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7 章 四绝山庄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七章 四绝山庄

拔依先思乙幌蚪⊥坏愣疾患堑谩!

罢狻惫芎怯行┨湫苑恰

老人再移步,蹲下去检视了司徒明月一番,又望了管寒星一眼,然后从衣襟里摸出个小瓶子,慢条斯理地拔开瓶塞,倒出一粒小丸子放到司徒明月口里,再塞好瓶子藏回衣襟,口里道:“保元定毒,你小子死不了。”

司徒明月吞下药丸。

扒嘀窭先恕鄙熘冈谒就矫髟律砩洗亮巳拢诶锘勾欢缓笳酒鹕砝矗值溃骸案峡煨泄Γ 

司徒明月立即聚起残余内元,运功助药力行消。

八碌亩荆俊崩先送蚬芎恰

拔尥啡耍 

懊荒源鼓芑睿俊

笆恰鸾0铩苁沟耐夂牛谕氛稚恚此莆尥罚惺鹿蠲兀硎旨撸肀彩导噬匣姑磺籽奂!

拔睿 崩先嘶杌璧捻永锿蝗簧涑隽降酪旃猓诠芎敲嫔弦蝗疲婕词樟玻骸澳阈∽用磺籽奂恚 彼嫡饣安恢裁匆馑迹芎堑纳砬袷遣艘幌隆

巴肀仓皇翘怠!

澳悴皇窃谙殖∶矗俊

巴肀哺盏剑 倍倭硕儆旨右痪洌骸笆且蛭环判乃就酱蟾绲脑蓟幔抵形菜胬吹模型颈皇乱徊恚倭艘徊讲鸥系剑班牛∪私桓依先思遥阕甙桑 

罢狻

澳阆敫依先思姨讣矍俊

司徒明月正在行功没有反应。

管寒星恭施一礼,才缓步离开岗头。

扒嘀窭先恕蓖潘谋秤耙∫⊥贰

片刻之后,一个瘦长人影出现。

袄纤模跹俊

叭硕祭肟耍 

澳闳范ǎ俊

靶〉淖邢杆压耍 

昂茫∧闳プ瞿愀米龅氖隆!

笆牵 苯鹄纤挠肿吡恕

司徒明月收功起身:“谢谢前辈!”

安槐匦唬糇湃バ槐鹑耍 

扒氨病彼就矫髟掠行┐磴怠

拔依先思腋惴氯サ耐枳咏凶觥ッぁ涔δ茉谟谑鼓愕拿闷鹉ィ蛭阆衷谛枰氖鞘奔洌惺奔洳拍芰砬敫呙靼纬龆靖

罢饷此怠肀采碇兄疚唇猓俊贝磴当涑闪嘶炭帧

耙坏忝淮恚 

巴肀仓械氖鞘裁炊荆俊

氨鹂嘉依先思遥依先思叶远臼峭庑校衷诜匣吧偎担惆阎卸镜木嫠呶依先思夜阋豢谝痪淅先思摇K坪醵哉馊鲎址浅S行巳ぁ

司徒明月把小巷内毛头小子传纸团到赴约的经过说了一遍。

扒嘀窭先恕背烈髁似獭

靶∽樱帕郊隆

巴肀苍谔牛 

巴芬患展艿哪切∽雍苄懊牛阋右蕴岱馈!

笆牵 彼就矫髟驴诶镉ψ牛睦锶床灰晕唬还芎切惺挛擞惺笔侨萌瞬桓夜锻胱约喝辞橥肿悖四衙饣嵊行┤钡悖荒芮蟠筇宥薹ㄇ笃淙先舜搜圆恢莺味ⅲ扯χ簿褪橇恕

靶∽樱憧杀鹂谑切姆牵盐依先思业幕暗倍叻纾酥娌恢模谴笠獾幕埃钥鞯目墒悄悖 

巴肀不崂渭牵 

暗诙憔】斓健木阶木蛉恕还苡惺裁刺齑蟮氖露枷雀橄隆!崩先怂嫡饣疤热险妗

耙肀踩ゼ木蛉恕俊

澳阈∽犹欢饩浠埃俊

翱墒恰

懊皇裁纯墒遣豢墒牵愕亩局挥兴芙狻!

司徒明月怔住,要他去求“四绝夫人”解毒的确是件难事。

他没见过“四绝夫人”,但对她的为人却并不陌生,曾多次听人谈过,“四绝山庄”在关洛一带与“古月世家”和‘白云堡”鼎足而三,“四绝夫人”极少露面江湖,为人是艳绝、毒绝、冷绝、怪绝,去求这样的女人,如愿的机会几乎等于“怎么不说话?”老人瞪起了眼。

巴肀彩窍搿苑娇仙煸置矗俊

澳忝蝗ピ趺粗溃俊

昂茫⊥肀踩ナ允钥础!

