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2 章 通天怪物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章 通天怪物

扒Ч品洹笔乔八次诺亩疚铮饫贤泛透詹爬肟哪昵岷鹤泳尤徊痪澹庥辛街挚赡埽桓隹赡苁撬切诺奈恢酶殖∮幸欢尉嗬耄惶健熬乓蹙!庇胨就矫髟碌亩曰埃圆恢烙姓庵旅亩疚铮涣硪桓隹赡苁撬┯搿熬乓蹙!北臼且宦返模韧苛朔荔е馐枪芎切睦镆狼榭鏊鞯姆治觥

扒嘀窭先恕弊呓

在管寒星眼里,对方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糟老头子,随便什么地方都可以看到而且是根本就不值一顾的角色。昏沉沉的目光毫无神采,怎么说也不像是练过武功的人,表面上的反应是如此,但却不敢掉以轻心。

扒嘀窭先恕背遄殴芎羌跹酪恍Γ缓笱彩恿讼殖∫槐椋妥羁拷疟叩囊痪咚朗邢缚戳丝矗∽怕遗钆畹耐罚杂锇愕氐溃骸岸剂私崃耍济豢嘀鳌N牌ヂ恚且槐市〔疲似共淮怼!

管寒星一怔,这老头是装伴还是真的想发死人财?

肮樱 崩先送蚬芎牵骸澳闳鲜端敲矗俊

安蝗鲜豆愎芎撬婵诙Α

澳闶枪返模俊

斑恚 

翱蠢茨闶怯星思业墓樱辉诤跣∏依贤房墒歉銮罟炝酵啡本魄橇粝碌哪羌钙ヂ怼悴环炊晕依贤纷忧Hヂ舭桑俊

暗比唬 惫芎窍衷谟行┟煌刚庠憷贤纷恿恕

熬牌ヂ恚簦科ブ辽偈辶揭樱诺镁牛寰潘氖澹话偃辶剑梢宰栽诘鼗焐弦恍┤兆恿耍 被瘟嘶蚊罚弥窆鞑α艘幌陆疟叩奈谥裢玻覆傅氐溃骸罢馐鞘裁蠢淌沧樱换岵氐糜斜Π桑俊

管寒星的心弦震颤了一下,他怕把毒蜂给拨出来。

扒嘀窭先恕蓖溲衿鹆礁鲋裢玻呦蛟人就矫髟滤拇笫罚蕉丝戳丝矗魇凭鸵飞显摇

袄舷壬阋鍪裁矗俊惫芎峭芽诰小

澳恪形依舷壬俊

笆茄剑 

肮∮幸馑迹永疵惶顺坪艄依贤纷幼骼舷壬憷贤贰⒗喜凰馈⒗瞎氛獾故翘吡说模愫芏瘛!

管寒星可没耐性跟对方扯淡,他担心的是毒蜂。

袄舷壬胱鍪裁矗俊

按蚩纯纯囱剑∷挡欢ɡ锩嬗锌梢月羟亩鳌!

袄锩媸且亩鳌!

耙亩鳎亢伲」雍芑崴敌Γ依贤纷恿滋熳雒味枷胍亩鳎褪乔钊说拿褪且圆欢裕俊

说着,把乌竹筒用力朝石头砸去。

管寒星欲阻无及,呼吸一窒,向后急弹。

竹筒碎裂,黑点飞迸,洒了一地。

管寒星连脸都青了。

奇怪,不见毒蜂飞起?

扒嘀窭先恕比尤ナ种兴橹衿诶锏溃骸盎奁依贤纷右晕鞘裁粗登亩鳎氩坏绞切┧婪渥印!

死蜂子?

管寒星回过了神,弹身掠了过去,一看,真的怔住了,石头上、石头边地上洒满了一大片黑毛蜂子,细腰虎头尖角,全身披满黑毛,每一只足有半寸长,看上去就十分恐怖,但都死了,没半只能动的。

这可是做梦也估不到的怪事,“九阴绝剑”花了三万两黄金从苗疆买来了这批特饲的“千蛊蜂,主要目的是对付“不见血”司徒明月,怎么会是些死蜂呢?怪不得这些死者在按动卡簧之后,不见有毒蜂飞出……

罢庠趺椿厥拢俊惫芎峭芽谖省

霸趺椿厥拢俊崩先朔次省

霸谙隆撬嫡庑┧婪渥印惫芎且幌蚩诔萘胬

俊逸洒脱,现在却变得很笨,非常之笨。

八婪渥泳褪撬婪渥樱庥惺裁聪∑妗!

袄舷壬勒馐鞘裁捶涿矗俊

耙胺洌寄芤谎劬涂吹贸隼础!

管寒星哑口无言,对这g老头子他又无法作任何判断。

霸悖≌獗市〔品⒉怀闪恕!崩贤纷佣辶硕褰拧

裁矗俊惫芎怯行┟悦!

