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十七

“通!”一颗掷弹筒弹落在街心,一片杀声随即从四围响起。杀声过后,忽儿一片寂静。稍停,村南“啪”的一枪,子溜子“刷”地从村子上空划过,象回应似的村北也是一枪,子溜子义向南飞去。全村的鸡叫顿时煞住,一息皆无。天已大亮。下一刻,杀声又起,鬼子、“白脖”挺着枪,弓着背,杀进街里来了。

从梦里惊醒的老百姓,抓衣服,藏东西,把孩子搂在怀里,预备着抵挡一场骇人的灾祸……

在地底下,部队分聚在四个出口上,象四条蛰伏的活龙,隔着八尺厚土,一个个息气凝神,等待着春雷的发动。

韩家大院斜对过,有一盘碾子,碾盘底下,目下正有几对眼睛,从暗枪眼里炯炯地扫视着大街。由这儿通过去,在一家榆司①门台阶底下,通讯员杨小根牵着一根绳子,蹲在那里。绳子那头拴着一个二号盆大小的地雷,埋在街心。他从砖缝里朝外望着,每想到一场大热闹就将从他这儿开头,便禁不住默默地发笑。一有敌人的腿脚在他眼界里晃悠,他的手就情不自禁地发颜起来……

敌人已经上房。“保长”、“联络员”都给抓来了,一伙“白脖”拥着他们,砸开了韩家大院的大门,接着便有些当伕的慌乱地进进出出。村里一片鸡飞狗叫,夹杂着吆喝和哭泣的声音。

然而,碾盘跟前许久不见有鬼子露面。在远处一十字街那里,飞尘滚滚,人马翻腾,杂乱而且吵闹,钱云清越看越觉不对劲,心上猛地发起凉来,“莫非鬼子的主力集中在东头了?”

果然,东地道口上的部队来人报告:鬼子不但占了小学校,还控制了周围的平房,有一翼恰好堵住了他们的出口,一探头就会给敌人发觉的,眼下根本没法儿出击。正说着,南口上县大队也来人说,鬼子把他们的院子占了,部队出不去,要求转到北口上来。

区队长说声:“先不要动!”急钻到东口和南口去看,形势的确在坏下去,敌人一反往常的规律,把主力扎在东头,围着十字街下了卡子,并已开始把老百姓往那里赶。看样子,韩家大院顶多是个“白脖”的指挥部,鬼子的指挥部却设在小学校里了,而“会场”显然选在了十字街。东、南两口本是卡着小学校布置的,不想都给压在地道里出不来。西、北两口的部队虽然可以出入,但够不着鬼子的主力,只能解决一些“白脖”。倘或贸然发起战斗,一时打不中敌人要害,倒让鬼子反扑过来,胜利就没有希望,弄不好,还要吃亏。——形势是很严重的!

“夸夸夸夸……”二阵马蹄响,由西而东,顺大街来了一队骑兵,上边坐着一色三十几个鬼子。在路过碾盘跟前时,杨小根攥着绳子问:“拉不拉?”

钱云清咬着牙一甩手说:“等等儿!”

“哎呀,老钟叔!”小嘎子在碾盘下的了望孔里几乎喊出来了。大家急看,果然,在骑兵后尾上,用绳子拴着三个人,都倒剪着双手,蓬头垢面,破衣烂裳,走在最后的那个暴圆眼,蓬蓬胡子,紫堂堂一张大脸的,正是钟亮。小嘎子连他的“张嘴灯”都举起来了,可是,唉!地雷还没有响啊!

① 冀中地区流行的一种门的式样。

时间是不饶人的。拖得越久,战斗的危险性也就越大,敌人也不是死的啊!

“妈的!”钱云清抱着两手,一张一拳地倒替攥着,严峻的脸上,竟是汗津津的了:“把敌人扰乱一下才好,想法把鬼子调到西边来……”

“是啊!能把敌人吸引到两个制高点上去,给东、南两个口闪个空儿,也好办了。”石政委回应说。

小嘎子猛地从枪眼那里回过头来,他刚刚吐着小舌头,对着韩家大院观察过。他想了些什么呢?奇怪的是,钱云清和石一鸣也同时转向了他。然而,他们只匆匆地把他凝视了一下,便长出一口气,又回过头去,仿佛刚才萌芽的一个念头,给他们回绝了。

“派三四个人从西口上出去,逗他一下……”区队长自语似他说。然而,料想敌人对村子一定封锁得很紧,恐怕钻不出去。就在村里逗他两枪呢,又要冒在兵力展开之前暴露地道的危险,也感到不大妥帖。

“让我去试巴试巴行吗?”小嘎子实在忍不住,突然举着他那挂“柳条鞭”开口了,“我把这挂鞭想法在韩家大院弄响,准定能把敌人引过一股子来!”

“好哇!”石一鸣政委说,“可韩家大院你怎么进得去呢?”

一这我倒想好了,先在近处找些鸡蛋,就说是给‘太君’送的,准能混进去。”

几个首长脸上都泛起了喜色,以小嘎子的机智和胆量,很有可能成功。

“可是,”区队长又问,“要是被敌人发觉了呢?”

“那你们再想办法呀!总不能放着鬼子不打,看着老钟叔不救啊!”

“不,我是说,你怎么跑回来呢?”

“这——”小嘎子眨眯着眼一笑,“那就得看事做事啦!反正我得往回跑。——咳,只管打你们的,不用管我!”他说得很激动,很严肃,甚至把小拳头激烈地挥了两挥。

地道里一阵寂静。墙上小土龛儿里的油灯,忽幽忽幽地闪着红光,红光射在小嘎子脸上,两颗乌黑晶亮的大眼珠闪动着,那是一股灵敏而又庄严的神情。一霎间,大家想到了他的过去,同时也就相信了他。区队长和石政委的眼光终于碰在一块儿了,彼此会心地点了一下头。

“张嘎子,”钱区队长庄严地开口了,可他竟不自觉地牵过他的小手,紧握在自己的大手里,“你好好听着:我们批准你去。你,是个勇敢的孩子。

你很聪明,很灵活……好!就去完成这个光荣的任务吧!”很明显,他要说的话是很多的,却猛地就这样光秃秃打住了。小嘎子只觉他的手给握得很温暖,很有力。于是,他打个立正,响亮地应声:“是!”回头往外就钻。可是,他突然又翻了回来,把“张嘴灯”摘下来朝区队长一递说:“把这个先交给你——可是,还有我三天啊!”见区队长点了头,才把身子一旋,钻出地道去了。

钱区队长一直目送着他,直到看不见了,才忙又派了三个战士,从西口上钻出地道,预备万一用得着时,在韩家大院墙外扰乱敌人一下,好给小嘎子一些保护和策应。接着就传下命令,让各口子上的部队做好出击准备……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