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十四章 苗疆虫酒

" 你是谁家的小孩?怎地跑到此处胡闹?" 太白楼三楼的窗口之前多了一位年纪不大、一身粉衣、容貌清秀的女子,这位粉衣女子居高临下看着趾高气昂的杨刃,嗔怒道。

" 谁家的小孩?" 杨刃心中一阵苦笑,对粉衣女子抱了抱拳,朗声说道:" 我是来找你家小姐斗酒的!如果你家小姐不敢跟我斗酒的话,就早点给南京的父老乡亲赔个不是好了!" " 呵呵,刚刚喝倒一个,又来一个找死的!" 粉衣女子嫣然笑道," 既然如此,蛮牙哥哥,你就放他进来吧!" 太白楼下那手拿狼牙棒的壮汉听到粉衣女子如此吩咐后,便收起手中的狼牙棒,侧身相让,留出一条通道。

杨刃对手拿狼牙棒的蛮牙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正步走进太白楼中。

太白楼在秦淮河畔伫立了数百年,数百年来,文人骚客的题词挂满了太白楼的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那一副副题词仿若一张张岁月的脸,它们记载了这岁月的辉煌和沧桑。

杨刃正步走上太白楼的三楼,正中有张椅子上坐着位一身紫衣的娇俏丫头,那丫头胸前挂着银饰,手上和脚上的银铃铛不时地碰撞,发出清脆的叮当声,当是铃铛姑娘无疑。

杨刃上楼后,也不客套,径直便坐到铃铛姑娘对面的那张椅子上。

" 你这个小哥哥,倒是很没有礼貌哦!我都没叫你坐下,你怎么就坐下了?"铃铛姑娘摇了下头,然后又俏皮地朝杨刃吐了吐舌头。

" 椅子就是用来坐的,难道还用来朝奉吗?我的兄弟桃花胖怎么不在这里?你把他弄哪里去了?" 杨刃在楼上扫视一圈,并未发现桃花胖的踪影,口气也有些蛮横。

" 呜……呜,怎么这么凶嘛?人家都没怪你没有礼貌,你倒先恶狠狠地骂起人家来了!我才是个没到十六岁的小姑娘呢……" 铃铛姑娘话未说完,便万般委屈地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

微风吹进太白楼,铃铛姑娘的哭声和着身上的铃铛声声声作响,杨刃一下子没了主意,无所适从地痴坐在那里,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 姑娘你不必伤心,我只是想找我的花胖兄弟而已,只要找到他之后,我立马就走!现在还有另一件重要的事情等着我!" 沉默半晌,杨刃又温言相劝道。

听到杨刃口气变软,铃铛姑娘小声抽泣道:" 那你先喝了这杯酒,就当赔不是好了?" 还没有说上什么,就要先喝一杯酒!杨刃的眉头立刻便皱起来,眼前这小丫头虽然年纪不大,举手投足间都透露着鬼机灵,自己可得小心为上。

正沉思间,那站在铃铛姑娘旁边的" 保姆姐姐" 早将一杯绿幽幽的水酒放到了杨刃面前。

这放在杨刃面前的水酒,绿得发亮,跟杨刃寻常见到的酒大不相同。

" 唉,看来这酒是躲不过了。" 杨刃心中暗叹。思虑片刻,乃微笑着道:" 只要姑娘告诉我花胖的下落,我就喝了这杯赔罪酒!" " 呵呵,真的?" 铃铛姑娘立刻破涕为笑。" 那我不假装哭了,装哭真不好玩!这位小哥哥,听说你是一言九鼎之人,可不要食言哦!要不然,你这花中唐寅、诗中太白、酒中嵇康的招牌可不就砸了?" 见铃铛姑娘变脸比翻书还快,杨刃心中不禁一阵苦笑,这眼前的小丫头,还真是不简单。

" 好的,你先告诉我桃花胖到哪里去了?你告诉我的话,我立马就喝了这杯酒!" 杨刃苦笑道。

" 呵呵,好啊,好啊!" 铃铛姑娘发出银铃般的笑声,顺手便是一指," 小胖哥哥在那儿!"杨刃顺着铃铛姑娘手指的方向望去,乃是一面墙壁,墙壁上则龙飞凤舞地写着几行大字:" 英年早胖,择日而肥;泡妞天下,舍我其谁?" 正是桃花胖的笔迹!

" 这……这只是花胖的" 题词" 吧?可是他人呢?铃铛姑娘,骗人可不好哦!" 杨刃哭笑不得地说道。

" 呜……呜," 铃铛姑娘忽地又哭了起来,几滴晶莹的眼泪从她明亮的眼珠中挤出来,煞是可人。" 你这位小哥哥,就会欺负人!你问我的是小胖哥哥在什么地方?我说在那个地方没错啊?刚刚他喝完酒后,就站在那个地方嘛!你早的时候又不说清楚,你早的时候要是问他现在哪里的话,我就不会指那个地方了,你不加个" 现在" ,我怎么知道你要问什么嘛?" 铃铛姑娘哭得梨花带雨,清脆的哭声和她身上的铃铛声一样,都让人不由得生出些许怜惜之情。

杨刃微微闭了下眼睛,眼前的这个小丫头恐怕比他以前遇到那些妖魔鬼怪更让人头痛!