安皇鞘裕悴幌胨谰头谴锏侥康牟豢伞!

扒氨捕哉狻褂惺裁粗甘久矗俊

澳阒还苋ィ∧闼艽锏侥康模饩褪侵甘尽!

老人这两句话说了等于没说,终归还是要司徒明月自己去碰。司徒明月只有点头的份儿,两次接触,他已经大致摸清了老人的脾气,说多了也是枉然,既然号称“通天怪物”,其为人行事之古怪自不能以一般情理衡量。

四绝山庄。

位置在朱仙镇西七里,庄子不大,但屋舍构筑极其精美,有园林之胜,画栋雕梁掩映在花树之中,一衣带水围绕在四周,有桥可通,桥也是精工设计的,整体的景观可以称得上美仑美英,置身其间,仿佛是到了风光明媚的江南。但这里可不是任人玩赏的地方,一般人固然无法接近,江湖人也视之如禁区,外围不设防,但绝无人敢闯。

已牌时分,距正午还有一个时辰。

艳艳的阳光下,一个身着皮裘的年轻人来到桥头,他,正是身中奇毒前来求治的闪电杀手“不见血”司徒明月,他懂得规矩,没有直闯过去,在桥头止步,桥对过的绿荫中是结构完美的庄门,门是洞开的,但不见人。

停立了片刻,他开了口。

拔淞帜┭就矫髟伦ǔ糖蠹蛉耍 

叫到第三遍的时候,才见一条人影晃晃悠悠地步出庄门,是一个头发皤白的老妪,手里还拄着一根鸠头拐杖。

司徒明月兀立不动。

老妪来到桥的另一端。

澳闶撬俊崩襄纳骱芨撸浅@洌袂橐埠芄帧

报名报了三遍,结果对方还来个“你是谁?”看样子这老妪是重听,凡是重听的人因为自己听不到把别人也当成了聋子,所以声音特别大。

八就矫髟拢 

笆裁矗俊崩辖闫凡喽

八就矫髟拢 闭庖淮嗡就矫髟鹿嶙⒘四诹Α

芭叮∷就矫髟拢鍪裁吹模俊

扒蠹鳎 

拔颐欠蛉舜永床患饪汀!

霸谙率怯惺虑蠹 

坝惺旅皇露家谎患 彼低昃拖胱怼

霸谙路羌豢桑 

澳恪凳裁矗俊崩襄坪跎狭嘶稹

霸谙乱欢ㄒ蛉耍 

澳阒勒馐鞘裁吹胤剑俊

暗比恢溃换嶙叽淼摹!

凹热恢阑垢掖蠛粜〗校蛑笔遣恢阑睿断嗟木涂旃觯鸬任依掀抛佑霉髯痈希 彼低昙由弦簧浜摺

主人怪,下人自然也很怪。

司徒明月是相当冷傲的人,但有求于人不得不忍。

袄洗竽铮衬阃ㄖ簧 

没有。“少废话!”“在下礼数已尽!”

澳阆朐趺囱俊

白孕薪 

坝么常俊

翱峙轮缓萌绱耍 

案窀窀窀瘢 崩咸殴中α艘簧缓蟪料铝常渖氐溃骸八木阶姑挥腥舜彻阏獬醭雒┞暮笊”玻恢旄叩睾瘢谷簧菅砸常憔痛掣仙砜纯矗俊笔种泄照戎刂卦诘厣弦欢伲纠淳捅竦淖烀虻酶瘛

司徒明月面临抉择。

他巴巴地赶到这里来,本意是以礼求见,想不到演变成这种态势,依他的性格应该掉头就走,生死听天由命,然而这样一来便辜负了“青竹老人”的好意,同时也难以对那位对自己另眼相看,有知遇之情的特殊人物,尤其甚者,自己当初的誓言无法实现将是终生恨事。

腆颜求告他不愿为。

逞勇闯关便注定无法达到目的。

一时之间,他感到进退失据。

八就矫髟拢忝坏ㄗ哟常俊崩咸庞制攘艘痪洹

靶埃 彼悸醪健

他一向冷静,做事有一定的原则,绝不逞匹夫之勇,然而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即非所愿也不得不然了。

