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3 章 义重同仇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三章 义重同仇

案崭站叩腥说哪俏皇撬俊被胺媛远儆植钩渥诺溃骸胺蛉巳绻兴槐憧梢圆凰担坏痹谙峦段省!

吧傧廊衔仙碜贾蓝苑绞撬俊

笆堑模 

昂嗡荻迫唬俊

岸苑捷肴怀鱿指稍ぃ蛉擞牍笫粝虏⑽尢厥夥从Γ又硭比唬嵌涝谙拢魏蚊餮廴硕伎吹贸隼础!

笆且狼槔矶碌呐卸希俊

翱梢哉饷此担 

昂茫抢仙砭透嫠呱傧溃巳四阍慊褂心敲匆坏阆慊鹬椋劣谒拿牛裼诮婢兀薹ㄐ诳冢阕约喝ハ氚桑 

司徒明月不再追问,保持了相当程度的冷静,他在想:“要说见过,对象便太多了,根本无从想起,但要以具备这等莫测的功力,再加以还有点香火之情这方面而论,范围便缩小了,曾有过敌对行为者不论,会是谁呢?”

扒嘀窭先恕庇朴频氐溃骸靶∽樱患痹诖丝蹋锌章叵氚桑挡欢ㄊ裁词焙蛴只崤錾希攵疾槐亍!

司徒明月心中灵机一动,他想到了一个人……

八木蛉恕笨戳丝凑菩牡亩就瑁庖簧恋溃骸澳希轿磺牖胤啃牛饬>抛拥昧⒓醇右约ā!

扒嘀窭先恕钡愕阃罚疽馑就矫髟吕肟

两人又回到花轩。

残桌已经收拾干净,换了壶热茶。

现在喝热茶正是时候,司徒明月倒了两杯,与“青竹老人”

相对而坐。

扒氨玻肀蚕肫鹆艘桓鋈耍 

八俊

懊啬В 

扒嘀窭先恕钡牧窖鄣鞘钡纱蟆R荒Ф砣拇蠊质堑苯窠狭詈诎琢降牢琶サǖ娜宋铮先艘彩桥判邪衲诘囊唤牵判泄榕判校舜烁餍衅涞溃嗷ブ浼偾A踔粮旧衔茨币幻妫嗉皇丁

澳阈∽釉趺椿嵯氲秸饫闲∽樱俊背票鹑诵∽永闲∽颖涑闪怂目谕缝豢诒闶钦庋约涸蚬叱R晕依先思易跃樱懊啬А痹谒炖镆渤闪死闲∽印

案莘蛉说牧骄浠啊!

芭叮 崩先俗チ俗ネ罚骸拔依先思蚁肫鹄戳耍鹄纤哪腔煨∽酉蛭姨峁忝桥錾狭烁龈蛎车睦闲∽樱账牡滦裕孪胨闶恰啬А傅愎憬J酰识蛉怂的忝侵溆械阆慊鹬椋圆欢裕俊

罢侨绱恕!

澳阈∽拥幕祷拐娌焕怠!

按死嫌肷阶魅耸呛卧ㄔ矗俊

罢獾糜伤嫠吣悖荒苡晌依先思宜怠!

巴肀仓皇撬婵谖饰剩灰欢ㄒ溃还

安还裁矗俊薄巴肀裁纱蛱氨泊驮┙!贝硕烂沤7ǎ啬А氨苍踔馓捉7ǖ娜笔Ф右灾傅悖俊

罢獾梦仕救耍 

两个问题事实上都没答案,司徒明月不言语了,心里在想:“四绝山庄与‘秘魔’之间定有很密切的关系,听‘四绝夫人’的口气就可以知道,‘秘魔’无端现身指点自己剑法,必有某种目的,此事迟早会明。至于那两个诡称‘唐门双花’形同孪生的中年妇人上门赌毒,定然也有其目的,奇怪的是‘秘魔’何以任令二人安然离开?”

一条人影闪现在花轩之外,是金老四。

澳阏饣煨∽釉趺蠢戳耍俊崩先诵逼鹧邸

坝屑笔拢 

笆裁醇笔拢俊

罢狻就酱笙兰蠊叵怠!

案矣泄兀俊彼就矫髟抡酒鹕砝础

笆堑模幸9印芎歉嗽级罚凳俏舜笙捞媪媚锔闯穑氐憔驮级ㄔ诹媚锓厍啊!

司徒明月登时血行加速,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收紧了。

岸苑绞撬俊

懊挥兴担 

澳阍趺粗溃俊

肮芄颖救饲卓诟嫠呶业摹!

