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4 章 群魔乱舞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四章 群魔乱舞

罢饪梢越馐途藕诺茏游捶盍疃卸男形

胺浅S械览恚胰衔谝桓隹赡苄越洗螅俊

岸裕蟮茏拥闹页嫌Ω每梢孕爬怠!

岸苑娇赡芑崾撬俊

耙岳戏虻目捶ㄒ灿辛椒矫妗!

澳牧椒矫妫俊

耙桓鍪恰自票ぁ嗬氡颈ぷ罱菀簧讲蝗荻⒌牡览恚颖颈の泛诺腥耸鞘估碇!!

傲硗饽兀俊

八阑腋慈嫉摹窕鸾獭环矫嫱票颈こ即喔奈媒谭痔常源锏街鸫尾⑼谈髅排傻哪康模环矫嫖颈ぶ圃烨砍鸫蟮校饨兴芷胂隆!

耙靶牟摹鸾0铩兀俊

耙灿锌赡埽还鸾0铩歉錾衩匕锱桑奕酥涞捉帷拔淅希馕侍馕颐窃俾遄茫 彼低辏蛴蒙暇褚鸭米耐雷芄埽阂蛔芄埽暮藕土拧

拔颐窍群笤獾椒鳎窃诨爻淌保 

跋率值氖鞘裁囱娜宋铮俊

八拿擅媾樱硎指叩镁恕!

一女人?”胡天汉大感意外。

笆堑模耍 

八木阶俊焙旌和芽诮辛顺隼础

坝锌赡苊矗俊蔽浜晟ν罚骸啊木阶淙蛔鞣绾岚远纠保用恢鞫址副鹑耍沂桥宋鳎训酪灿谐谱鹞淞值囊靶模客备疽裁环⑸娉逋弧

不用明刀明剑才最可怕,女人的野心有时远超过男人。

江湖上不乏先例,愚意以为……积极搜证最重要。卯屠总管接过了话。

跋攘粕耍鸬拇映ぜ埔椋 焙旌菏疽饨崾致邸

闪电杀手“不见血”司徒明月仗“雪剑”宰杀“神火教”一名特使四名弟子的耸听新闻很快地传了开来。

这就是“古月世家”的客卿“玄狐”武宏所作的安排,目的是转移“神火教”对世家的压力,以缓急困。

另一方面,“古月世家”派出暗杀高手,杀害退隐的“燕云神雕”齐啸天一家五口的惨闻也同时传开,据传杀人的目的是齐啸大明里是封剑退出江湖,而暗中却是“神火教”的地区负责人,为神火教东山复起效命。

这一来,“古月世家”成了黑白两道的共敌。

这消息又是谁传出来的?目的是什么?

月色清如水!

天宇净无尘!

很美的月夜。

开封城外里许,距西行官道一箭之地有条小溪,一道木板桥横跨在溪上,溪边有岸柳,北岸连绵着一片柳林,是春夏踏青消暑的好去处。现在是盛夏酷暑,月光下,这片柳林的景色很美,给人以沁凉的感觉。

时方初更,不见有踏月的人。

说没人却又有人,一条孤寂的人影兀立在柳荫之下,是月光照不及的地方,他是否踏月来的不得而知。

晃眼望去,这人影像根树桩。

树桩忽然消失,是隐到了树后与树身合而为一。

又一根树桩出现,是动的,飘进了柳林。

静止下来,真正的树桩,没有头,上下一般粗,黑忽忽一段,你绝不能说他是人,天下没有这样的人形,如果说他是鬼倒有几分恰当,因为树桩不会动而他会动,无头鬼,谁要是碰上了准会吓掉魂。。

无头鬼停止的位置距原先树桩般的人隐身的老柳树约莫是三丈,这位置有月光照及,是林中的一块隙地。

空气是死寂的。

没多久,一条人影冉冉飘来,停在无头鬼身前,是个蒙面人,他在空中划了一个手势,出声道:“见过密使!”

白员ㄗ趾牛俊蔽尥饭砜冢鞴殴种痢

疤斓匦菩腥 

扒榭龇⒄谷绾危俊

耙磺芯缭て冢 

澳愕纳矸菝槐黄鹨桑俊

懊蝗魏渭O螅 

扒敕滥嵌岳虾辏 

氨笆舸硬桓沂韬觯 

叭旌蟮拇氐闳栽诖说兀奔洳槐洌 

笆牵 

坝行枰卤ǖ氖旅矗俊

坝校惶匾!

八担 

爸只ㄖ烁谋涑踔裕幸庖ā!