拔依贤纷釉诳饣炝艘槐沧樱么醵鍪欠值们氤模饫锸恰旁率兰摇牡嘏蹋谒堑牡卮蟛匪懒苏饷炊嗳耍且欢ɑ嶙肪恳唬俏依贤纷影崖砬;崤В獠皇钦宜烂矗

命还是比钱重要,是非之地不可久留,还是趁早离开为妙广说着掉头便走。

管寒星的头脑忽然清醒过来,他要把事情弄个明白,堂堂白云堡少堡主“逍遥公子”绝对不能受人戏耍。

袄舷壬撸 彼崆嵋黄卦谕防铩

肮佑谢耙愿溃俊

安淮恚 

澳强次依峡上Р品⒉怀桑痛图父鼍魄俊

安⑽薏豢桑 

澳恰焕玻 

跋缺鸺ぃ舷壬降资撬俊

拔遥俊崩贤分噶酥缸约旱谋亲樱骸拔一鼓苁撬獬且桓隼匣旎欤帐裁炊家淹耍徊畹忝蛔錾焓执蠼导γ坊烊兆樱置挥缕系酢ぁぁ

袄舷壬墙耍俊惫芎乔卸狭硕苑降幕啊

暗比唬磺酌黄菝坏胤铰浣牛皇墙耸巧叮俊

霸谙乱览舷壬绰罚俊

肮樱倒耍廾傩盏睦匣旎臁!薄袄舷壬故撬凳祷暗暮茫俊惫芎堑目∶嬉押讼吕矗丝。雌鹄匆坏阋膊恍祝锲匆丫簧啤

拔依贤纷铀档拿话敫鲎质羌俚模 

袄舷壬仍谙碌米锩矗俊

芭叮≌狻窀摇⑵窀遥犹吹闷鹞依贤纷恿耍谷挥蒙狭说米锒帧S≌媸堑摹蓖芬蛔蝗还纸械溃骸拔业穆柩剑≌庀驴刹伊耍庖坏⒏椋こ岚蛞卜刹涣耍樱依贤纷拥拿桓憷玻 

管寒星转头望去,心头突然一紧,俊面也随之一变。

一顶红色轿子,由四名赤膊壮汉抬着,像一朵红云般飘来,轿后随着两名红衣女子,已经进人树荫之中。

糟老头子躲到树身之后,口里急念房:“阿弥陀佛,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保佑我老头子别被这婆娘逮到。”

也只眨眼工夫,轿子已到现场。

管寒星暗叫了一声:“霹雳夫人!”

芭ǚ蛉恕笔堑苯裎淞旨父鍪谷肆疾桓姨降男懊啪蘼室荒Ф砣拇蠊种兴拇蠊种祝溆嘁荒Ф砣鞔硪桓鋈耍问钦饷磁牛饔星铮灰錾掀渲腥魏我桓觯退闶堑棺懔税吮沧拥拿埂

管寒星现在断定糟老头子是江湖人物了,而且可能不是些次之辈,只是装疯卖傻而已,否则他不可能一眼便认出来的是四大怪之首的“霹雳夫人”而且还加以躲避。

轿子放落,四名轿夫退到轿后,双臂环胸、昂头,就像是四头没毛大狗熊。两名红衣女子站到轿门边,粗黑旷悍。如果不是因为衣着打扮,你绝对不敢承认她两个是女人,大小之别与四个大狗熊异曲同工。

澳祝夏锕龀隼矗 

声音从轿子里传出来,像平地起了个声焦雷,武功不济的定会震破耳膜,怎么说也不像是女人的声音。

管寒星打了一个震颤,并非由于“霹雳夫人”的霹雳之音,而是“莫三白”三个字。“通天神怪”的化身之一“青竹老人莫三白他没见过但耳熟能详,对方的青竹棍是标记,自己竟然没想到,实在是差劲。

澳祝慊垢叶阕牛俊庇质且簧酌

袄掀抛樱阍趺匆趸瓴簧ⅲ隙⒆盼遥俊

敖裉觳淮蚰悖斐隼矗 

怪人怪性,管寒星直想笑,但他不想招惹麻烦,所以忍住了不是。

扒嘀窭先恕毕裥『⒆幼龃砹耸屡录锇愦邮魃碇笤炝顺隼矗徊揭话ぃ仓蛔吡怂奈宀奖阃W×恕

澳啄慊故钦飧钡滦裕俊

叭饲睿话旆ǎ妓透趴底恿恕!

昂撸∥椅誓悖庑┨勺诺脑趺椿厥拢俊

安桓晌沂拢潜鹑俗龅摹!

八俊

耙桓鼋惺裁础患就矫髟碌男∽印!

班牛±夏镂胰鲜端庑“琢秤质撬俊彼傅氖恰板幸9印惫芎恰

鞍自票ど俦ぶ鳌幸9印芎牵 

肮芡频亩樱俊

安淮恚 

八闶且宦罚 

安淮恚 

管寒星可是一怔,“青竹老人”怎会这么顺当地承认自己跟他是一路?这老怪物是信口而应还是想玩什么把戏?

