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8 章 生死之情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八章 生死之情

老人推杯而起,手抓竹棍。

一老一少离开暖阁。

这暖阁位置在进山庄大门的园林深处,故而庄门附近的动静可以传送得到,这时,外面的打斗声已十分激烈。

穿过一段花径,现场景象人目。

一个浓妆艳抹,发簪鲜花,体态妖烧的中年妇人在白石板地上徒手独斗四个壮健女人,两个白发老太婆在一旁拄杖而去。

棒影如山,风声呼呼,每棒击出都可碎碑裂石,四棒交挥,简直的就像巨浪狂涛,而那妇人却从容之极。

司徒明月与老人来到了斗场外的花荫中。

安淮恚褪撬 彼就矫髟潞艹跃诙苑降纳硎帧

八降资撬俊崩先嘶故侨喜怀隼础

妖媚妇人看上去不是真打,只一味游斗,在滚滚棒浪之中如彩蝶穿花,那么严密的攻势,竟连她的裙角衣边都沾不到。

班牛 泵坪呱校幻心杲「疽钒舳恕

又两个回合之后,另一名倒撞出圈子。

巴讼拢 卑鲎拥睦咸疟┖纫簧凵砩喜健

两名健妇退开。

矮个子的是“地杖婆婆”,高个子的是“天杖婆婆”,司徒明月在暖阁中时,已听到妖媚妇人的声音点明了。

暗卣绕牌拧倍安凰担照染团

拔尾灰黄鹕希俊毖母救巳辉谝狻

鸠头拐杖夭矫如神龙,凌厉似鹰鹫,每一击都是致命的杀着,角度部位玄诡绝伦,换了一般高手,恐怕半招也接不下,但妖媚妇人却视之如儿戏,伏着灵巧的身段步法像表演特技似的只避不攻。

司徒明月几乎要脱口叫绝。

疤煺绕牌拧背梁咭簧僬惹腥恕

双杖联手,形势立变。

杖影成幕,仿佛瑞雪飘飘,带起的气流使得数丈外的花树籁籁摇动。

妖媚妇人不再那么从容了,玉掌翻飞,攻守齐施。

十个照面之后,仍是势均力敌之局。

司徒明月心里在想:“这妖媚妇人跟踪‘霹雳夫人’到‘古月世家’,又装男人腔予以戏弄,还警告自己别沾‘霹雳夫人’,现在又声言慕名拜访‘四绝夫人’,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她找上的对象都是江湖中人惹不起的大人物,而且身手也高得出奇,连‘青竹老人’都认不出她的来路,她究竟是何来头?”

场子里“天地双杖”竟然走了下风,杖势失去凌厉,守多攻少胚迭现险招屏打下去,必败无疑。

扒嘀窭先恕蓖蝗缓吡艘簧

扒氨玻铣鏊戳耍俊

班牛 

八撬俊彼就矫髟滤σ涣痢

疤斓紫抡也坏降诙龅男岸袢宋铩彼盗税刖渫蝗慌ね吠蚝竺妫旅娴幕耙〔怀隹诹恕

司徒明月跟着回头,只见“四绝夫人”已然步近。

澳希撬俊蔽实氖峭痪浠啊

胺蛉耍阕詈貌灰睹妫 崩先瞬淮鹚省

拔裁矗俊

懊獾靡院舐榉常 

肮 贝嘈ι校母救松脸稣热ν猓奶锤牡氐溃骸澳懔礁隼咸啪尤欢晕矣枚荆翟谑嵌啻艘痪伲乙行纳比耍懔礁龌鼓芑畹较衷冢磕忝侵魅艘舱娉恋米∑鞘且抑苯尤ゼ俊

疤斓厮取逼冒追⒌故俣嚷照冉鳌

昂冒桑≡倥隳懔礁鐾嫔弦换幔也恍拍忝侵魅苏娴牟豢险瓜址甲耍 

惊人动魄的场面再次叠出。

妖媚妇人不怕毒早在司徒明月意料之中,“四绝夫人”四绝中“毒”是其中之一,如果要闯山庄必须要先具备克毒辟毒之能,否则便是自投罗网。

靶∽樱愠鋈ピ琢怂 崩先怂α怂ε钔贰

霸琢怂俊彼就矫髟赂械揭馔猓先司挂比恕

岸裕偾邢滤耐罚聿涣耍 崩先艘槐菊

扒氨裁凰邓撬俊

笆潞笤偎担欤鸶┱股笔值幕帷!