靶幔≌馐谴笫拢憔尤凰挡惶匾亲。芮凶⒁馇榭龇⒄股璺ㄗ柚梗匾辈辉袷侄渭右云苹担 

白衩 

澳憧梢宰吡耍 

氨笆舾嫱耍 泵擅嫒吮砑财ィ矸ㄏ嗟鼻崃椋鹿庀掠腥缫还傻陶Q酃し虮阆拮佟

无头鬼似的人影一动……

罢咀 焙然吧校骱蟮娜擞暗缟涠觯恋搅讼兜刂校胛尥饭硭频娜苏嫦喽裕矸ㄖ妗⒖欤肿憔耍凰克康姆缍疾辉鹿庀滤辉偈鞘髯耍歉鲇⒖⊥Π蔚慕J浚庥胫楣馔鄙烈

银光是佩剑,珠光是剑柄的垂珠。

八就矫髟拢俊蔽尥饭砗笸艘徊剑锖鹁

现身喝阻的正是闪电杀手“不见血”司徒明月。

月光下近距离相对,可以看得很清楚了,这无头鬼似的人真的没有头,黑色披风黑头罩,头罩蒙着黑布披垂到肩下,与肩同宽,连望上下一般粗,就像是没有头。

啊鸾0铩苁埂尥啡恕 彼就矫髟吕渖畛觥

澳恪趸嶂溃俊

敖厦挥芯缘拿孛埽 

澳阍缫押蛟诖说兀俊

安淮恚 

霸趸嶂勒饬偈钡氐悖俊

安环粮嫠吒笙拢笙抡偌糁甘救挝瘢惫娑ㄏ乱淮蔚氖奔涞氐悖谙略缫阎ぃ荡┝撕敛晃妗!

八就矫髟拢愫芰瞬黄穑 

昂盟担 

澳愣⒆偾庠诤挝俊

爸葱腥挝瘢 

笆裁矗葱腥挝瘢闾嫠鍪拢俊

拔赖阑幔 

拔赖阑幔惶倒俊蔽尥啡说那坏骱芄忠欤鹄聪嗟贝潭路鹗枪室獾叩垢叩鸵簦谷颂朔浅5夭皇娣嵊幸恢盅姥餮鞯母芯酢

跋衷谔稻涂梢粤耍 

澳愕娜挝裰髦际鞘裁矗俊

安烀鹘鸾0镏鞯纳矸堇蠢盟樗氤瓢灾性淞值拿烂危鹉忝窃诮峡植腊瞪钡男形 

昂俸俸俸佟毙ι腥缒裉洹

司徒明月冷冰冰地寂立着,等对方笑够。

案笙率恰鸾0铩囊恢蝗褡Α

八婺阍趺此担 

敖裢碓谙戮鸵榷绲粽庵蝗褡Α!

澳惆斓玫矫矗 

叭檬率道粗っ鳎 

八就矫髟拢闼档氖裁础拔赖阑帷渴糇有槲谟校阒皇鞘芤桓霾桓衣睹娴娜怂甘梗榔涿赖溃导噬现皇歉錾比说墓ぞ撸蛭厶撸阅愀市淖鞴ぞ撸阅愕囊磺胁⒉荒吧圆欢裕俊

笆裁创厶撸俊

熬褪悄阊涞摹┙!悴换岱袢习桑俊

司徒明月呼吸为之窒,但表面上神色丝毫未变。

霸谙虏怀腥弦膊环袢希 

澳愕摹┙!急赋銮剩俊

岸裕 

八就矫髟拢钊澳阕詈檬潜A簦 

熬豢悸牵 

澳阕詈每悸牵蛭惴强悸遣豢伞!

拔裁捶强悸遣豢桑俊

把┙K淙晃藜岵淮荩愕纳恋缡址ㄒ布负跷奕四艿校捎幸恢晃扌蔚氖挚卦谀愕牟弊由希憔薹ㄒ瓶庵皇植换嶂苯右愕拿纫愕拿挂现兀阆嘈琶矗俊被胺嬉欢僦笥旨恿艘痪涞溃骸耙嫠吣忝矗俊

拔尥啡耍绻愀笙孪牒蛋说蓝焉砟悄憔痛砹恕!彼就矫髟驴谄驯洹

八就矫髟拢绻闳绱巳衔阋擦袅耍 

何谓无形之手?司徒明月无从想象,对方虽然面目不就但口气似乎很笃定,不像是虚言诈语的样子……

案笙滤邓悼矗俊

昂茫闾拧

拔尥啡恕痹谒低辏茫闾拧敝竺患绦迪氯ィ坪跤窒氪蚴裁垂碇饕獾难印

司徒明月的眸光变成了两条线,充满杀机的线,月光下显得十分森寒可怕,这已经充分表示了他杀人的决心,只要“无头人”有任何异动,便可能真的成为无头之人,任何人只要接触到这种目光,立刻便知道它的含义。

