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6 章 恶毒阴谋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六章 恶毒阴谋

拔业笔被挂晕黾搜砉帧

坝姓庵质拢苦牛∫残硎枪首髂腥饲蛔髋ǚ蛉恕还ǚ蛉恕兴拇蠊种祝晔乱迅撸移旧粢部梢韵爰淖鹧稀C娓矣谧髋奈淞种杏Ω谜也怀黾父觯俊币欢儆值溃骸八当鸬陌桑 

白詈笠谎笙烙忻芮泄叵怠!

笆裁矗俊

拔姨貌皇智宄枪赜诹媚锬概

司徒明月心头陡地一震,止步,冷电般的目芒直照在金老四的脸上,他日夜担心的事居然有了着落。

翱焖担概跹俊

昂孟袷撬盗蛉嘶剂司ⅲ诤冶ひ街巍

熬ⅲ俊

笆堑模 

罢饷此担概窃诤冶ぁ;褂心兀俊彼就矫髟乱幌蚶淙绫剑衷谌幢硐值孟嗟奔ざ舳急淞恕

八概丫辉诤冶ぁ!

霸趺此担俊

八凳遣桓娑穑衩厥ё伲恢峭低道肟故潜蝗舜撸账堑耐撇猓赡苁潜坏帘Φ娜舜摺!

罢狻崾钦娴模俊彼就矫髟乱话炎プ〗鹄纤牡母觳病

凹俨涣耍仁呛ぶ飨颉ǚ蛉恕崞穑笥衷谑榉坑胛浜昴抢虾昝芴柑岬剑Ω檬钦娴摹!

八就矫髟路趴私鹄纤牡氖郑蹲×恕

满以为是大好消息,结果还是下落不明。

偷偷离开!既然是医治绝症,为何要偷偷离开?

被人带走,被什么人带走?

八腔顾怠苯鹄纤挠挚冢骸傲媚锶顺さ锰溃思税蛩饕獾娜瞬辉谏偈浴

司徒明月心弦一颤,这可是事实,他突然想到了两个人,一个是“金剑帮”密使“无头人”,他曾经以柳漱玉的安全下落要胁过自己,还说过“被别的男人带上床”这话。另一个便是戏弄“霹雳夫人”的神秘女人,她有这份能耐从戒备森严的胡家堡带人,说不定胡家堡失盗传家之宝金狮子也是她的杰作,如何才能找到她呢?

如果那女人跟“无头人”是一路的;就更合情理了。

他只在心里想,并没说出口。

八就酱笙溃媚镉屑颐矗俊苯鹄纤奶嵝蚜艘痪洹

芭叮 彼就矫髟乱蚕氲搅耍腋钜徊悖绻衲概缢鲜峭道牒冶ぃ欢ɑ峄丶遥锛然剂司ⅲ换崂爰以蹲撸挡欢ㄕ馐呛狠旱慕茏鳎蛭宰约河幸猓比幌却佣愿肚榈凶攀郑幻靼椎囊坏闶橇醮用惶峁锘加芯ⅰ

昂尾坏剿依锟纯矗残砣艘丫搅思遥俊

拔艺饷聪耄纤模偌 彼嫠邓娴鹕怼

乡间小屋里刚住进一对母女,做母亲的两鬓现霜,年纪在五十开外,做女儿的一身布衣,但却美如天仙。她俩,正是柳漱王母女。

现在是近午时刻,赤日炎炎,母女俩坐在堂屋里。

茅草盖顶的土砖房,冬暖夏凉,如果不出门,再热的天也热不到哪里。

柳漱玉蹙着额似有什么事不开心。

澳铮徊。裁闯腥系昧司ⅲ俊

笆撬且业貌〉模 

罢饣霸趺此担俊

昂旌耗腔煨∽酉氪蚰愕闹饕猓尤皇钩稣庵直氨傻氖侄危抵卸晕蚁露荆抑缓媒凭图迫盟靡狻!

笆撬阅锵露荆俊绷袷鹆肆肌

安淮恚 

翱墒恰镂裁匆恢泵桓嫠呶遥ξ野追承模俊

一孩子,如果你知道,表面上便没那么真了。”

澳镂裁匆欢ㄒ

罢馐悄锛甘甑男脑福橇瞬豢伞!

耙嵌苑讲焕凑庖皇郑锉忝换崃恕

澳锘嵘璺ㄖ圃旎峤恕旁率兰摇!

