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引子

炎夏,午夜,子时。

秋雪提着发出橘黄色光芒的探路灯,站在空旷的山顶,仰望着天空。苍穹墨黑,黑得见不到半点其他颜色,犹如幽灵小瀑布般的长头发。山头的风在肆无忌惮地刮着,刮得竹林在瑟瑟颤抖,发出呼呼的响声,阴森森的,灯光像是鬼火,跟随着风飘来飘去,着实让人生怕。

秋雪能明显地感受到自己的心在急剧地跳动。

奥杪瑁阍谀睦铮俊鼻镅┙辛顺隼础?墒巧粢幌伦颖灰辉诜缟小]肴唬釉洞Φ闹窳掷锎匆桓雠丝奁纳簟S脑沟目奚先ハ窦四盖椎模奚釉抖山丁

秋雪不禁打了个冷颤,顿时屏住了呼吸。哭声越来越响,越来越近,仿佛又越来越远。

秋雪循着哭声,穿过深深的竹林。在竹林的深处有一个山洞,洞口漆黑一片。秋雪发现哭声来自山洞。她举起探路灯,小心翼翼地走进山洞,里面静得能让秋雪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跟前是一道深深的陌生山谷,从谷底传来一阵清脆的流水声。

秋雪紧张地咽了一口唾沫,突然,一个白色的影子从秋雪眼前晃过,平时胆子挺大的秋雪也吓得差些尖叫出来。

秋雪强迫自己镇静,她看到一个长发披肩的女人坐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哭泣,原来刚才的不是影子。那个女人背对着秋雪,秋雪看不到她的脸,可是背影很熟悉很熟悉,好像那个女人在秋雪身边呆了好几十年了。

接下去,秋雪做了一件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事。她竟然往那个女人走去,可是秋雪走了好久好久,那个女人和她之间的距离永远有多远。

渐渐地,秋雪像是认出那个女人是谁了。

秋雪想叫那个女人,可是她越是努力地想表达些什么,喉咙却难受得要命,像是被一条钢丝绑住,好长一段时间出不了声音。

无奈之下,秋雪只能拼了命地追赶。正当她快抓住那个女人的头发时,秋雪却发现那个女人脚下一空,坠入了深深的山谷,山谷很深很深,好像没了尽头,犹如坠入了地狱的18层。

顷刻间,骇人的闪电清晰地划破了夜空,接着又是群山坍塌的雷鸣。

奥杪琛鼻镅┐笊亟凶诺鹄矗⒕踉粗皇歉雒危故潜幌诺寐反蠛梗成园住

可是,谁也不会想到这个梦,这次不可思议的恐惧就是故事的开始,也是秋雪恐怖悲剧的开始。

她更想不到在她做梦之后的那个星期六晚上,母亲无缘无故地死了,被一只粗绳吊在客厅里。

如果你没有足够的胆量,希望你先壮壮胆;如果你感觉到口有些渴了,希望你先去倒杯水;如果你现在一个人坐在房间里,我劝你还是去坐在沙发,抱一个布娃娃;如果你还没把门窗关好,我也劝你把门窗锁好。现在故事开始了。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