司徒明月颇感为难,他一向不随便出剑杀人,而杀人就必须有杀人的理由,对方是个女人,目前并没有什么邪恶的表现,老人不但要他杀人,还要切下对方的人头,却又不点明对方的来路,这便如何是好?

转念一想,“青竹老人,虽说是江湖中的头号怪物,但却是正派人士,这样做定然有他的道理,于是。他步了出去。

白∈郑 崩浜日Т

场中人霍地分开。

司徒明月步人石板地。

妖媚妇人先是表现吃惊,继而眉眼生春。

八就矫髟拢俊

罢窃谙拢 

双方隔一丈相对。

疤斓厮取蓖说绞宓乇哐亍

四名持铁棒的中年妇人散立在更远之处。

八就矫髟拢馐俏颐堑诙渭妫换厣乇闶炝耍宜倒颐腔嵩偌岢晌钋捉娜耍堑妹矗俊

媚情荡意溢于言表。

凹堑茫 彼就矫髟吕涞孟褚桓霰瘛

澳翘昧耍就叫值埽阍趺椿嵩谡饫铮俊

白骺停 

白骺停苦蓿〉比唬衲阏庋哪腥耸堑酱κ芑队摹!

她毫无忌惮,忘了置身何地,也忘了旁边还有人,仿佛现场只有她和司徒明月两个人存在,不但眸子里春光艳艳,还扭腰作态,摆出撩人之势。

两个老太婆和四名中年妇人面上全现鄙夷之色。

司徒明月抿着嘴,面目全无表情。

澳阆稚沓隼聪胱鍪裁矗俊彼蚯芭惨徊健

吧蹦悖 绷礁鲎郑涞昧钊瞬缓酢

吧蔽遥俊彼鹜罚廊恍μ恕

安淮恚 

笆裁蠢碛桑俊

吧比擞惺辈⒉恍枰碛桑 

肮毖母救舜笮ζ鹄矗堑葱Γ砥鹆瞬ǘ腥缁ㄖβ也负跻β渎盎ǘ洹

司徒明月冷漠地看她笑,听她笑。

好一会笑声才止歇。

胺技萑衔芎眯γ矗俊奔渫矫髟抡獠趴凇

暗比缓眯Γ 

昂眯统没鼓芸冢Ω龉话桑 

八就矫髟拢也还苣闵比耸鞘裁蠢碛桑苋酥甘挂埠茫せㄒ埠茫砍龇缤烦延⑿垡埠茫痪浠埃阌姓夥菽苣兔矗亢眯值埽愣嘞胂耄 

安槐叵耄 

耙欢ㄒ蔽遥俊

安淮恚 

鞍Γ 毖母救耸樟擦诵θ荩∫⊥罚挠牡氐溃骸岸嘁藕叮沂翟谑遣辉敢飧愣郑舜宋蕹鹞拊梗纠纯梢猿晌门笥眩庋焕矗闶裁匆脖鹛噶耍 彼硐殖龇浅M锵в质治弈蔚难樱匆庖丫Я恕

司徒明月的情绪在悬宕之中,他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开口就要杀人,口说杀人并不一定需要理由,但实际上是需要理由的,即使是杀人狂也得找个借口,但他并非嗜杀者,这事如果传扬开去,他的形象会立遭破坏。

扒嘀窭先恕蔽裁匆约撼稣獾捞猓

他自己为什么不动手?

昂眯值埽的闵肀叩氖堑苯竦牡谝黄姹校俊

霸谙虏环袢希 

吧比耸且惺呀@俊毖母救说牧成嫌终瓜殖龌笕说拿男Α

拔比硕比耍皇且蚪@比耍 闭馔耆乔看识崂淼乃捣ǎ衷谌艘殉雒妫耙卜帕耍扔谄镌诶匣⒈成希芩凳裁茨兀

拔液眯郎湍愕暮榔 闭庵质焙蛩嫡庵只凹蛑钡夭磺刑狻

司徒明月不再开口,手指搭上了剑柄。

昂眯值埽阏娴囊鍪郑俊

司徒明月不答,心里仍在犹豫,杀是不杀?这是非常痛苦的抉择,杀,是无故杀人;不杀,刚才就不该现身。

老人说对方是邪恶之徒,可是证据呢?

老人同时阻止“四绝夫人”出面,为的是什么?