他没再开口,下一步将以剑代口。

八就矫髟拢 蔽尥啡丝丝冢骸澳阋欢ê芟胫滥俏槐唤朔馕呋ü鳌说南侣洌圆欢裕俊

司徒明月震惊了,真正的震惊了。

这的确是一只无形的手掐住他的咽喉,柳漱玉母女如果落在对方手中,对他而言,不只是致命的要害,“无头人”说对他的一切并不陌生绝不是空口白话,不但了解,还加以掌握,这是相当可怕的事。

不能失去主动!

司徒明月立即作了决定,失去主动不但成不了事还处处受制于人,如果柳漱玉母女的失踪是对方布置的阴谋,其最终目的便很难说了,以“金剑帮”的作风而论,什么残忍寡毒的事都做得出来,保持主动是最聪明的作法,只要自己剑在人在,对方绝不敢把柳漱王母女怎样,如此便不怕没有救人的机会。

于是,他冷冷一笑。

司徒明月很少笑,很难得笑,这一笑显示他心理上的转化。

霸谙率窍胫溃 焙艿谄⒉患ち摇

这种反应大出“无头人”意料之外。

耙嫠吣忝矗俊

案笙略敢馑档幕暗比缓芎茫 

叭绻凰的兀俊薄霸谙鲁鼋V保崃粲嗟兀酶笙履芸凇!闭饩浠盎卮鸬貌坏擅睿页渎宋扌蔚耐惨馕叮O铝艋羁诘绞焙虻比皇欠撬挡豢伞

八就矫髟拢憧竦孟嗟笨梢裕槐毓首罢蚨ū砝锊灰唬袷悄阄ㄒ坏暮煅罩海愎匦乃す约旱纳隳壳芭銎仆返卦诓檠八南侣洌卫锒荚谙耄悄懔舨蛔∏纸绾危俊

这是攻心之术,迫使司徒明月屈服于现实。

司徒明月的冷傲执着相当惊人。

安换嵊辛舨蛔〉氖路⑸!

澳阌姓饷辞康淖孕牛俊

安淮恚 

耙橇癖槐鸬哪腥舜洗玻阌秩绾危俊

这句话不但卑鄙而且恶毒,但又并非不可能发生的事,司徒明月的杀机狂燃起来,不过,他竭力保持冷沉。

澳窃谙路⑹囊选鸾0铩礁暇∩本θ涣簟!

血腥的誓言,令人听了不寒而栗。

这种话,也只有司徒明月有资格说。

就在此刻,“无头人”透过头套规视孔的目芒突然闪动了一下,司徒明月立即意识到对方来了援手,而且是身手不赖的援手,因为自己没有来了人的感觉。

八就矫髟拢钊瞬拍苁导难远圆欢裕俊蔽尥啡说目谄槐淞耍扔谑侵な盗怂就矫髟掳抵兴鞯呐卸稀

不能给对方时间!

司徒明月当机立断,弹身,森森白芒破空闪出。

快,果然就像是冷电一闪。

同一时间,一蓬暗器罩身射到,是一蓬不是一种或一件而且不同方位,噬噬的破风声显示手法相当强劲。

闪出的白芒就空打了个回旋,一闪即灭的白圈。

也是同一瞬间,“无头人”闪电划开投人柳荫。

拔尥啡恕庇Ω锰硬还庖换鳎芄耍焕此纳矸ㄏ嗟辈宦倚睦镌缬猩帘艿淖急福捶灯髦г囊彩且涣鞲呤郑就矫髟略诒灸苌媳匦胂扔Ω栋灯鳎驼庖恢停至耍芬淮问至恕

肮 币簧中Υ亮稚畲Γ拔尥啡恕鄙碛耙压牛簦擞Ω靡言谄甙苏芍猓艿每烧媸强臁

援手的不用说也早已开溜。

司徒明月抖落吸附在剑身上的暗器,着地籁籁有声。

把┙!被厍省

他深深自责,这是一次不该犯的错,面对强敌是不能犯错的,如果不作口舌之争,该拔剑就拔剑,“无头人”绝对无所遁形,但虽自责却不后悔,他一向不作兴后悔,后悔无补于事,以行动来代替后悔才是正途。

于是,他决定找到胡鸳鸯。

找到胡尊尊便可知道柳漱玉母女的下落。

月如玉!

