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十六

第二天,城里和各据点的鬼子、“白脖”,纠集了所有的汽车洋马,天不亮合击了吞虎口,他们杀气腾腾,成声威势,一下烧了六十多间房子,把捉起来的群众,立地杀掉一半,临了把斋藤的死尸用白布缠起来,装进汽车,运回城里。第三天,又合击了杨家府,肥田一郎亲自用洋刀劈了“保长”,把一对六十多岁的老夫妇,锁在屋里,用毒瓦斯熏死了。第四天,合击了万佛堂,绑走四个妇女,抢走粮食七大车,有一个过路小贩,给捆在树上,唆使洋狗活活把肠子扯了出来。临走,又砸了二十八口饭锅……

战士们听着这些消息,恨得擦掌抡拳,牙咬得格嘣嘣乱响。可钱云清却皱着眉,不动声色。他只是仔细地听着,细心地记着,把敌人的出动时间,人员武器,来踪去迹……一桩桩,一件件,问了又问,查了又查。有时候他对着油灯出神,两眼呆呆地竟至二十分钟不动。三四天来,他不着凤,不害热,没灾役病,却忽然瘦了下来,连眼窝都塌成个酒盅儿了。然而,这几天部队就一直围着城圈跳来跳去,没有离开十里以外。敌人的大队人马,常常就在鼻子底下往来磨游。可区队长总是盘算着,推测着,搜寻着,有时一头一头地出汗,却仍然不动声色。但他对宿营的秘密性要求得严极了,发响的脚步,轻轻的谈话,都会使他上火的。小嘎子每天都是头明就派出去,天黑大后,才许回来,害得他饿得受不住,真的要起饭来了。

第五天,情况出现新变化,敌人不再进行合击,每据点各管一片,转为“清剿”了。城里的敌人也分成许多小股,把汽车洋马留在家里,四出杀人放火,狠索穷搜,猖狂地残害群众。

听到这些,钱云清情绪一振,脸上陡然又起了一个变化:仿佛轻松了,也仿佛更紧张了。当夜,侦察员们又各各带下一批信去,不过,这次他们出动的距离校近,而任务都极秘密。第六天,敌人仍然小股“清剿”,不见大的变化。这天夜晚,突然,石一鸣政委回来了,过不久,县大队长陆培忠也到了。原来他们带的部队早已靠拢,就在附近。而特别使小嘎子奇怪的是:

有两个侦察员忽然扛了一挺捷克式轻机枪来,还带着三百发子弹。区队长和石政委看了看,便交给了大个李。过后小嘎子才知道,敢情这是从一处“白脖”那儿借来的,使用两天,还得送回去呢。

“这回可是要攻城吧?”小嘎子快乐地猜测着。

罗金保是最后一个回来的。他满头大汗,很是紧张,一路小跑就钻进屋子来了:

“区队长!鬼子明天包围鬼不灵!说是要搞什么‘反共誓约’,还要挑(tiǎo)一批‘差犯’,肥田可能亲自去。”

“确实吗?”那样沉静的钱云清,一下子就把袖子捋起来了。

“‘那个人’说,确实!”

“挑‘差犯’?有没有老钟叔?”小嘎子急着问。

“那可没听见说……”

区队长眼睛左右两闪,把拳头攥紧一晃,好象抓住了什么似的:“老石,怎么样?下决心吧?”政委还没有回答,他忽地回头向众人道,“去去去!

先都出去待会儿!”把侦察员、通信员和战士们,都撵出来了。屋里只剩下区队长、石政委和陆大队长他们三个。

小嘎子多么想听一听啊!“包围鬼不灵!”“要挑一批‘差犯’!”“哎呀,玉英也在鬼不灵呢!”这将产生什么结果,又如何收场呢?他在院子里站着,抬眼四望,天黑黑的,只有屋里的灯光,隔着一层纸照得通明,几个巨大的身影,无声的映在窗上,时时神秘而又滑稽地动一动臂或张一张嘴。

小嘎子吐着小舌头,把嘴唇舔了几舔,他多么想去偷听啊!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呢?

可是,他不敢靠近那个窗户,他知道这是军事秘密,关系着战斗的成败,也关系着老钟叔的命运,以至全体同志的生命,不是轻易闹着玩儿的。他转眼再瞧,南屋的一个小房间里,灯光也很明,而且有老罗叔的影子映在窗上。小嘎子心里一动:“要不,去听听他们!”

他静悄悄来到那个窗根,把窗纸舔了个窟窿,瞄着眼一瞧,喝,有六七个人哩:老罗叔、大个李、通讯员杨小根,以及几个平常顶受人敬重的人。

就听大个李隆隆地响着膛音儿说:

“……这一次,战斗必然打得大,鬼子也一定多。我保证带领我的副射手,把两挺机关枪使用好,掩护同志们顺利地冲上去,好好收拾一下他狗日的!”

“噢,”小嘎子明白了,“他们在这儿也讨论打仗呢!”

心里不由得有些上火,便闯闯几步,一边往里闯,一边喊叫道:“好哇!

你们在这儿商量打仗,也不叫我一声儿!

叫我白在院里愣了半天!”说着,就挑开帘子,往人群里挤着,要占块地方坐。

“哎,小嘎子!我们这是党员们开会呢,你要干什么?”

“党员会怎么样?我就是参加党员会来啦!”小嘎子理直气壮地仍往里挤。

“你不是党员,干嘛要参加党员会?”

“我不是党员?”这可是新闻!小嘎子翻着眼睛,更火了:“我当了这么多日子八路军,倒不是党员?”

一屋子人“哄”地都笑起来,罗金保赶忙给他解释,说当八路并不等于入了党,要想做党员,还得具备好入党条件,履行了必要的手续才行哩。起先,小嘎子仍然以为大家在耍笑他,后来见大家的确严肃认真,才相信下来。可是,这使他颓丧极了,原来他跟这些人还不一样,这些人比他多着好多“条件”呢。他一向以为自己就是共产党员,如今看来,敢情还差着一步哪。突然间,他想起了以前区队长一次次的谈活,要有解放全人类的意志,才够得上真正的革命战士哩!做党员?不行啊,还必须做更大的努力啊!

“张嘎子!”

他正独自往外走,突然听见区队长叫了一声,便答应着跑了过去。原来区队长三个已制定好作战计划,正安排具体部署,让他来介绍鬼不灵的情况。

这正是小嘎子最希望的。他把自己知道的村子的街道、胡同、房屋院落,地道暗堡,敌人每次进占的规律,兵力火力配置特点,都叙述给三个人听,比划给三个人看。借着这个好指引,战斗的具体部署也很快拟定出来了。

这是一个利用地道,结合地雷爆炸,用急袭歼灭敌人的计划。鬼不灵这庄子分东西两头,各有一个制高点。西头的制高点,就是韩家大院,敌人的指挥部常常设在那里。东头的制高点是小学校,小学校临着十字街,对面还有一座关帝庙。敌人每次去,都把一部分兵力放在小学校的房上。这样一来,整个村子就都控制住了。

鬼不灵的地道是十字形的。一共四个出口,恰好都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