拔也幌不墩庋 绷竦拿纪酚瞩玖似鹄础

吧岛⒆樱锔账嫡馐羌甘甑男脑福懿涣嗣矗俊

澳铮缢溃乙丫遣坏盟难樱镆幌蚓诓惶崴暗氖拢膊恍砦椅剩郧拔倚。衷谖页ご罅恕

拔颐翘副鸬墓憷咸诺牧吵亮讼吕础

拔裁绰铮磕训浪滴摇

暗礁酶嫠吣愕氖焙蛭一岣嫠吣悖鞣栏羟接卸掖拍阋章衩煅牧骼耍酱ξ遥褪且颖艹鸺业亩浚衷谛脑复锍桑骼说纳钜部煲崾⒆樱偃棠托┦保颐蔷涂梢怨桨驳娜兆恿耍 

罢饷此怠腋揪筒恍樟俊

昂⒆樱趺床惶埃棠惚鹛刚飧觯俊

昂茫 绷褚б麓剑骸疤杆就酱蟾纭北纠淳土晾龅挠褙躺戏浩鹆搜扪薜纳癫桑懒耍绻嫡嬗兴教煜傻幕埃肜匆膊还绱恕

疤杆裁矗俊

拔乙欢ㄒ妗!

安豢梢裕 薄澳铮 绷褚桓蔽壹塘钠嘣寡印

拔宜挡豢梢裕 崩咸诺谋砬樽侠鳎谄彩嵌先坏模硎揪悦挥猩塘康挠嗟兀幌蚣僖哉庵痔榷源廊缣煜傻陌

拔裁匆郧翱梢韵衷诰筒豢梢裕俊卑僖腊偎车墓耘尤灰哺页鲅苑纯梗庵っ髁恕扒榘倍值牧α俊

耙郧笆且郧埃衷谛脑敢丫瓿桑锏囊兰苹惺拢挥肴魏谓私哟ィ荒芤蚰信交盗舜笫拢乙埠芟不端就矫髟拢忝且院蟮娜兆踊购艹ぃ徽庖皇保闼的阋丫ご罅耍裕ご罅司透酶骼怼!

柳漱玉垂下头抚弄衣角,眼里已现泪光。

昂⒆樱 崩咸虐阉У交忱铮湃崃松簦骸罢庑┠辏镆恢痹谌饲白俺刹换嵛涔Φ钠胀ɡ咸牛谀阄涔共患玫氖焙颍吮;つ悖瓜蚰切└静皇嵌鞯娜讼鹿蚯笄楣夥菸⒉缓檬堋

澳铮 绷癜蚜撤酶簟

昂⒆樱 崩咸庞檬智岚厮谋尘拖窈逍『⒆右谎骸澳阋幌蚝芴埃憔褪悄锏拿隳压镄奶郏 

澳铮摇荒压 彼挡荒压羰沁煅实摹

罢饩秃茫《粤耍惚匦胍兹荩 

耙兹荩俊绷裉纷保昧耸醚劢恰

安淮恚獬俏曰⒉亓质恰旁率兰摇勘椴迹愕某は嗵俗⒛俊N颐遣荒艿矫挥腥说牡胤揭兀苑歉谋湫蚊膊豢伞!蓖驴谄溃骸罢婧蠡诘背趺唤棠阋匚涔Γ辛烁觥呋ü鳌耐夂牛悴皇鞘鞔笳蟹纾侨嗣勒蟹纾舛阅锔闯鸬男卸跋焯螅忝靼渍庖馑济矗俊

懊靼祝还馐茄诙亮濉!

霸趺此担俊

昂芏嗳巳鲜赌铮灰铣瞿铮业囊兹莶还プ云啤!

吧岛⒆樱兹莸比皇悄概坏溃褂校痪靡院螅夷概粤硗庖恢中蚊猜读常涔σ不崛谋洹!

氨涓呋故潜涞停俊

暗比皇且幻恕!

罢飧仪椤

岸嘌远嗷担暗酱宋埂!

僻街小巷。

巷底靠右倒数第三家,大门深锁。

司徒明月在门口徘徊.今于他是第三次来,他完全失望了,柳漱玉母女根本没有回家,人到那里去了呢?

照情况判断,她母女离开胡家堡内中大有文章,根据金老四探到的消息,母女俩是不告而别,但这是堡里人的说法,实情绝非如此。

八就叫郑 币簧式写础

鞍。」芾系埽 

来的是“逍遥公子”管寒星,意态十分潇洒。

拔业侥阕〈Σ患耍椭滥阕荚谡饫铩!

坝惺旅矗俊

靶〉芪乙丫匠隽媚锬概南侣淞耍凇旁率兰摇!

