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章

看到有人被劫,他只是出手相助,而事后却不声不响地离开了,一路上,顾琳就在心里琢磨着,琢磨着琢磨着心里头便暖暖的起来,毕竟受了人家的帮助的。

顾琳在心底大发那种世上还是好人多的感慨,想着这一定是有侠义心肠正义感的一个人,正好让她遇上了。

到了局里,刑警队里的同事已经知道了她的光辉事迹了,虽然这种事情在他们中间并不算稀奇,可还是有人对她称赞不已。

她把刚才有人出手相助,并且不留名的事情说给大家听,可刘队却说,嗯,有点儿英雄救美的意思。她听了有点儿不悦,这些男人,真是的,完全曲解了她的意思,她是在想,在现在这时代,有这样做了好事不留名人,真是不多见了。

晚上下班以后,她又把这事跟云集说,云集也笑着说那人是英雄救美,算了,没治了。还跟谁说去。不说这些了。

顾琳现在关心的是经过这一夜。案子是不是有了更新的进展?

刘队却说:“先别管这个,省厅派来的刑侦专家已经到了,我们去接一下。”

笆撬俊惫肆罩皇撬姹愕匚室幌隆

澳悴禄崾撬俊

拔以趺粗溃俊闭夥置魇嵌粤醵痈詹懦靶λ硎静宦9肆赵谛睦镟止咀牛√勺一挂盟肆罩缆穑

氨纠从Ω没褂性萍颐羌父鲆黄鹑ソ拥摹!绷醵右丫汛鸢父嫠咚恕

澳闶撬凳桥防鲜Γ俊惫肆盏牧成弦幌侣冻隽讼苍谩E防鲜Γ撬羌父鲈谛叹г菏钡睦鲜Γ强墒侨男陶熳遥前。信防鲜粗蟆U炱普飧霭缸拥陌盐站痛蟠蟮卦黾恿恕

甚至连一杯接风酒都没有喝,欧老师就和大家一起投入了工作。以后的几天,欧老师除了抽空去看了云集一趟,然后,大家在一起吃了顿饭,算是给欧老师补的接风宴,其它的时间几乎全用在破案上了,在欧老师的建议下,他们专案组进行了重新分组。

有三个小组分别调查三位死外围的人际关系,特别是那个银行副行长在业务上的经济往来帐目,以及与他交往的人。另外一个小组将原来排查的宾馆饭店招待所还要重新排查一遍,还有城乡接合部的那些出租屋也要做到不漏一家一户地排查一遍。

而另外一小组就是刘队他们了,带着欧老师重新勘察三个凶案现场。

而顾琳这组仍然是在不停地来回地倒着看那些录像带。这样的工作,显得乏味无比,常常是一连几个小时下来,长时间地保持一个动作,一天下来,就让人腰酸背疼。

就这还好像是刘队特别照顾她似的,是啊,在办公室呆着有什么不好呢,风吹不着日晒不着,还说什么这不是男人的活,男人心太粗,容易遗漏了细节。可是这件差事一点都不轻松。

几天下来,她这个组仍然没有明显的进展,而送往省厅检验的几枚弹头和弹壳,检验结果已经出来了,射杀两名死者的两枚子弹的确是出自同一把枪,凶手是在远距离开枪射击被害人,而且是很准的枪法,有着职业杀手作案的特点。

在对三位死者细致的调查之后,案情也逐渐明朗一些,首先,第一起案件发生在三月三十九日,当日下午局里就成立了三二九专案组,曾是当地一家飞动公司的一名财务主管,名叫曾少星,还有“飞动”已经是一家注销宣布破产的公司了。

接后的几天又来了个四七案件,而被害者是死在郊外,身上的手机钱财各种物品都被搜刮一空,所以其身份还未得到确认,从单独的角度来看,这又像是一起抢劫杀人案,然后最近的一起是四一零案件,死者是那位农业银行副行长,他竟然利用工作之便,分几次一共私自从该银行开出一千五百万元的转帐支票,在警方在对其进行调查的同时,银行也在内部进行查帐,结果发现缺少这么一大笔巨款。正是宋持明的死亡令这一千五百万元去向不明。

假设有人要杀害宋持明是为了掩盖这一千五百万元的去向,那另两个死者跟宋持明又有什么联系?现在还仍是个谜团,但是,从三二九案件的受害者的工作特性来看,曾经担任飞动公司财务主管的曾少星在经济财务上一定和后来四一零案里宋持明有着经济上的联系。可以说是不容置疑,而四七案件的死者仍未得到确认。

四月十五的时候,专案组在开案情分析会,而那个时候,顾琳仍然在昏天黑地中比对那录像中的人物影像。一个同事拍拍她的肩膀,说开会了,她这才回过神来,然后感到眼睛一阵发酸。