人也如玉。

这里是地下室,没有月但有人,人,美得像是玉雕,灯光下,闪泛着一片眩目的晶莹,她,正是被江湖人封为“羞花公主”的柳漱玉,人如其名,洗珠漱玉,但她并非公主的打扮,只是一般少女的装束,更衬出其自然天姿。

这间地下室布置得华而不美,可以形容为高贵脱俗。

柳漱玉支头坐在妆台边,好一幅美人对镜图。

紫檀木的院花大床,锦帐半钩。

床上骑着个两鬓现霜的老妇人,面带病容。

澳铮阆衷诰醯迷趺囱俊绷び窕毓壳

一早晨换的这一幢药报有效,精神好多了。”

柳激五起身,坐到床边,轻轻抚着她娘的手。

澳铮颐鞘裁词焙虿拍芾肟饫铮俊

昂⒆樱母危肟靠峙隆Γ 

澳铩绷び裼杂稚稀

昂⒆樱锼担纠础也幌肴媚阒溃怯植坏貌凰担思钡氖蔷ⅲ涝吨尾缓玫木ⅰ

罢馑档模俊绷窬猶4起来,人美,声音也悦耳,如乳鸳娇啼:“不是说……祖传秘方,几副就可以……”

昂⒆樱鞘瞧愕模履闵诵模业牟”纠椿畈还庀奶欤ぶ鞯淖娲胤讲欢系幕埃梢匀梦叶嗷钊甑轿迥辏纠础艺庋钭乓裁灰馑迹皇嵌幌履悖⒆印馐敲嗝嘁擦哿四恪!

澳铮 崩崴裾渲楣伊讼吕础

一孩子!”老妇人露出一个惨然的笑容:“别难过,人总是要走这一条路的,能多活三五年算很幸运了。”

拍一向健吻,怎么突然会……”

疤煊胁徊夥缭疲茉ち系玫健!

叭绻皇呛耐雷芄芘銮陕饭壹摇

罢饩褪撬降脑捣职桑 

岸院ぶ髡夥萏旄叩睾竦娜饲椋慈绾伪ù穑俊

耙院笤偎蛋桑 

澳铩

昂⒆樱阌惺裁葱睦锏幕耙担俊

拔裁础盐颐前捕僭诓患烊盏牡叵率遥俊

耙残砗ぶ饔兴目悸恰!

八热豢洗鸵颐蔷驮诩依锓骋彩且谎俊

吧岛⒆樱乱┮床∏榈谋浠思矣植皇切幸降牡轿颐悄羌湫∑椒坷锍稣铮鹚盗耍萌思姨讲缓茫 

柳漱玉拭了拭泪。

澳铮孟氚旆ㄍㄖ就酱笙酪簧蝗弧

白詈貌灰 

澳铮馐俏裁矗俊

昂⒆樱阆胍仓溃ぶ靼盐夷概仓迷诘叵旅苁遥獗硎舅心持止寺牵阋翘岢隼雌穹橇钏髂眩俊

翱墒恰

就在此刻脚步声起,胡天汉步了进来。

氨ぶ鳎 绷窀辖羝鹕怼

老太婆也要起身,但立即被胡天汉抬手止住。

按竽锬挪灰俚热教觳∈莆茸【筒话铝耍 

口里说着,目光望向柳漱玉,玉靥上仿佛有点泪,把他的目光胶住了再也移不开,这种目光谁也看得出来,含有某种特殊的成分,是异样的。

柳漱玉缓缓低下头去,娇羞更增加了她的美。

氨ぶ鞯拇蠖鳎夷概绾伪ù穑俊崩咸趴凇

按竽锟毂鹫饷此担 焙旌鹤抗猓骸把б奖揪褪羌檬谰热说模也⒎瞧缁聘呤郑鲋皇峭凶嫔现埃嫡饷胤浇饩燃部啵院曜嫦轮拢膳錾洗竽镱净即酥ⅲ蛋樟耍醺业闭獗ù鸲帧!

鞍Γ』担馐抢仙碇摇!