拔乙丫溃 

笆裁矗就叫忠丫溃俊

笆堑模墒怯质ё倭耍 

坝质ё倭耍俊惫芎锹婢荨

熬萦扌治业玫降南ⅲ袼锘剂司ⅲ诤冶ひ街危峁衩厥ё伲钊讼胫煌浮

罢饩凸殴至耍俊惫芎怯谜凵惹米攀中模迤鹆嗣纪罚骸霸趺纯赡苣兀亢つ壳胺绶缬暧辏锿舛既浔福⒎强梢运姹愠鋈说牡胤剑媚锷硎质遣淮恚绻《植换嵛涔Φ睦夏锴娜焕肴ニ坪醪惶赡堋

拔乙踩绱讼搿!

叭绻凳潜煌馊舜撸膊豢赡苣敲此车保就郊瞪衩厥ё伲欠衩涣羧魏沃胨柯砑#裁皇裁凑髡祝俊

罢侨绱耍 

八就叫值南⒑卫矗俊

笆恰抟庵刑降模 彼就矫髟虏辉杆党鼋鹄纤模蛭凰当慊崆3兜健扒嘀窭先恕保3隽恕扒嘀窭先恕笔平嵊跋斓奖旧淼拿孛埽怨芎撬幌蚴俏藁安惶福衷谒荒懿挥兴A簦蛭说夭⒎且卮λ蛞桓羟接卸憬蠡嘉耷睿绷衲概榭霾幻鳎Ω媒魃饕坏恪

耙佬〉芟搿

霸跹俊

管寒星以极自然的姿态用眼睛搜索了现场一遍,然后以平静低沉的声音道:“胡天汉并不精于歧黄之术,也不是挂牌行医的,他堡里也没听说有什么名士神医,柳老夫人会去求治什么绝症,这太不近情理。”

司徒明月点了点头。

管寒星又道:“解铃还须系铃人,系铃应是盗铃人,司徒兄明白小弟的话么?”

司徒明月双眼寒芒闪烁,再次深深点头。

就在此际,巷口方向墙角里露出一张脸朝这面照了照又缩了回去,随着,一个十二三岁的毛头小子一瘸一瘸地走进巷来。

管寒星淡淡地道:“这小子有鬼!”

司徒明月“晤!”了一声。

毛头小子已蜇到两人身前,怯怯地望了司徒明月和管寒星一眼,似乎想说什么又不敢的样子,人倒是站定了。

靶⌒值埽阆胱鍪裁矗俊惫芎且幌蚨己芎推摹

拔摇∪恕泵沸∽拥纳嗤凡惶楸恪

澳闳吮纠淳托 !惫芎切πΑ

芭叮〔弧切∪恕泵沸∽拥牧痴呛臁

澳阆胨凳裁淳」芩担灰2”

罢馕弧褪撬就酱笙溃俊泵沸∽油潘就矫髟隆

安淮恚揖褪牵 

坝腥耍∪恕透鲋酵鸥

班蓿∧美次铱矗俊

毛头小子抖着手把一个小纸团双手递上。

司徒明月接过手,毛头小子转身一溜烟跑出巷子,可能是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个仆趴栽在巷口,扭头望了一眼,挣起身又跑。

管寒星笑笑道:“这小家伙有意思,人小胆子也小。”

司徒明月冷惯了,一向不苟言笑,再好笑的事也很难引他发笑,所以他连脸皮子都没牵动一下,望了望手里的纸团,打开,看完,双手一援,字条变成了纸粉洒落地上,口里发出一声重重的冷哼,冷脸雪上加霜。

白痔跎纤档氖鞘裁矗俊

耙桓鎏乇鸬脑蓟帷!

岸苑绞撬俊

霸菔辈桓嫠呃系埽 

罢饷此怠遣灰〉懿斡耄俊

肮芾系埽獾凳挛易约航饩觥!

凹热蝗绱恕冒桑 惫芎钦派纫灰。趾仙希缘檬殖现康氐溃骸八就叫郑阄仪橥肿悖孕〉芩祷拔阈牍思桑〉懿恢勒庠蓟崾鞘裁囱脑蓟幔还子锼祷嵛藓没幔就郊蚶葱母咂觯M嗉有⌒模鹞怂恕!惫厍兄橐缬谘员怼