笆裁词奔洌俊

拔甯 

司徒明月用脚踢开座椅,转身朝“青竹老人”一抱拳,急匆匆地道:“失礼了,晚辈得立刻赶去。”最后一个字出口,人已到了花轩之外,一闪而没。

靶∽樱愀タ纯矗 崩先税谑帧

笆牵 苯鹄纤母爬肴ァ

五更!

杂本林中柳漱玉母女坟前。

两条人影在激烈地搏斗。

一个是“逍遥公子”管寒星,另一个头罩齐肩,远望像是没有头,赫然是‘金剑帮’特使“无头人”。

司徒明月来到,暴喝一声:“住手!”

管寒星折扇倏张,作出一个古怪的姿势。

闷哼声中,“无头人”踉跄倒退,抬手朝指管寒星,厉叫道:“姓管的,你……你竟然……狠心……”

管寒星合扇冲刺。

司徒明月已到圈子边,急吼一声:“留活引”

同一时间,半声惨叫,“无头人”栽了下去。

管寒星收扇面对司徒明月。

八就叫郑 

肮芾系埽昧羲羁凇

靶〉苁桥滤油眩饕惑瘛!

司徒明月吐口气,缓冲了一下激动的情绪。

肮芾系埽娴氖巧焙α夷概男资郑俊

耙彩瞧爰已傅闹餍住!

鞍。 八就矫髟履谛钠鹆思蟮恼鸷常雒我蚕氩坏健拔尥啡恕本尤灰彩巧焙Α把嘣粕竦瘛逼胄ヌ煲患椅蹇诘闹餍祝狭撕靡徽笞硬庞值溃骸肮芾系苁窃趺粗赖模俊

〉芘沙鋈サ娜耍抟庵刑剿堑拿芴浮!

翱稍拭魃比说囊蛴桑俊薄罢庳讼嗟苯普岵豢贤侣丁!

司徒明月心头涌起一阵落空的悲哀,他没能为红颜知己手刃仇人,柳漱玉就躺在眼前的三尺土下,仇人已经授首,但“雪剑”并没有出鞘,他深深自责没有尽全力索仇,而是借管寒星之手,真的是枉为武士。

当初柳漱玉母女为医绝症而被收容在胡家堡,误以为是遭遇意外而失踪,“无头人”曾显露知道她母女下落,而自己没竭尽全力追究,以致酿成了抱恨终生的悲剧,这是谁之过?自己这辈子能安心么?

肮芾系埽扌治摇恢迷趺此怠

八凳裁矗俊

肮芾系艽抑锍稹

八就叫郑裁匆膊槐厮担阄仪橥肿悖尚〉芪页鍪只蚴怯赡惆谓2⒚挥蟹直穑苁沽媚镱俊!

翱墒恰Γ 彼就矫髟乱簧ぬ荆诩且渲兴惶竟衷谒挥勺灾鞯靥境隽松孀派鸬模且黄怨芎歉屑ぶ椋桓鋈耍掌湟簧芙坏秸饷匆桓鲆逯卦铺斓呐笥眩娜房伤愕蒙鲜且恢植恍榇松慕景痢

八就叫质堑玫浇鹄纤牡拇案侠吹模 

班牛∈牵 

靶〉芤恢焙艿P摹

暗P氖裁矗俊

靶〉茉级贰尥啡恕⒚皇愕陌盐眨绻硗獠贾昧巳耸郑裢硎欠袢绱怂忱檬志秃苣阉盗恕!

肮芾系苋绻茉缫豢檀啊

安豢赡埽嵘宰菁词牛〉懿荒苡淘ァ!

拔颐抢纯纯础尥啡恕拿婺俊!鄙喜礁┥恚话炎サ羲勒叩耐氛郑枳呕杳恋奶旃舛ňσ簧笫樱挥伞鞍。 钡鼐谐錾

管寒星急声道:“他到底是谁?”

司徒明月激动地道:“想不到金剑待使会是他?”

管寒星前挪一大步,俯身看了看,栗声道:“‘古月世家’的上宾‘玄狐’武宏,的确是想不到,太离奇了!”

司徒明月幽幽地道:“只怪我粗心早该想到的。”

管寒星目芒一闪道:“为什么?”

司徒明月道:“‘古月世家’的总管屠大展乃是‘金剑帮’特使‘无头人’手下的‘玄’字号密探,在胡家堡卧底,身份被我揭穿之后被自己人灭口。而柳姑娘母女是在离开胡家堡之后遇害的,显见她母女离开胡家堡不是自愿的,能突破严密的警戒当然是有地位的人所安排,当初就没想到卧底的不止屠大展一人。”

鞍。 惫芎蔷觳恢茫骸跋氩坏狡渲谢褂姓獯蟮奈恼拢趺惶就叫痔崞穑俊

懊换幔 

吧比说哪康暮卧冢俊惫芎钦饩浠敖谧杂铩

耙残砟诚蠲孛鼙涣媚镂抟獾孟ぶ缓妹鹂冢比唬残砹碛性颍上А椒矫娑家巡荒芸凇!