欧老师的判断也和大家的判断一致,这是一起买凶杀人的连环杀人案。

各组都要汇报工作,大家都说的有条有理,特别是刘队,一些推理都非常到位,屡屡得到验证。他说,以杀手在这么密集的时间里作案,一定是急于掩盖什么,这一条顾琳也是认可的,但是,刘队说起四月七号那件案子时,说应该考虑到凶手杀人后,搜走死者的钱财手机等物品,是要造成一个抢劫杀人的假相,从而达到扰乱警方的视线的目的,顾琳又有点不太赞成了,这仍然不能排除抢劫杀人的可能。不过顾琳只是在心里想想,看来这个案子比她想像的要复杂多了。

这次警方肯定是遇上了心狠手辣且极其狡猾的对手了,从抽丝剥茧的直至真相大白的过程一定不轻松,顾琳边听同事的分析边陷入思考中。

吴局长说,“顾琳,你那里情况怎么样,录像带里有可以确认的嫌疑人吗?”其实吴局长从前也是欧老师的学生,和顾琳是校友。

此时的顾琳,思绪不知怎么溜到那天的飞车党抢包的事情上了,而她手上皮外伤现在已经愈合了。身边的同事看她走神,用胳膊肘碰了她一下,她赶紧站了起来。

班蓿颐亲檎饧柑煲恢痹诜锤幢榷裕乇鹱⒁獾碧旖鋈嗽保卜舷右扇松砀吣炅涮卣鞯模家榷院眉复危×咳范ㄆ湔媸瞪矸荩硗馕颐腔辜锹枷滤薪觥耙<揖印彼谐盗镜某蹬坪牛急杆徒痪棵牛纯从忻挥行资质浅顺到胄∏靼傅目赡堋3醪饺范ǖ募父鱿右扇耍家蛭邪阜⑹奔洳辉诔〉闹ぞ荩慌懦耍裉煳颐钦诳此脑缕吆诺挠跋褡柿希M苷页龇缸锵右扇说挠跋褡柿希哉莆崭辛Φ闹ぞ荨褂卸杂诒缓θ私鲂∏挠跋褡柿弦苍俳邢钢碌谋榷裕圆槭邓勒弑缓η坝忻挥斜蝗烁俚那榭觥

等顾琳简洁明了地汇报完工作内容时,她发现这个会已经开了快有一个小时了,快散会的时候,局长请欧老师发言。

顾琳知道这个案件,有欧老师在,整个专案组就有了主心骨了。

在这几天之后,欧老师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他把破案思路一下理得清晰无比,现在真的要让自己说下欧老师具体起到那些作用,她又说不出来了。回头想想还是有,比如他的细心,他把死者的职业,文化程度,兴趣爱好,性格特征,身体健康程度等等都考虑到破案的可能性中去,以及任何与案件有关的众多信息搜集,总会从中找出以供破案的线索。

总之以他丰富经验已经让大家少走了一些弯路。

欧老师的发言首先竟是跟大家告别,顾琳原以为欧老师来是和大家一起并肩作战,转念一想这并不现实,因为在省里他还有自己的工作。欧老师早就说过,破案与犯罪分子较量那绝对不是一个人的事情,而是集合大家的智慧和力量,至于,孤胆英雄只身前往敌巢的情节多半是在好莱坞电影里才会发生。

霸谔蠹一惚ǖ耐保乙恢痹诳聪殖∨纳愕恼掌幸徽耪掌鹞业男巳ぃ褪钦庹牛忝强础!

欧老师把照片递给身边的公安局长,吴局长看了看,欧老师把发现的蛛丝马迹指给吴局长看。昊局长再把照片传递给身边的一位警官,大家一一传递着,看着那张照片。

欧老师说,凶手从喷泉水池去往假山里,在脚踩在石头上的青苔时,很明显是滑了一个趔趄,从脚印的划痕来看,就是说凶手当时可能是差点摔倒掉到水里去。

等顾琳看到这个照片的时候,发现那张照片其实是自己拍摄的,只是当初自己并没有想到这一层上,顾琳想了想,问道:“这能说明什么问题吗?”

欧老师笑了笑,“我也在想呢,不过我觉得这应该对破案有所帮助。哪怕是一点点儿。”

顾琳在心里嘀咕了自己一下,一直是以刑警队里最细心的人自己的顾琳,现在一同欧老师比了一下才知道自己其实仍然是相差很大一段距离。

下午的时候,欧老师就告别了顾琳等人,临别时欧老师还仍然对破案提出诸多忠肯的建议。

给欧老师送行回来的的刘队长却带来一个消息,子弹的鉴定结果已经出来了,哪是一种特制的七点六二毫米的子弹,根椐子弹可以判定,犯罪嫌疑人所使用的是一种德国制的毛瑟SP66式七点六二毫米狙击步枪,根据弹痕学原理,所送检的两枚子弹在反映膛线的数量、旋向、宽度等均完全一致,同时膛线擦划纹线在经过比对之后也是完全吻合,也就是前两个死者均死与同一支枪下,而第三个死者宋持明出现例外的可能已经很低很低了。另外,在警方所保留的协查通报中,南方某市的公安部门已经在追踪这支枪的下落了,在此之前的两年间,已经有两人死于这支枪下,虽然那次两起凶案的杀人凶手已经落网,但是,作为重要物证的毛瑟步枪却一直未能查获。