老太婆在桥头横杖以待。

司徒明月昂然而行。

三丈长的木桥转眼就到尽头。

昂艄憷咸诺酿氛纫蕴┥窖苟ブ频蓖吩蚁拢瞥亮γ停由硖宓木⑵梢怨懒砍稣庖簧憧膳橐豢榇笫贰U染嗤范ピ寄缰剩蝗槐涫菩哺奈寡嵘ǎ笔浦斜涫品嵌ゼ飧呤帜妗

司徒明月的沉稳令人咋舌,杖影临头他竟然役采取行动,等对方变势横扫即将沾衣之际,他才翻腕旋身。

粟米之差,但恰到好处池可以说差之毫厘。

足堪断腰折骨的一枚被他反掌拨开,神奇的一拨,没有任何火气,但人已借这一拨之势旋到了桥头稍侧空地。

老太婆急剧回身,双方又正面相对。

风声飒然中,杖影再度横空,以疾风迅雷之势挥洒而出,招式一连三变,劈点交互,不下二十杖之多。

司徒明月左旋右突,蝶舞蜂游,悉数避过。

老太婆收杖,白发蓬立,脖子缩短又粗,两眼瞪得像铜铃,身躯微见颤抖,显然她已怒极。“咿呀!”一声短促的咆吼,鸠头杖第三次出击,这一击与前两次大不相同,招式缓慢,似实还虚,角度部位大异武学常轨,完全从根本不可能的角度攻向不预期的部位,而且每一寸的移动都是致命的杀着,功力到了这等境界足令人叹为观止。

司徒明月险象立现,但他还是避过了。

老太婆无功撤杖。

袄洗竽铮谙乱丫袢萌В 庇锖绫

八闳茫俊崩咸攀⑴绲小

霸谙虏皇茄俺鸫蚣芾吹摹!

澳阋晕愎巳芯涂梢苑拍憬ィ俊

霸谙戮×死袷阋故帧!

把┙3銮剩俊

司徒明月心中一动,这重听的老太婆居然也知道自己身带的是当今第一奇兵“雪剑”,这柄剑是人人垂涎之物,今天要是弄得不巧,很可能人剑俱亡,“四绝夫人”用毒称为一绝,非武功所能敌挡,如果她出面而又见剑起意的话,后果堪虞,现在退身尚不嫌晚,可是堂堂剑手如此畏首畏尾的话,还能立足江湖么。

坝写丝赡芄闼ι恕

澳愕难┙T谒木阶赡懿还苡茫 

袄洗竽锎蛩阌枚荆俊彼就矫髟略缫严牍

罢馐潜旧阶幕しū”

霸谙虏辉诤豕闼饩浠笆怯财鹜菲に档模荆鞘谴说栏呤只蚴怯兴俳猓膊桓宜挡辉诤酢

八就矫髟拢悴辉诤踉僦幸淮味径圆欢裕俊

司徒明月呼吸为之一窒,对方竟已看出自己中了毒。

安淮恚 

就在此刻,四名少女出现庄门,顺林荫道快步行来,很美的姿态,像凌波虚渡,飘飘冉冉,转眼即至。

到了近前,司徒明月为之心头一凉。

这四名少女年纪均在二十左右,长得非常秀丽,只是每人的粉腮上都罩了一层严霜,板着险,那神情仿佛是人家欠了她们三百两银子没还。

袄牙眩バ牛 彼拿倥豢丝凇

老太婆退了开去,司徒明月这才发觉这老太婆耳朵重听是装的,她根本就不聋,因为少女的声音很低她却听到了。

吧瞎阍瓤诘纳倥似罚弧

说上就上,四少女各占一个方位,连招呼都不打就展开了攻击。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出手相当辛辣。。

司徒明月举掌迎战,他并非寻觅杀人来的,别人是徒手,又是女人,他当然不能动剑,但这一来可就吃力了。

四少女像是受过严格的合击训练,掌指互用,进退疾徐,配合得天衣无缝,就像是一个人长了八只手由一个脑袋控制,攻守之间完美无缺,兼之又是四个不同方位,没有丝毫空隙,也不给人喘息之机。

没有敌意没有杀心的架最难打,狠招杀招用不出来。游斗的结果是浪费体力,简直的就可以说是挨打。

司徒明月现在就处于挨打局面,完全采取守势。

除了猛施杀手,想采取攻势也不行,因为八只玉掌配合得太巧妙,每一出手不但快捷,而且是攻敌之所必救。

当然,司徒明月是成名的杀手不是傻瓜,情势之不利只是暂时,他不愿虚耗下去,更不能栽在四个女人手下,现在还没进山庄的大门,真正要对付的还在后头,所以他必须扳回主动,速战速决,虽无敌意也不是闹着玩。