岸嘈焕系芄鼗常扌治一崂渭枪闼就矫髟乱愿屑さ哪抗馔殴芎牵嫦胨党鲈蓟岬氖登椋故侨套×恕

玉兔初升。

小溪、柳林、木板桥,月光渲染下充满了诗情画意。

溪对过连接木板桥有座小土岗。

司徒明月现在就站在小岗上,他望着岗下对岸的柳林,这地点是他头一次见到“金剑帮”密使“无头人”的地方,而今晚他就是赴“无头人”之约,“无头人”传的字团要他单独赴约,谈判柳漱玉母女的事。

他准时来到。

月白风清,是一个很美的夜晚。

他心里在盘算,如果“无头人”要以柳漱玉母女作为筹码,必然会提出相当苛刻的条件,只有到时随机应变。

人影出现。

不,应该说是魅影,因为出现的简直没具备人形,像一段乌黑的树桩,上下一般粗,只是能移动而已。

司徒明月紧盯住对方。

拔尥啡恕蓖V乖谡尚碓督Α

八就矫髟拢愫茏际保 

霸谙乱幌蚴厥保 

澳忝淮锸郑俊

澳瞧穹浅闪诵埃俊

翱墒乔⑾指浇腥耍俊

按说夭⒎墙奕四芙贡鹑嘶疃!被胺媛远儆值溃骸霸谙伦鍪孪不睹骺炖洌詈檬窍谢吧俳瞔”

昂茫∥颐强偶降靥福闫惹械氐却锘嘶钩玻俊

安淮恚 

澳俏颐蔷吞柑柑跫!

案笙驴黾勐耄俊

坝媚愕慕W魑换唬 

司徒明月先是一怔,继而冷笑了一声。

拔涫康慕5韧T谌嗽冢Hト送觯笙挛疵獯笠煜胩炜耍痪浠埃觳坏2”最后三个字是一个字一个字吐出来的,这表示没有任何妥协的余地。

澳阋2灰耍俊

霸谙律洗卧砻鞴绻袼鹆艘缓烈环ⅲ谙戮鸵罂苯洌毒∩本!鄙逼阉孀呕吧赋觥

昂莼安⒉荒鼙H说陌踩 

爸灰愀笙赂遥薹潦允裕 

傲衩廊煜桑业娜瞬辉谏偈!

拔尥啡耍阋晕裢砘瓜裆洗文茄苊馔眩俊保扒裢砭蛔撸 

昂眉耍 彼就矫髟律喜健

奥牛 薄拔尥啡恕背梁纫簧

司徒明月止步,双方距离剩下一丈。

澳愀笙禄瓜胨凳裁矗俊逼涫邓就矫髟率鞘卤迫绱硕扇×苏庀孪轮撸绷恕拔尥啡恕辈⒉荒芫然亓瘢獗把┙!笨梢运抵赜馍坏ナ墙1旧淼奈藜壑郏辜由纤娜烁窈褪难裕绻邓蚜窨吹帽茸约旱纳怪匾钦獗5闹匾愠肆瘢运乱馐独锵M遣坏靡巡蛔呔贰

澳慊岷蠡冢 薄拔尥啡恕崩渖赝铝怂母鲎帧

霸谙伦鍪乱幌虿换岷蠡冢 蓖矫髟潞敛挥淘ァ

扒隙慊幔 

昂蠡诘慕恰鸾0铩械娜恕!

八就矫髟拢安灰档锰绻裢淼慕峋质墙2荒鼙#荒苋史镉啦荒芑爻玻阋膊缓蠡冢俊

司徒明月心头一凛。依他的江湖经验,对方敢说这种狂话必有所本,今晚之约必定布置了什么阴谋,实在得提高警觉,小心应付,管寒星说对了,会无好会,这类邪f]人物是不能当有武士之格的人看待的,因为这种人根本上就不配称作武士,只是高一筹的宵小。心里的反应虽如此,但表面上丝毫没表露,反而更冷。

罢馐撬得位懊矗俊

熬敲位埃浅U媸怠!

凹热挥写税盐眨伪赜痔柑跫俊

跋M芎推浇饩觯景锊幌胧鞯校灰蛭慊褂型馈!

这说法不无道理。

疤柑副鸬奶跫俊彼就矫髟孪衷诘南敕ㄊ侵灰幸凰克亢推浇饩龅南M惚芡枚洌蛭欢忠磺斜愠啥ň郑竦囊羧菪γ埠湍欠荽壳樘峁┝怂叭獭钡牧α浚M芑钕氯ィ豢澳窃氯被ú械慕峋帧

澳憬拥角鳬约的纸团?”