胺技莸降资撬俊彼就矫髟虏坏貌晃柿耍先瞬豢纤担挥形仕救耍把┙!背銮时厝欢崦荒芎锖可比耍绻媒2坏笔俏薹植沟摹

拔裁吹酱丝滩盼剩俊

耙蛭谙碌慕<唇肭剩 

罢庥泄叵得矗俊

暗比唬馐窃谙掠媒5脑颍 

昂眯值埽阋幌稚肀闼狄蔽遥较衷诓畔肫鹞饰沂撬庵っ髂闶峭耆苋死弥甘梗钡亩韵笫撬疾恢溃冶纠聪敫嫠吣阄沂撬蛭阏饩浠拔腋谋渲饕饬耍舸院笤偎怠

盎褂幸院竺矗俊彼就矫髟禄故窍虏涣俗詈蟮木鲂摹

暗比挥校坏校兆踊钩ぃ乙槐沧硬蛔龊蠡诘氖拢晕以阜牌裉炖创说氐哪康模耆俏四恪!

司徒明月感到一阵迷惑。

妖媚妇人的身形一晃……

司徒明月拔剑刺出,他没有再考虑的余地,出剑是本能,闪电杀手,在别人眼中不见其动作,只是白光乍闪。

而就在白光闪起的同时,场中有三个妖绕身影。

白光乍闪即灭。

妖绕的身影也从眼底消失,是完全的消失,象幻影一样寂灭,仿佛场中原本就没这妖媚妇人存在过。

她是如何消失的?

大白天不会见鬼,而现在真的有鬼,只有鬼才会象空气一般消失,这算是武功还是法术?真的在变戏法么?

司徒明月呆住。

肮碛胺稚恚 本谐錾氖恰疤煺绕牌拧薄

何谓“鬼影分身”?从没听说过。

靶∽樱闶窃趺蠢玻俊崩先说搅怂就矫髟律砬埃徽琶兹椎睦狭衬芽粗骸霸缰绱宋易约憾帧!

司徒明月冷眼望着老人没接腔。

耙院笠宜蚜耍 崩先肆僦裾取

八降资撬俊蓖矫髟率樟私!

吧В 绷礁鲎郑先怂档煤苡辛Α

吧В俊彼就矫髟麓笃妫吧Щ崾桥耍俊

八皇桥耍 

澳撬悄腥烁淖啊

八膊皇悄腥耍 

司徒明月为之瞠目,色魔,不是女人也不是男人,天底下、的人除了男人女人之外还有什么人?妖魔鬼怪?

澳撬闶裁慈耍俊

叭搜 

鞍。 彼就矫髟露耍搜闶且跹舨环值娜恕

八蚶炊际且阅腥俗颂鱿郑氩坏浇裉旎俺闪伺耍依先思沂谴铀奈涔ι矸ㄈ铣隼吹摹!崩先艘∫⊥酚值溃靶∽樱闾倒荒Ф砣拇蠊郑俊

巴肀蔡倒 

八闶恰搜藁ǚ纾 

鞍。 狈⒊鼍舻氖悄撬母龀痔舻闹心旮救恕

司徒明月的内心是着实地震惊了,想不到刚刚面对的妖媚妇人会是江湖中令人闻名胆落的第一号邪恶人物“人妖”崔花风,根据传言,他找的都是武林中有身份地位的成名女人,难怪今天他来拜访“四绝夫人”,其用心不问可知,但他对自己何以又……转念一想,脸上发起热来,人妖,兼具阴阳之休,俊男美女都是他的对象。

扒氨埠尾辉缢担俊

拔依先思业比挥泄寺恰!

扒氨补寺鞘裁矗俊

扒嘀窭先恕辈淮鹚就矫髟滤剩废蛟纫淼幕ㄊ髋ㄒ窭锏溃骸胺蛉耍阶锏木撇松醵晕业奈缚冢奶煳曳噶笋嵩倮矗胤缴喜话簿玻喽嗵岱馈!彼低辏毓返溃骸靶∽樱颐亲撸 

一老一少出了“四绝山庄”走在通往朱仙镇的路上。

扒氨玻迪炔坏愠觥搜藁ǚ绲睦绰肥怯兴寺牵降坠寺鞘裁矗俊彼就矫髟驴蠢先司貌豢陨缓贸錾肺剩形侍獗镌谛睦锏娜凡皇娣#骸按藁ǚ缬懈雒。灰坏泵嫦屏说着屏⒖袒嵘比耍遗碌背⊥蛞槐凰剑阶锬橇礁隼咸藕退母鐾嫣舻亩ɑ嵩庋辏韵炔坏闫啤!

