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十一章 相帝说书

往日的辉煌,都在岁月的风雨中消散;忙碌的众生,总是在最迷惑的时候,才想起找寻过去的足迹。

南京夫子庙,枕着涛涛江水,倏忽间便过了千年。在这个浓缩千年岁月的地方,来来往往的人们表情各异,品尝着各自的欢乐与悲伤。

君子楼是夫子庙旁的茶楼,朗朗的说书声中,这座三层高的茶楼品味着一座城市的沧桑。

很多人喜欢喝茶,也喜欢在一碗清茶中品味一段传奇的故事。今天的君子楼又被茶客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按桃花胖的说法,这君子楼的喧闹程度能让他连放十八个响屁也不会有人察觉,拥挤程度简直比夫妻恩爱时还要靠得紧。

给过茶楼老板不少花头后,便有专人引着杨刃和桃花胖来到君子楼的西厢房,这是一间包房,右下方便是说书台子,端的是尽享天时地利之便。此刻这说书先生还未登场,四周早已密密麻麻挤满了人。桃花胖看着脚下人头攒动的景象,只是不住地摇头。

" 老羊啊!你说我们干什么不好,却偏要到这里来听评书。你知道这世界上最命苦的人是谁吗?这最命苦就是依红楼的姑娘们啊!如果我们这样的谦谦君子都不去拯救她们的话,那么她们的生活不就更痛苦了?" 悲天悯人的桃花胖看着拥挤的人群,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

就在桃花胖抱怨的时候,店小二拿着糕点进了厢房,听到桃花胖的话后,满脸堆笑道:" 这位公子爷,你还不知道这位说书先生是谁吧?今天我们茶馆请来的说书先生可是大名鼎鼎的普六茹印。你还不知道吧?人们常说这" 南六茹""北苍泓"是天下最有学问之人,这" 南六茹" 便是今天在本馆说书的普六茹印!" 桃花胖撇了下嘴唇,不屑地说道:" 什么" 普六茹" 不" 普六茹" 的,他的书说得再好,有依红楼小茹姑娘的肤色好吗……" 桃花胖一直抱怨不停,杨刃懒得理会,只稳重地坐在厢房中品茶而已。不久之后,但听楼下众人一声高呼,一位身着长袍、步履稳健、神态沉稳的中年男子走到说书台前,先将醒木一拍,然后抱拳朗声说道:" 鄙人普六茹印,多谢各位赏光!" 醒木拍响后,这君子楼顿时便鸦雀无声,众人全都竖起了耳朵。

" 好大的派头!" 桃花胖有些不悦地抱怨道。

普六茹印用炯炯有神的目光扫视了一眼台下众人,然后朗声说道:" 金陵乃虎踞龙盘之地,可是无论东吴、东晋,还是南朝的宋、齐、梁、陈,包括明朝和太平天国,这些在金陵建都的朝代不是国祚太短,就是被迫迁都?众人可知道这其中的缘由?" " 好一个普六茹印!" 杨刃心中暗叹道," 现在国民政府定都南京,这普六茹印竟然会提出如此问题?难道他不要脑袋了?" 台下的众人听到普六茹印的问话,立即开始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半晌之后,普六茹印又把手中的醒木一拍,朗声说道:" 这其中的原因其实很简单," 说到这儿,普六茹印故意停顿了下,冷眼细观台下众人的反应,继而接着说道," 那就是金陵的龙脉被人破坏了,龙气不足!" 此语一出,台下一片哗然。

" 六茹先生,你怎么知道的?不会是在危言耸听吧?" 有胆大的人现场发难道。

普六茹印甩了一下长袍," 啪" 的一声打开手中的羽扇,开口便引经据典道:" 李思聪的《堪舆杂著》中曾说:" 若南京牛首之龙,自瓦屋山起,东庐山至漂水蒲里,生横山、云台山、吉山、祖堂山而起牛首双峰,特峙成天财土星。左分一枝,生吴山至西善桥止,复于肘后逆上,生大山、小山。右分一枝,生翠屏山,从烂石冈落,起祝禧寺,至安德门,生雨花台,前至架冈门,上方门而止……" 可以这么说,南京城的风水是非常好的!" 普六茹印此话刚一落音,台下的众人就抢先拍起巴掌来," 就是嘛,南京本来就是块风水宝地!" " 然而……可惜啊可惜!" 普六茹印突然仰头长叹,面露悲怆。

" 可惜什么?" 众人皆问道。

" 可惜" 匹夫无罪,怀壁有罪" !《舆地志》称:" 秦始皇时,望气者云江东有天子气,乃东游以厌之。又凿金陵以断其气。今方山石硊,是其所断之处" 。这南京城的风水就是太好了,所以始皇帝才会命人破坏南京城的风水。在座的诸位可知道,秦始皇在位的时候,曾派河工凿过一条河流破坏此地的龙脉!诸位可知道这始皇帝挖出的这条河流是什么河吗?" 普六茹印问道。