安淮恚饣笆嵌嘤啵 

澳阆衷诳梢允允陨砩峡捎惺裁床皇剩俊

爸酵派嫌卸荆俊彼就矫髟滦耐肪缯穑悄鼙3掷渚玻炔缓鹨膊唤校涣巳魏我蝗硕嘉薹ò斓秸庖坏恪

他立即运功默察,一颗心顿时冷却下来,杀机立呈炽烈,果然是中了毒,气血已经有了异样,穴脉也发生阻滞现象,这是最恶毒的阴谋,最卑劣的手段,应该当机立断,不能坐以待毙,他马上运起独门心法遏封毒势。

叭绾危抗薄拔尥啡恕钡靡獾乜裥ζ鹄础

明媚的月光似突然蒙上了一层阴翳。

笑声里隐含着死亡。

霸啡耍愦砹耍 彼就矫髟吕涑寥绾恪

笆裁创砹耍俊薄拔尥啡恕弊×诵ι

罢獾闱灸魏卧谙旅矗刻齑蟮男啊!

八就矫髟拢阏夥菪扪皇歉呷艘坏龋还运轮揪杂行判模憧梢宰白魑奘拢茨茏岸嗑茫嫠吣悖灰阃媪Γ懔⒓πА!

司徒明月挪步,手已按上剑柄。

闪电杀手,他同样有信心在毒发之前一剑诛敌。

就在此刻,两条人影电射人场,身形未落实暗器已经出手,闪闪寒芒变成了两道银线,疾射司徒明月侧背。

司徒明月旋身,白光腾起,“当!当!”两声,余音回溢,可以称之为剑啸,暗器吸附剑身,是两柄飞刀。

雪剑,剑身似雪,月光下反射的是白光而非晶芒。

剑能吸暗器,的确惊人。

现身的是两名黑衣人,不用说是早经安排而由刚才“无头人”的笑声召来的,如果预伏现场绝瞒不过司徒明月。

吧保 

随着“无头人”这一声“杀”,两名黑衣人长剑出鞘,一左一右欺身上步追向司徒明月,姿态相当稳健扎实。

黄澄澄的剑身,在月光下闪射金芒。

金剑帮徒,用的当然是金剑。

白光左闪,右突,像电芒划空的刹那。

就这么一瞬,白光又静止,而两柄金剑却停在半空,是出声而招式将发的姿势,持剑者保持了跨步的形态。

司徒明月扭转身,又面对“无头人”。

拔尥啡恕钡恕

司徒明月身形如疾矢射出,白光随之闪动。

金光暴起,与白光相触,发出一声震耳但不失清越的金铁交鸣,“无头人”横向旋开,别看是一根树桩形的怪物,其轻灵不输魅影飘风,仿佛是一道有形无质的黑影,白光跟踪飞闪,其间几乎没有间隙,同时快。

芭椋 笔侨且簧谝黄稹

两名黑衣人到此刻才栽倒,另一声却是一根真正的树桩被劈倒。

司徒明月已感觉到毒势向心脉攻窜,虽然他以至高心法封闭了心脉,但这并不能支持多久,因为强敌当前,他不能不动真力,他必须要在毒势攻心之前击杀对方,现在他已经没有余暇去考虑任何其他的问题。

拔尥啡恕蹦艿菜恋缫换鳎娜肥遣患虻ァ

把┙!蹦芙亟鸲嫌瘢拔尥啡恕钡慕鸾D鼙H匏穑⒎墙5谋旧碜饔茫恰拔尥啡恕鄙钕ぱ┙5墓δ埽鼋8窬苁怯闷脚牡恼惺剑识凰鸺氨小M彼绻懒亢美蒙肀叩目菔髯鞯才疲顾就矫髟乱换魑扌А

土岗像老年人的秃顶,四周有一圈林木,中间是一片光,但范围不大,纵横顶多三丈,空间很容易控制。

司徒明月又止步。

又有两条人影从林木间掠出。

拔尥啡恕鄙砩险值氖且豢谥铀频暮诓继祝荒艹浦卵郏讲嗫祝匠K质遣卦诶锩娴模衷谒乃忠言谔淄猓蛭媒#J侵丛谟沂种校淖笫滞蝗谎锲穑灰慌睿攵嫜锸种品扇鞫觥

司徒明月正要发剑,晴器罩到只好先应,雪剑急扇,正面5的飞针全吸附在剑身之上,两侧的自然落空。。

同一时间,两条掠出的人影已发动攻击。

又是两名黑衣人,用的也是金剑,但功力比原先的两个高5了许多,剑挟破风之声,剑未到剑气已先逼人。

白光回划。”