班耍 

坝惺裁春绵说模俊

澳先思也换崆纳嫠咄肀裁矗俊

耙悄阈∽映龀÷┝俗欤慵醯土松彼幕幔惚鹦£锪怂拐娌皇侨菀锥愿兜娜宋铮亩檀κ羌嗣琅∧猩孕那希愕慕#愕纳恋缡址ǎ由夏愕某は嗾每酥谱∷晒Φ幕岷艽螅圆乓愠鋈ィ氩坏侥阌淘ゲ痪觯硎然!崩先讼衷谒祷暗故且槐菊!

巴肀彩恰簧比说睦碛刹凰姹闵比耍 

俺裘。鹚盗耍谄够嵴夷悖惆盐兆∫院蟮幕岚桑〖亲∫坏悖荒艿泵娴愠鏊睦绰贰!

拔睿 彼就矫髟碌愕阃罚值溃骸扒氨苍谏阶镆丫诙嗳嗣媲敖掖┝怂睦绰罚撬窃诎抵小

拔依先思一姑蛔恚涎垡不构苡茫醋潘肟阶模皇亲分患岸眩阋晕以憷贤纷诱娴木嗖豢傲耍俊

霸慈绱耍 

靶∽樱亲×降恪

扒氨睬逅担俊

巴芬坏悖灰谢崤錾洗藁ǚ纾嫖以琢怂 

叭松窆卜叩纳В热恢懒司褪乔氨膊凰担肀脖厝灰不嵯率治淞殖セ龊Γ趺茨芩凳翘媲氨病

昂茫 崩先颂种棺∷就矫髟碌幕巴罚暗诙悖×ι璺ㄕ业匠钟辛硗庖恢槐饶坑裼愕娜耍闶悄慊埂木蛉恕囊环萑饲椋诮行凶撸癖匾质┧疾煌ǎ芏饕欢ǔサ脑颉!彼档阶詈罅骄浠暗故巧裆嗳弧

巴肀步魇芙蹋 

跋衷谖颐歉髯吒髀罚 

案髯吒髀罚俊彼就矫髟轮共剑ňν爬先恕

岸裕〉萌锹榉常 敝窆鞯愕兀绶啥ァ

司徒明月寂立在路中,望着老人的身影歪歪斜斜的自视线中消失,摇头笑了笑,对老人所谓省得惹麻烦之语连想都不去想,不管谁给谁惹麻烦,既然凑在一起麻烦是惹定的了,滑稽的江湖怪物很难得说上一句正经话的。

金乌西坠,玉兔倒还没东升。

西天晚霞染红了大地,像血。

江湖扰攘,投身其中,说什么也避不开血腥的。

木立了片刻,他开始举步,踏着血红的晚霞。

一椽孤零零的小茅屋,寂寞地蹲踞在野地中。

屋前有竹篱菜畦,但竹篱已经半倒,畦里只长野草不见菜蔬。墙角边有株毛桃,枝叶挺茂盛,但没结桃子。

屋侧一箭之地有条小路,半为野草芦获侵掩,平时除了砍柴的樵夫,放牛羊的村童之外极少行人。

四周散落着农舍,但彼此的距离都很远。

居住的距离远,但眼睛与嘴巴的距离却很近,这早已荒废了的小茅屋里住进了一对来路不明的母女,女儿美如天仙,有眼睛看到,便有嘴巴传扬,乡下人除了谈庄稼讲古老的故事没什么新闻的传诵,于是这也被当做新闻,加上臆测成了茶余饭后百聊不厌的资料。

现在是早晨,宿露未干,草叶间闪烁着珍珠。

两条人影踏着晨曦沿小路而来。

看装扮不是乡下人,衣着挺光鲜的,这种时辰,这种地方出现了这种人是少有的现象,碰上的都投以诧异的眼光,好在乡下人不大爱管闲事,看看也就算了。

两人在小屋平行的位置止步,是一老一中年。

拔淅希钦饫锩淮砹耍 苯跎乐心曛噶酥该┪荨

罢馐掠械愎殴郑 焙谏览险叱烈髯潘怠

笆裁垂殴郑俊

八概位崮湓谡庵值胤剑俊

耙厣淼比皇且∶蝗俗⒁獾牡胤健!

拔裁匆悴啬兀俊

昂芸赡苁潜槐ぶ髂峭淼男形抛帕恕!

安还芩日业饺嗽偎怠!

一如果传说不确呢?”

翱戳嗽偎担咸糯雒琅庵质虏欢唷!