四少女出手愈来愈疾,也愈辛辣。

把剑 彼就矫髟卤┙幸簧谋淞苏惺健

这一来形势立变。

芭椋∨椋 鄙校拿倥路鹗潜徽裙鹘疗鸬乃奶醪实匚璺追桑纠词盅辖舻恼笫票唤谅伊恕

老太婆拄着杖静作壁上观,没有插手迹象。

战况趋于激烈,但时间不长,在其中一人发出一声娇哼之后,四少女齐齐闪退。

司徒明月心念一转之后,昂首阔步向庄门走去,既然已经破了脸动了手,就非见到“四绝夫人”不可,至于是否能求得解药那是另一回事,“不见血”司徒明月这名号不可轻侮,天底下也并非“四绝夫人”一个懂得毒,如果连人都见不到那才真正地丢人。

没人拦阻。

司徒明月没回顾,直抵山庄大门。

朱红的大门,新漆过的,红得耀眼。

门里是一块大青石板铺砌的空地,十分光洁,不能算是院地,因为四周没有房舍,连接的是花木亭园。

石板地上并排站着四个粗眉大眼体型健硕的中年妇人,表情和刚才外面的四名少女一样,冷漠得不带半丝人味。

司徒明月心头一震,并非由于对方的健硕有力,而是她们手中竖直的兵器竟然是四根粗如儿臂的铁棒,女人而用铁棒,这在江湖中可是相当鲜的事,别说看过,恐怕谁也没听说过,“怪”是“四绝山庄”的一绝。

把┙!毕魈缒啵痔⒎钦娴氖悄啵?烧廴吮校源秩缍鄣奶艨删筒荒敲醇虻チ耍鹬蚩桑壑幢兀慰鍪撬母啵馐橇钏就矫髟抡嬲恼鸬脑颍比唬艨梢缘病把┙!敝妫次薹ㄗ杵渖比耍侍庠谟谒就矫髟虏淮蛩懔餮鞘怯辛松比说睦碛桑恋缟笔志凰姹闵比耍巳艘惨悸恰

他不能退却,所以他步了进去。

八尺止步,这是很适切的出手距离。

八就矫髟拢愠粤颂炖妆ǎ垢掖澄疑阶俊敝心旮救酥幸桓鲅劬μ乇鸫蟮目丝冢俗成粢泊帧

霸谙率且岳袂蠹坏玻 

氨坏簿透没赝罚 

翱上г谙乱幌蛑唤煌耍 

昂芎茫悄憔徒桑 

霸谙禄岬模 彼就矫髟戮俨健

就在他脚步一挪之际,一根铁棒夹雷霆之势砸到。

平坦宽阔的石板地足够旋回,司徒明月一闪旋开。

紧跟着是两根铁棒齐攻。

司徒明月依然闪避而不反击。

铁棒是重兵器,本身就相当笨拙,但在四个妇人手中就象是四根木棍,挥舞之间灵活之极,这证明妇人的臂力着实惊人。如果四个是少林寺的莽和尚并不出奇,但对方是女人,女人而练刚猛的外功便吓人了。

棒影如山,激起气流发啸。

司徒明月在棒影中展门腾跃。

铁棒,比刚才老太婆的拐杖可就沉猛多了,只要被一棒砸实,铁人也会打扁,加上四妇人运棒灵活,配合得宜,应付起来的确吃力,司徒明月是以闪让为主,拨打为辅,打得还算从容,但时间一久便不从容了。

他忽然警觉对方是有意以轮番出击方式耗他的真力,一关比一关强劲,最担心的是体内之毒激发,“青竹老人”用药控制住毒势是暂时的,目的在换取解毒的时间,要是毒势因真元巨耗而发作,那将是后果严重。

把剑 彼鹘幸簧允烧媪Σ鹊降牧礁簦岁锵兜缤耍坠庹粒把┙!币牙肭始渤冈谑种小

冰冷的脸上已现出杀机。

四妇人跟踪而上,但没出击。

八就矫髟拢阕急付A耍俊被故悄谴笱劬Φ目凇!笆卤迫绱耍坏貌蝗绱耍 

一你想流血?”

暗督N扪郏苣阉担 

澳阋晕粢涣四愕拿ⅰ霸谙碌慕1忍粢菀滓嗣 

拔醇茫 

司徒明月倏地想到“四绝山庄”用毒是一绝,而对方直到现在还没用毒,难道懂得用毒只“四绝夫人”一个?