顾琳去查找关于毛瑟阻击步枪的所有资料,虽然以前她对一些枪支的知识有所了解,但是仍觉得有必要对它做全面细致地认识,以做到知己知彼。

之后的日子,案件的侦破按照两条主线进行,一条还是从被害者身上找各种线索,以查出事件真相,另一条还是能尽快确定犯罪嫌疑人的身份,顾琳坚信那个凶手会在经过电子眼时留下影像资料,所以也是一直在不懈地从资料中查找比对,但是在四月七号第二件案发到四月十号之间的录像查找中,都没有发现那种一出现即有最大嫌疑的的对象。她这一组,还在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往四月七号之前的录像里查找。

由于一连好些天,工作上还没有一点实质性的进展,顾琳在心底里有一些小小的失落情绪,却没有表露出来。这项工作的重要性不必复述,只是她明白刘队给她安排这样一项工作还有另一层的意思,可以让她有一个早晨上班晚上下班的“正常规律”,尽管她知道这种“正常规律”可能维持不了多久,因为一旦这项查找比对的工作结束以后,她还是要进入那种看似无规律的工作状态中去。

可是从儿子表现的高兴程度来看,小骁已经是十分满足了。虽然妈妈每天下班很晚,但是,每天早晨上学的路上,却是母子俩交流感情的最好时候了,听着儿子一路的笑语上班,顾琳可以把一种愉悦的心情带到工作中去。

本来,以为今天下班可以准时的,因为已经和儿子约好,下午放学后儿子要她去接的。现在办公室里只剩下一直盯着屏幕眼睛眨都不眨的小古了。她跟小古说了声拜拜,正当她要离开的时候,小古却喊住了顾琳。

傲战悖憷纯矗星榭觥!

顾琳赶紧回头进了办公室,把挎在肩上的手袋挂在了椅背上,一边坐在了小古身边,一边掏出手机给云集打电话,也就是说,她已经不可能去接儿子了。

在屏幕上,小古用食指指向了一个男人,从年龄和身高来看,确实是很接近凶手的特征,他穿着一身深褐色的休闲上衣和一件纯黑色的裤子。顾琳又看了看屏幕上所记录的时间,四月七号早晨的六点二十五分。也就是第二个死者被害在郊区的当天。

顾琳让小古将那个男人的图像在屏幕上定格,然后两人开始注意起他的体貌特征。

顾琳说:“小古,你把刚才的录像再放一遍。”

小古却说:“我真正要让你看的不是这个,这个是四月七号的带子,你可记得这个人是走出去的?”

岸园 N铱吹搅恕!惫肆盏懔说阃罚侨匀徊涣私庑」诺降滓凳裁础

小古说:“是这样的,琳姐,我发现了这个人十分可疑之后,按照带子的时间顺序查找他进入银海小区的录相,结果你猜怎么样?”

顾琳看小古还在卖关子,就笑笑说:“看来我们今晚上又要加班了是吧?”

罢飧鑫业刮匏剑蛭揖醯媒裉煺飧霭嗉拥闹档谩!

澳悄憔退蛋桑惴⑾至耸裁矗俊

小古把声音加大了一些,说道:“等我查看到四月四号带子的时候,再发现他时,却发现还是他走出银海小区的影像,而再往前的一个晚上,才是他进入小区的影像。”

顾琳说:“你慢点说,我好像还不太清楚。”

小古说:“这样吧,我把带子按时间顺序来放。”

小古把四月三号的录像带放入机器,然后按快进键让录像带快速转动着,过了一会儿,播放速度恢复了正常,小古所说的那个男人又出现在了屏幕上,时间是黄昏时分的十八点十分,那个男人在往小区内走。

小古再把四月四号的录像带放入机器,当屏幕再次出现那个男人的时候,他是往小区外面走,那个男人将手中的烟蒂用力一掸,烟蒂在屏幕上划了一个模糊的弧线,消失了。那是一个非常随意的动作。

顾琳说:“他还抽烟。”

小古点点头,说对。小古这一次又拿来刚才放过的那盘四月七号的带子,将有那个男人的影像再播放时,这个男人还是从银海小区往外走,顾琳又看了看屏幕上的时间,还是四月七号早晨的六点二十五分。

小古说:“琳姐,现在看明白了吧,就是说,我从四月四号早晨他走出银海小区之后,我就在重新找他进入的影像,结果呢,直找到四月六号早晨的带子,发现的却还是他走出小区的带子。”

顾琳明白了。

罢饩鸵馕蹲判资肿靼甘保赡苁谴悠渌澜胄∏!

鞍ィ粤耍揖褪钦飧鲆馑肌R蛭饩褪俏裁葱装傅碧烀挥兴跋褡柿系闹匾颉!毙」偶绦档溃骸八赡芊⑾至诵∏锇沧傲说缱友郏抛龀稣庋难≡竦摹!

顾琳笑笑点点头,赞了小古一句:“小古,我现在要对你刮目相看了。”

氨鹧剑战悖闾宜低辍!

