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27 章 皇族内阁垮台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皇族内阁垮台

1945年10月5 日午后1 时刚过,东久迩宫首相来到皇宫,在宫内省大楼的谒见室拜谒天皇,提出了辞呈。

天皇身穿晨礼服,站在金屏风前。在东久迩宫和天皇之间,有身穿黑色扈从服的藤田侍从长在侍立。

东久迩宫躬身行礼后,从晨礼眼的里兜取出辞呈。他在辞呈里说遵照大命于停战当初人心不安中组阁,现最大任务之陆海军人复员和联合国军进驻均已告一段落,组阁任务已经完成,故请准予辞职,乞保骸骨。

天皇点头,大声说“可以”。

接着,东久迩宫呈上全体阁僚的辞呈。窗外在下雨。

“继任内阁希任命与最高司令官、麦克阿瑟上将希望相一致的人选。组阁的时候,要得到麦克阿瑟上将的承认,为此须和美军保持紧密联系。”天皇说。东久这富则回答说,后任内阁以了解美国,能主动而不迟延地推行最高司令宫要求的政策的人选为“好”。天皇又说声“可以”。

东久迩宫回到首相官邸,仍穿晨礼服,马上会见美国记者,他说天皇已指示后任内阁必须是麦克阿瑟上将能同意的人才行。他说:“希望能理解天皇的心情,即任命能与最高司令官希望相一致的人。”

东久迩内阁的垮台,是因为两天前八总司令部接到一份备忘录。备忘录要求对以山崎严内相为首的内务省干部、道府县警察部长、特高(国家安全部门——泽者注)关系人员约四千人进行免职,释放政治犯人,实行言论自由,并取消相关法律条文。见到这份指令,东久迩宫和内阁都惊呆了。原来东久迩宫想,联合国军进驻后,只要按照《波茨坦宣言》去做,日本国内政治可委诸日本政府,麦克阿瑟总司令部只是来做监视。

事实上,东久迩宫于9 月29日到设在第一生命保险公司大楼的总司令部会见麦克阿瑟上将时,麦克阿瑟曾说“对现内阁的政策表示满意”。这次会见,从东久迩宫9 月忧日去横滨总司令部访问麦克阿瑟算起,已是第二次了。东久迩宫说:“我就是封建残余——皇族。由我组织内阁从民主主义角度看,恐怕不太合适。如果上将认为不适当,请坦率地指出来,我明天就可以辞去总理大臣。”

麦克阿瑟说,民主不民主不在家庭出身,而在其人的思想和言行。东久这宫还说,“现有大臣中,如果有不适当的人请告诉我,可按您的希望更换。”麦克阿瑟说现在的大臣没有必要更换。

东久迩宫自8 月17日组阁以来,就生活在一个脱离现实的世界。他没想到进驻的联合国军会直接干预日本改革。他在辞职前半个月,以书面答复新闻记者采访时曾写道:“美国公民诸君,请忘掉珍珠港事件吧!我们也忘掉原子弹惨祸吧!美国战胜,日本战败了。互相拭去憎恨吧!这是我组阁当初的主张。”五天以后,他在首相官邸会见美国牧师时说:“拭去战争中的互相仇恨是先决问题。”

东久迩宫是军人,战争中任本土防卫总司令官这个有职无权的职务。担任首相后他想在解散军队、一扫军国主义之后,修正宪法,给妇女以参政权,取消贵族院改为“上议院”,他以为采取这些措施就可以把旧体制原样保存下来。至于辞职的直接原因,就是山崎内相发表的谈话。他说主张改变政治形。态,特别是主张废除天皇制的人都是共产主义者,并继续进行取缔危险思想的警察活动。迫就是说,给人们的印象是,政府仍是”天皇的政府”。

东久迩宫是位善人,也兵些天真。在停战后五十多天的重要时期里,他如此脱离现实是有些滑稽,但也反而助了占领军一臂之力。

另外,麦克阿瑟总司令部于8 月30日进驻日本,9 月17日刚由横滨移到东京,因此也未能全部掌握现实情况。日本和德国不同,德国是在国内体制完全瓦解后投降的,而日本则是在完全保有国家秩序的情况下投降的。虽然装备低劣,国内还有几百万的武装兵力。所以,东久迩宫和阁僚们未能理解占领军都想做些什么。同样,麦克阿瑟总司令部对日本也不够了解。东久近内阁时代,对于日本和占领军双方,都是很微妙的时代。

这个时代可以说由天皇访问麦克阿瑟上将之时就结束了。到天皇主动访问麦克阿瑟为止,日本有麦克阿瑟和天皇两位权力者。由于天皇身着晨扎眼,走出皇宫访问麦克阿瑟听取指示这个屈辱的经历,就在两位权力者当中,有了明确的上下序列。

麦克阿瑟见到天皇后也许放心了。天皇也一定感到自己的权力将不会受到威胁。当时太平洋各岛曾夸大了“天皇士兵”的顽强抵抗,也夸大了天皇背后的魔力。当时日本方面并未注意,麦克阿瑟方面把日本看成可怕而又神秘的存在。美国对日本的研究水平很低,对日本缺乏必要的知识。