氨ぶ鳌绷裉鹆送贰

傲媚镉惺裁椿暗滴薹粒俊

拔蚁搿

笆裁矗俊

拔蚁氤鋈ヒ惶耍侠淼闼绞拢 

靶幔 焙旌貉壑橛谝蛔Φ溃骸暗比豢梢裕媚镒急甘裁词焙蚨恚妥湃怂凸媚锶ィ锫砘故亲危俊

罢夂⒆印崩咸胖凰盗税刖洹

白呗肪涂梢裕饷嫦衷诓恢鞘裁词狈郑俊绷裢怂镆谎郏肿蚝旌海坪跏瞧炔患按

盎姑坏蕉 

罢馐狈终茫 

安荒艿让魈彀滋煸俪鋈ッ矗俊崩咸挪辶俗臁

澳铮摇芸炀突乩矗雇砹箍煲卜奖悖 

澳橇媚锞退嫖依窗晒愫旌喊诎谑郑殖采系溃骸按竽铮残男牛绯康囊┘又亓朔至浚竽锓司醯迷跹俊

耙┬Ш芎茫 

澳蔷投粤耍易湃寺砩纤鸵├础!

坝欣捅ぶ鳎 

安豢推A媚铮颐钦饩汀

氨ぶ髑耄 

柳漱玉随着胡天汉离开地下室,外面是书房,出了书房是一个花木扶疏的小院,院里洒满明媚的月光。

霸律婷溃 绷袂椴蛔越赝芽谠奚汀

氨戎媚铮潭鹨不嵫飞耍 

氨ぶ魉敌α耍 

笆鞘翟诨埃呋ü鳌Ω酶某伞赵录讶恕 笔窃廾溃鲎砸槐ぶ鞯目谥腥床簧跚〉薄

一名十七八岁的青衣少女从厢房快步走来。

氨ぶ鳎撇艘丫谏狭耍 

昂茫槐厥毯颍瘴业慕淮觯 

笆牵 鼻嘁律倥A艘桓#钌钔肆鲇褚谎郏糯┗ň抖ィ∈烂廊耍词故桥艘踩滩蛔∫此谎邸

柳漱玉芳心里突起疑云,这是怎么回事?摆酒菜,不教人侍候,照他的交代做,那婢女临去的眼神,这预示着什么?

傲媚锏鼓潜呷ィ 焙旌褐赶岱俊

氨ぶ鳎狻皇撬翟市砦依氡ぁ

傲媚铮灰嘁桑医裢淼降叵率揖褪且鞒隼矗赡闼狄鋈チ侠淼闼绞拢冶闼婊汀

氨ぶ飨染痛蛩阋页隼矗俊

笆堑模 

坝惺裁粗甘荆俊

跋敫媚锾柑噶钐玫牟∏椋币苍奖闳霉媚锍隼从胀钙叵率页志昧艘欢ɑ岱场!碧吠送箍誜道:“月色很美,天气也凉,所以我备了点酒菜,赏月兼带谈事情,一举两得,现在明白了吧?”

柳漱玉是明白了,心里急着的仍然是出堡去见司徒明月一面,免得他因母女失踪而着急,但大家要谈的是母亲的病情,说什么也不能拒绝,另外她一直感到用进的是母亲一向康朗,何以突然会得了绝症?事前怎么毫无征兆?

无可奈何地跟胡天汉进人厢房。

厢房一明两暗,酒菜摆在明间里,菜式相当精致,器皿也都是上品,江湖人很少有机会接触这等场面。

双方相对坐下湖天汉亲自执壶斟酒。

画烛、银壶、玉杯、唬油色的酒溢着清香。

柳漱玉显得很不自然,她不习惯这种气氛,她常常陪司徒明月喝酒,也常常为他斟酒,但那是赏心乐事,非常之自然,而且其味无穷,世间还有比陪心心相印的男人举杯细诉更乐意的事么?但此刻完全不同……

傲媚铮馐墙巡亓巳甑牟ㄋ姑谰疲愦际士冢⒊⒖矗俊

拔遥〔淮蠡岷染疲 

罢饩朴醒盏钠嫘В詈吓⒍乙谩!

芭叮 

袄矗 

果然是好酒,芳甘平和,喝了一杯便忍不住不再喝。

感恩的心情再加上胡天汉的殷股劝饮,不知不觉,柳漱玉已经喝下了五杯,烛光下,玉靥涂上了一层朱。冰肌玉肤再透出桃红,简直地教人目眩神夺。

氨ぶ鳎夷傅牟 

笆窍忍斓牡录玻坏┓⒆鳎芏痰氖奔浔阕黄鹄矗褚揭不崾郑梢运滴抟┛芍危ǔS姓庖仓巳绻橇肺涞乃媸倍伎赡芊⒆鳎环帜炅洌话闳硕喟朐诶夏曛狈⒆鳎孪让挥腥魏握髡住

翱墒羌夷浮绷裰凰盗税刖滟咳恢棺。成舷殖隽擞桃芍褪幼藕旌海舯罩齑健

傲钐迷跹俊焙旌核朴兴酢

懊皇裁矗沂窍氲郊夷干狭四昙汀

罢馐俏薹ǖ氖拢冶颈び姓庾ǘ灾⒌拿胤阶ㄒ捎直煌雷芄芊⑾至钐靡卜⒆鳎翟谑腔怠!