班牛 

澳悴挛颐亲呷肓艘桓鍪裁囱奈笄俊

顾琳拿出手机,给刘河壮打电话,电话通了,顾琳说发现了重要情况,但是在电话里说真的很难说清楚,就让刘河壮直接来局里。等顾琳挂了手机,才问道,“什么误区?”

拔颐钦庑┨煲恢痹诓榭此脑缕吆胖蟮穆枷翊囊涣惆讣笆撬钠甙浮!

顾琳恍然大悟:“哦,我明白了,按照常规思维来分折,我们以为凶手是在四月七号案发后才到银海来踩点,而实际情况却是在四七案发生之前,凶手已经进出银海不止一次了。”

岸宜共皇谴右U沤サ模庹醚橹ち肆醵拥姆终郏资质欠浇胄∏摹!毙」庞植钩涞馈

顾琳让小古起来,她坐在了小古的位置上,继续看着录像带的影像,屏幕上的嫌疑人才走出银海小区的大门口,又将手里的一支烟蒂掸落在远处。

小古失望地说:“可惜离案发那么长时间,那个烟蒂早被清洁工扫走了,说不定能成为一个有力的物证。”

紧接着屏幕上出现了一个中年男人出来的镜头。顾琳赶紧招呼道:“小古,你看。”

小古仔细看了看,虽然图像模糊,仍然能辨识出屏幕上出现的就是被害人,而在被害人前面的那个掸烟蒂的男人已经提前走出了小区,靠目测两人也不过相距十米远,小古随即说道:“是宋持明。”他顿时兴奋起来,多日的努力工作总算没有白费,更加果断地说:“这不更证明这个男人有作案嫌疑了吗?”

顾琳又把带子回放到那个男人的出现的时间段,顾琳问道:“小古,你再看看。”

小古有点迷糊:“还看什么?”

顾琳说:“衣服,鞋子。”

芭叮拔乙沧⒁饬耍乇鹗切印N铱垂牧希ü歉雠缛飞系淖阌〗斜榷灾螅椎牡孜坪退氖氲墓桥聘垂判菹性硕牡孜仆耆呛稀!

澳悄憧纯矗┑氖撬歉垂怕穑俊

班牛坎缓盟担枷裾饷茨:床磺宄N蚁氚旆ò阉亲鞅榷缘哪撬嫘美矗纯词鞘裁纯钍健!

安凰嫡飧隽恕D慊辜堑酶詹挪シ徘懊娴拇邮保谴髯拍档摹!惫肆瘴实馈

罢庥惺裁矗可笔执鞲瞿担薹鞘窍肱攀巫约旱摹!

翱墒撬脑氯藕退脑滤暮潘即髁耍裁此脑缕吆琶挥写髂兀俊

小古觉得顾琳有点不可思议了,说道:“喂!喂!喂!琳姐,我觉得我够细心的了,没想到你比我还细心。也许七号那天是阴天呢。”

问题又来了,顾琳继续揣摸道:“我是在想,既然他戴墨镜是为了掩饰自己,那就不应该把天气的因素考虑在内,你不会相信一个杀手戴着一副墨镜就是为了遮阳和耍酷吧。”

澳悄闼邓裁床淮髂的兀俊

拔以趺粗溃沂窃谙肽懿荒芨в跋癜研资值幕窕娉隼础!

两个人正在说着呢,有人进来,一开始,顾琳还以为是刘队来了呢,结果发现刘队的身后还跟着几位专案组的同事,大家都因为案情有了重大的突破而高兴。

小古又把刚才的像放一遍给大家看,大家边看边讨论,竟然成了一个小会。

那双被做鞋底纹对比的“双星”牌复古休闲运动鞋被找来和屏幕上的嫌疑人穿的那双黑色的运动鞋做了比较,除了颜色不一样之外,基本可以确定他穿的就是“双星”。

还有,顾琳一直在想那个烟蒂。希望能找出点什么。刘队看到顾琳和小古都有好一会不说话了,问道:“你们两个刚才不是很能说吗?怎么不说话了,在想什么?”

把痰侔 N以谙胨叱鲂∏蹦歉龅а痰俚亩鳌!毙」潘档馈

见小古不再说下去,顾琳才说:“嫌疑人四月三号黄昏进入小区,到第二天早晨才离开,这个时候,他在什么地方?”

刘队:“还能在哪儿?最大的可能还是在假山里面,他相中的就是那个地方。”

顾琳问道:“刘队你抽烟吧?”

岸匝剑 

澳忝羌父鲆灿腥顺檠贪伞!惫肆沼治柿艘痪洹F渲杏幸桓鲇谐檠滔肮叩耐碌懔说阃贰

顾琳接着问道:“我想问你们一个问题,就是你们抽烟在无人强制不准抽的情况,抽烟的相隔时间有多长。”

罢飧霾灰欢ā!币桓鐾麓鸬馈

拔沂且惶煲缓醒蹋怂醪怀橹猓骄焖奈迨种泳鸵恢А!