一司徒见,不管如何,总算仇了恨消!”

安唬∥乙犯康祝盟赖木霾蝗盟钭牛鸾0铩淖魑丫现氐仄苹滴涞溃:侵撇貌豢伞!

管寒星的两眼真的变成了两粒寒星,相当怕人。

八就叫郑〉懿换崧浜螅木∶啾。 

肮芾系埽∮藜也凰敌蛔郑 庇檬峙牧伺墓芎堑募绨颍尴薜恼嬷壳橐饩≡谡庖慌闹校扪灾宰罡腥恕

天色发膝,曙光初露。司徒明月肃立在坟前,默默地表哀思。

管寒星仰首对着林空,进人冥想之境。

静,一片死寂。

笆裁慈耍俊绷肿永锿蝗淮鲆簧虾取

管寒星闪电般循声扑去。

司徒明月回身,他是从沉哀中惊觉的,一下子无法判明发声的方位和管寒星的走向,只好窒在当场。

巴郏 辈医写┝执痢

司徒明月已认准了方位,疾矢般射去。

小路边,管寒星静静地站着,转动着冷电似的目芒在搜瞄,他的脚前躺着一个黑衣人,照刚才的那声断喝,分明是两人甚或以上的双方遭遇,而现在只得一个人。

司徒明月掠到。

按巳耸撬俊

岸ㄊ恰浜甑氖窒拢 

笆抢系芟碌氖郑俊

斑恚〉芎尥噶苏庑┥呤蟆!

坝Ω谩彼就矫髟卤疽涤Ω昧艋羁谖驶埃氲饺艘丫懒耍党隼吹扔谑嵌怨芎堑囊恢衷鸨福思冶硐值萌绱艘逯厍樯睿衲苈识裕谑前押蟀刖浠巴袒厝チ耍屯芬豢矗歉瞿吧氖菹骱鹤印

靶〉艽砹耍 惫芎橇⒓匆馐兜剿就矫髟碌男囊猓骸耙皇泵豢悸堑剑Ω昧羲羁谖饰士诠耍 

八懔耍〗派赡芪什怀鍪裁蠢矗 彼就矫髟鹿室馕芎钦姨ń紫拢弊疤獾溃骸罢崭詹诺那榭隹矗Ω檬怯幸环椒⑾至肆硪环讲呕岢錾任剩恢硪环绞鞘裁慈耍系芟鹊娇捎惺裁捶⑾郑俊

懊挥校帜咎樱〉茉缫丫⒁獾秸獾恪!

拔颐欠滞匪阉芽矗俊

昂茫 

两人各朝一个方向穿林搜索。

司徒明月搜索心里边在想:“‘玄狐’武宏以上宾的身份辅佐胡天汉,想不到他的真正身份却是‘金剑帮’的特使,任务可能是要吞并‘古月世家’扩充该帮的势力,杀害齐老英雄一家的目的不明,但以他在胡家的地位,策动杀手安排谋杀是轻而易举的事。至于柳漱玉母女之遇害,其中定有极重大的原因,血案破而未了,非查个水落石出不可,武宏、屠大展这些只是鹰犬,绝不能让主谋者逃离公道,管寒星替自己做了一半,另一半必须自己完成。目前当务之急是查出当年杀害‘天龙神君’的凶手,追回‘玉机金经’,完成‘打铁的’交付的任务。当然,这些事可以齐头并进,见机而为……”

绑 辈辉洞Φ闹σ段薹缱远

司徒明月心中也随之一动,他略偏方向,若无其事地走了过去,到了一个特定的位置,突地急转角度闪电迫近。

浓密的枝叶里隐隐露出一片衣角。

司徒明月已经站定,对方已经完全在他掌握之中,即使是长翅膀的东西,也无法在他的眼前破空飞去。

笆裁慈耍隼矗 

靶辏∷就酱笙溃俏遥 

澳恪彼就矫髟麓笪馔猓骸敖鹄纤模俊

笆堑模 

澳阍趺椿厥拢俊

扒肓⒓蠢肟坏泵环⑾治遥裁匆膊荒芩怠!

罢狻降孜裁矗俊彼就矫髟掠梢馔舛铩!拔伊硇匈鞲妗!