澳忝峭讼拢 币桓霾跃⒌呐说纳舸础

四中年妇人立即持棒退了开去。

一条人影自侧方的花径中幽然出现,缓缓移来。

又是一个白发老太婆,也是拄鸠头拐杖,比之庄门之外现身出手的那老太婆不同之点是人高了半个头。

司徒明月意料到这老太婆一定身手更高,能代命令式的口吻要四妇人退下,证明在山庄中的地位也不会太低。

人已步到,停住。

近距离相对,司徒明月感觉出对方有一种迫人之气,气是无形的,很难说明白,只能让人感觉到,如果勉强加以注释的话,那就是先天的气质加上后天的武功修为,而形成这种迫人之气,尤其一双老眼没有精芒闪射,而是澄潜明亮如少女,更说明了这老太婆的修为已臻上乘之境,司徒明月当然识货,立即收敛心神,保持高度的冷静。

八就矫髟拢闳衔旧阶奕耍俊鄙舨淮蟮凑鸲故玖怂诠χ睢

霸谙虏⑽慈绱巳衔 辈槐安豢海硐至怂姆缍取

澳悄愫我愿衣掖常俊

霸谙略岳袂蠹笊阶魅耍槐皇芾怼!

澳阋丫亮私#シ戳松阶墓婢兀 

肮笊阶⑽丛谧庥兴晔荆 彼就矫髟碌男幕鹨言谌忌眨比徊辉附邮苷饨跷蘩淼闹冈稹

跋衷谙爰颐侵魅司椭缓每茨愕谋臼铝耍 笔种泄照刃煨煅锪似鹄础

司徒明月突然无缘无故地打了一个冷战。

这冷战打得非常突兀,火热天,身体上也没毛病,怎么会iT冷战?司徒明月敏感地想到了“毒”,除非对方在暗中下了毒,否则不会有这奇怪的现象,不见有任何动作,对方的毒是如何下的?这未免太可怕了。

老太婆的拐杖已扬到肩膀上方。

想归想,必须要加以证实,司徒明月立即运功搜索经脉穴道,这一搜之下登时骇然大震,果然是中了毒。

杀机顿然浓炽起来,此来是求解毒想不到反而中了毒。

胺技菥尤挥枚荆俊彼就矫髟吕魃饰省

安淮恚愫芑丫床患傲耍 

疤锰谩木阶尤挥谜庵直氨傻氖侄巍

岸缘腥宋匏奖氨晒憷咸庞镆馍

胺技菔釉谙挛腥耍俊

岸裕么辰兀两3涯埽训阑够崾桥笥眩俊

疤昧耍谙乱幌蚍咭痪涿裕缘腥丝砗癖闶嵌宰约翰腥獭<热灰丫言谙碌钡腥丝矗谙轮缓靡缘卸哉咦跃恿耍 笔种薪R谎铮恋绻コ觯诿挥斜欢镜怪埃匦胝》置氲纳比耸奔洌庖换魉谴嫘纳比恕

鸠头拐杖在此时挥出。

司徒明月的闪电剑法一出手立觉不妙,凝聚的真气突然消泄,就像是没底的桶打水,一提便消。也就在真气一泄的瞬间,剑杖交击,切金断玉的宝剑竟然被震得直荡开去,几乎脱手而飞,这一急委实非同小可……”

拐杖一回又到。

白光打闪,他非抗拒不可。

帮希 钡匾簧就矫髟铝肆巳牟健

老太婆是深知‘雪剑’的性能,拐杖采取拍击剑身的角度,不触及剑锋,以避免拐杖受损,而在司徒明月方面由于真力不聚,自不能随意运作,宝剑变成了凡铁甚至还不如一柄破铁剑,神威尽失。

班В 惫照鹊谌然映觥

司徒明月动作迟滞,竟然避不开这一击。

芭椋 币还照冉峤崾凳档鼗髟诒成稀

身形一个踉跄,一股血箭夺口射出。

芭椋 庇质且幻杜泻笮摹

天旋地转,眼前一黑,人栽下去,但那股子潜在的傲气发挥了力量,手中“雪剑”紧抓不放,摇晃着又站了起来。

口角鲜血沁出,面目一片凄厉。

按撸 崩咸爬浜攘艘簧

四中年妇人之二立即上前左右狭住,司徒明月本能地奋力一挣,没挣脱,两名妇人的臂力相当惊人,这一挟等于被两道大铁环扣牢,他真的晕过去了。

窗明几净的暖阁。

窗外的花木倚红偎翠。

司徒明月悠悠醒转,发现自己是躺在一张很舒适的凉榻上,不像是牢房,天底下没有这种雅洁的牢房。

中毒受伤昏迷被制,这是他全部的记忆。

他坐了起来,目光扫处不由一窒。

紫檀木的八仙桌,高背椅,亮丽的湘绣椅披,椅上却坐了个形如乞丐的糟老头子,正在自行其乐地喝着酒。

环境与人绝对地不相配。

但当他看清楚了之后,便不感觉有什么不配了,只是万分惊奇,喝酒的赫然是外号“通天怪物”的“青竹老人”,不知道的人对此老的那副德性实在不敢恭维。

这里仍是“回绝山庄”么?