帮希★希 绷缴辖W沟亍

金芒乍闪,“无头人”弹身暴袭。

司徒明月挥剑。

白光划发,金芒顿杏,“无头人”迅雷疾耳的一击竟然是虚招,白光才动他已收剑急退,一闪退了丈许。

把剑 崩鹘猩校矫谝氯耸种械陌虢囟辖5卑灯髦莱觯湎蛩就矫髟碌暮笮摹

白光回转,传出两声轻哼,还有断剑坠地之声。。

白光在一回之后,笔直射出,司徒明月已连人带剑扑向“无头人”,白光在中途闪出了五朵剑花,这代表一击五式,由。

于发式太快,看起来是五朵剑花同时迸现。

拔尥啡恕鄙矸ㄐ罹祝尤挥直芸耍遣桓乙彩枪室獠挥胨就矫髟抡娼环妫诘却被

司徒明月在双脚踏定之后晃了一晃。

就在此际,两名折剑的黑衣人歪了下去。

拔尥啡恕被涣宋恢茫嗬胧前顺撸鸾0胙铮潜刚街疲闯鏊就矫髟乱丫舅В却氖被训健

司徒明月真的已为毒困,奇毒攻不进心脉,却窜向其他的经穴,功力打折扣不说,头晕目眩是他的致命伤。

难道真的要栽在“无头人”手下?

安唬 币桓錾粼谒睦锎蠼小

八就矫髟拢衷诟芯跞绾危俊鄙糁幸靡猓拔尥啡恕

存心在耗时间,时间对司徒明月相当不利,时间愈长,毒的作用更大,牺牲四名手下,也是拖时间之法。

白憧缮蹦愎闼就矫髟吕涑寥绻省

澳阈睦锖苊靼祝阋丫乔垮笾 

司徒明月不再开口,他本身是超级杀手,当然知道“无头人”无话找话借以拖长时间的居心,同时也非常明白如何利用或制造时机的道理,杀人或被杀是两个极端,但其间几乎没有界线,全在一个微妙的“机”字。

现在,他必须捕捉杀敌之“机”而且是分秒必争。

八就矫髟拢悴怀没鼓芸谑倍嗨导妇洌俊

拔尥啡恕辈坏谕鲜奔洌挂て鹚就矫髟碌目衽牡览恚苍诰×χ圃於运欣氖被!

司徒明月保持绝对的冷静,完全不为所动,他在计算他剩余的真力,双方的距离,出剑的速度,应用的招式……等等,务必一击奏功。否则他将永无机会,真的就要死不瞑目,饮恨长眠,而更重要的是“雪剑”如何,助长魔焰,红粉知己亦将随着。饮恨。

他极慢地跨出一步。

这一步极端重要,因为双方相隔只有八尺,本来八尺已够出手的距离,但如果对方不出剑反击的话最理想的距离是六尺,这一步正好是两尺,要是他身未中毒,功力仍保持在极峰状态的话,他根本不必争这两尺。

就在司徒明月跨出一步,脚掌堪堪沾地的瞬间,“无头人”

身形一塌,贴地滚了开去,就像一段圆木翻动。

司徒明月一窒。

圆木在一丈之外竖了起来。

司徒明月经过精密计算的一击无法出手。

袄谅看蚬觥闭庵肿钕伦诺恼惺剑晕⒂忻慕司恍嘉氩坏交岢鱿衷谔锰谩敖鸾0铩泵苁沟纳砩希馐撬就矫髟铝雒我补啦坏降氖拢绻鍪直厝宦淇眨蛭U械耐Ψ段Ь栽诶氲匾怀咭陨稀

时机已失,心头那份感受没有切实的言词可以形容。

运足心劲的势道突然一松,对生理上的影响极大,晕眩之感骤然加重,这正应了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古语,他本是鼓其残余背城借一,这一衰要想重振几乎是办不到的事,但生死关头,他非重振以搏万一不可。

他依然站得很稳,冷电似的目芒毫不减色。

拔尥啡恕备械交骋闪耍碌亩竞我猿俨簧А

司徒明月再一次重振信心。

拔尥啡恕毕袷峭蝗环⑾质裁矗恋绨惴陕佣拧

司徒明月随即就发现了,三条人影各间隔数步一字式站在林木边缘,明亮的月光照耀下,一眼便清晰地看出是三个装束诡异的人,居中一个人高马大,是个巨无霸型的中年人,两侧的普通体型但相当剽悍,腰间吊着小红葫芦,两侧的汉子各吊三个,中间的巨无霸吊了六个之多,司徒明月暗道了一声:“神火教徒!”