傲醵樱隳兀俊毙」虐锕肆瘴实馈

拔乙膊畈欢啵惺倍啵惺鄙佟R枪ぷ鞑唤粽诺幕埃跚昂退押蠖家橐恢А!

澳谴勇枷裆厦嫠溲痰俚亩骼纯矗忝悄苋范ㄋ且桓鲅恬艽蟮娜寺穑俊惫肆瘴实馈

安荒堋!

暗侵辽僦っ魉浅檠痰摹!绷醵铀怠9肆盏奈侍馊盟蚕肫鹆顺檠蹋婕创涌诖贸隽讼阊蹋指岢檠痰耐旅咳艘恢В约阂蚕瘟艘恢А?吹秸馇榫埃蠹叶蓟嵝囊恍Α

拔蚁胨档氖恰右扇耸茄《思偕侥诓孔髑狈恢茫⒆靼福侍馐窃谧靼赶殖〕艘幻缎堵涞牡峭猓⒚环⑾直鸬氖裁矗热缢笛痰伲脑氯耪灰梗羰且恢倍记狈谀嵌隙ɑ岢檠獭N裁慈疵挥辛粝卵痰伲俊

顾琳的话引起大家的思考,她也在等大家的答案,这也是她一直想不通的问题。

刘队把点着的烟用力摁灭在烟缸里,然后说:“顾琳,小古,你们几个手头上的事儿,暂时放一下,明天再去银海小区一趟,什么都不干,就给我去找烟蒂。”

懊晃侍狻!毙」潘档馈

刘队说,“好了,今天就到这儿吧!大家早点回家休息。”

见刘队走远了,小古打趣道:“嘿,这样倒好,落了个出去捡烟头的活儿。”

小古的话把顾琳一下逗笑了。

两人正准备离开,刘队又回好像要交待什么,但又停顿在那儿,顾琳和小古看出他有话要说,想了一会儿,刘河壮才慢吞吞地说:“哪个掸烟蒂的动作,要特别注意一下,如果那晚他抽烟的话,烟蒂很可能飞出很远,飞到假山上面都不一定。”

小古点点头,又哦了一声。

接着刘队才说:“加班够晚了,都早点回家吧。”

两人答应着,一起走出办公室,但是顾琳感觉到这最后的一句才刘河壮回头真正要说的话。

回到家里,顾琳发现又已经十点多了,可是心情却不错,没有往时那种一进就要卸落许多疲惫的感觉。嘴里不觉哼起了一首《橄榄树》。

安灰饰掖幽睦锢矗业墓氏缭谠斗健

拔揖褪遣晃剩仓滥愦幽睦础!痹萍蚨狭怂枭

澳阍趺椿共凰!

拔以诳辞蛉兀砩暇屯辍!

顾琳知道他口是心非,其实他是在等自己回家。

鞍缸悠屏恕!

懊挥心亍!

澳怯薪沽耍靠茨隳敲锤咝恕!痹萍匦牡匚实馈

坝邪 5比挥辛恕!

芭叮锹穑俊痹萍低辏筒凰祷傲恕O裥淌抡觳煺庵止ぷ鳎行┦虑槭怯幸蛲饨绫C艿谋匾萍苍且幻欤跃途×勘A糇拧按蚱粕肮实降住钡暮闷嫘模挥性傥氏氯ァ

笆前。闶钦业较右扇说耐枷窳耍腔共恢朗撬!惫肆账档秸舛植钩淞艘痪洌骸澳芩档奈宜担荒芩档哪阋脖鹣胫馈!

云集嗨了一声,笑笑,说:“好像我多想知道似的。”

顾琳扔下手袋,正在脱下外套,忽然忍不住笑了,赶紧去折穿他。

霸趺茨阏娌幌胫溃俊

云集却一本正经地看着她:“我在家没事的时候,也在想这个案子。”

芭叮怯惺裁词栈瘢俊

跋胫腊。且蠢掀哦晕以趺囱耍俊

昂摺!惫肆照伊四谝氯ハ丛瑁挥性倮砘嵩萍

洗完澡回来,裹着浴巾,正擦拭着湿漉漉头发,不经意中却发现云集在在直盯盯地看着她呢,不由得一笑。

疤盅帷?词裁茨兀俊

云集却傻乎乎地问道:“你怎么不问了?”

拔适裁矗俊

拔饰矣惺裁词栈癜。俊

拔一姑挥谐苑鼓亍!惫肆湛吹降缡踊挠疑辖巧舷允咀攀奔洌丫诺闳至恕

云集一听有些生气地说:“那你早点儿说啊。”

云集伸手拉过来轮椅,要去厨房,被她阻止了,“我自己来,你看你的球赛。”

云集说饭菜留在哪儿哪儿,都一一告诉她,她应着,好像并不着急去吃饭,而后去了儿子房间,去看一眼儿子在梦乡里的样子,好像比吃饭重要的多。像平时一样,她轻轻地亲了儿子一下,再去厨房,弄晚饭吃。

她端着饭菜再回到云集身边,云集却一声不吭了,眼睛直盯着电视屏幕看球赛。

澳慊姑桓嫠呶夷闶裁词栈衲亍!

