼住

胺庾拥ぃ阈睦锩靼撞还衷谀愀媚镂掖贰!

按罚俊

岸裕乙郎鸵幌略袄锏牟贾谩!

肮媚铮獾降资俏耸裁矗俊

八倒耍叶源湓暗牟贾煤芨行巳ぁ!

昂茫 狈庾拥さ愕阃罚成鲜强扌Σ坏玫谋砬椋屏松砉捏⒍兜纳俑荆骸扒喾铮慊亟道锶ァ!比缓笙蚝谌邮值溃夯宦恚站缮下贰!

笆牵 焙谌α艘簧

少妇歪歪扭扭地回进车厢。

肮媚锴耄 

澳阍谇懊娲罚 

封了丹大声道:“青凤,你回去放心办你家里的事,此地不必担心,过两天我亲自来接你。”说完,抬手向纪大妞作了一个“请”的手势,转身举步。

纪大妞跟了上去。

胺庾拥ぃ牛卜中乙惶志涂梢砸愕拿!鄙涞纳簦返挠锏鳎钊颂瞬缓酢

肮媚铮谙乱幌虬卜帧!

昂撸 

肮媚锵惹氲娇吞

拔也皇抢醋隹偷摹!

进了园门,木石亭台在暗影中隐约浮现。

一个下人模样的中年妇人迎面走来,呆了一呆才福了下去:“公子好!”

巴愕氖露甲鐾炅耍俊

封子丹止步问。

叭侠硗炅耍 

澳愕侥亩ィ俊

懊ν炅怂伤山罟恰!

氨妇撇耍裢碛锌停亲。枪罂汀!

笆牵 

封子丹又起步,回头望了身后的纪大妞一眼。

靶≡安淮螅部砉悖媚镒急溉绾斡紊停渴钦龅乜匆槐椋故茄≡癖冉显媚康拇λ咦撸俊

按业胶笤何鞫康牡亟选!

暗亟眩俊狈庾拥ぞ衅鹄础

安淮恚 奔痛箧さ捻獗涑闪死小

罢狻媚镂裁础吹亟眩俊

案绰沓档睦碛梢谎!

霸谙率翟诓幻靼坠媚锏摹

吧俜匣埃齑贰!

霸谙虏还式拢裁桓私嵩埂

胺庥诘ぃ媚镂也幌不犊慈搜菔荆阕约鹤龅氖伦约盒睦锩靼祝衷诎刖浞匣耙膊灰担磺姓瘴业幕白觥!

扒氚桑 

穿花径,绕亭台,不久来到了有正式规格的后院,进入西耳房,后院里大部分的房间都亮着灯火,由于两人是悄悄行动,所以没有惊动任何人。耳房客厅正中壁上挂了一幅吴道子的大士像,真品膺品不得而知,纪大妞不是鉴赏家。

封子丹哭丧着脸,掀起书轴,在壁间按了按八仙桌缓缓自动移开,露出了地下室的人口,石阶伸入黑暗中。封子丹顺手拿起来桌上的烛台,不等纪大妞开口,持烛跨进地下室的暗门,纪大妞四下扫了一眼,跟着踏上石阶。

地窖不深,转眼即到。

封于丹高举着蜡烛照明。

窖里宽广约莫两丈,有床罩桌椅洗漱用具,仿佛小客栈的房间,只是少了窗子。

纪大妞人长得不起眼,心思可细密,她察看了床上的被褥,角落的脸盆,面巾,桌面上的油渍残屑,然后冷笑一声,转身面对着封子丹道:“有人住过?”

罢狻牵氯朔噶舜恚卦谡舛脊!

叭四兀俊

芭叮∪恕懦鋈チ恕!