肮グ桑 薄

白撸 

这一老一中年正是“古月世家”的客席“玄狐”武宏和总管屠大展,两人是听到传言之后,判断匿居的是自胡家堡不告而别的柳漱王母女,奉堡主胡天汉之命前来查探,找人,清晨与晚上最好,被找的多半会呆在家里。

两个踏倒地上的竹篱到了屋前。

屋门虚掩。

拔堇镉腥嗣矗俊蓖来笳钩錾轿省

没有反应。

巴雷芄埽戏蛴小峙乱丫巳ノ菘樟耍俊

安豢赡苁嵌阄颐牵 

岸裕竽锊换嵛涔Γ媚镌偾恳参薹ù潘锶绱死慈プ匀纾概癫恢聿痪醯乩肟浔干系暮冶ぃ旧砭褪歉瞿呀庵眨绽戏蛲撇猓概窃诒蝗丝刂浦校卸薹ㄗ灾鳎允值笔歉隹膳碌娜宋铩!

靶枰タ纯疵矗俊

澳堑比唬菜挡欢ㄊ枪室獠挥Α!

屠大展略作踌躇之后,拔剑在手,望了武宏一眼,这才小心翼翼地挪步,屋里情况不明,他必须作必要的戒备。到了门槛边,他用剑顶开半掩的门扇,这茅屋一明两暗,堂屋里有张折了腿的破木桌子,两条长凳,此外空无一物,连最简陋的布置都没有,根本不象是有人住的样子,暗间里的情况不得而知。

屠大展步人。

靶蔽浜旮沤ィ抗庋缚斓厣艘恢堋

两人互使一个眼色,分别朝两侧房门迫去,各朝房里瞄了M眼,然后回转身来,摇摇头,表示一无所见。

拔淅希獗呤俏苑浚蝗旎乖凇!

班牛獗呤浅俊!

叭四兀俊蓖来笳顾谱晕省

翱吹厣稀

把 蓖来笳估踅谐錾

地上血迹斑斑,凹下去的地方滩了一大滩,由于已被土地吸干,所以进门时没看出来,既然见了红,证明这里曾发生过事情,是什么人流的血,有没有出人命这就不得而知了。

屠大展的神情十分凝重。

拔淅希滥础赡芊⑸耸裁辞榭觯俊

坝辛礁隹赡埽桓觯谀持智榭鱿拢穹芷鸱纯梗蚨⑸肆餮录饪赡苄圆淮螅蛭苑侥艽瞿概啬苡行Ъ右钥刂疲桓霾换嵛涔Φ睦夏锒运此担扔谑潜坏腥似×搜屎怼

霸僖桓瞿兀俊

坝械谌叱鱿郑狡鹆顺逋唬还苁悄囊环降檬郑夷概匀皇潜鹑苏浦兄铮蠊苣言ち稀!

拔淅嫌忻挥邢氲健夷概丫龊Γ俊

罢獠豢赡埽袢思湎膳挥腥嗽敢饫笔执莼ǎ虑榈钠鹨蚣锌赡芫褪俏怂拿郎

氨だ锸ПΦ氖禄岵换嵊氪擞泄兀俊

澳壳懊挥屑O笙允玖郊掠泄亓Γ皇欠⑸氖奔浣咏眩绻涤兴喙兀褪且允饕洞┠荆值ǜ蚁放ǚ蛉恕纳衩厝耍偃说帘赡芏际撬蝗怂钦庋颐撬踩遣黄稹

把矍案迷趺窗欤俊

拔颐窃诟浇邢缚纯矗残砟芊⑾种胨柯砑!!

两人出了小茅屋,前后左右搜巡了一遍,没任何端倪,于是两人顺小路走向屋后的荒林,林子不大,目光可以看透,野花杂树蔓草,是附近村居人家捡拾柴薪的地方。

林中隙地隆起一抔新士。

拔淅希茨潜摺

芭叮∫蛔路兀 

拔颐枪タ纯础!

两人到了黄土堆前,一看,齐齐“啊!”出了声。

一块粗糙的石碑,新刻的字,“一抔黄土埋仙骨,半炷心香吊玉魂”。

后面是:“飘萍过客立”。

墓碑,古怪的墓碑,无名无姓。

葬的是谁?

立碑的又是谁?

拔淅希晾锫竦幕岵换崾恰

昂芸赡苁牵蛭杏窕甓帧!

澳钦馄脊透檬撬俊

敖厦惶倒馔夂牛钦嬲慕停史昶浠幔銮裨崃怂勒撸有∶┪莸难@纯茨怪腥耸切姿馈!