此老怎么会在这里?

司徒明月下了凉榻,觉得身上并无任何不适之感。

靶∽樱蚜耍俊崩先怂盗嘶暗痘赝贰

扒氨舱础

袄磁阄依先思液攘街眩 

司徒明月步到桌边。

老人醉态可掬,着来已灌了好一阵子,桌上‘的菜肴很精致,器皿也极讲究,一套杯筷是早准备了的。

白 崩先酥噶酥付悦娴目找巫印

司徒明月只好落座。

白约赫寰疲 崩先送屏讼戮坪骸罢庵趾镁颇阌星彩挡坏剑芎鹊绞强诟#缓缺愎几毫酥魅说氖⒁狻!

司徒明月斟上酒,芳香沁鼻,未到口已感觉其醉冽“这里……是什么地方?”他迫不及待地问。

盎够崾鞘裁吹胤剑比皇悄憷吹牡胤健!

翱墒恰肀布堑谩彼就矫髟录蛑彼挡簧侠础

靶∽樱闳瞬⒉槐浚趺慈绱瞬煌ㄇ希坷矗群染疲缓竽阍偾扒昂蠛笙胍幌氡慊崦靼琢耍虻ゲ还氖隆!彼底牛倨鸨灰 

司徒明月喝干,手指按住杯口,倏有所悟——老人在此是上宾,他与“四绝山庄”有渊源。

他指点自己来当然有他的把握,他早已作了安排。

那白发老太婆就曾先点明自己中了毒。

对方一再出手又下毒必有用意。

靶∽樱胪耍俊崩先艘谎郾憧闯鏊就矫髟碌男氖隆

按笾旅靼琢耍徊还褂小

盎褂幸坏阆氩煌福俊

笆牵 

澳悴槐厮盗耍依先思抑滥隳囊坏阆氩煌福阋坏骄陀腥苏也纾胖笾卸居职ご颍圆欢裕俊

岸裕褪钦庖坏恪

澳鞘俏憬舛镜牟街瑁热媚闫刑冢茄硬拍艹疚窬。绻鼋鲇媒庖芸赡芰粝潞蠡肌!

芭豆闼就矫髟滤闶峭耆靼琢耍八木蛉恕笨仙煸郑堑比皇恰扒嘀窭先恕钡拿孀樱骸靶磺氨玻 

氨鹆耍依先思也蛔餍苏庖惶祝苣阈∽拥南惺拢耆俏舜鹩蛱囊痪浠埃斐裕依先思易罾值氖怯腥伺阕藕染疲 

澳呛茫⊥肀簿团闱氨埠雀鼍⌒耍 

罢獠畔窬淙嘶埃 

这句像人话,那刚才说的每一句都不是人话了?司徒明。5深知此老脾性,根本就不在意,很兴致地开始吃喝。

一名少女抱了坛酒进来,放在桌脚边,然后端起空坛子步了出去,没开口说半句话,连看两人一眼都不曾。

司徒明月发觉庄里的人都是怪怪的,唯一的特征是冷漠,而百似乎全是女人,从进门到现在,他没看到半个男人,他忽然想起件事来……

扒氨玻肀灿芯浠跋肭虢蹋俊

八担俊崩先艘残逼鹱硌邸

扒氨灿氪思渲魅耸遣皇呛苁欤俊

安荒吧褪牵心敲匆坏憬磺椤!

按思渲魅擞搿嘣拼笙馈胄ヌ焓欠裼泄冢俊

肮质拢裁匆收飧觯俊

案萃饧浯裕胄ヌ烊椅蹇诒簧保恰旁率兰摇缮笔炙ぞ菀蚕允臼侨绱耍兰抑魅耸缚诜袢稀P陆执鲆桓鱿ⅲ兰遗尚胀赖淖芄艿鞑榇税福赝驹庥龇鳎哿肆矫吣辏胀赖淖芄芤彩芰松耍鞯氖撬拿擅媾樱硎旨撸康氖亲枘邮兰业鞑榇税福找话愕呐卸希赡苁恰

翱赡苁恰木阶傻模俊

笆怯姓馑捣ǎ 

澳俏腋嫠吣悖薮耸拢 

扒氨彩歉菔裁础

澳阈∽痈胄ヌ焓峭曛唬恍囊嫌鸭┬妆ǔ穑圆欢裕俊

笆钦庋 薄俏腋嫠吣悖说刂魅吮ǔ鹬谋饶愀小!