司徒明月满头玄雾,但他还是依言走开了,因为他相信金老四,金老四如此做必然有其原因,绝不敢故意弄鬼。

天色已经大亮。

这时,测方的树丛叶隙里,有一对棱芒闪闪的眼睛,望着司徒明月离开,没现身,像猪犬般注定金老四藏身的位置,他似乎有所等待。

金老四从枝叶间钻了出来,小心翼翼地四下里一阵张望,像小动物出洞时所表现的灵警一样,可惜他没有发现那双可怕的眼睛。极短的片刻,他像狸鼠般轻灵而快捷地穿过林造行,可巧,正经过那蓬藏有眼睛的树丛……

氨鸲 北坦堑暮壬

金老四窒住不动了。

一个头蒙金黄布套的人出现在他身后六尺之处,他背后不长眼睛,当然无法看到,只感觉到距离极近。

芭笥咽撬俊

安槐匚剩愀静槐刂馈!

坝泻沃附蹋俊

吧蹦悖 

金老四打了个哆嗦,他是做没本钱生意的高手,也是盯踪刺探的专家,他的行动向来相当谨慎,想不到还是翻了船,对方开口就要杀人,他已经心里有数,但在这种态势之下,他没有反抗的余力,再会玩戏法也变不出来,可又不能糊里糊涂地送命……

吧比擞Ω糜懈隼碛砂桑俊

暗比唬还貌蛔鸥嫠吣恪!

芭笥巡还私婢兀俊备臼蔷涠嘤嗟幕埃匦胝〈蛑饕馔焉淼氖奔洌蛭酥挥幸惶趺仓荒芩酪淮危衷谒蠡诹耍绻詹挪淮颐Φ匾就矫髟吕肟馇榭鼍筒换岱⑸约壕跣栽俑咝榭鲆簿筒煌

当然,后悔无济于事,主要是如何保住老命。

敖鹄纤模芯浠拔誓恪!

芭笥亚胨担 苯鹄纤谋叽鸨呒弊钔贰

澳闶窃憷贤纷拥氖裁慈耍俊

耙虏Т耍 苯鹄纤恼邢禄场

坝胨就矫髟掠质鞘裁垂叵担俊

扒橥肿悖 彼嫡饩浠傲尘缓臁

安皇歉啵俊

罢狻榉止唬舜嘶ハ嗾沼Σ⑽薏坏薄!

昂茫忝窃谡庖淮疃哪康氖鞘裁矗俊

懊挥腥魏文康模构涠眩 

一你不想说?”

笆率凳侨绱恕!

班牛颐皇奔涓隳⒐剑下钒桑 

金老四的额头上立即渗出了汗珠,一颗心顿然抽紧,对方要他的命仅是举手之势,而他想不出任何求生之道。

现在他只有待宰一途。

他无法想象对方要用什么方式取他的性命,用剑,用刀,掌指还是别的利器,他全身的细胞都已收缩……

他在念佛,希望司徒明月能及时回转,但这是妄想。

冷汗已经遍体。

就在这要命的瞬间,一条人影幽灵般进人视线,不单是进人视线,而是站在他的右前方,角度正好对着他的身后人,而这人影,赫然正是神秘的村姑纪大妞,他像失足坠岩,半空中一把被人拉住,惊喜得几乎要虚脱。“纪姑娘!”他脱口叫出了声。

身后风声飒然。

不必看他也知道身后人已经无声而遁,他回转身,果然已不见人影,吁了口大气,冲着纪大妞作一个揖。

凹凸媚锔屑ぶ粒 

安槐兀庵皇谴涨膳錾狭耍盟凳悄忝蟆!

凹凸媚镌趸嵋淮笄逶绲秸饫锢矗俊

拔蚁不兑辉绲揭巴饫赐钙!

鞍。∈恰!比思也凰邓比徊槐阕肺剩率瞪纤膊桓遥痛箧さ纳硎炙乔宄模谒媲八前唤亍

敖鹄纤模詹拍墙鸹撇继酌闪车氖撬俊

敖鸹撇继酌闪场ぁぃ恢溃 彼钦娌恢溃顺鱿衷谒谋澈螅恢泵换峄赝罚人赝罚艘丫涣擞白印

澳悴恢溃俊

笆堑模蝗怀鱿衷谖业纳砗螅颐环ɑ赝贰!苯鹄纤募胁弊油ê炱鹄矗裾庋亩朔ㄋ故峭芬淮巍

八肷蹦悖俊奔痛箧ばα诵Α

笆堑模皇枪媚锢吹谜鞘焙颉

霸缰牢揖筒蝗盟摺6粤耍就酱笙滥兀俊

坝Ω镁驮谡飧浇辉叮媚镎宜惺拢俊

懊皇拢 奔痛箧ひ⊥贰

金老四心里可明白得很,这长得一般男人不想看第二眼的女子,死心塌地的爱上了司徒明月,口说没事,心里一定急于要见他,她的武功本事当然没话说,但要论人材,说什么也配不上司徒明月。

凹凸媚铮颐侨フ宜俊

昂醚剑 

小路边,司徒明月定定地望着那具黑衣人的尸体,他无法不想,管寒星义重同仇,冒死约斗“无头人”,为柳漱王母女和齐啸天一家报仇雪恨,这种朋友天下难找第二个,可惜的是没留活口,使真相不能全白。

金老四的行为似乎有些反常,令人困惑,难道又是出于“青竹老人”的授意?他如此诡秘的目的是什么?