袄喜凰赖模慊拐婊岚徒嵊星惺频娜恕

叭饲钪径蹋话旆ǎ 

吧俜藕ǎ牛裉炖夏锲评蛔崮悖闳ヌ嫖野旒隆!

笆裁词拢俊啊鞍选搜藁ǚ绲睦掀岸锤遥 

管寒星心头又是一震,“人妖”崔花风是一魔二鬼三妖四大怪之中的“三妖”,是江湖上成了精的色魔,可以说是天怨人怒的巨邪,武功之高自不在话下,现在“霹雳夫人”竟然要“青竹老人”取他的脑袋,这真是骇人听闻的事。

袄掀抛樱狻闳衔野斓玫矫矗俊

胺前斓讲豢伞!

澳鞘俏裁矗俊

八飨防夏铮恪

管寒星实在忍不住“咕广地笑出了声,“霹雳夫人”的真面目他没看过,但凭声音就可以知道绝对高明不到哪里,论年纪当然也跟“青竹老人”差不了多少,居然说崔花风调戏她,简直是不可思议。

袄掀抛樱藁ǚ缡遣皇窍沽耍俊

八档模克撬刍购煤玫摹

八幌埂斓紫屡司酥忠膊换岬飨纺恪!

昂猛郏±喜凰赖模憔尤桓宜鹄夏铮裉煲遣徊鹕⒛愕墓峭贰碧锲坪蹙鸵宄鼋巫印

拔埂掀抛樱掀抛印薄扒嘀窭先恕绷∈旨迸牛。呵虮鹕沂撬底磐娴模惴愿赖奈衣砩暇桶欤梢藁ǚ绮鹕⑽艺饧负芾瞎峭罚艺饩腿ィ⌒木×θグ臁ぁぁ!北逨边转身播少,身躯还在发抖。

这外!一物有一克,“青竹老人”莫二白被称为‘通天怪物’,是人见人怕的人物;想不到他对“霹雳夫人”如此服帖,怕她怕成这样子。

这两个怪物之间是什么关系?

扒嘀窭先恕弊吡思覆接只毓砝础

袄掀抛樱矣芯浠巴怂怠

坝衅ǹ旆牛 

按藁ǚ缦嗟痹艋业剿⒉蝗菀祝钠岸每椿幔刹槐炔啥拐夏敲此车保悴荒芟尬沂奔洌 

翱梢裕 

盎褂小

澳阍趺凑庋尢纾克担 

罢庖坏惴浅V匾艺庖簧胫褡咏崃瞬唤庵担掷锬玫氖乔嘀窆鳎炖锕嗟氖侵褚肚啵掖朔フ掖藁ǚ纾扌拙臀#蠊呛苣蚜系模遣恍矣辛巳ち蕉蹋糜弥褚肚嗑婆菰诖筇匙永铮裨诼塘种校獾隳隳艽鹩γ矗俊彼坏档蒙酚薪槭拢颐成匣沽髀冻銎笈沃娴氖墙淮笫碌难印

袄喜凰赖模阋幌蛎螅运啦涣耍钦嬗姓庵质路⑸乙欢ㄕ漳愕幕白觯」芊判暮昧耍 

扒嘀窭先恕毖锍ざァ

管寒星望着那顶红艳艳的轿子,心里却不敢把这件事当笑话看,他在想:“以‘霹雳夫人’的能耐难道还对付不了‘人妖’崔花风而要假手‘青竹老人’?‘青竹老人’又为什么肯受她的支使?这批在武林中成了精成了怪的邪魔外道要是斗起来,定然会使天下大乱……”

像管寒星这等俊品人物,即使是男人也会忍不住要看他几眼,然而奇怪,轿边的两名红衣女子却始终望着前边连眼角都不曾扫他一下,是自惭形秽还是“霹雳夫人”的管教太严?

管寒星一向习惯了被看,是以现在觉得奇怪。

靶∽樱喜凰赖氖樟四悖俊苯巫永锓⒘嘶吧

拔睿 惫芎呛杂Γ詹拧扒嘀窭先恕背腥狭怂且宦罚衷谖薹ǚ袢希绻袢峡赡苡质锹榉场

袄喜凰赖南沽搜鄢Ч芎钦艘徽耆幻靼锥苑秸饩浠暗囊馑肌

照理,像管寒星这种资质人才,如果能收归门下该是很难得的缘分,而管寒星是武林世家之子,是不是肯投门还是问题,“霹雳夫人”竟然说“青竹老人”收他是瞎了眼,这句话的确耐人寻味。