此际,紧临窗边的花树间来了一条幽灵般的人影,但房里的人丝毫未觉。

按酥⒛芨蚊矗俊绷竦慕壳谖⑽⒁』巍

安荒埽荒芸刂疲绻┎欢希梢曰钕氯ァ!

叭甑轿迥辏俊

傲媚镌趺粗溃俊

疤夷杆档模 绷竦纳嗤匪埔咽チ肆楸恪

靶幔∥以拱锥粤钐锰峁鑫冶鹑霉媚镏溃氩坏剿从指嫠吡斯媚铮率档娜肥侨绱耍 

拔摇孟褡砹耍俊绷褚允址鐾贰

坝Ω貌换幔饩坪芷胶汀!焙旌盒ψ潘怠

翱墒俏摇娴摹蔚煤芾鳌

拔曳瞿愕嚼锛浯采闲菹⒁换岫 

安还憧诶锼挡唬艘雅康棺郎稀

肮钡靡獾男ι泻旌赫酒鹕砝矗匝宰杂锏氐溃骸懊廊硕仍斐墒率担履阋膊恢猎趺囱锰谩旁率兰摇呐魅耍换崛杳涣四悖隳镆不嵩诖说匕蚕硗砟辍!

绕过桌角,伸手……

班酃愦昂芩票皇裁炊骰髦校舨淮蟆

胡天汉急缩手,拣出门外,目光搜瞄之下一无所见,他又回进房里,望着伏桌酣睡的柳漱玉,眸子里射出了火花,口里哺哺道:“良宵一刻值千金,岂能辜负!”

手抚上了柳漱玉的秀发,眸子里的火花变成了烈焰。

花树间隐伏的人影从枝叶间冒了起来。

就在此刻,院门方向传来一个火辣辣的声音:“你居然敢搁阻我,不知死活的东西广然后是清脆的一声“啪广紧接着是一声尖锐的“啊!”

一条人影冲了进来。

花树间的人影缩了回去。

胡天汉抢到门边,口里道:“要命,该死!”

冲进院子的已飞掠到厢房门口,赫然是“火凤凰一胡鸳鸯,她的双眸也在冒火,直照在胡天汉脸上。

霸а欤恪焙旌旱谋砬椴皇强抟膊幌裥Α#骸拔以趺囱俊

澳愫醭8揪汀坏秸庠鹤永础

昂撸∠衷谖依戳耍皇鞘焙颍俊蹦抗馍ㄏ蚍坷铮骸罢嫦氩坏剑憔尤槐玖焱ㄌ旆柿袂那呐奖だ锢矗皇恰

笆撬嫠吣愕模俊

罢饽惚鸸埽 

霸а欤祷耙蟹执纾阃宋沂撬俊

澳闶俏腋绺纾槐ぶ鳎 痹а煳宋欤钊堑猛ê欤骸澳惆阉嘧砹讼胱鍪裁矗刻锰谩旁率兰摇闹魅俗龀稣獾缺氨上铝鞯氖拢绻鋈ソ夏慊瓜爰嗣矗俊

澳愀医萄滴遥俊焙旌耗招叱膳

澳闶俏腋绺纾也荒懿凰担阒浪哪杏咽撬俊

啊焙旌汗室獗湛诓淮稹

八就矫髟抡谒拇φ宜绻凰槌鍪率嫡嫦嘟峁鞘裁矗恳晕颐悄壳按常茉僭黾忧砍鸫蟮忻矗俊

澳愀静恢牢业募苹 

笆裁醇苹俊

澳憧梢匀ノ饰淅稀!

一我问过了,就是刚才,原先的计划是你们一厢情愿,完全不了解司徒明月的为人,我敢断定会弄巧反拙。而现在,你改变初衷,推翻了原计划,更是愚不可及。哥哥,你平日的聪明智慧哪里去了?只思前而不顾后么?”