凶手伏尸,庶可告慰死者在天之灵,但对活者而言,如刁追出幕后主谋,讨取公道是无法完全心安的。而主谋者当然就是金剑帮,多行不义,危害武林,将之除灭,也可以说是一件极大的义行和功德。

心念未已,“逍遥公子”管寒星来到。

肮芾系埽惺裁捶⑾郑俊彼就矫髟掠盼省

耙晃匏 惫芎且⊥贰

司徒明月忽然想到这黑衣人极可能是发现了金老四而出声喝问,结果招致管寒星的杀手,这点该不该告诉管寒星?对这情同手足的朋友,是不该有隐瞒,但又想到金老四叮嘱什么也不要说,定然有特别的用意,想想还是暂时忍住了,只是掩不住那份内疚之感……

八就叫郑颐抢肟桑 

罢饬骄呤迦绾未χ茫俊

坝伞旁率兰摇词帐〉芑崤扇舜啊!

拔裁匆伞旁率兰摇瓷坪螅俊

叭耸窃谒だ镂缘椎模挡欢ɑ褂形戳酥乱凡椋巧坪笫巧喜摺!

拔睿∫彩堑览恚 薄拔颐亲撸 

坝腥死戳耍 彼就矫髟路⒕跤腥似冉

人影出现,缓缓步近,来的是纪大妞。

管寒星脸色微微一变,但瞬即恢复正常。

司徒明月心中一动,但冰冷的面上没任何表情,漠漠然望着纪大妞,心里在想:“此地一发生情况她必到场,这绝非巧合,巧合不可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这意味着什么?莫非她一家子与‘金剑帮’之间有着密切关系?她舅舅‘飘萍过客’是柳漱玉母女的收尸人,这又说明了什么?”

八就酱笙溃一幔 奔痛箧た凇

暗娜肥切一幔 彼就矫髟吕淅浠卮穑窒氲缴洗巍芭ǚ蛉恕币蚰寡槭苌讼稚碜柚梗脊汀本尤惶岢鋈绻蚰拐胰司鸵约河胨汕椎幕拿跫衷诳雌鹄凑馓跫坪醪⒉换拿怯心持帜康摹

这是条极好的线索,能加以利用么?

很令人不解的一个现象,“逍遥公子”管寒星俊逸潇洒,是一般少女梦寐中的白马王子,像他这样出身武林世家的俊公子,如果哪个少女见了不迷,那这个女子一定有毛病,而纪大妞对他竟然不屑一顾,她有毛病么?

在管寒星而言,场面的确尴尬,纪大妞曾经打得他吐过血,还声言看在司徒明月的份上而手下留情。

八就酱笙溃说胤⑸耸裁词拢俊奔痛箧ばψ盼省

懊皇裁矗懒肆礁鋈硕眩 彼就矫髟碌粑奘隆

八赖娜耸鞘裁瓷矸荩俊

啊鸾0铩拿芴剑 彼就矫髟鹿室舛睹鳎怨鄄於苑降姆从Γ耍痛箧ご值牧成喜⑽尢厥獗砬椤K耄馀蛹扔姓飧叩纳硎郑幕比簧畛粒绻睦镌缫延惺比徊换嵩儆蟹从Α

啊鸾0铩芴剑俊

岸裕 

啊鸾0铩氖屏ι烊丝猓泻瓮寄保俊

翱赡苁窍氤谱鹞淞帧!

澳艹善蛎矗俊

安恢溃 彼就矫髟碌比皇遣恢溃系南ぃ参薹ㄔげ猓荒芏涎裕倭艘欢僦螅酉氯サ溃骸胺彩遣恍姓赖模宦凼前锱擅呕Щ蚴歉鋈耍菘山男矣谝皇保詈笕阅烟踊倜鸬拿恕!彼夂蟛沟牧骄浠笆怯猩钜獾摹

岸裕 奔痛箧さ阃罚八就酱笙浪档氖侵晾砻裕魏稳硕加Ω靡晕洌绕湫捌е奖ㄓΩ臁!彼饣安恢怯懈卸ⅲ故枪室飧胶退就矫髟拢苤鹄淳褪枪止值兀耆荒芘浜纤淖魑

司徒明月心里暗笑,表面上仍是一片冰冷。

纪大妞突然转注管寒星,用手指了指地上的尸体。

肮芄樱闳鲜端俊

霸谙略趺椿崛鲜端俊

澳阌Ω萌鲜丁!