管寒星微笑不言,保持了极佳的风度。

澳愀就矫髟率呛门笥眩俊

笆堑模 绷礁鲎止芎腔卮鸬煤芴谷弧

八彩窍沽搜郏 

管寒星室住了,一脸的惊愕。

袄锨氨菜嫡饣笆鞘裁匆馑迹俊

白撸 薄芭ǚ蛉恕毕匀徊辉敢饣卮穑铝钌下贰

四名大狗熊般的轿夫立即就位,平平稳稳地把轿子放上肩头,如行云而去,两名红衣女子跟在轿后身法若流水。

红云飘进艳阳中,然后消失于官道。

管寒星皱着眉头木立当场,他似乎在深思一个问题。

另一片红云从反方向飘来,管寒星立即惊觉,转身一看,登时舒开了眉头,脸上绽出了令人着迷的笑花。

红云飘到,停住。

是一个健美烟娜的红衣劲装少女,披着红色斗篷,骑在一匹枣骡马上,再加上红色的鞍辔,变成了耀眼的红。

红代表火,这少女就像一团火。

肮芄樱 鄙倥铝寺恚痔崛砥け蕖

霸а旃媚铮 惫芎切γ嫦嘤

这火一般的凤凰是古月世家的千金胡驾营,外号就叫“火凤凰”,在开封一带是无人不知的人物,刁蛮任性,谁见了都会喜欢她,也可以说是一朵带刺的玫瑰,如果妄想攀折,定会被刺得皮破血流。

罢庠趺椿厥拢俊焙芡拍切┧朗

胺⑸艘坏阈〕逋弧!

澳闵钡模俊

霸谙旅欢郑 

八以诖说厣比耍训啦恢牢壹宜⒌墓婢兀俊焙盥畹牧记塘似鹄矗欢院谡渲樗频难劬Φ鞘钡纱螅纠淳屯涞淖旖抢酶洹

坝媚镉Ω每吹贸隼矗 

胡鸳鸯挪步上前仔细看了看。

昂砉鼙磺卸希餮欢啵撬就矫髟拢俊

安淮恚 

拔紊比耍俊

管寒星从容地把经过情形说了一遍,“青竹老人”和“霹雳夫人”的一段则避而不谈,他是有意如此的。

扒Ч品洌芬淮翁剑斓紫戮尤挥姓庵执醵镜亩鳎裁炊汲闪怂婪淠兀俊焙а熳拍抗鈉“在下想之不出。”

八就矫髟氯四兀俊

八涤写笫乱欤茸吡恕!

八惺裁创笫乱欤俊

安恢溃挥兴担幌蚨览炊劳幌不侗鹑烁稍に男卸!

澳忝鞘侵两缓糜眩

岸裕焕狻!

班牛∪绻以缋匆徊健焙鹪Ф辶硕逍÷ィ骸拔业酱φ宜炊即砉恕!狈廴舷殖隽税蒙ブ

八罱癫皇厣帷

拔裁矗俊

霸谙孪搿喟胧俏伺耍谙抡嫖P模某鸺姨啵绱耸Щ曷淦牵苋菀妆蝗恕ぃぁ

澳闼档呐耸侵浮呋ü鳌衲羌耍俊

坝Ω檬浅А昂撸 焙苡煅馈

霸谙抡嫦氩煌福芄媚锊琶菜錾硎兰遥运挂郧囗恢么酰佬乃厝ハ不兑桓隼绰凡幻鞯呐耍谙挛汇挂参媚锉稻涫翟诨埃谙乱幌蜓酃獠坏停杂诠媚铩彼πχ棺 

八岷蠡冢俪Ш钣湫α艘簧焐娜砥け蕹罩幸换樱炱鹆艘簧舯矸稍旧下恚偌济凰怠

佛律律长嘶声中,红云又飘去。

昂а欤阈睦镏挥兴就矫髟拢谷欢晕姨锰谩幸9印恍家还耍苡幸惶煳一崮笞∧阏庵换鸱锘耍趺赐婢驮趺赐妗!

自语完之后他也走了。

日头已经西偏,余威犹烈。

宽阔的马道已完全瘫痪。

马道上没有马,但有一个人,一个身披皮裘的怪人,他,正是闪电杀手“不见血”司徒明月,不知寒暑的人。

马道尽头是一座巍峨的巨堡——胡家堡。

由于阳光反射的关系,堡楼上“古月世家”四个斗大的金字牌匾泛出耀眼的金光,大老远便可以看到。

胡家堡一向通称为“古月世家”,在关洛一带,与“四绝山庄”和“白云堡”鼎足而三,说是中原武林的三大家门也不为过,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现在有了三虎,是以三大势力之间早就存在着争斗的暗潮,只是还没到表面的白热化的程度,主要的原因是“四绝山庄”比较保守,抱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多少发生了些制衡的作用。

你不犯人却难保别人不犯你,除非人有强硬的本钱,“四绝山庄”便有这一套本钱,是以产生了制衡作用。

本钱可以抵挡明争,却无法阻止野心者的暗斗。

古月世家和白云堡都是有野心的,所以暗斗难免。

白云堡主管彤云,号称“金剑无敌”,少堡主便是名列当今十名青年高手的“逍遥公子”管寒星。

古月世家老主人已经谢世,继承的是独生子胡天汉,是为第三代主人,也就是胡骂骂的胞兄,为人残狠机诈并具野心。

司徒明月来到了堡门之外。

堡门是敞开的,四名雄赳赳的带剑武士分立两侧。

笆裁慈耍俊彼奈涫恐淮蟛缴锨昂任省

八就矫髟拢 崩浔幕卮稹

另一名武士脱口道:“闪电杀手!”