" 好!我豁出去了。我喝了这杯酒后,再问一个问题如何?" 杨刃想到自己反正已身受天谴之毒,即使现在身上再有点其他什么东西也无所谓了。

" 好啊,好啊!大家鼓掌!" 铃铛姑娘立刻拍起手来。

杨刃手握酒杯,看着墨绿色的酒,双眼一闭就喝了下去。那酒入口柔和,一点也不辣,到喉咙后还有几分甘甜,确乃美酒。

" 不错,好酒!此酒其味甘甜,沁人心脾,好酒,好酒!" 杨刃连连赞叹道。

" 哈哈!小哥哥你真乖,你不像那个小胖哥哥,那个小胖哥哥我哄了他半天他都不喝!你乖,他不乖!" 铃铛姑娘呵呵笑道。

" 这酒是什么酒?我以前怎么没喝过!" 杨刃问道。

" 呵呵,这酒可是上好的酒哦!这酒名叫茶虫酒,是我从家乡带来的酒,是我好不容易采集化香夜蛾、米黑虫等可爱的小虫才配好的酒!" 铃铛姑娘嬉笑道。

" 这酒是虫酒?里面以前泡过很多小虫子?" 杨刃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看到杨刃眉头紧皱,铃铛姑娘脸色又不高兴起来," 哼!你那副难受的表情多难看!这酒不好喝吗?我自己都不舍得喝啊!你知道不?为了配这酒我不知道下了多大的功夫咧!我先要找到它们的幼虫,然后要慢慢地把它们喂养大,接着还要等它们拉臭臭的便便……" 铃铛姑娘委屈得都快哭了起来。

" 什么?等等,你说这酒是这些小虫的便便泡出来的?" 杨刃心中顿时一阵恶心。

" 是啊!是啊!化香夜蛾和米黑虫都是可爱的小虫,它们拉的便便虽然臭,但是很可爱的。我要把它们的便便先晒干,然后再磨成粉,接着才能泡酒!" 铃铛姑娘说着说着又呵呵地笑了起来,两朵红云飘上她的脸颊,俏皮间又多添了几分妩媚。

杨刃长叹了一口气,心中暗叹道," 罢了,罢了!只要能打听到花胖的下落,吃点苦头就算了!" " 这酒没什么其他作用吧?花胖刚刚怎么醉的?他现在又在何处?" 杨刃接着问道。

" 呵呵,你问的是三个问题哦!我决定先回答你的前两二个问题。要想知道第三个问题的答案的话,就还得再喝一杯酒!你看我好吧,还送你一个问题的答案呢。这全天下像我这样乖这样好的女孩子,还真是难找呢!" 铃铛姑娘乐呵呵地说道。

" 这小丫头倒是狡猾得紧!" 杨刃心中暗叹道," 也罢,现在就先听听胖子是怎么被灌醉的好了!" " 那就请姑娘告诉我这前两个问题的答案吧!" 杨刃心平气和地讨教道。

" 嗯,你这哥哥还蛮乖的,真好!这第一个问题嘛……嘿嘿……师父教我配酒方法的时候,我觉得好玩,我认真听了课。可是师父讲解这酒的功效的时候,我觉得没意思,不吸引我,所以,就逃掉了!哎,人家是懒虫嘛!不喜欢自己为难自己的!为了这次逃学,我还被老爹责罚了呢!呜……呜,你又说到别人的伤心处了!师父和老爹对我一点都不好,从来都是凶凶的,冷着个脸,但他们对其他的弟子都笑呵呵很关心的样子,就是对我一点也不关心。我这次就是生父亲的气,才偷跑出来的。可是……可是他们一点都不疼我,我跑出来都好几个月了,也不见他们出来找我,难道我不是亲生的啊?" 铃铛姑娘说着说着就又哭了起来,这次应该是动了真情,眼中的泪珠就如雨点一般,刷刷地就流了出来。

杨刃用手支起脑袋,傻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小丫头,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过了许久,铃铛姑娘才擦干眼泪,继续说道:" 人家也没什么坏心思,就是想拿你们做做实验而已嘛!要不然人家怎么知道这酒的功效是什么嘛?" " 嗯,是我的不对,我不该凶你的,我道歉……现在我想知道花胖是怎么醉的?" 杨刃问道。

" 呵呵,那是因为胖哥哥不乖!他来了酒楼后,就说自己肚子痛想拉屎,不想喝茶虫酒。我是好姑娘嘛!看到胖哥哥肚子痛后,就让" 蛮牙" 大哥给他灌了明月砂酒。可是喝完明月砂酒后,他还是说肚子痛。这时候我想到,我姑姑肚子痛的时候,经常会喝点五灵脂酒,于是我就好心给胖哥哥又灌了点五灵脂酒,可是没想到胖哥哥才喝了两口后,就口吐白沫地发起酒疯来。他发酒疯的时候,把全身的衣服都撕了,好下流的!最恶心的是,他身上突然起了好多蜂窝样的脓疮。我看着他的样子好难看的,所以一脚就把他踢给我姐姐了!" 铃铛姑娘皱着眉头说道。

" 什么?什么?你慢点说,那" 明月砂酒" 是什么?" 五灵脂酒" 又是什么?花胖怎么会突然天谴之毒发作?还有,你姐姐是谁?" 杨刃心中一惊,顿时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然而杨刃身形还未站稳,就感到了一阵剧痛,全身上下的肌肤如同被蜜蜂蛰了一样,疼痛难忍。

" 难道,我的天谴之毒也发作了吗?" 杨刃心中暗叹道。

--

书连小说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