鞍腱男南愫谓猓俊

氨舜瞬皇叮行囊猓孕南阒坏冒腱牧恕!

一个庄稼老汉背着竹篓,手拖柴耙从旁边走过。

屠大展立即步了过去。

袄系栉剩 

笆裁词拢俊崩虾褐共健

罢夥乩镌岬氖撬俊

耙欢砸煜缒概Γ 崩虾阂∫⊥返溃骸翱闪谴蠊肱さ孟筇炫路病煅张佣啾∶坏悴淮恚 

笆巧』故恰

安恢溃概┖鋈辉谝灰怪涔溃涤腥俗龊檬率章瘢刈龊昧舜謇锶瞬胖溃Γ 庇忠⊥诽玖丝谄献哦ぐ易吡恕

屠大展呆了片刻,回到坟前。

拔淅希聿涣耍撬概 

靶资止缓荩尤幌碌昧耸郑 

耙残硭蟹巧辈豢傻睦碛桑俊

巴雷芄芩档檬牵 

拔淅希乙恢毕氩煌ā

笆裁词孪氩煌ǎ俊

氨颈だ锿饨浔干希揭桓冢揭簧冢退闶欠赡褚材淹淹癫⒎嵌ゼ夂檬郑锊换嵛涔Γ矣衷凇

左右一望接下去道:“又在受制之中,母女俩是怎么离开的?”

说着,吐了口大气。

坝型馊私佑Α!蔽浜暧枚先坏目谖撬怠

澳钦饨佑Φ亩ㄈ皇窍嗟笨膳碌慕巧俊

暗比唬 

盎崾撬就矫髟旅矗俊

安皇牵 

拔淅虾我匀绱丝隙ǎ俊

巴雷芄埽隳训劳烁詹盘岬侥峭碓谄褐谐鱿值纳衩厝擞埃慷苑侥芤允饕洞┠荆αχ呖梢韵爰隽礁鋈说比蝗菀住!被胺娑倭硕儆值溃骸袄戏蛞恢比衔兰掖抑κ杂胝馍衩厝擞泄兀巳四芙詹亟裘艿谋ξ锏磷撸匀欢员だ锏囊磺凶纯隽巳缰刚疲热丝赡苁敲曰笥诹竦拿郎偈逼鹨猓比挥行钜舛吹目赡埽就矫髟率钦晌涫浚换嶙稣庵质拢岳戏蚨隙ú皇撬!

岸苑缴硎秩绱酥撸训辣2涣四概陌踩俊

耙残硇资直闶撬救耍 

霸趺此担俊蓖来笳沽窖鄣纱蟆

澳信涞氖潞苣阉怠!

盎岵换崾恰巴雷芄芟氲绞裁词拢俊

凹俣巧衩厝司热耸腔诹竦淖松诘檬种蟊惆涯概仓迷谇懊娴男∶┪堇铮缓蟆加兴裥睦镏挥兴就矫髟拢还芩运隽耸裁矗就矫髟滤遣黄穑谑遣扇×松比说南虏摺

巴雷芄艿耐撇饧锨槔怼!

屠大展望向墓碑。

捌脊汀敲辞删团錾险飧雎房停俊

袄戏蛳衷谙氲秸馄脊鸵残砭褪切资直救耍绻皇牵潜闶切资职才懦雒娲砩坪蟮模弑鼐悠湟弧!

拔淅险庖凰担蚁氲搅硪桓鑫侍狻!