问话的武士神色乍变,下意识地手摸剑柄,可能觉得不妥,手又放了下来。

笆恰懦啤患乃就酱笙溃鄙粑⒍丁

安淮恚 

扒胛屎问拢俊

扒蠹蟊ぶ魅恕!

扒肷院颍菪〉耐ㄙ鳎 

那名武士转身奔了进去。

司徒明月侧过身面向堡外旷野,挺立在炎阳下。

三名武士偷视着司徒明月的侧影低声交谈。

罢庵盅廊说奶炱┢づ郏蝗龋俊

鞍顺墒钦辛撕 

疤邓募救绱耍俊

疤焐治铮 

氨鹜怂巧恋缟薄

靶辏 苯サ奈涫靠赡芤丫嘶埃殖隼凑驹谠弧

金碧辉煌的大厅里。

一个身着锦绣长衫的贵公子型人物正与一个尖脸削腮留着口须的黑衫老者在谈话,双方神色都很凝重。

这贵公子正是胡天汉,年未到三十便已于承父业当了煌赫有名的“古月世家”的主人。黑衫老者是他供奉的客卿“玄狐”武宏。

靶隆保巳缙浜牛浅闪司昧说赖睦虾辏宰拥墓碇饕猓欢亲拥幕邓谥性淞种惺窍嗟绷钊送吠吹娜宋铮腥橇怂闼愕沽税吮沧用梗庵秩宋镉牒旌合啻ψ允侨缬愕盟鲋飨嗟靡嬲谩

拔淅希庋瞿苁顾就矫髟挛颐撬妹矗俊焙旌旱拿纪方艟墼谝黄稹

罢庖焱迹荒懿僦保就矫髟吕浒脸尚裕晕抻嘧樱庵秩思鸭菰Α!蔽浜晔帜沓祝棵⒘痢

翱墒恰焙旌汉鋈皇婷甲髁艘桓龉铋俚男Α

氨ぶ飨氲搅耸裁矗俊

拔蚁搿谋渲饕猓 

凹搅肆裰螅液鋈豢刂撇蛔∽约海呋ü鳌挥斜赵滦呋ㄖ玻憧白鳌旁率兰摇呐魅耍仗熘驴峙略倌颜业降诙觯浴

袄戏蛞晕豢伞!蔽浜瓴患偎妓鞯丶右苑炊浴

拔裁矗俊

疤嗬碛桑 

扒胨担俊

暗谝唬袷歉鐾馊崮诟盏呐樱氖撬就矫髟拢幢乜弦蚋还蠖颖ぶ鳌5诙某錾砝绰坊故且桓雒眨挡欢ㄓ幸庀氩坏降谋尘埃ぶ髂训烂幌氲剿锸且桓霾换嵛涔Φ钠胀ㄅ耍纳硎植⒎欠悍海俊

班牛〉谌兀俊焙旌旱男σ庀Я恕

暗谌颐强刂扑姆绞剑荒芩闶侨ㄒ酥疲驯V型静换岱⑸浠5谒模ぶ髡饷匆蛔龅扔谧员┢涠蹋靼谧鸥嫠呷耸且幌钣屑苹脑つ薄

盎褂械谖迕矗俊焙旌旱牧成鹆吮浠

坝校钪匾囊坏悖退阄颐遣辉袢魏问侄危沽癯晌兰业呐魅耍就矫髟戮桓市荩颐堑某跻馔缫桓鲎阋灾纱笫碌母呤郑炊圃炝艘桓隹膳碌牡腥耍植恍叶怂硕右岳玫幕埃蠊绾危俊

胡天汉沉着脸站了起来,低头踱步。

就在此刻,一个中年文士装束的匆匆来到厅门之外。

氨ぶ鳎 

芭叮⊥雷芄埽裁词拢俊焙旌禾废蛎拧

案崭胀饷娲袄矗就矫髟虑蠹ぶ鳎 

八就矫髟拢挡懿俨懿倬偷剑趺椿崂戳耍俊焙旌毫成蟊洌骸八裁词乱颈ぶ鳎俊

安恢溃 

拔淅希慈绾危俊焙旌鹤吠蛭浜辍

武宏缓缓起身,显得相当沉稳。

跋惹胨矗拭骼匆庠僮鞔蛩恪!