靶幔∥裁矗俊彼就矫髟旅H弧

澳阒勒饫锏闹魅诵帐裁矗俊

罢狻肀膊恢馈!

案嫠吣悖∽樱掌耄 

靶掌耄俊彼就矫髟麓蟾幸馔狻

八褪瞧胄ヌ斓陌茫乙鹄纤囊辉俚健旁率兰摇樘骄褪俏舜耸拢衔憬舛疽簿褪俏四愀胄ヌ斓恼獠愎叵担裨蛞浪钠⑵遣辉干焓郑旃さ乩献右裁闱坎涣怂裨虮悴痪恕!

鞍。 彼就矫髟伦雒我补啦坏交崾钦庵智榭觯八木蛉恕

会是齐啸天的胞妹,这层关系他压根就不知道。

八裕阋彩恰木阶队目腿恕!

司徒明月深深点了点头。

两名少女来到了暖阁之外站定。

紧接着一个盛装的妇人出现。

司徒明月目光转处不由为之一呆。

不用问他也知道来的是谁。

亮丽,光艳照人,看不出实际年龄,总之是中年左近,属于一种华贵的美,天生的高贵气质,即使换成了荆衣布裙,也丝毫不减色。

人已到了门边,给人的强烈感觉是冷艳二字。

这就是“四绝夫人”怪与毒是看不见的,但冷与艳却可以看到,体味到,的的确确,艳绝冷艳之词毫不夸张。

司徒明月离座而起。

八木蛉恕笨羁畈饺恕

扒嘀窭先恕敝还撕人木疲劬Χ疾蛔猚冷漠但不失亮丽的目光照到了司徒明月脸上。

司徒明月抱拳。

凹蛉耍⒔髦滦灰猓 

安槐兀 绷礁鲎窒窳搅1椤

胺蛉饲胱 

拔衣砩暇妥撸 

这种对答根本不给人说话的机会,司徒明月已经够冷,但她比他更冷,尤有甚者,她还多了一个“怪”字。

沉寂了片刻。

胺蛉擞惺裁粗附坦闼就矫髟率强吞宀坏貌豢凇

拔以缣的阏饷匆桓鋈说患乩纯纯矗 

芭叮 彼就矫髟录蛑蔽薮且远裕溲垩薰猓拐庖幌蛞岳涿胬溲鄱匀说纳恋缟笔指械椒浅5夭蛔匀弧

冷眼终于移开,但艳光依然照人。

澳希 彼颉扒嘀窭先恕蹦住

拔睿 崩先苏獠盘鹜防础

罢写恢埽 崩洌嗟背峡遥皇强谕飞系目吞谆啊

拔≌庖凰稻图饬耍饷春玫牟耍饷疵赖木圃偌由险饷春廖蘧惺杂勺栽诘某『希媸悄蟮南硎埽以憷贤纷右簧慌龉复危蛉艘详觳蛔摺!按说赜涝痘队希 

澳翘昧耍庑∽幽兀 

暗比灰苍诨队校 

白愀蟹蛉耸⑶椋 彼就矫髟略俅伪

澳希∥颐翘腹募讣虑胱嫠就缴傧溃 崩涠晾龅哪棵⒁簧ㄋ就矫鞯溃骸笆懔斯忝煌曜肀阕摺!靶∽樱拢 崩先伺牧伺淖雷印

司徒明月坐回原位。

扒氨玻裁词滦枰肀仓溃俊

扒嘀窭先恕焙谜韵镜馗闪艘槐疲靡滦洳亮瞬磷旖堑木谱眨徽獠庞朴瓶凇

疤牛芬谎蛱慕淮愕娜挝袼敢馓峁┲г!

鞍。 彼就矫髟碌阃贰

暗诙1舜司×ψ烦鲅雌爰业恼嫘住!

罢馐峭肀惨欢ㄒ瓿傻男脑浮!

暗谌阋恢痹诮杏蔚矗哟サ娜撕芏啵粢獠榉靡桓鋈恕

靶幔∈裁囱娜耍俊

芭耍蹦晔怯ざ衷诟靡咽撬昊男〗悖 

笆恰那兹耍俊

翱梢哉饷此担 

笆裁疵郑俊

耙怯忻行眨共缓谜遥烤褪遣恢滥切℃は衷谑鞘裁疵眨こ墒裁囱疾恢溃踔辽滥衙鳌!