" 什么河?" 众人惊问道。

" 这条河就是十里风月的秦淮河!" 普六茹印又叹了一口气。

" 六茹先生,难道这南京城的风水就这样被点破了吗?" 众人齐问道,脸上皆露出惋惜的神情。

" 哪里有这么容易,金陵乃中华" 南龙" 龙脉所在,这里的龙气只是受阻,却并没有被截断!" " 哦,此话怎讲?" 众人问道。

" 你们真是笨耶,这还不明白啊?这就如同一个人受了重伤昏迷不醒一样,他虽然受了重伤但是并没有死去啊!只要他好好养伤,自然会有苏醒的那一天。" 普六茹印正要答话,东厢房中突地传来一声有如黄莺一般清脆的声音,众人循声望去,说话的是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年,但见他头戴书生帽,身着公子装,虽身形瘦小,一眼瞧去却是朝气逼人。少年身旁还站着几位十八九岁的女子,她们或给少年端茶送水,或给少年扇风捶背,一派富家子弟的享乐模样。

少年说过此话后,也没理会楼下众人的不满,乐呵呵地又玩起手中的蚕虫来。

普六茹印听到少年的回答,满意地点了点头,又看了眼迷惑不解的众人,继续说道:" 既然大家有兴趣,我再讲个故事如何?我想问问大伙儿,你们可曾听过燕雀湖没?" " 燕雀湖?" 杨刃心中顿生迷惑,自己虽在南京混了多年,可是这燕雀湖的名号却是头一次听到。

看到众人面上皆是迷茫神色,普六茹印接着说道:" 大家都知道南京有玄武湖,玄武湖又称后湖。其实南京城不仅有后湖,而且还有前湖,这前湖就叫做燕雀湖……" 普六茹印的故事娓娓道来,台下众人也听得入神。很少有人发觉,这君子楼中不知何时多出一些训练有素、面无表情的茶客来。

" 相传,燕雀湖的名称始于南北朝时。当时梁武帝的长子萧统谦恭好学,笃信儒佛,尤好文学,深得梁武帝宠爱,被立为太子。萧统三十一岁时,游玄武湖不幸失足落水,后虽经救起,却染了风寒,不久之后,便不治身亡。太子死后,梁武帝悲痛万分,他秘密地把太子藏在了钟山之旁。太子下葬时,有琉璃碗和紫玉杯陪葬。这琉璃碗和紫玉杯皆是世上奇珍,自然就免不了有歹人见财起意。话说太子下葬后的某一夜,一个参与安葬的太监偷偷摸走了宝物。就在太监仓惶逃到朱雀桥的时候,这朱雀桥旁的燕雀湖中突然飞出一只红色朱雀,在这朱雀之后则跟有无数的燕雀,这些燕雀齐扑太监,一番扑腾,很快,这太监的行迹就被人发现了!" 普六茹印说到此处,停了下来,喝了一口茶水。

" 红色朱雀?长什么样子?" 桃花胖顿时迷惑起来," 老羊,你说那朱雀的样子是不是就是你身上那只鸟的样子?" 听到桃花胖的话后,杨刃也有些迷惑,不由得便皱起了眉头。

" 你皱眉头干什么?我说的那只鸟,不是你下面的那只小鸟,而是你上面的那只大鸟,就是你胸口铜钱里的那只鸟!" 桃花胖满是委屈地辩解道。

就在桃花胖和杨刃就 "鸟" 的问题纠缠不休的时刻,普六茹印又接着说道:"梁武帝得知燕雀护陵的事情后,非常惊异,诏令重新整修太子墓。封墓时,又有数万只燕雀衔泥飞来,筑起很大的墓包,并且日夜盘旋于上,守护着太子墓。由于太子墓在前湖边上,因此,后人便称前湖为" 燕雀湖" ,又名" 朱雀湖" 、" 太子湖" 。宋朝诗人杨修之曾有诗云:" 平湖岸侧见高坟,万土衔来燕雀群。鉴面无波天一色,此中文藻似储君。""台下众人听完普六茹印的故事,皆沉思起来。可就在此时,那东厢房的少年公子却又银铃般地喊道:" 现在这燕雀湖又在什么地方啊?我怎么没看到啊?太子墓呢?我也没见到啊!" 听到少年公子的询问,普六茹印微微笑了笑道:" 这位公子问的也就是我今天最想说的:燕雀湖的消失关系着一个千古悬案,同时也牵系着这金陵城的龙脉风水!" " 那你就快说啊?你要再这样慢吞吞的话,我就放虫子咬你了!" 少年公子扬眉嗔道,孩子气十足。

" 好,我这就说!" 普六茹印收起手中的羽扇,轻启唇齿,就要开腔。

众人此时都立起了耳朵,拥挤的君子楼中顿时没有一丁点声响。

--

书连小说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