天皇从美国大使馆回来后,和原来判若两人,显得更精神停战以后,美军进驻、军队解除武装,天皇的日常工作明显减少。东久迩内阁时代,首相还常来拜谒、上奏,但比战争中是少多了。

天皇和麦克阿瑟会见回来,政府和侍从们都放心了。他们害怕把天皇当作战犯嫌疑而交付审判。既然麦克阿瑟答应会见,就不至于把天皇当成战犯逮捕。后来听说麦克阿瑟只要求天早对占领政治给与协助。大家都放心了。

然而,天皇和侍从们对天皇是否能被当作战犯拘留,仍放心不下。因为战犯问题比日本方面所想的要严重得多。

联合国军逮捕战犯嫌疑者,由9 月11日的东条大将开始,接着于15日拘禁了贺屋前藏相等五人。此外主要是虐待俘虏者,并开始涉及下级军官。9 月中旬后,由联合国军指定为战犯要求出庭者中,小泉亲彦原厚相、桥田邦彦原文相等相继剖腹、服毒自杀了。

此外. 东久坯内阁还抢在联合国军的指示之前,决定由日本指定战犯并进行处理。9 月20首相会见外国记者,对此事做了说明。原来,《波茨坦宣言》规定“对于战争罪犯……将处以法律之严厉制裁”,但并未说由谁动手。同一天,日本政府还发表说,在仍进行复员工作的陆军省内设“虐待俘虏调查委员会”,对虐待俘虏事件“进行彻底调查并主动地严肃处理”。

在一星期前的9 月12日,东久迩宫在御文库的谒见室拜谒天皇时,商讨了设立“战争法院”,由日本方面逮捕战犯并进行审判的问题。在这天上午的内阁会议上,决定由日本方面进行审判和处罚。天皇在注意听首相的说明。

这是天皇访问麦克阿瑟以前的事。

东久迩宫上奏完后,天皇脸颊的肌肉有些痉挛,他开口说:“敌方说战犯,特别是战争责任者,当初都是竭尽忠诚的人啊!”

“明白吗!用我的名义来处分,说什么也不忍哪!没有再商量一下的余地吗?”

东久迩宫说:“我们认真地商量一下,尽早再来上奏。”说完,他便退了出去。

在宫内省大楼里的木户内大臣办公室,紧急召集了东久迩宫、下村定陆相、米内海相、重光外相、岩田宙造法相和国务大臣近卫公爵、木户内大臣开会商议。

会议结果,由东久迩宫、重光、岩日午后再一次来到御文库拜谒了天皇。重光首先说,如果这样下去,肯定会走德国的老路,由战胜国组织国际审判。如果由联合国审判这些战犯,不知会发展到什么地步,也许会涉及到国体问题。接着,岩田谈了内阁会议决定的产生经过和新设战争法院的法律手续等问题。

天皇只说了一句“可以”。就这样以天皇的名义,决定审判停战前政府和军队首脑中的战争责任嫌疑者。

然而,重光外相到总司令部,说明不须联合国插手,由日本主动审判战犯并请求理解,却被一口回绝了。

到9 月中旬,日本方面大致已能推测出联合国军总司令部对天皇制的看法,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在天皇和麦克阿瑟会见之后,可以先判断为麦克阿瑟个人并无把天皇当作战犯处理的意向。在美国舆论中和其他联合国成员中,也有要求把天皇作为战犯审判的,这是疏忽不得的。

天皇在停战前就想过,在战争结束后,承担责任而退位。到8 月末曾向木户征求过此意,木户说退位将危及天皇制而表示反对。

的确,日本是以不变更“天皇统治国家大权”为条件而接受《波茨坦宣言》的。但这是一方提出的条件,并来得到联合国的确认。即使联合国表示理解,也仅是保留天皇制,并不是说天皇个人的安全有了保障。

这时,高松宫已经做好万一天皇作为战犯被逮捕时的准备。那时天皇将退位,皇太子即位,当然由高松宫摄政。秩父富的病情在9 月中一度见好,从疗养的御殿场回到东京,但他的健康状况是受不了摄政的烦劳的。

到9 月末,报纸登载了关于天皇制的海外的发言、论述。其中有退位论,有一定期间的“空位论”,还有对是否继续保留天皇制进行国民投票和战犯论等。

这期间藤田侍从长每天早上拿到早刊,看到“天皇”字样就感到难受。藤田一时曾想不每天给天皇看报纸,但又作罢了。

10月6 日币原喜重郎男爵被指名组织下届内阁。同一天,长期被投狱的共产党干部德田球一、志贺义雄等十六人,根据联合国军总司令部的指令被释放。

东久选首相和负责治安的大臣在听到总司令部免除全国警察干部、特高人员四千人职务的指令时说,国内治安没有保证啦!

这话,天皇也听到了。

---

转自军事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