难怪“无头人”争急逃避,神火是相当可怖的。

在“古月世家”他毁了五名神火教徒,其中一个还是身份不低的“神火特使”,司徒明月早知道对方一定会找上门,但想不到是在此时此地,他已经受了毒伤,再碰到强仇大敌,比之对付“无头人”还要严重。

双方的距离不到两丈。

六个小葫芦该是什么身份?司徒明月心里在想,丐帮以绳结代表地位,而神火教却以小红葫芦作为身份的记号,的确是异曲同工。

澳憔褪撬就矫髟拢俊敝心耆丝丝冢绾橹印

安淮恚笙率撬俊彼就矫髟路次省

吧窕鸾掏馓醚膊炷灿欣 

罢疑显谙虏皇俏抟虻陌桑俊

澳阈睦镉Ω糜惺!

安淮恚怯惺窕鹛厥购退拿掏奖辉谙伦隽恕!

澳愫芨纱啵狄幌呱比说睦碛桑俊

昂芗虻ィ谝唬仁Α蚴倮先恕蹦晡瞬蝗碳淞衷馐懿瓒荆冻隽松魑赖赖拇郏诮裆窕鸾趟阑腋慈迹谙吕淼奔坛惺χ鞠鹉Щ稹5诙诮喜槐蝗松本褪巧比耍驼饷戳礁隼碛伞!

牟有利眼里射出火焰般的赤芒,就像是一头巨兽。

澳愫莸每梢裕俊

昂盟担 

八就矫髟拢矣氡窘涛姓咚溃窘潭缘腥司蝗蚀龋还闱樾翁厥猓讨鹘鹆疃阅阃幻妗

笆裁辞樾翁厥猓俊

澳悴槐刂溃 

司徒明月大为困惑,在胡家堡“神火特使”曾经表示过不想与自己为敌,现在这“神火巡察”又说同样的话,这到底为什么?

八就矫髟拢 蹦灿欣绦担骸叭绻憧戏⑹牟挥氡窘涛校涂梢悦馊ス侨饣抑颍阕邢赶胂耄俊

安槐叵耄 

澳愦鹩Γ俊

鞍觳坏剑 彼就矫髟碌牧窖垡言诜⒒ǎ吩蔚锰斓囟荚谛吡Τ懦肿牛灰幌⑸写嫠匦胛中蜗蟆

澳阆胨溃俊

拔幢兀 彼辉付嗨祷埃匦氡3置糠至ζ

捌灸闶种械摹┙!俊

耙财颈玖臁!

澳阏娴牟豢戏牌氡窘涛校俊

岸裕 彼就矫髟禄卮鸬煤芨纱唷

牟有利突然沉默下来,眸中赤芒连连闪动,似乎在考虑一个重大的问题。

案詹拍隳橇镒叩亩允质撬俊

案笙虏槐刂溃 

澳闶芰松耍俊

胺匣埃 

这一问使司徒明月心头大凛,立刻警醒过来,他不能再耗时间,如果不当机立断,就真的要后悔了。心念之中,他开始上步,很慢,每一步都踏得很稳,对方并不知道他受了毒伤,他不能自露破绽。

两名汉子手抓腰间葫芦。

空气在司徒明月上步之际骤呈无比的紧张。

双方距离逐渐缩短。

八就矫髟拢阏娴闹疵圆晃颍俊蹦灿欣┖鸪錾

司徒明月没吭声。

距离到了一丈。

胺牛 蹦灿欣ナ窒虑小

两名手下如响斯应,腰间葫芦口一扬,两道蓝焰电射而出。司徒明月举剑,剑幻白色光幢,蓝焰触及光幢,突变成点点蓝星迸飞四散,月光下蔚为奇观,但这不是放花炮,而是惊心动魄的场面,绝没人敢在一旁欣赏。

短暂的一瞬,蓝焰消失,但白光依存。

两名手下登时傻住,这是从未经历过的事,虽然在胡家堡曾经发生过,但他们没有目睹,也没听人描述,传言中只说五名神火教徒被司徒明月所杀,至于如何被杀没有详细说明,否则牟有利会有所考虑。

司徒明月的脚步又开始挪动。

是否能克敌而不当场被杀他已经失去信心,因为任何神兵利器必须配合内元才能发挥作用,作用与内元相辅成正比,内力愈强,发挥的功用愈大,否则便相形而下。

沉哼声中,牟有利执起腰间六十葫芦之中的两个。

双方距离六尺。

火焰喷出,是红色而非蓝色。

雪剑白芒再次幻为光幢。

安ǎ〔ü闵校鸹ū洌诺夭幻穑萁两梗路鹛痴枭习兹鹊奶楸淮富魇北欧傻某愫斓奶ā

牟有利退了两个大步,目瞪口呆。

这一回合,司徒明月耗了更多的真力,人还能勉强站住,但距离死亡更近,因为他的两眼花得看不清人影。

帮希★希 鄙校ЫM背銮省

舍火攻而用剑,情况更加严重。

牟有利左手做了个手势,两名手下立即移形换位,三人呈三角包围之势,剑扬起,剑身映月泛出森森寒芒。

司徒明月已有脱力之感,头脑因晕眩而呈浑噩。

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运剑出招么?