拔裁矗俊惫芎翘却尤荩∶嫔匣勾乓荒ㄎ⑿Γ饩褪恰板幸9印逼剿厮3值牧钊俗琶缘姆缍取

耙蛭忝鞘且惶趼飞系摹!奔痛箧ず苋险娴难印

霸谙赂且宦返模俊惫芎谴笪担θ葙康厥樟玻撬频乃恐闭赵诩痛箧っ嫔希凹凸媚镂裁匆庋担俊

司徒明月也为之一怔,纪大纽是随口乱道还是……

澳阈睦镉Ω檬置靼住!奔痛箧ど舯淅洹

霸谙虏幻靼祝 惫芎俏⒁∽磐贰!耙欢ㄒ党隼矗俊

罢牍媚锼得鳌!

昂茫 奔痛箧は阮┝怂就矫髟乱谎鄄趴诘溃骸澳愀獬怯忻幕ɑü臃庥诘な峭玫拿苡眩=岚榈健『毂鸸荨谱骼郑勒呤欠庾拥さ奶淼谋o凇捌咔裳唷姿隳芩挡蝗鲜端俊

管寒星的脸色变了,表情很复杂,不知是羞是怒。

奇怪,纪大妞是女人,怎会知道男人的臭事?

_司徒明月相当沉得住气,依然是无动于衷的样子,但内心却起了激荡,管寒星喜欢寻花问柳这是他深知的一,而封子丹的大名他也不陌生,尤其“怡红别馆”在开封城可说大名鼎鼎,是最上等最豪华的销金艳窟,一般人还进不了门,不但看银子还要选人,里面的姑娘不多,但却是才貌双绝的,光有银子而人不够分量依然不能作人幕之宾,现在的问题是死者真是“七巧燕”符易水么?管寒星何以出手就杀了他?心念之中,目光望向管寒星。

管寒星变脸只是极短的一瞬,他随即上前一步。低头审视,突地惊“啊!”一声,连退两步,栗声道:“真的是符易水,这……怎么可能?”他瞪眼怔住。

J率抵っ骷痛箧に档牟患佟

管寒星一向细心,何以如此莽撞。一司徒明月直觉地感到情况不寻常,姑勿论管寒星出手是有意还是误杀,将易水怎会在管寒星约“无头人”的时间内到这里来?这片杂木林不靠路不巴村,除了特意赶来没有别的任何因由可以解释_“怪事。”管寒星的脸色很难看。_。

罢娴氖枪质拢 奔痛箧だ淅涞厮盗艘痪洹

疤焐幻鳎质钦獾茸笆帧仙险庵智榭觯耍 惫芎嵌辶硕褰牛罢馕蠡峥纱罅耍 

罢獠皇俏蠡幔 彼就矫髟吕涑恋乜凇

八就郊囊馑际恰惫芎亲砝础

肮芾闲窒确⒅迫嗣挥写恚勒咴诖耸贝说夭凰俣粒匀皇怯兴跄保耸虏荒巡槊鳎残硎浅鲇诜庾拥さ闹埂!

岸裕就叫炙档枚裕〉芤皇泵幌氲健!惫芎巧钌畹阃罚裆只指戳苏#榱思痛箧ひ谎郏骸捌涫担庾拥じ〉芴覆簧辖磺椋皇欠瓿∽飨返耐姘槎眩运囊磺胁⑽奚钊肆私猓绻娴牧碛刑厥馍矸荩〉馨鸩橹ぁ!

肮芄尤隙ā尥啡恕巧焙α夷概男资郑俊

凹凸媚镏廊壳榭觯俊惫芎欠次省

安淮恚 

笆鞘虑爸阑故鞘潞蟛胖溃俊

澳悴槐毓芪沂鞘虑盎蚴潞笾溃凑乙丫溃抑赖谋饶阆胂蠡苟啵阒换卮鹞移臼裁慈隙ā尥啡恕切资郑俊奔痛箧ぱ源蔬瓦捅迫恕

肮媚锸窃谖试谙碌目诠俊

八婺阍趺此刀伎梢浴!

霸谙乱欢ㄒ蚬媚锝馐兔矗俊惫芎且讯嘶稹

昂伲 奔痛箧だ湫α艘簧安⒉灰欢ǎ蚁蚶床幌不侗迫耍还乙菜狄患隆尥啡恕恰鸾0铩稍诳庵富有卸奶厥梗衷谥な凳恰浜甑幕恚墒亲蛱焱砩衔浜耆丛谛『颖呶罴尥啡恕庖坏愎芄拥目捶ㄈ绾危俊

管寒星惊震莫名地退了两步。

罢庠趺纯赡埽俊

澳鞘俏液蛋说懒耍俊奔痛箧さ纳艉芾洹K就矫髟碌娜访曰罅耍淮蠖岩晌首孕耐酚苛似鹄础痛箧に档幕崾鞘率得矗

她的话锋似乎全指向管寒星,为什么?

