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黑夜的哭声

已经午夜十二点多了,这时的李叙早已在床上酣睡着,突然的电话铃声打破了他的美梦。李叙很不耐烦的拿起电话,“喂,谁啊!”

打电话过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王磊,他在电话了说道:“大事不好了,又有人被谋杀了。”

澳训勒飧鍪澜缰挥形乙桓鼍炻穑课叶妓酰掳嗔耍筒荒苷冶鸬男姓觳樵甭穑俊崩钚鸱吲幕氐

盎拐娌恍校悄隳簦蛭赖牟皇潜鹑耍峭跚俊!蓖趵诖鸬馈D隳芟胂笏笔钡淖炝场

澳阍诳嫘β穑空馐遣豢赡艿模系叟艿侥睦锶チ耍训乐苣┬菁偃チ恕!

笆掌鹉忝拦降挠镅裕旃窗伞!彼低昃桶训缁肮业袅恕

李叙很快起了床,脸都没洗,出了门,开着他的路虎飞奔去了现场,当时的时速应该快过他的子弹,没多久他就到了现场,现场来了很多警察,还有报社的记者,他们的速度之快足以体现他们的职业精神,肯定是来赶报告为了明天的头条,周围还有很多住户都在楼上开着窗户向外看着,活像一出话剧,来的观众还不少。李叙很快进入现场,说道:“有谁能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什么?”

张年很快走了过来,就是第一次和李叙来这办案的那个刑警,“李警官,情况是这样的,死者,王强,今年54岁,死者是从顶楼落下,头部着地,当场死亡,死亡时间应该是在午夜十二点左右,奇怪的是他脖子上系有绳子,而绳子的另一头系有一块砖头,不像死者系上去的,还有死者头部虽然裂开,但还是可以看到有被硬物击打的痕迹,初步认定是谋杀。”

这时有记者挤了进来,要采访李叙,“李警官,对于这起凶杀案你有什么看法,还有前面发生的凶杀案跟这起案子有没有联系,会不会是同一个凶手。”

李叙大声说道:“对此我无可奉告,希望你们在拍摄的时候不要影响我们办案,还是尽早离开这里。”说完转过头又和张年讨论起来,“张年,除了你刚才说的还有别的什么可疑地方吗?”

罢饫锸切鲁切∏蠥B两栋,并且进出口只有一个,都是向内,死者从顶楼落下,凶手肯定也是从这里的出口逃走,不排除有可能是B 栋的人,这里的除了这个小区,还有新庄和新村小区,都是像这样的老房子,就在这周围,我们还不知道凶手是怎样杀人后从这里逃走的,还有为什么要在死者头上系上砖头,要解决这些疑点,要等到明天的尸检报告。”

昂玫模抑懒耍撬谝桓龇⑾炙勒叩模敲丛谒勒咧芪挥蟹⑾质裁绰穑勘热缈梢缘奈锲肥裁吹摹!

胺⑾炙勒叩氖荁 栋的一个住户,她是晚上下班回家发现的,当时她在开B 栋的大门,然后听到一句声响,走过去的时候看到死者,然后报了警,当时是午夜十二点,而至于证物好像周围也没有可疑的,就是有也很难判断,像这种小区都是比较肮脏的,楼下有很多垃圾,都是些废纸或是饮料瓶子什么的。这里的现场我们会一直派人看守,并且把这一块都封锁,现在太晚了,希望白天能找更多线索。”

澳呛茫忝羌绦Α!崩钚鸾猩贤趵谌ネ怂穆ィ诿磐饩吞搅宋菽诘目奚@钚鸾朔考洌羌胰硕荚凇U琶糇吡斯矗ざ乃档溃骸八绷宋野职郑撬!闭琶缫彩强薜乃廊セ罾矗渌娜艘捕际且涣秤巧恕@钚鹦南耄骸跋衷诳隙ㄎ什怀鍪裁矗故堑鹊教炝梁蟀伞!

张军走过来说道:“李警官,我们已经商量好,等下都到酒店去住,在这样我们会疯掉的,还有你能不能今天中午再来录口供,我们中午都回去火葬场,倒时候你可以去那里,哎,也不知道上辈子做错了什么。”

张军说话的同时,李叙一直在观察周围的人和环境,看来没什么。说道:“那好,我们先走了,我们会尽快找到凶手的。”说完便走出了门,但并没有下楼去,而是看着通往顶楼的通道,这条通道不是很长,并且没有转折,是一条直道,这种老式小区大部分都是这种设计,顶楼出口处已经被胶带封锁了。王磊说道:“走吧,难道凶手会在那吗?不过有一件事看来是我错了,张帅很有可能是被谋杀的,好久没有碰到这么高智商的凶手了,你不觉得很有意思吗?”

笆前。苡幸馑迹蚁敫幸馑嫉幕乖诤竺妗!彼低瓯阋黄鹣侣トチ恕@吹铰ハ拢艘丫苌倭耍钦咭沧吡耍逡脖惶ё撸皇欠郾驶龅乃勒哂〖欠浅S幸馑迹强樽┩吩趺纯炊疾幌袷撬勒呱砩系囊徊糠帧JO碌囊恍┚煸谀强词刈牛殖∮Ω貌换岜黄苹担鹊皆缟习伞K低瓯阕叩袅恕

黑夜里李叙拉长的影子似乎显示他的孤独,但更可怕的是凶手一直在看着他。案子越来越有意思了。想知道真相就继续往下读吧!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