拔以谙耄资挚隙ɑ乖谄逯荩⒚挥刑幼摺!痹萍党隽艘桓龃蟮ǖ牟虏狻

拔裁矗克邓悼础!

拔一拐嫠挡缓谩!

坝致艄刈樱盅帷!惫肆障肓讼耄炙档溃骸靶资置扛艏柑欤妥饕淮伟福墒墙裉炖胨弦淮巫靼敢丫嗵炝恕!

罢獠皇鞘奔湮侍猓绻资终媸侵耙瞪笔值幕埃撬哪康闹荒苁俏嗣鹂诹耍忝遣皇且恢毕氩槌瞿缓笾髂笔撬穑俊痹萍垂肆詹凰祷埃绦档溃骸暗闭飧瞿缓笾髂狈⒕跤行┦裁词乱苈叮<暗阶约旱陌踩保飧錾笔钟只岢龆耍簿褪撬乖谔蛎畎伞!

耙残戆桑碛苫共怀浞郑偎迪氯ィ挡欢ǘ云瓢赣邪镏!

澳蔷涂坷掀旁偬峁┑隳诓肯⒘恕!

澳芩档奈叶几嫠吣懔耍荒芩档哪阋脖鹣胫馈!惫肆沼种馗戳艘槐椤U飧鲈萍顾底约翰缓闷妫衷谙氚旆ㄌ姿幕澳亍

听顾琳说完,云集坏笑着看她,不再问下去,又看起了球赛。

这时电话响了起来。

是云集的主治医生打来的,告诉云集下个星期就会有床位,可以做手术了,让云集先做好准备,并告诉他一些注意事项。

云集放下电话,硬是要摆出一副雀跃的姿态,高兴不已,因为医生说过这次手术要是成功的话,云集完全可以像一个正常人那样去生活。这不能不给云集一下注入许多的希望在心中。

暗任彝耆指戳耍凸槎印!痹萍档暮芨纱唷

顾琳看云集的高兴劲,不忍心否定他,于是就说:“要那样,我们俩就都在刑警队了,按规定是不允许的。”

云集轻松地一笑:“哈哈,这还不简单,让局里把你调到基层派出所当所长指导员什么的锻炼两年不就行了。”

顾琳一听,气了,你云集想的够美的呀。

第二天,是个阴天,顾琳还在睡梦中呢,手机就响了,她已经没有了临睡前关掉手机的习惯,是小古他们开着车来接她一起去“银海家居”,顾琳看了看时间,已经七点多了。

而这时候,小骁也起床了,才起床的小骁就来和她打招呼。

顾琳抱歉地跟说:“儿子,妈妈今天不能送你上学了。”

拔裁囱健!

顾琳没有回答儿子,而是让儿子赶快刷牙洗脸,吃过饭去上学。

看着正在赶时间的妈妈吃起饭来风卷残云一般,小骁也和顾琳比起赛来,小骁边吃边说道:“奶奶,你也快点吃啊。我们和妈妈一起下楼。”

真正下了楼,要去上学了,看着有辆警车在等妈妈去上班,小骁又动起了脑筋,决定不让奶奶送他去上学了,而是说了要妈妈用警车送他上学的要求。

见儿子在耍赖,顾琳拒绝了小骁的要求,果断地说不行。

正坐车里的小古,看到小骁嘟着嘴的样子,就和顾琳商量道:“让他上来吧,还省得大妈再跑一趟了,我们顺便把他送过去。”

顾琳还是坚决地说不行。

见妈妈用严厉的眼神在瞪自己,小骁两手一摆,说了句没戏了,脑袋垂了下来,然后一转身,拉着奶奶的手去上学去,故意连声再见也不说。

坐在车上,看着小骁一点点地被车子撂在后面,顾琳心里有点儿空落落的。

傲战悖阏媸牵腿盟侠醋淮危惺裁垂叵担俊毙」挪唤獾厮档馈

顾琳开玩笑说:“我这儿子,就是太崇拜他这个妈妈了,所以,我要注意保持好形象才行。”

小古说:“你的意思我明白,这有什么呀?你看大街上,私人用公车办事的多了去了,再说咱们小骁也就搭个便车。”

八剐。院蠡崦靼孜业挠靡狻!惫肆赵谛睦锘故蔷醯糜泄叵担紫人钦馐侨スぷ鳎僭颍匾氖撬肴枚幽芏檬裁词枪椒置鳌

警车到了银海小区的时候,天空里落下了蒙蒙的小雨,顾琳记不清这是这个春天第几场小雨了,无声无息地落下来,想着这地方在多日之前才发生过的那件惨案,顾琳的表情凝重了起来。

小区的绿化带在丝丝绵绵的春雨中,再加上那些豪华的住宅楼的衬托,看起来也充满着别样的诗意。那座假山就座落在整个绿化带的中央,先是那些晶莹如雪的石头堆叠在假山的下部,看起来有一种滑润的质感,像似从喷泉水池里浮出来一样,再往上就是怪石突兀而起了,虽然只是社区前的一个不大的绿化区。但是能让人看出来有一种江南园林的清雅明秀。