吧僮八猓椅誓愎卦谡饫锏娜说侥睦锶チ耍俊

肮媚锸撬邓剑俊狈庾拥ぢ婷曰笾

八就矫髟拢 奔痛箧ひ蛔忠欢儆辛Φ厮党隼础

八就矫髟拢可嵯虏⒚挥薪小狈庾拥ぶ迕肌

胺庥诘ぃ愫煤锰牛就矫髟卤荒闶拐┑愕梗那粼谡獾亟眩褂懈鼋鸹粕牟济擅娴母愫鲜郑褪恰鸾0铩苁梗然怼尥啡恕衷谟指牧诵蜗螅忝且运就矫髟伦魑Φ械耐跖疲允遣欢裕俊

封子丹面色惨变,连退了两步道:“姑娘说的……在下一句也不懂。”

胺庾拥ぃ任已创湓昂土砹酱γ匚涯悴哦遣皇牵俊奔痛箧ろ永锷涑隹膳律泵ⅲ诮抢吕础

肮媚铮恪狈庥诘さ牧称ぷ釉诙抖

叭绻唤怀鋈死矗野涯闼核樵诘亟牙铩!

封于丹做梦也估不到这村姑型的可怕少女对经过的情况竟然知道得一丝不漏,这秘密是如何泄出去的?

肮媚铮惹氲酵饷婵吞

拔乙阍诖说厮担 

封子丹的神色突然回复正常,耸肩笑了笑,在面对强敌生死交关之际,转变得这么快,而且居然笑得出来,这是反常的度外,准备豁出去,一个是突然有了倚恃,他是哪一种情况?

肮媚铮谙虏豢梢韵任室痪浠懊矗俊

翱梢裕幌抟痪洹!

肮媚镉胨就矫髟率鞘裁垂叵担俊

芭笥眩 奔痛箧せ卮鸬煤芨纱喽铱隙ā

翱墒蔷菰谙滤

白】冢恍砦室痪洌旅婺闼等嗽诤未Γ俊

叭绻谙滤蹈揪兔徽饣厥履兀俊

澳俏蚁衷诰鸵愕拿冶Vつ慊崴赖煤懿摇!毖芰艿幕埃浜仙纤难劬Φ纳袂椋悦挥邪敫鲎质羌俚模宜园斓玫健

封子丹的眼珠子滴溜溜转动了几下,道:“在下相信姑娘有这能耐,不过……姑娘忽略了两样事,如果姑娘愿意听,在下就说出来,否则的话现在就可以动手。”

一副若有所恃,完全不在乎的样子,事实显示,他绝对不是如表面所看到的花花公子。

纪大妞不是火爆性格的人,而且还是女人,所以碰到这种对象这种情况时便会冷静,而且有所考虑。

澳阄薹了邓悼矗俊薄昂茫≡谙戮退担芬谎媚锬茉诰偈种浠鞅辛狡ヂ恚硐至斯αχ撸谙率侨耍皇巧冢圆荒芟嗵岵⒙郏坏诙说厥窃谙碌募遥惺裁匆庀氩坏降那擅畈贾弥挥性谙伦钋宄霉ξ幢匾欢ü苡谩!

应该是事实,因为很合情理。

纪大妞不得不认真考虑了。

沉默了片刻。

拔胰∧愕男悦辉谔种洌菔鼓阏饧涞亟崖蓟兀阋裁皇奔洳扇⌒卸獾隳惴庾拥は嘈琶矗俊

安幌嘈牛蛭谙略诮氲匾ぶ币丫扇×诵卸彝蛭鹨皇У拇胧绻恍趴梢月砩鲜允浴!彼档姆浅S邪盐眨幌袷窃诿扇恕

纪大妞有些困惑,对方是在自己监视下带路的,除了在进门之后他跟那叫旺嫂的交谈了两句话之处便没什么异样的举动,莫非问题在那个妇人身上?但又不能就此罢休,看对方的举止言词相当贼滑,绝不能被他蒙弄。

肮媚镂也恍耪飧鲂啊!