澳愠鋈ィ 

拔也怀鋈ィ 

昂撸≡а欤艺娌欢阋幌蚯阈挠谒就矫髟拢袷撬就矫髟碌呐眩彩悄愕那榈校憔尤弧

澳鞘橇硪换厥拢倚蘸旁率兰摇娜偃璺旁诘谝唬獾览砦一苟!焙幌蛉涡裕衷谌春苊骼怼

澳阆朐趺囱俊焙旌杭蛑毕虏涣颂ā

就在此刻,“玄狐”武宏匆匆奔来,站在门口稻仍。

胡天汉寒着脸望武宏一眼后面相当尴尬。

氨ぶ鳎虑榛估吹眉安咕龋媚镏皇亲砭疲裁词乱裁环⑸陆饩埔陕畈芄媚锼退氐叵率遥惶煸莆肀闼阆ⅲ鸬摹俅映ぜ埔椤!闭娌焕⑹恰靶保浠氨惆咽虑榘谄剑凰鸺叭魏稳说淖宰稹

胡天汉当然无话可说,立即转身把一粒药丸塞到柳漱玉的口里,然后板着脸向胡营管道:“好,一个不会武功的老太婆,怎么说词你看着办。”

胡营营进房架扶柳漱玉片言不发地离开。

胡天汉深深吐口气步出厢房门。

一堡主,事情算过去了广武宏故作轻松。

棚!问胡天汉心里当然不是味道。

袄戏蚩础馐挛颐堑煤煤蒙塘恳幌露浴笆怯斜匾 

武宏突然惊“咦!”了一声,炯炯目光盯在门边的窗校上,满面骇异之色,粟声道:“堡主,这……是什么?”

胡天汉怔了一下道:“什么?”

武宏手指窗技。

鞍」愫旌耗R埔徊剑辞辶酥笸芽诰谐錾

一片树叶钉在窗板上,人本三分。

这委实太惊人了、树叶既软又脆,能当暗器而钉人窗核,这份功力的确已到了不可思议之境,放眼武林,能达到搞叶飞花均成利器这种境界的绝对不会太多,可以说屈指可数,是谁的杰作?是一种警告么?

两人下意识地四下张望,月光,花影,一片冷寂。

胡天汉机灵灵打了一个寒颤,他忽然想起在把柳漱玉以药酒迷醉之后,正打算采取进一步行动,突然听到“由广地一声,出房探视设有发现,想不到是摘叶贯窗,如果目标是对正自己,其后果岂非难以想象?

氨ぶ鳎庵っ饕丫懈呤智比氡颈ぃ 

霸碌暮卧阝焙旌荷砩显诿袄浜埂

昂苣砚獠猓 

拔颐堑木洳豢晌讲谎厦堋

白璧膊涣苏獾雀呤郑 蔽浜暧纳怠

盎岵换崾恰焙旌耗勘涿ⅰ

盎崾峭疲

八就矫髟拢 彼母鲎郑档煤苡昧Α!

安豢赡埽绻撬就矫髟吕吹剑址⑾至耸率档幕埃换崮硎揪眨览戏蚩从Ω檬堑谌恕!

拔颐窍确滞凡樘揭幌拢俊

昂茫 

两个匆匆离开小院。

就在两人的身影从角门消失之后,花树的浓枝留叶间冒出一个身影,极快地窜去,不是向外而是朝里。

司徒明月还流连在距离通向“古月世家”岔路不远的官道上,他拿不定主意是否再闯胡家堡直接找胡鸳鸯追查柳漱王母女的下落?“金剑帮”密使“无头人”被免脱增加了这件事的严重性,一向冷静的他变得不冷静了。

胡草茸知道柳漱玉的下落,“无头人”也知道柳激玉的下落,这预示着什么?“古月世家”与“金剑帮”难道搭上了线?

这象显示柳激王母女的失踪内中大有蹊跷,“无头人”说过一句话“如果她被别的男人带上床!”这桩意外事件的起因是由于她的美,还是完全冲着自己?更可怕的是*无头人”对自己的一切了如指掌,这就像一个人脱光了衣服暴露在别人眼前,没有保留,没有隐蔽,一举一动都在别人注目中。

想到这里,心脏突然产生一种收缩的感觉。

远处。

三条人影兔起码落,先后投入小树丛中,似乎在互相追逐,但分不清谁是追逐者谁是被追者,身法相当灵便快捷。

司徒明月心中一动,此地是“古月世家”的势力范围,发生了这种情况极不寻常,一方面基于好奇,另方面他要找世家的人,关于外传杀害齐啸天全家的确是世家派出的杀手,这与上次他闯堡时所答复的不一样,又须加以查证。

于是,他弹身掠去。

树叶间,两名黑衣蒙面人在穿梭游去,像是在搜寻什么目的物,原先发现是三条人影,哪另一个便是对象了。

司徒明月已经飘到现场。

两名黑衣蒙面人停止下来。

罢庑∽酉嗟被铮氐侥亩チ耍俊币桓龇⒘嘶啊

胺前阉镜讲豢晒懔硪桓鼋涌凇

罢饷囱厦艿慕浔福尤唤鲎匀纭

袄衔澹愀涸鹜馕В野茨谌Γ硬涣说摹!