把剑 苯猩校ЫM惫コ觥

势如雷霆的联手一击,剑气嘶风有如裂帛。

震耳的金铁交鸣声中,三个暴退,牟有利的剑崩了一个大口,两名手下的兵刃只剩下尺许一段留在手里。

牟有利又一次呆住。

司徒明月咬紧牙关控制住身形,保持立姿,但他的两眼已不能视物油于内力亏损,毒势也将突破封锁攻向心脉,他现在已经无法再承受一击,攻击的力量当然是完全丧失,所能维持的只是不倒而已。

就如此送命么?

他不甘心,他要做的大事才只开始。

不甘心就能不死么?他知道答案只一个字,否!

虎死不倒威,他是一头虎,一只在武林中声威显赫的百兽之王,他的不倒之威竟然意外地发生了作用。

牟有利居然丧了胆。

八就矫髟拢愕茸徘疲撸 

三条人影投林而去。

司徒明月打了个踉跄,又站住,但摇摇欲倒。

此刻,他虚弱得禁不起普通人的一拳头。

有形的敌人走了,但无形的敌人却在威胁着他的生命,那就是“无头人”所下的毒真正要他老命的敌人。

一条人影飞闪近前。

八就叫郑恪皇掳桑俊

不期而至的是“通遥公子”管寒星。

司徒明月一听出声音人立刻崩溃,最可靠的援手来到,那一点点赖以支持的残余力气顿时消失,这是人之常情。

芭楣愕匾簧讼氯ァ

八就叫郑阍趺戳耍俊惫芎羌鄙省

拔抑辛恕尥啡恕亩荆 

耙≌狻〉芏远臼峭庑校迷趺窗欤俊惫芎且沧讼氯ィ鲎∷就矫鞯溃骸斑祝≌獾厣舷蟊换稹

吧窕鸾掏嚼垂肿吡耍 

八窃趸岱殴就叫郑俊

敖男摇亲愿卸凡还业摹# 

岸裕∠劝呀J掌鹄础!惫芎巧焓肿ソ!

拔摇彼就矫髟卤灸艿匾凰醭纸5氖郑骸白约豪矗 彼呀9榛厍世铮捉绻芎牵圆辉杆鏊慕#J值慕桑谌魏吻榭鲋露疾槐洌鞘撬丫詹蛔∷慕#裨蚓黄评

管寒星滞了一滞才收回手。

八就叫郑慊鼓苄卸矗俊

翱峙隆傩菹⒁换峥矗 

跋衷诰醯迷跹俊

岸臼啤行┛刂撇蛔 !

管寒星抬头望天,皓月正明,他的两眼就仿佛伴月的星星,在不停地闪烁,这表示他在用心想一件事,想什么当然只有他自己知道。

叭绻艽鲂牛敫龆枚镜娜死础惫芎怯朴频厮担抗馊匀簧了覆煌#骸爸豢山璐说孛蝗耍 

一个怪怪的声音接口道:“谁说此地没人?”

管寒星虎地站起身来,冷喝道:“什么人?”

一个蓬头蔽衣的老人从树丛中踱了出来,手里拄了根竹棍子,一步一点,状颇悠闲,缓缓朝两人移近。

司徒明月目光涣散,但从形态已经辨出来者是谁,忍不件“啊!”出了声,心头一宽。精神随之振作了些。

管寒星退开两步,声调很不自然地道:“有救了!”

老人已止步在司徒明月身前五尺之处。

笆裁从芯攘耍俊崩先四孔⒐芎恰

扒氨泊蠹莨饬伲就叫直阌芯攘耍 惫芎欠浅9Ь吹啬笞×苏凵茸髁艘桓鲆尽

澳阒牢依先思沂撬俊

澳憷先思沂乔嘀袂氨玻 

澳阈∽釉趺粗溃俊崩先朔鸢籽邸

澳先思夷训劳瞬痪们霸诠俚辣唛攀鞯紫隆

旧雨楼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