她在此时此地突兀地出现,其中有何蹊跷?

原先怀疑她是‘金剑帮’的人,如果是,为何自己泄底?

她为什么如此关切这段公案?

金老四的行动为何如此神秘?

澳训烙腥嗽诎抵邪谂颐牵俊惫芎亲杂铩

昂苡锌赡埽 彼就矫髟吕淅渖思痛箧ひ谎邸

傲乙苍诒挥夼校 奔痛箧そ恿艘痪洹

情况变得相当诡谲,真正的是扑朔迷离。

纪大妞以一种异样的目光望着司徒明月。

八就酱笙溃蚁敫闾柑浮!

八较绿柑福俊彼就矫髟滦闹幸欢

岸裕桓龅胤剑 

司徒明月心念数转之后终于点了点头,他必须要设法从迷惘中突破,而谜底可能就在纪大妞身上。

肮芾系埽说氐氖隆

八就叫志」芮氡悖说氐氖滦〉芑崃侠怼!

拔颐腔赝吩偌 

司徒明月随着纪大妞离开现场。

这是片不大但也不算太小的竹林,太阳已经升起,竹叶尖上的露珠闪闪发光,像无数细碎的珍珠,司徒明月和纪大妞就面对面站在竹丛里。竹林有个好处,外面的人不一定能透视竹丛,但在里面的确可以了然外面的动静,不必担心有人接近,所以是密谈的好地方。

凹凸媚镌嘉依词怯惺拢俊

笆堑模 

霸谖刺甘虑橹龋谙掠屑妇浠耙省!

翱梢裕胨担 

肮媚镆淮笤缋床皇桥既坏陌桑俊

笆牵膊皇牵 

霸跹担俊彼就矫髟铝窖燮榷⒆哦苑健

八凳牵俏以诎肼飞戏⑾纸鹄纤模偈逼鹨飧伲仙险獾凳率桥既弧K挡皇牵俏页@创说赝钙蛟缁蛲聿灰欢ǎ蛭饫锏木吧裎倚∈焙蛏罟牡胤剑幸环菟挡怀龅那浊校词共慌錾辖鹄纤奈乙谎崂矗砸部梢运挡⒎桥既弧!奔痛箧に祷暗纳裉艹峡遥庵痔然崾谷讼嘈潘档氖钦婊啊

昂茫硗庖痪浠埃媚锔詹潘倒赜谒勒叩娜渴鞘率担俊闭夥浅V匾绻鞘率到拐龅那榭龈墓邸

耙话耄 

爸灰话胧钦娴模俊

安唬业囊馑际俏抑荒鼙Vの宜赖囊话胧钦娴摹!奔痛箧に坪豕噬衿涿亍

霸谙虏淮竺靼住!

拔乙凰的憔突崦靼祝芎歉庾拥な浅粑断嗤兜呐笥眩T谝坏劳胬郑庖坏闶俏抑赖氖率担源聿涣恕

至于死者的身份和昨晚‘玄狐’武宏与‘无头人’在江边约会是金老四点出来的,所以我只能保证一半。”

她说的固然有道理,但也有故意绕弯子的味道。

肮媚锔鹄纤奶腹俊薄安恢固腹一咕攘怂幻!

靶幔》⑸耸裁词拢俊

纪大妞把金老四险被以金黄色布套蒙面的神秘人迫杀的经过说了一遍。

司徒明月的内心又是一阵震撼,情况的确是相当复杂。

敖鸹撇继酌擅妗

岸裕 

笆裁蠢绰罚俊彼就矫髟履恐泻⒈┥洹

安恢溃鹄纤囊裁煌付苑降牡住!

昂芸赡苡质墙鸾0锏娜恕!

拔蚁衷谙胍彩恰!

昂茫馐挛一嵛式鹄纤模衷诠媚锼底约旱氖掳桑急父谙绿感┦裁矗俊

捌涫担傅闹挥幸痪浠啊

耙痪浠埃裁矗俊

拔仪肭蟠笙滥悴灰迨治蚁颉木阶鞒鸬氖隆!奔痛箧せ郝辛Φ厮盗顺隼矗永锷炼趴膳碌墓庋妗

司徒明月一时之间无法作答,就事论事,江湖上的恩怨无了无休,如果是有理由的报仇雪恨,第三者是不容置疑的。同时,当初怀疑纪大妞一家跟柳漱玉母女的遇害有关,现在已经证明不是,而她的舅舅“飘萍过客”是为母女善后之人,说起来”是一汾大人情,如果为“四绝夫人”而与她一家敌对,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霸谙隆纫靼滓患隆!