叭绻俏恕

安豢赡埽馐孪嗟泵孛埽豢赡苤溃挡欢ㄓ斜鸬氖拢 

巴蛞灰堑幕埃铱从诖唷焙旌旱难劾锓撼隽丝膳碌纳被

靶蔽浜暌∫⊥罚⊥返亩饕彩腔郝模α诵θ缓蟛诺溃骸氨ぶ鳎庥Ω貌皇悄愕谋疽庖膊皇悄闫绞贝κ碌姆ㄔ颍灰蛭桓雠嗽谛耐返谋握隙跋炝四愕拇厦鞑胖牵磺卸家源缶治兀旁率兰摇窨申萑丝谑担砍粢桓鏊就矫髟虏荒眩跋毂闵钤读耍戏蛎杀ぶ骱癜桓也恢毖砸猿隆!

胡天汉深深点头。

拔淅希沂芙塘耍 弊酚值溃骸巴雷芄埽闳デ肟腿私矗潮闾揭幌驴诜纾萌眯睦镉懈鍪!

笆枪憔幼芄芄硗讼隆

拔淅希缡嵌苑秸媸俏四桥酥露矗迷趺从Ω叮俊焙旌夯故欠挪幌隆靶呋ü鳌氖裾獾凳隆

耙桓欧袢希 

耙嵌苑接衅揪菽兀俊

罢狻衫戏蚶从Ω叮 

拔送蛞黄鸺灰鞣蓝槐傅陌才牛俊

罢狻蔽浜晟α松ν罚骸昂茫±戏蛘饩腿グ才牛ぶ骺词掠κ拢芡圃蛲疲芡显蛲稀!彼低辏觳酱犹笞吡顺鋈ァ

胡天汉又开始踱步。

踱步是表示心里不平静,同时也是思考和消除紧张的好方法。现在胡天汉是既不平静又紧张,他安排钓取司徒明月是主动,而司徒明月突然来访,破坏了预定的步骤,使他由主动变成了被动,一向深沉的他也不由得紧张。又由于私念的滋生,与自己的计划起了冲突,形成了自我的矛盾,又焉能平静?

工心计的人,是世界上最苦恼的人,因为他只要“得”而不愿意“失”,无时无刻不在谋算,睡里梦里都不会安宁,表面上他事事应付自如、着着抢先,实底里他完全为利欲二字所控制,一切以自我为中心,却失去了自我。

踱步时停时止,眉头也时经时舒。

八就酱笙赖剑 碧庀炱鹜雷芄艿纳簟

扒耄 笨谒登耄艘巡匠鎏拧

司徒明月在距阶沿五步的院地中立定不动。

胡天汉堆下一脸笑,降阶而迎,表示他的风度。

八就酱笙溃醚觯в 鄙钌畋

安桓夜闼就矫髟禄估瘢擞肷舳己芾洹

按蠹莶凰俟饬伲媸古罡锷裕 

案拥牟桓遥 

屠总管侧在一边,对胡天汉微微摇头,这表示他对司徒明月的来意并没探出端倪,胡天汉只微瞥了一眼。

扒氲教镒 焙旌翰嗌硭嗫汀

霸谙驴床槐亓耍 

司徒明月的回答使胡天汉大感意外。

八就酱笙来死从泻沃附蹋俊

跋蚝ぶ髑虢桃患隆!

昂尾坏教锓畈柙偬福俊

霸诖说鼐涂梢粤恕!闭饩褪撬就矫髟碌睦浒梁凸讨粗Γ战婢兀仁敲骼锇荼ぃ还芾匆馐鞘裁矗抻胁蛔恚馐抢窠蹋裨虮闾飨缘乇硎玖说幸狻

胡天汉当然已经感觉到气氛不对,但他笑态未改。

凹热蝗绱耍蔷颓胫附蹋俊

氨ぶ魅鲜度昵胺獾锻顺鼋籽嘣粕竦瘛胄ヌ炱肜嫌⑿郯桑俊

暗比唬〉比唬∑肜嫌⑿凼乔畛绨莸娜恕!

胡天汉口里应着,他一直以为司徒明月是为了“羞花公主’柳漱玉而来,心里一直七上八下,现在一听不是,当然乐了。

捌肜嫌⑿凼窃谙峦曛弧!

芭叮∧训茫训茫 

翱墒瞧肜嫌⑿垡患野丝谝言饬嗣鹈挪一觥!

坝姓獾仁拢俊焙旌捍蟊碚鹁

霸谙麓死淳褪且胛恃雌朊诺囊蛴桑 

罢狻趸嶂溃俊焙旌壕担骸叭绻皇撬就酱罂煜衷谒党隼矗共恢婪⑸苏庾沂隆!

氨ぶ饔Ω弥拦闼就矫髟峦鲁龅淖直涑闪吮兑弧霸趺此担俊焙旌旱牧成淞恕

耙蛭资志褪枪蟊さ纳笔帧!

屠总管不自禁地:“啊!”出了声。

胡天汉的脸色泛了青,但仍保持镇定。

八就酱蠡锼嫡饣氨赜懈荩俊

暗比唬 

扒逅担俊

肮旁率兰一垦耸溲笔郑卸闭绽擅妫廴思堑恼婷婺浚庖丫枪拿孛堋!