暗仁率抵っ髁斯媚锞拖嘈拧!狈庥诘ばα擞值溃骸氨热缢迪衷凇被吧校种兄蛱ㄉ恋缰老蚣痛箧ぁ

双方距离只有三四步,等于是寸尺相对,脱手即到。

也是本能的反应,纪大妞旋开,拍出一掌,烛台飞向窖壁,也就是在同一时间,封子丹已经闪出地窖门,说是同时也许还慢了一丁点,封子丹掷烛与后弹是一个动作,纪大妞旋身之时他已经到了门外。

芭椋 钡匾簧蛱ǚ吹湎穑亟牙锒俪势岷冢焓植患逯福艚幼诺亟衙殴乇盏纳簦鲁鲡唬痛箧ち畹氖奔涠济挥小

现在,她有转念时间了,但已经失去了机会,而且变成了笼中之鸟。

这就是封了丹所谓的布置。

树蒙骗是最穷囊的事,栽得非常不值,纪大妞肺都几乎气炸,但恼火并不能解决问题,她不能坐以待毙。

一道亮光从斜上方射出,直严在纪大妞身上,可以看出壁间有个碗大的孔,这地窖另有布置倒不是完全骗人。

凹痛箧ぃ绻阋桓龃蠡钊嗽诘亟牙锫涑梢欢压歉觯谙孪嘈庞涝恫换嵊腥酥馈!

封子丹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人,但却字字清晰,就像响在耳朵边。

胺庾拥ぃ悄慊岷蠛H沧印!

熬退愫蠡谑沧幽阋部床坏剑圆欢裕俊

澳愕乃闩檀虻锰缫饬恕!

澳隳芑煽掌龅亟眩俊

耙残恚 

肮狈庾拥さ靡獾卮笮Α

胺庾拥ぃ愫芸炀突峥薏怀隼础!

纪大妞边说边转动目光,壁洞的光亮给了她极大帮助,使她能度量窖里的形势,她认准的是地窖门,但她并没有去试探开这枢纽,心里已经有了打算。

凹凸媚铮谙律窗ǎ氖敲ǎ蘩鲋ǎ约炔幌阋膊幻赖牟莼ㄈ词敲挥形缚冢灾缓萌媚阋桓鋈嗽诘亟牙锶淌芄碌ァ!狈庥诘ふ饧妇浠凹缺氨捎窒铝鳎耆豢叭攵砸桓錾倥羌蟮奈耆琛

胺庾拥ぃ憬闼档幕案冻鱿嗟贝邸!

岸裕绻慊褂谢崾杖〉幕啊!

澳愕茸徘疲 

肮钡乒庖ィι哺婕湃弧

地窖内又恢复漆黑,由于刚刚壁洞的光柱极强,在突然熄灭之后,感觉上眼前还有暗光在浮动。

纪大妞立即采取预定的行动,转身,照原先测定的角度位置亮掌推出,第一次,她用上了十成功力,为了不给对方再有旋展鬼域伎俩的机会,必须一举奏功。

整个地窖起了震动,没有声音,仿佛有感的地震。

地窖门开了,由于地道浅,石阶上端有灯光映人。

纪大纽这一招的确很妙,也只有最聪明的人才想得出来;这类能自动启闭的机关暗门多半中空内藏机纽,即使不是全空,至少有部分中空,如果以某种特殊的功力震开或破坏机括便会枢纽失效,要不是深诸机关消息,外行人盲目摸索的话,恐怕一辈子也办不到。

上面传来话声“刚刚是地震?”

昂芟瘢 

盎岵换崾悄枪硌就返饭恚俊

翱赡埽芤痪偈终鹚懒狡ダ档目ヂ怼

拔颐窍氯ァ焙竺娴陌刖浠霸僖餐虏怀隼础

纪大妞在厅里。

对话的是一高一矮两名黑衣汉子,眼瞪大,脸孔却已扭歪。

外面的暗门没关,否则纪大妞要出来得再费点力气。

肮谩媚铩备吒鲎拥慕峤岚桶停坪跸胨凳裁慈从炙挡怀隼矗远准歉雠滤赖慕巧

纪大妞死里逃生,恨满心头,她不想浪费时间,眸光一闪,有了主意,单掌一扬,照向那矮个子的。

矮个子的身躯震颤了一下,惨哼半声,张口射出一股血箭,正好喷洒在那幅挂在正中间的观音大士立轴上,刺目的色彩爆开,像一簇渲染的艳山红,然后条条红蛇挂下,人跟着栽倒地面。

高个子的脸上失去了血色.像块漂不净的白布。

澳闼担庾拥と嗽诤未Γ俊

霸凇凇

翱焖担 

霸凇竺嫔戏俊!

