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白天

又是美好的一天,天气非常好,只是气温有点高,小暑刚过,李叙开着他的路虎去往警局,很难想象一个警察能买得起这么好的车,李叙家就他一个独子,家里人是做生意的,也许在昨天之前他也许很难想象在市区还有像新城这样的小区,如果他认真找,我想应该还有好多,生活是美好的,但没有想的那么好。

李叙经过一段车程来到警局,他直奔到鉴定科去拿尸检报告,到的时候,昨天的法医已经在那里等他了。“李警官,你来了,尸检报告出来了,你边看,我在一旁给你简单说明下。”李叙点头表示答应。

熬欤贫铣鏊勒撸赫潘В校23岁,死亡时间当天的上午十一点到十二点之间,身上没有伤痕,致命的原因就是背部的那一刀插入心脏,当场死亡。”

拔裁幢巢康哪且坏痘岵宓媚敲瓷睿蠢砝此挡还苁撬被蚴亲陨保疾惶赡堋!

拔实煤茫绻且话愕牡叮残聿换幔靡话咽侨鹗烤叮锻凡皇侵钡模窍蛲庥型淝怯锌赡懿迥敲瓷畹摹!

昂冒桑憬幼潘怠!崩钚鸬阃繁硎救贤

拔颐遣杉降弥肝埔裁挥锌梢芍Γ际撬羌依锶说模挥蟹⑾帜吧说闹肝疲钪匾氖切灼魃现挥幸淮χ肝疲撬勒叩模苊飨哉獍训毒褪撬勒弑救说模褂心翘ū始潜疚颐且睬胱也檎夜挥锌梢芍Α!

澳敲茨忝羌ǹ频募ń峁牵俊

拔蚁肷厦嬉丫吹煤芮宄--自杀。”

李叙拿着尸检报告坐在办公室里陷入了沉思,难道真是这样,如果不是又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这时后面有人惊吓到:“喂,在想什么呢?”来着不是别人,又是那个王磊。王磊说道:“尸检报告出来没有?”

俺隼戳耍阕约嚎础!彼低辏钚鸢咽毂ǜ娓送趵凇

肮槐晃也轮校亲陨薄!

澳阏嬉晕亲陨保揖醯貌豢赡埽置挥兄ぞ荼砻魇撬薄!

氨鹣肓耍フ艺衣铮裉觳皇且ヂ伎诠┞铮残砘嵊蟹⑾帧!

澳腔沟仁裁矗衷诰腿ァ!

没有多久他们两就来到了案发现场,昨天来的棚子还在,远处就看到棚下有人,走近了原来是王强,他问道:“查到什么没有,昨天晚上可真难熬啊,他们所有人都在楼上等着呢,我就不上去了,等下问完,你们在下来问我,那几个苦力也在上面,还有尸检报告怎么说。”

白陨薄!彼低昀钚鸷屯趵谏下トチ恕

还没有到四楼,就听到上面吵了起来,原来死者的妈妈,也就是张军的妻子杨伊拉着阿达,说他是杀人凶手,旁人都在拉着杨伊。李叙很快进入屋里,这才安静下来。杨伊哭喊道:“找到凶手没有,你们到底找到没有。”

拔颐浅醪饺隙ㄊ亲陨薄!

安豢赡埽艺夂⒆樱伊私猓皇悄侵肿呒说暮⒆印!闭啪档溃挥兴茸约旱母改富挂私夂⒆拥摹

这样吧,大家吵也不是办法,大家都在,有没有谁没来,没人说话,那就是到齐了。“我爸没有来。”王敏说道

澳闶撬低跚浚抑溃诼ハ拢蔷涂及桑朔乐勾蚁氚蜒实氐惴旁403 室,一个个的来。“有问题吗?”

澳呛冒桑痛403 的主人开始,王磊你在这边看着,有什么异样的就跟我说。”

说完李叙和张国来到403 室,也就是张国的家,“你能把昨天上午十一点到十二点你在哪里,在做什么跟我说一下吗?我用录音笔录下来。”

澳歉鍪焙颍矣Ω煤臀腋缭诨鹪岢√甘虑椋抢锏墓ぷ魅嗽笨梢宰髦ぁ!

熬驼庖桓鑫侍馑坪蹙团懦南右桑薮苫鳌!

翱梢粤恕!

懊挥斜鸬奈侍猓抑蹲拥降自趺此赖模芨嫠呶衣穑俊

澳壳翱蠢词亲陨保故且春笮姆⒄梗憧梢宰吡恕!

李叙又陷入了沉思:“这么看来,他确实没有嫌疑,同样也可以排除张军,再说虎毒不食子,我想他就不用问了,但或许能从他口中得到一些别的什么,还是留到后面问吧。”

巴趵冢姓饧业呐魅斯础!

很快刘珊就过来了。“你是这家的女主人,请问你在昨天上午十一点到十二点在哪里,在做什么?”

拔医辛跎海钦殴钠拮樱易蛱觳皇娣酝暝绶梗揖痛粼诩依铮歉鍪焙蛭矣Ω迷诖采纤酢!

澳阌忻挥锌吹绞裁矗蚴翘绞裁矗俊

坝Ω妹挥校蛭业笔辈皇娣遗笔痹诩依铮驮谖腋舯诜考洌鸬木兔挥惺裁础!

盎故敲皇裁纯梢傻摹!崩钚鹦南耄骸罢庋氏氯ゲ皇前旆ǎ故墙姓殴呐投右黄鸸次拾桑残碚庋煲坏悖蛐砘岱⑾质裁础!

李叙跟王磊说“叫张国的女儿和儿子一起过来。”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