八就酱笙朗撬敌资稚比耸币彩敲闪嗣娴模俊焙旌旱牧称ぷ犹思赶隆

耙坏悴淮恚 

盎岵换崾俏蠡幔俊

熬俏蠡帷!

敖舷不睹擅娴谋缺冉允牵⒉荒芫菀匀隙ā

霸谙掠兄苯又ぞ荩 

爸苯又ぞ荩俊焙旌旱牧成直淞艘淮巍

岸怨闼揪杳髟碌哪抗庖脖涑闪说丁

房总管的脸色并不比胡天汉好看;心头也深深皱了起来,怀疑的目光不断在他的主子和司徒明月脸上运巡。

扒氤鍪局ぞ荩俊

司徒明月把手伸进泡襟里,但没立刻抽出来,冷森森地道:“贵堡的十大杀手每人身上都有一面特制的金牌,而且都编了号,很不幸,惨案现场遗留了一具蒙面人的死尸,死者身上有号牌,编号是第九……”

熬藕牛俊焙旌和芽诰小

安淮恚藕派笔郑 彼就矫髟碌氖殖榱顺隼矗礁竿非艘幻媪酱绯た淼幕瞥纬闻谱恿料蚝旌骸

大白天,近在飓尺,牌子上的图纹数字极为清晰。

胡天汉的额头上渗出了汗珠,当然不是因为天热。

屠总管栗声道:“不可能!”

司徒明月森冷如刀的目光朝他一扫,没有说话。

胡天汉一挥手道:“马上去查个明白!”

屠总管应了一声:“是!”立即奔离。

安豢赡埽 焙旌核盗送痪浠啊

疤と缟剑尾豢赡埽俊

氨颈ふ馐蟮茏佑汕鬃灾富樱坏诙四芏运侨魏我蝗讼麓镄卸睢F浯危肜嫌⑿凼侵性郎媳妒茏鸪绲娜宋铮艘逊獾断词郑氡颈び治薰冢梢运得蝗魏蜗率值睦碛伞T倨浯危云肜嫌⑿鄹缸拥哪苣停玖夹乃担藕诺茏踊构徊簧闲行椎淖矢瘛!

熬藕胖皇且攀⒉恢っ餍资纸鏊蝗恕!

啊绻嗳诵卸悴换嵊幸攀!

昂苣阉担蝗酥赖背∈鞘裁辞榭觥!

八就酱笙啦恍徘慕馐停俊

霸谙轮幌嘈胖ぞ荩 

澳撬就酱笙赖囊馑肌

拔肜嫌⑿厶只毓馈!

叭绾翁址ǎ俊焙旌旱拿嫫ぴ俅味抖

耙匝寡 

岸韵竽兀俊

爸髂敝耍 

八就酱笙赖囊馑际侵盖俊

叭绻ぶ鞲页腥系幕埃 

肮焙旌和蝗豢裥ζ鹄矗镁貌帕沧⌒ι溃骸八就矫髟拢冶た刹皇侨稳苏叛牢枳Φ牡胤剑旁率兰业纳膊蝗萸嵛辏颈ぶ飨衷谥V厣鳎瓷婕罢饧福挪恍庞赡恪!

安恍殴闼就矫髟露先换卮稹

胡天汉眼里已陡露杀机。

司徒明月还是那么冷沉,真的就像是寒冬夜月,一团冷,除了冷还是冷,任何接触的人都会感受到那份森寒。

肮毙ιΓ桓龊谏览险叽犹挪匠觯陆字鼻髟旱兀就矫髟鹿肮笆郑骸八就酱笙溃梦糯竺缋坠岫袢盏谜胺绮桑媸侨行遥 

安桓仪虢獭

袄戏蛭浜辏 

叭顺啤模俊

罢牵 

霸谙乱簿醚觥!彼就矫髟侣砸槐

案崭胀雷芄芤丫岳戏蛩盗耸虑榈囊蛴桑 毙θ菀涣玻鞒霰咧矗骸捌肜嫌⑿勰耸侵性淞值奶┥奖倍罚氩坏骄刮ば∷耍涞篮未妫坷戏蚣次淞忠慌桑恍涫郑囊呙啾∥肜咸只毓馈!彼档每犊ぐ骸

拔浯笙涝诒だ锸鞘裁瓷矸郑俊彼就矫髟虏晃

翱腿耍 

靶幔 

拔淅希槊靼琢嗣挥校俊焙旌撼辽⑽省

安槊靼琢耍 蔽浜晟钌畹阃贰

霸跹俊焙旌核破炔患按老挛摹

霸栽呒藁觯有呢喜夤慊胺娑倭硕伲抗庖苹厮就矫髟铝成希骸坝腥嗣氨颈さ茏有行祝有氖翟诙穸荆藕诺茏尤嗽诒ぶ校就酱笙狼肟凑飧觥彼底牛幻嫱慕鹋频萘斯ィ值溃骸扒氡榷砸幌拢 

司徒明月倒是心头暗震,但表面上冷寂如故,接过金牌比对,一样轻重,一样大小,同样是九号,同样的图纹,根本就分不出真假,是一个模子锤铸出来的,他怔住了,就是要造伪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造出来,何况本人还在堡中?