昂茫 

司徒明月立即判出了对方身份——“古月世家”的秘密杀手。

老五,不用说就是五号杀手,他正要起步……

氨鸲 彼就矫髟麓右慌畎髦笙稚沓隼础

两个闻声转向,不约而同地脱口惊叫了一声:“不见血!”

司徒明月直迫对方身前八尺之处。

秘密杀手,在开封一带的道上是很恐怖的人物,但现在面对杀手中的杀手情况可就不一样了,等级上有了差别。

八就酱笙溃 币桓霰冢推摹

澳忝窃谡胰耍俊

安淮恚 

笆裁囱娜耍俊

耙桓銮比氡颈さ募橄浮!

靶幔 彼就矫髟虏辉僮肺氏氯ィ獗纠淳陀胨薰亍

八就酱笙涝诖擞泻喂笥冢俊

凹热慌錾狭耍救艘橹ひ患隆

笆裁矗俊

巴饧浯裕焙Α嘣粕竦瘛肜嫌⑿垡患业氖悄忝鞘蠡锇橹械娜耍洗文忝堑闹魅巳捶袢狭恕

氨纠淳筒皇牵 

胺袢系降祝俊

八就酱笙溃颐鞘蠡锇橹谐司藕胖猓碛辛礁霰缓Γ群笠丫觯资质侨隼绰凡幻鞯拿擅媾樱芄芤彩芰酥厣耍 

司徒明月大为意外,但这说词可信么?

罢嬗衅涫拢俊

拔业确蠲源笙酪杂讶丝创允祷笆邓怠!

一上次不是说九号安然在堡,还有号牌为证?”

澳鞘遣坏靡眩蛭笔鼻榭霾幻鳎治薹ǘ源笙雷鹘馐停晕淝氨踩〕霰阜莸暮排圃萁饧崩В潞罅⒓从赏雷芄艽矫茏忧巴敫殖∮刑剑藕湃芬殉率殖∏龀淌痹庥龇鳎斐闪硕酪簧恕!

安患伲俊

熬圆患伲笙老衷诰涂梢缘奖ぶ胁橹ぁ!

司徒明月半信半疑,心想:“如果是假话,将来可以查得出来,如果是真的,那显然是一项卑鄙的阴谋,眼前最急迫的是要找胡鸳鸯查询柳漱玉的下落,真相未明之前,不宜把情况弄僵。”

心念之间将头微点。

昂茫救寺砩弦ぶ鳎懔礁鱿却痘厝ァ!

澳蔷颓胨婧舐矗 

两名秘密杀手互打一个招呼,双双奔去,搜索的任务放弃了,主要的是他俩实在不愿面对这杀手中的杀手。

司徒明月冷电似的目芒射向侧方三丈外一蓬茂密的树,冰声道:“出来!”他在来时便已凭超越常人的锐敏感觉发现了那被追捕者的匿身处。

枝叶颤动中,人影出现,是个瘦长的体型。

肮垂闼就矫髟孪裨诜⒘睢

人影步了过来,是个年轻汉子。

八就酱笙榔昵岷鹤幼髁烁鲆韭艏庀浮

司徒明月从声音和体型立刻想到了那天中午在路边古榕荫下歇凉时,那爱开口饶舌的尖嗓子源来也是道上的。

拔颐呛孟窦 

靶幔≌狻牵羌!

澳憬惺裁疵郑俊

敖鹄纤模 

白鍪裁吹模俊

案嗟模 

八母啵俊

巴ㄌ旃治铮 苯鹄纤氖鹉粗福袷鞘止璉以自豪。

扒嘀窭先耍俊彼就矫髟律粢廊槐洌谛娜创笪欤氩坏蕉苑交崾恰扒嘀窭先恕钡母啵运枪治锊⒚淮耍鹄咸锼档氖歉啵肜纯赡苷嬲氖歉啵治锞尤灰灿懈啵娜肥窍适隆

澳闱比撕冶ぃ俊

笆牵 苯鹄纤囊豢诒愠腥狭恕

旧雨楼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