案舳铣俏魇杏锘钠芫埔叭思摇!毙」旁诖优缛赝偕侥诓咳サ氖焙颍痪獾啬盍肆骄涔攀

顾琳想,真能“幽栖绝似野人家”的话,莫不是一件人生的幸事。

盎故强几苫畎桑叭思业纳睿憔偷韧诵莅伞!惫肆账怠

小古一个人在假山里呆了一会,便失望地叫道,什么也没有。不得已又试着往假山的高处攀了上去,小古在往上攀的时候,感觉假山是在轻微地摇晃着,看起来有四五米高的假山,在加上他这一百多斤的重量,看起来有些摇摇欲坠的样子。

顾琳赶紧嘱咐他小心点儿。呵呵,假山就是假山,那突兀而起的气势也全都是假的。小古想,这算什么山呀,一个人轻轻地就能把它推倒。

小古找到一个稳定的高处,站在上面,环顾四周,希望中应该出现的烟蒂并有出现。等小古下来,一个同事担心小古会遗漏了什么地方,自己也进到了假山的内部,紧接着顾琳也跟着踩着喷泉水面上的石头,到了假山上,原来里面空间不大也不算小,最多能容纳三四个人,虽然是仔细地搜索了有两三个小时,却仍然是一无所获,大家不免有些失望,只能悻悻而归,无功而返。但是几个人仍然纳闷,不知道思维在那里走进了误区,还是推理和分折上从一开始就出了问题。

小古打开警车的车门,却被顾琳拉了过来,顾琳坐到驾位上,说好久没开车了,再不练练会手生的,可是车子才调头没走出多远,顾琳却一脚踩在刹车板上,弄得大家都不知怎么回事。

顾琳明显是想起了什么,跳下车的顾琳,再次向着喷泉的水池跑过去,边跑边向小古问道。“你们谁抽烟。供献几支出来。”

一个同事拿出了一盒香烟,顾琳接了过来,就往喷泉那边跑了过去,越过喷泉的围墙,再次进入了假山的内部,紧接着,小古和一个同事也跟了进去,要看看顾琳到底在干什么。

顾琳拿出一支香烟,从过滤嘴处用力一掐,一支烟齐齐地断成两段,顾琳把长的那一段又塞回了烟盒里,拿着那另一段只剩余过滤咀的那一段,放在大拇指和中指之间,用力地一掸,那个烟蒂立刻划着弧线从顾琳的手里飞了出去,飞出去的烟蒂从怪石与怪石之间的缝隙中穿过去,几乎是没有声响地地落在喷泉的水池中,溅起了一小圈涟漪,见此情景,小古和几个同事顿时恍然大悟。

如果凶手真的是在假山里过上一夜的话,那他在这样一个隐蔽的地方抽上一支烟也并不奇怪。而按照凶手录像中那个掸烟蒂的动作,烟蒂落在水里也很符合逻辑。现在,要想揭开答案,就要看水池里到底有没有烟蒂了。

小古长叹了一口气,“好了,今天有事情干了。”

几个人去和物业管理公司说明了情况,物业的保安临时想办法弄来了一台水泵,把喷泉池子里的水往下水道里排,按说喷泉里应该是清澈见底非常干净的地方,毕竟有些时日没有清洗过。还是显得有些浑浊,当池水被抽干之后,答案终于揭晓了。

在池底除了沉淀着一层薄薄的淤泥,在淤泥上面覆盖着各种塑料袋广告纸等各种各样的杂物,顾琳看到了她刚才掸落的那个烟蒂,捡了起来,扔了出去,大家这才真正开始了搜索烟蒂,结果还算没有让人失望,大家陆续在喷泉池内找了四个烟蒂。

那些烟蒂是在水中浸泡的太久,再慢慢的沉到水底,小古说这样的烟头留着,恐怕没有做证据的意义,因为能不能鉴定出什么牌子的香烟都很难说。

叭绻谡饫锬苷业窖痰伲突旧峡梢运歉龃┥詈稚弦碌哪腥宋缸锵右扇肆恕!惫肆账档馈

拔侍馐悄阍趺茨芸隙ǎ飧鲂┭痰倬褪窍右扇巳拥哪兀残硎潜鹑巳拥囊膊灰欢兀愀詹挪灰踩恿艘桓雎稹!