笆裁次侍猓俊

靶〗愕氖Ω刚衫幢ぁ

巴雷芄芑骋伞ǚ蛉恕俊

罢庵皇呛鋈幌氲健!蓖雷芄芷谄诘厮怠

靶蔽浜瓿聊似獭

巴雷芄埽庵质孪肟梢裕荒芩姹闼党隹冢潜蝗颂巳ィ蠊删脱现亓恕!蔽浜甑纳飨缘煤苎纤唷

笆牵 蓖来笳沽成媳淞松

就在此刻,不远处突然传来“唰!”的一声,像是有人拂动了枝叶。

两人齐吃一惊。

笆裁慈耍俊蓖来笳勾笊任省

武宏急施以眼色。

屠大展为之惊然,他立即明白过来,要是发出声音的就是;那杀人凶手,可能就有麻烦,说不定合二人之力也不是人家的价钱。

巴雷芄埽 蔽浜暧旨妨艘幌卵郏袄戏蚩础颐歉米吡耍 

白甙桑 蓖来笳孤砩系阃贰

两个从发出声音的反方向匆匆离去。

一条瘦长的人影从不远处的荆棘蹿了出来。

是金老四,口里哺哺地道:“司徒明月知道了定会伤透心,绝代红颜就这么不明不白地魂归离恨,羞花公主,花落玉殒,连那不相干的拾柴老汉都要为之叹息。”说着,摇了摇头。

他慢慢步到坟前,看了看墓碑,又遭,“这得马上让司徒明月知道!”叹口气他也走了,是另一个方向。

日头已经坠到林梢。

司徒明月木立坟前,脸上泪痕斑驳。

金老四站在一侧,神色枪然。

空气是死寂的。

金老四几次想开口又止住。

司徒明月似已僵化了。

八就酱笙溃丫玖艘桓鍪背健苯鹄纤闹沼阢枫返乜丝凇

司徒明月一个字也没听进去,极度的悲伤使他的身心全陷人麻木状态,心心相印的红粉知己竟然玉殒香消,人天永隔,仿佛这世界已经不属于他,一切全失去了应有的意义,整个天地是一片灰色,象征着死亡的灰色。

八就酱笙溃怂啦荒芨瓷榻诎潮悖 比纤姆糯罅松簟

笆衩挥兴溃 彼就矫髟驴窠幸簧毓砝矗勺沤鹄纤模成系募∪庖丫┯玻劾锞∈巧被巧袂樗刀嗫膳掠卸嗫膳隆

金老四下意识地退了两步。

笆衩挥兴溃 闭饣夭皇强窠卸峭纯嗟纳胍鳎薹ń邮苷獠锌岬氖率担牧榛晁坪跻驯换钌匕肓饲恰

金老四不敢接腔,只惶然地望着司徒明月,当他把这不幸的消息传递给他的时候,就已经料到会有什么反应。

司徒明月又缓缓转身面对那块无名的墓碑。

一坏黄土埋仙骨,半炷心香吊玉魂。

杀人者是谁?

收埋者又是谁?

一条人影悄没声地消进林子,停在一丛浓密的小树后。

金老四似有所觉,眼珠子转了两转。但不动声色。

司徒明月慢慢从狂乱的意识中苏醒过来,他非得承认接受这事实不可,哀哀祝祷道:“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漱玉,你没有死,你永远活在我心里,这辈子除了你我不会接触第二个女人,我会找到凶手,使你和大娘能瞑目,这是我的誓言!”

终生不娶,这是至情的绝誓,无知的草木也为之感动。一阵风过,墓旁的野草木叶发出沙沙之声,夕阳已沉到林后,原先穿枝的金线现在变成了丝丝的血芒,投射在黄土堆上,与司徒明月那颗滴血的心相契合。

一声幽凄的叹息倏告传来。

笆裁慈耍俊背錾任实氖墙鹄纤摹

人影从树丛后出现,缓缓地朝这边移来。

司徒明月也缓缓转身。

移来的人影止了步,是个少女,标准的乡下人,而且是乡下人中最不起眼的村姑,衣着土俗,皮肤既黑又粗,也学着画眉,但画成了一高一低,眉眼在脸上是最重要的部位,这一来变成了鬼怪,但有一点瞒不过明眼人,也是个江湖女子,再怎么装总还是使人有那份感受。

四目对望,村姑眼里充有泪痕。

司徒明月大为困惑。

肮媚锸撬俊

耙桓龉返呐印!北咚当卟嗤私鹄纤囊谎邸

拔紊诵穆淅幔俊

按ゾ吧椋 

八ズ尉埃克吻椋俊

安蛔阄馊说溃 庇Υ鸬目谖怯胨耐獗硗耆夭幌嗯洹

班蓿≌獾故呛芮桑俊

疤斓紫虑墒潞芏啵 贝史媛摹

肮媚锸锹饭模谷淮ゾ吧槎衾幔矣窒至松恚芨糜屑妇浠耙蛋桑俊

坝校 倍倭硕俨沤酉氯サ溃骸拔壹揖妥≡诟浇辉叮仆炼牙镎馕还媚锷拔壹苄以耍蛭さ妹溃腥宋诵模褂心吧宋坪螅摇懊蝗丝矗篮笠裁蝗嘶崂恚咸焓翟诓还椅约旱衾帷!