叭绾危俊蔽浜晔菹鞯睦狭成嫌指〕鲂θ荨

罢嫖蹦妫 

扒胗衫戏蛞皇樱俊

司徒明月把两面金牌交给“玄狐”武宏。

武宏拿在手里反复细看,老脸又变为凝重,好半晌才“喧!”了一声道:“这是处心积虑的阴谋,果然是真伪难辨,堡主请看Z”顺手递过。

胡天汉接过手,仔细看了看,挫了挫牙道:“这是针对古月世家的阴谋,卑鄙而恶毒,本堡主誓要追查到底。”

司徒明月竭力保持冷静,他在想——难道真的有人以这种手段嫁祸为古月世家制造敌人?

一向与“古月世家”争雄长短而暗斗的是“白云堡”和“四绝山庄”,这一庄一堡之中到底是哪一家的杰作?

还有第三者么?

新崛起的“金剑帮”野心极大,有可能么?

他随即报到了与自己情同手足的“逍遥公子”管寒星,管寒星是“白云堡”少堡主,他知道自己跟“燕云神雕”齐啸天是忘年之交,如果“白云堡”要做这种事,他一定会阻止,阻止不了也会透露风声,所以“白云堡”的可能性不大。“四绝山庄”

作风比较保守,也不可能采取这种激烈的手段,反而是‘’金剑帮”的可能性较大……

八就酱笙溃衷谀阆嘈帕嗣矗俊焙旌嚎凇

霸菔毕嘈牛 彼就矫髟旅焕碛稍偌岢帧

耙馑际侨匀淮嬉桑俊

安淮恚谙禄峋×Σ楦鏊涫觥!

袄戏蛴懈鼋ㄒ楣阄浜瓴迳峡凇

拔睿 彼就矫髟露哉庵焕虾暌幌蛴∠蟛患选

叭绻就酱笙涝敢飧ぶ骱献鳎餐玖θゲ檎庾福嘈疟乜稍诙淌奔渲谧喙Γ 彼底牛撕旌阂谎郏窃揪图苹缢就矫髟挛肮旁率兰摇彼茫衷谡钦∷暮没幔也蛔藕奂!

拔淅现哉锨猓 焙旌毫⒓窗锴弧

岸粤耍 蔽浜暧纸由匣埃骸傲钍Α蚴倮先恕蹦暝岳戏蛱乇鹎囗谖涔ι嫌兴傅悖上А

扒氡鹪偬嵯仁Φ蹦辍!彼就矫髟伦钐盅崆裳粤钌姨捉磺椋彼膊辉敢庵靥嵛羰拢雌鹦耐芬蕖

靶蔽浜昀狭成嫌行┶ㄚǖ夭缓靡馑迹虾昃褂胫诓煌馍袂橹灰幌旨匆煽纫簧谑喂ァ

八就酱笙溃淅系慕ㄒ槿绾危俊焙旌航庸啊

霸谙禄峒右钥悸牵 

昂芎茫蠡嵋严萸跃≈魅酥辏搿!

话只说了一半,却被匆匆奔来的屠总管打断了。

捌糍鞅ぶ鳎胁凰僦痛潮ぃ 

安凰僦停裁蠢绰罚俊

袄绰凡幻鳎拿竺攀匚廊坏愕埂

五个装束诡异的人已从穿堂进入院地。

胡天汉脸色倏沉。

五个不速之客为首的是一个面目狰狞的红发老者,胡子也是红的,葛布短衫掖在腰间,赤足芒鞋,腰带上吊着一串小红葫芦约莫有七八个之多,他身后是四名黑衣汉子,腰间也各吊着小红葫芦,一至三个不等。

吧窕鸾掏剑 焙旌耗成怠

跋氩坏健窕鸾獭怕视种叵纸朔缱骼耍 蔽浜甑氖萘骋哺娲蟊洌柯逗ⅲ苁估虾旰д鸬挠Ω貌欢唷

司徒明月冷寂的脸色也变了,不是骇色而是恐怖的杀机。

吧窕鸾獭笔且桓錾衩囟植赖慕呕Вㄉ糜酶髦制婀疃纠钡幕鹌鳎昵按莼倭巳趟拿盼灏铮疗鹆酥性淞值难晷确纾灾良て鹞淞止撸晌宕竺排沙雒妫逯浚钡犯媒烫猩矫艹灿枰猿穑就矫髟碌氖Ω浮巴蚴倮先恕北闶窃谀且淮挝淞挚涨案呤值男卸杏肷窕鸾讨髻赏龅模潞笤谙殖×⒈恰

想不到十年后遗孽又重现江湖。

旧雨楼扫校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