顾琳看了看小古,没有说话,事实上小古试图推反她的分折也不是没有道理。可她用镊子夹着那些沾着淤泥的烟蒂一一放进袋子里。

她一时想不出怎么回答他,只能举着袋子在小古面前晃了晃,说道:“过几天,鉴定结果出来了再说吧。”

鞍ィ忝枪纯匆幌拢孟裼幸馔馐栈瘛!币桓鐾掳颜诿ψ诺拇蠹叶己傲斯础

笆鞘裁矗俊

那个同事把沾着泥浆的那个黑乎乎的东西递了过来,只能看出个大概的外形,小古接了过来,放到水里涮了涮了,泥浆冲掉后,原来是一副墨镜,不过墨镜的镜片只剩下一块了。

澳怠!毙」乓涣忱Щ蟮乜醋拍歉瞿担匝宰杂铩

一个同事笑话他眼力真不错,还算没有认错东西。小古白了同事一眼。没理他。

傲战悖忝靼孜业囊馑悸穑俊

澳闶撬凳切资执鞴模俊

鞍Γ粤恕!毙」呕瓜胨凳裁矗幢还肆崭蚨狭耍骸澳阍趺粗啦皇潜鹑巳拥哪兀俊

顾琳虽然认同了小古的看法,还是以小古之道还治小古之身。

拔业比恢啦皇潜鹑巳拥摹D翘斓穆枷瘢阋部戳耍脑氯藕退脑滤暮诺氖焙颍歉鋈硕即髯拍担脑缕吆诺氖焙颍有∏隼吹氖焙颍疵淮髂担慊辜遣患堑茫俊毙」盼实馈

顾琳当然记得,所以,点了点头,只是这时她猛然想起了欧老师临走时说过的一件事,就是凶手在石板的青苔上留下一个滑痕的那张照片。

假如按照那个滑痕来想像着那个男人一个趔趄险些摔倒的样子,那他一不小心将墨镜跌落到水里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而且,此时的这副墨水镜还只剩了一块镜片,而另一块呢?顾琳恍然大悟。

翱斓阏宜槠!

罢沂裁此槠俊毙」乓皇泵环从础

安A槠褪悄档牧硪豢榫灯!惫肆账底牛蚍⑾帜档牡胤秸伊斯ァ

不一会儿,有几小块小玻璃片被找了出来,清洗干净之后,露出了黑色的光泽。原本是来找烟蒂的,没想到却找到更有力的线索和物证。

现在已经完全可以确定那个穿深褐色上衣的男人就是犯罪嫌疑了,问题是这个是谁呢?离下一步弄清楚他的真实身份应该不会遥远了,顾琳心想。

云集做手术的时候,吴局长专门给顾琳放了一个星期的假,这两天假显得弥足珍贵,因为案件的侦破工作正在紧张的进行中,虽然顾琳坚持表示只请假三天,可是刘队却说,让她照顾好云集才是她最重要的工作。

耙蛭萍唤鼋鍪撬睦瞎一乖撬遣⒓缱髡降恼接选!绷醵铀嫡饣暗氖焙颍肆詹辉偌岢至恕

刘队还说:“不等云集出了院,顾琳你就不用归队上班。”

顾琳想了想,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就等于放她大假了,工作这么多年,这可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刘队特别注意照顾有家室的同事,做刑警就意味对家的兼顾更少,这也是他和前妻离婚的原因,所以当队里有人因为家里有事要请假,刘队通常都要批准的。

刘队虽然单身,但是,队里的同事也有热心的愿意为他牵线介绍女朋友的,可是都被她拒绝了,至少顾琳就帮他介绍过一位,也不行,没成。

刘队说,单身当刑警更洒脱。

这一个星期虽然不用上班,顾琳并没有闲着,家里的家务全都从婆婆手里接过来,而且还要接送小骁上学放学,还有就是要照顾云集,只这几天下来,顾琳竟感到有些腰背疼的感觉,更深刻地感受婆婆一年到头支撑着这个家真不是件轻松的的事情。

云集的手术做的非常成功,夫妻两个策划着等云集康复了以后又要开始怎样崭新的生活。而小骁却先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那就是等爸爸出院了,就买一辆最拉风的摩托车,爸爸带着妈妈和他去兜风,平时还能送他上学。云集显然是对小骁的意见非常赞同,父子两个一拍即合,后来顾琳才知道,他们两个早就商量好了的。

顾琳没想到自己亲手做的饭菜是那样的不地道,结果给云集送的饭菜,还是婆婆亲手烹制出来,由顾琳送去医院。

一个星期之后,云集至少还要十天才能出院,顾琳再去上班,生活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或许已经在悄悄改变,顾琳在心里这样想。

进入工作状态中之后,顾琳再去关心案件的侦破进度,可案情并没有像她一厢情愿的想象中那样取得重大的进展。不知道为什么,顾琳总感到离真相大白的时刻快到了。

四七案的被害人的身份算是查实了,令顾琳有点迷惑的是,这个死者竟然是一家名夜夜风歌舞厅的保安,名叫郑兴,仅凭分析,顾琳实在想不出一个保安和作为银行副行长的宋持明和一个财务主管的韦城有什么联系?

郑兴是歌舞厅的保安,而歌舞厅这种鱼龙浑杂,声色犬马的欢乐场,可能更容易找到破案的线索,所以对夜夜风歌舞厅的调查是必不可少,也是非常仔细的,明里是小古几个人把郑兴周围的人际关系全都梳理了一遍,所得的结果是,郑兴失踪那天,是跟歌舞厅老板请了假的,一走之后的郑兴便再无消息,直到公安局在报上登出认尸启事好些天之后,歌舞厅的老板朱宗怀才到公安局去提出要看看死者的样子,结果确定就是郑兴。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