笆裁词拢俊

肮媚镉搿木蛉恕涫鞘裁闯穑俊

纪大妞眼里立即放射出怨毒至极之色,这是假装不出来的,如果没有深仇大恨,就不会有这种令人心悸的反应。

安还泊魈熘稹!币а狼谐荩蛔忠欢佟

吧备钢穑俊

安淮恚 

傲钕茸鹗恰

岸圆黄穑庖坏闼〔槐惴罡妗!

司徒明月沉默了片刻。

翱墒恰木蛉恕朴∠笾忻徽獗收!

罢馐撬档幕啊!

傲罹怂嫡馐俏蠡幔衷趺唇馐停俊

暗笔蔽槭扑龋坏貌煌艘徊酱蛩恪!

她说得很坦率,而且情在理中,司徒明月不能不相信,但他能应承不插手么?目前他与“四绝夫人”已经算是利害与共的同路人,再加上齐啸天的这一层关系,想袖手旁观实在很困难,心念数转之后他作了决定。

霸谙略菔贝鹩Α!

霸菔保渴裁匆馑迹俊

霸谙乱徊讲橹ぃ欣碛刹桓稍げ挪徊迨帧!

八就酱笙溃绻颐且虼顺沙鸾呛懿恍业氖隆!

叭绻潜苊獠涣说氖拢展榛故腔岱⑸摹!

一条人影出现在竹林之处,是金老四,从他逡巡顾盼的样子看来似在找人。

司徒明月正待出声……

又一条人影在距金老四不远之处出现。

盎撇继酌擅嫒耍 奔痛箧ね芽诮辛顺隼础

司徒明月心中一动。

黄布套蒙面人迅快地接近金老四。金老四警觉止步回身。

黄布套蒙面人旋风般族向金老四。

司徒明月弹身掠去。

巴郏 钡匾簧医校钊硕蔷模鹄纤脑粤讼氯ィ撇继酌擅嫒瞬恢玫氖鞘裁蠢鳎鹄纤木谷幻挥谢故址纯沟幕帷

司徒明月已穿出竹林。

黄布套蒙面人惊觉,一溜烟飞闪而遁。

司徒明月到了金老四身边,栗叫一声:一老四!”

纪大妞差不多是同时来到。

金老四直挺挺地躺在地上,双眸紧闭。

袄纤模 

司徒明月又叫了一声。一没有反应,难道人就这么一命呜呼了?司徒明月的心往下沉,金老四是“青竹老人”特别派在他身边的得力助手,等于是多了一双眼睛两条腿,蒙面人接连两次袭击金老四,似乎非要他的命不可,目的何在?蒙面人又是什么来路?

翱椿褂芯让矗俊

纪大妞提醒了一句。

坝校运啦涣耍 苯鹄纤耐蝗徽鲅圩似鹄础

两人被这意外的情况吓了一跳。

袄纤模趺椿厥拢俊彼就矫髟旅济袅颂簟

懊蟮娜俗苁撬啦涣说摹!苯鹄纤姆鸲芳ρ邸

吧耸撇话俊

傲硕济挥小!

翱墒歉詹欧置鳌

袄胨乐徊钜淮纭!

霸趺此担俊彼就矫髟孪嗟崩Щ蟆

金老四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慢条斯理地从胸襟里摸出一样东西亮在手中,是块巴掌大的古铜色牌子。

罢馐鞘裁矗俊

疤熳值谝缓判欧 彼底诺萘斯ァ

司徒明月接在手中,很厚实的一块乌铜牌,牌上双剑交叉,交叉点下是一个天字,剑和字都是刻上去的。

澳睦锢吹模俊

啊尥啡恕砩纤殉隼吹摹!

芭叮 彼就矫髟沦咳幻靼坠矗堑煤冶ぷ芄芡来笳故恰靶弊趾琶芴剑靶蔽浜昱宓氖恰疤臁弊中欧蕴斓匦频拇涡蚶此担熳治祝浜昊怼拔尥啡恕笔俏鸾0铩拿苁梗澳愀詹潘道胨啦钜淮纾俊

笆堑模饪樾欧г诨忱铮毙奈巡课唬詹琶擅娣⒊龇烧耄缮湓谕粕希瞧钜淮纾阏娴囊耍夷巧医校欠乐苟苑皆傧律笔帧!

暗娜肥敲螅 奔痛箧ね驴谄

澳闶俏菜嫖依吹模俊彼就矫髟陆踊鼗啊

笆堑模税氩剑虾晡浜暌丫稍诘厣希业男渭1弧咔裳唷姿⑾郑任柿艘簧峁芄颖嫉剑徽彰姹阋怂拿!

旧雨楼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