罢狻蚜耍残硭业娜烁久辉诮溃俊

坝醒骺梢云疽员嫒稀!

笆裁炊鳎俊

扒嘀窭先恕贝右陆罄锩鲆谎鞯莞就矫髟隆

司徒明月接了过来,是一只雕琢得十分精巧的玉角,宽仅两指,长约三寸,一面扁平无纹,用红绿线穿着可以佩挂。

饶坑裼悖Ω檬且欢裕俊

安淮恚且欢裕谜庖恢槐攘硪恢弧!

罢馐侨先说男盼铮俊

岸裕褪钦饩浠啊!

昂茫⊥肀裁靼琢恕!

鞍。』褂屑笫虏畹阃恕!碧绞秩嘶常置鲆桓隽酱绱蟮陌状尚『骸罢馐潜C鸬ぃ山獍俣荆阈∽哟谏肀撸錾贤娑镜哪惚阃谭涣#Vぴ俨换岜欢舅溃饨鸬ぜ涔螅鹑饲笠涣6枷嗟蹦眩阈∽铀阍旎蟆!

司徒明月接过手,内心涌起一片感激之情。

昂染疲韧晡颐蔷涂罚 

昂茫 彼就矫髟掳驯饶坑裼愫捅C鸬ぬ聿赝住

一老一少又开始放怀畅饮,其实司徒明月的胸怀并放不开,他心理上的压力太重,陪饮是为了应付“青竹老人”,柳漱玉的影子无论在任何情况之下都无法有片刻从心里排除,他断定这事是“金剑帮”的杰作,“金剑帮”为了图谋这柄“雪剑”

已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竟然从柳漱玉母女身上下手,这一点由“无头人”的行动可以证明。

堂堂一个成名的剑手保不住女友的安全,真是窝囊。

心事重,就会不自觉地失态,他已经默默地干了五杯。

靶∽樱饷疵赖木拼永疵缓裙桑俊

芭叮∈恰媸呛镁疲 

罢饩坪缶⒋螅鸷饶敲醇保 

啊彼就矫髟乱饣峁矗涿娌挥梢蝗取

澳阈∽釉谙肱耍俊

罢狻

安槐胤袢希愕男氖侣鞑还依先思业淖硌邸!

扒氨苍醪凰低肀苍谙氲腥耍俊

昂伲∠氲腥嘶岱派逼肱瞬庞心隳侵稚袂椤!

一语中的,司徒明月由衷的佩服这老怪物察微的工夫,表面佯狂,但却心细如发,名列江湖四大怪确非幸致。

澳阈∽拥氖拢鹄纤暮芮宄 崩先私幼潘怠

鞍。 

敖鹄纤那宄依先思业比徊缓!

笆枪闼就矫髟伦鞒鲆桓鑫弈蔚男Α

罢咀。 币簧┖却油饷嬉础

司徒明月立即听出是那对自己用毒之后,以拐杖打得自己吐血的那白发老太婆的声音,登时心中一动,莫非有外人闯了进来?敢闯“四绝山庄”的绝非等闲之辈,心念之中,他坐直了身子,侧耳倾听。

跋肜蠢咸疟闶恰木阶牧酱蠡しā斓厮取械拇蠼恪煺绕牌拧耍俊鄙艉艽嗄邸

听声音来人年纪还很轻,竟然有这大的口气?

疤斓厮取钡拇竺就矫髟绿倒且患鬃忧暗某擅宋铮唇小拔淞炙辍保罄蠢狭瞬疟桓某啤疤斓厮取保氩坏阶隽恕八木阶钡幕しǎ窃谏阶竺磐獾谝桓鱿稚淼谋闶恰暗卣绕牌拧绷恕

凹戎仙砻呕垢胰鲆埃俊

拔抑皇悄健木蛉恕矗 

胺蛉瞬患停 

笆亲跃诮矗俊

吧俜匣翱旃龀鋈ィ 

拔仪Ю锾鎏龆矗坏椒蛉瞬蛔撸 

耙仙碛霉照饶炷悖俊

昂伲∥薹了攘帜炷炜矗俊

安恢阑睿忝巧希 

接着是动上手的声音。

司徒明月突地按桌而起。

盎崾撬俊

八撬俊

熬褪悄歉俟ǚ蛉恕难呐恕!

班蓿 崩先讼裢蝗槐蝗似艘话寻阃ζ鸶恕

巴肀布堑盟纳簟!

白撸颐浅鋈タ纯矗 

旧雨楼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