八就矫髟虑艚谑裁吹胤剑俊

八丫凰妥吡恕!

氨凰妥吡耍俊奔痛箧ど逼逄臁

笆恰凰汀

八屯未Γ俊

安弧馈!备吒鲎佣兜孟穹⒘撕薄

叭绾嗡妥叩模俊奔痛箧て惹耙徊健

敖巫印雍竺牛褪恰媚锢棺∏懊怕沓档耐保就健笙辣桓淖俺膳擞媒巫犹ё摺!

纪大妞立即想到进园之时.旺嫂回答封子丹那句话“全料理完了”指的就是这回事:封子丹的确够诡诈,料定有人会上门,来了个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手掌再杨,惨哼立起,她连看都不看,出厅朝后面奔去。

不见半个人影,全闻风潜藏了。

怀着满腹的杀机和愤火,纪大妞离开翠园,,她没暇搜杀封子丹,目前最要紧的是探司徒明日的下落。

往西的官道上,一乘小轿匆匆而行。

月黑夜,路少行人.轿行如飞,抬轿的脚力实在惊人。

一盏白灯笼,泛着惨淡的光晕。轿子来到,停下。

靠路边的一座碑亭,白纸灯笼挂在亭柱上,亭外地上摆着一口白木棺材,棺前插着引路幡,格上覆着黑印布罩,绳杠未除,亭子里七八个人坐地,其中一个披麻带孝,原来是长途发枢子的,不用说是客死异乡,归里安葬的人。

小轿一停,那名孝子立即出亭迎了上前。

两名轿夫回头奔向来路,在一箭之外隐人道旁,行动快捷而利落,显然是会家子而且身手不赖,紧接着;一条人影迅快移来,是个女的,天黑,看不清面目长相,但从体态轮廓看来,身材是第一流的。

耙宦菲桨玻俊

靶叶奘拢 迸幕卮穑艉茑谴糯判浴

孝子上前一步,把轿帘掀了向上,朝里张了张。

懊环⑾质裁丛鄣娜宋铮俊

懊挥小

拔颐蔷×靠臁

靶卸桑 

鞍俸辖悖颐墙幸欢纬な奔洳荒堋

昂撸说酱κ牵也恍拍闼南沧踊崮敲窗卜帧!

鞍俸辖悖铱梢苑⑹摹

八懔税桑睦锒闹浣诺紫禄蛔郑闼南沧邮侵徊鲎烀ǎ煌敌染驼娴囊齑蚶着俑依凑庖惶住!

昂媒憬悖梦摇幻滓幌隆

八南沧樱盗耸履愕男∧源峡删湍驯A耍衷谑鞘裁吹胤绞裁词焙颍靠旖兴前焓拢一瓜牖钕氯ァ!苯兴南沧拥男⒆用嗣弊樱厣碜隽烁鍪质啤1だ锏目阜蛎橇⒓雌鹕沓鐾ぃ呓撞模蚩赘牵缓蟠故执

叫百合的女子从轿子里拉出一个体型高大的女人,四喜子立刻弓身背在背上,快步走向棺材,由两名扛夫协力把高大的女人放人棺材,然后很快地上盖封棺。

百合高举右臂挥了挥,钻进轿中,拉下轿帘。

暗保〉薄毙÷嗲孟欤南沧影纹鸩逶诠浊暗厣系囊丰俨角暗迹母鋈颂Ч灼鹦校砹矫畏虮蓟亟伪摺

袄绰泛芷骄玻 苯畏蛑幻嫦蚪瘟薄

跋M绱恕!卑俸匣卮稹

拔颐腔赝钒桑俊

安硐蚵纷蟆!

肮媚铮蟊呤且暗兀宦贰!