她说的可是情在理中,她刚才的所谓的触景生情,不足为外人道,现在却全抖了出来,一双不美的眼睛,盯着司徒明月连瞬都不瞬,那神情就像望着久别重逢的恋人。

司徒明月愈看对方愈觉得古怪,因为他已经断定她是江湖人,所以她那听来似乎在情理中的说辞便成了似是而非,这当中可能另有文章。

肮邮撬勒叩氖裁慈耍俊

芭笥眩 

安皇瞧胀ǖ呐笥眩俊

翱梢哉饷此担 

肮邮难灾丈蝗ⅲ俊

霸谙虏幌牖卮鹫飧鑫侍狻!

拔腋米吡耍 彼底啪痛怼

奥牛 鄙粝嗟崩洹

肮佑谢八担俊

安淮恚谙乱郎比苏呤撬 

吧比苏摺以趺椿嶂溃俊

肮媚锊换岵恢馈!

罢狻邮鞘裁匆馑迹俊

霸谙虏幌虢馐停膊槐亟馐停牍媚锾拱谆卮鹫飧鑫侍狻!彼就矫髟碌纳袂樘燃附唤怖恚胁唤怖淼牡览恚侍庠凇安槐亟馐汀彼母鲎帧

肮樱椅薹ɑ卮穑蛭艺娴牟恢馈!

澳阒溃 倍先坏娜鲎帧

肮印趺凑庋唤怖恚俊薄熬退阍谙虏唤怖恚媚锘故欠腔卮鸩豢伞!

肮印

氨鸾形夜樱也皇鞘裁垂樱沂潜蝗顺莆恋缟笔值摹患就矫髟隆!笨谄炎涑衫淇帷

肮幽巧诵墓龋圆拧

盎卮鹞侍猓 彼母鲎直汗恰

村姑愣愣地望着司徒明月,她芳心里有一股强烈的冲动,她想抱住他,她想……眼圆一红,挤出了晶莹的泪珠。依外表,她绝不是矫揉造作的女子,她是真正被逼哭的。

司徒明月冷但并不残忍,内心不由恻然,江湖女子被几句话逼得掉眼泪是极少见的事,她若非真的不知道便是有难言的隐衷……

八就酱笙溃灰咳怂眩 苯鹄纤挠朴瓶凇

澳闶裁匆馑迹俊彼就矫髟碌哪棵⑸斯ァ

澳患思叶技笨蘖耍俊彼底偶妨讼卵劬Α

司徒明月深知金老四武功不怎么样,但江湖门槛极熟,他这一说定有什么点子,于是见风使舵地道:“姑娘,你可以走了,但记住一句话,如果将来在下查出你知情不言,在下的剑并非只杀男人。”

村姑默然转身离去,什么也没说。

金老四趋近前来。

司徒明月扫了村姑缓慢移去的背影一眼。

袄纤模趺此担俊

氨扑⒎巧喜撸

澳阌械阕樱俊

岸⑸遥 

班牛∧闶钦庖恍械睦鲜郑烊グ桑 

金老四从侧方穿林而去。

司徒明月吐了口气,他之所以一口咬定心目中的神秘村姑知情依据的理由是:第一,她是江湖人;第二,这地方并非来往通道,不会是路过而是有意来的。第三,她脚上穿的鞋子不是一般乡下人穿的,这是明显的破绽。第四,她的言谈不但不是村姑,而且是很有程度的江湖女子。

蓦地,树丛里传出一声“唰!”

司徒明月带煞的目芒闪射过去,盯住发声的方位。

枝叶急剧摇曳中,一个小小的身影像受惊的野兔般蹿了出来,“叭!”地一声,趴倒在司徒明月身前三步之处狂喘个不停,满头满脸都是血,五官不辨。司徒明月为之一室,这毛头小子怎么回事,打架受了伤?

靶⌒值埽阍趺蠢玻俊

拔摇摇蝗俗飞保 泵沸∽哟⒆呕卮稹

白飞保俊彼就矫髟麓笃妫裁慈嘶嶙飞币桓鑫闯赡甑男『⒆樱

笆堑模 

白纺愕娜四兀俊

翱赡堋斓搅耍笠任遥 

安灰簦裁环ㄔ偕四恪!彼就矫髟履抗獯恿旨渖ㄈィ匆晃匏职涯抗馐樟嘶乩矗靶⌒值埽思椅裁匆飞蹦悖俊

耙蛭蛭也豢习锼鍪拢 

靶幔∧闵说貌磺帷

八蛄宋乙话驼疲ビ矗 泵沸∽邮峙踝帕场

捌鹄矗揭槐咝牛 

毛头小子挣扎着起身,又跌坐回地上。

按笠摇鸩焕矗 彼奚プ帕场

司徒明月前跨一个大步,伸手去拉。

旧雨楼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