暗绞本突嵊校熳撸 

发枢的一行已经过去,没人夜幕之中。

轿夫抬起轿子离官道偏投向路左野地。

靠近城墙脚路边的一间半倒破屋,围墙只剩下半人高,纪大妞与一个有钱人家丫环打扮的小女孩站在围墙里。

按蠼憬悖抑浪前涯俏凰就酱笙浪偷绞裁吹胤健!毙⊙净飞炼帕辆ЬУ难劬Γ囱雍芰胬

笆裁吹胤剑焖怠!

奥逖簦 

奥逖簟阍趺粗溃俊

拔沂峭低堤夤雍鸵桓鲇没撇继滋鬃⊥妨车娜嗽谏塘渴彼档模夤庸苣枪秩私欣洗螅芴幕啊!

澳枪秩耸裁闯は啵俊

拔颐患牧常看蔚酱湓笆奔涠己芏蹋恢涝跹匆膊恢涝跹撸沂鞘毯蚍夤拥模杂惺被崤龅剑翘富岸及盐抑箍!倍倭硕儆值溃骸罢庖淮我皇俏彝堤椒夤右松蔽遥乙欢ㄋ涝谠白永铮皇谴涨膳錾洗蠼憬悖一故翘硬涣恕!

胺夤游我扇松蹦悖俊

耙蛭咔裳唷姿衔易魉囊宕螅甯甘撬呛λ赖摹撬担荒芰粝禄鎏ァ!毙⊙净飞舸蓿骸按蠼憬悖遣换岱殴业模沂翘踊氖北蝗耸昭艚湓暗模坏胤娇扇ァ彼檠势鹄础

靶∠悖液芨行荒闾峁┝怂就酱笙赖南ⅲ墒俏蚁衷谟兄匾氖乱欤狻趺窗捕倌隳兀俊奔痛箧ご曜潘帧

一条人影从墙外走过。

袄纤模 奔痛箧ぱ奂猓谎劭闯龉分恕

金老四止步,发现墙缺子里的纪大妞,忙回身跃进。

笆羌凸媚铮 

袄纤模皇奔湎杆担懔⒓瓷下匪彻俚牢飨蚵逖簦芬欢ソ巫樱就矫髟卤环庾拥じ淖俺膳怂妥吡恕!

坝姓獾仁拢凸媚铩

罢∈奔洌憧焐下罚野焱昙戮屠醋纺恪!

昂茫 苯鹄纤挠幸话俑鲆晌室膊荒芪柿耍诵∠阋谎郏掖业肀祭搿

靶∠悖 奔痛箧ね乱豢诖笃骸笆悄阍似茫饷辞膳錾辖恿Φ娜耍衷谖掖愕揭桓鼍园踩牡胤剑撸 

两人离开破屋。

金老四一路向西。

他问过三个行人,五间当路的店铺,证实半个时辰之前有一顶小轿和一行发柜子的经过;本来他打听的是轿子,但因为发枢子赶夜路是稀罕的事,所以多嘴人一并告诉了他,当然,他的目标仍是轿子。

他的行动并不快,他是盯踪踩线的专家,而被盯踪的不用说会尽量设法逃避,所以他必须凭借他的特殊本领和经验沿途留意任何一般人家忽略的蛛丝马迹,专家,自有他的一套。

眼前是碑亭。

换了别人,如果不想歇脚必定会照直前进,但金老四不同,他进去了,仔细观察了一番,他发现不久前有人在这里歇过脚而且人数不少。

出亭,观察路面,尘土上留下痕迹证实了曾经在此停留过的是发枢子的,虽然天色很暗,但他练有夜眼,能看出别人看不见的。根据踩到的红素,依时间判断,枢子与轿子虽因速度不同而有先后,但一定会在路上交错,追上发枢子的便可探到轿子的消息。

他并不急,从容上路,走出十丈不到,他突然停下来,仔细观察路面仿佛在寻找什么细小的东西;前进,后退,横行,然后低着头往回走,赶过碑亭,他又停下来,点点头,哺哺自语道:“轿子在此地停过,而且不再前进,两人抬轿涉度要相等成一条线,脚印到此而止,多半是转了方向,可是此地没岔路。”

旧雨楼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