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十七章 破瓦封棺

眼看陶罐就要摔到地上,杨刃眼疾手快,赶紧使力顿住身形,顺手一抄,将陶罐接在手中。

" 好险!好险!" 杨刃一手捧着陶罐,一手抚着自己胸口,努力调整自己扑嗵扑嗵响个不停的心跳声。

" 这陶罐里是骨灰吗?" 杨刃自问道," 为什么刚刚里面有沙沙的声响?" 说着话杨刃将陶罐举了起来,在这陶罐底部还贴有一道黄符,那符上写着几个朱砂大字:" 西林宅居,群阴剥阳,童女一丧,阴鬼换财!" " 这话是什么意思?邵梅花说" 西林屋" 要靠梅花卦才能解? 难道这西林屋……" 想到此处,杨刃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那乾造八字命主的喜神是金和木,配上这" 西林屋" 的话……难道这世上还真有这么阴险狠毒的人?连自己的亲人也要迫害?" 不一会儿,杨刃似乎想通了其中的关系,他把两个陶罐又放到土坑之中,堆上泥土,把一切恢复成原样,然后再次来到杜府的大门前。

冷冷的月光照在杜府大门之上,那门匾上的" 杜府" 二字在夜色中显得格外突兀,处处都透着一丝诡异的气息。

杨刃静默不语,不声不响爬上大门顶端,那门匾细看之下竟是一整块青石板,触手冰凉,且可移动。杨刃略一沉思,用手轻轻抠动,再猛一使力,那门匾竟整个拔了出来。

那写有" 杜府" 二字的门匾被拨出后,又一个门匾出现杨刃眼前,同样的青石板,在冷冷的月光下泛着诡异的光泽,其上赫然刻有两个阴文(注:铭文中凸出表面的文字为阳文,凹陷进去的为阴文)大字——" 西林" !

" 果然是" 西林" !" 杨刃暗道,同时从怀中掏出刻刀和榔头,在" 西林" 二字上叮叮当当搞起" 艺术创作" 来。

不多大会儿,一切完工,杨刃重又将那块写有" 杜府" 字样的门匾装上,从大门上跳下,拍拍手上的灰尘,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

月亮复又从云层中钻了出来,一束清冷的月光直射到杨刃刚刚完工的门匾上,异变突生,那杜府灵堂中的红木棺材突然震动了一下,一声低呼从棺材中传了出来,与此同时,那垫在棺材底下的瓦片也发出了清脆的破裂声。

棺材破瓦了,红木棺材破瓦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这边杨刃在" 西林宅" 中忙上忙下,那头桃花胖也没闲着,一直不紧不慢地跟在那顶奇怪的轿子后头。

轿子悄无声息地在南京城的街头巷尾穿梭,每过一个街口,都会停下一小会儿,而小翠则会从轿子中走出,一边拍手一边唱着童谣," 黄纸人,莫忘魂,举着元宝见主人;见主人,有人疼,拿着香烛回元神!" 童谣方一唱完,那周围宅院的墙壁中便会跑出一些一米来高的黄衣小人。那些黄衣小人双手举着元宝,咿咿呀呀地叫着跑到小翠跟前。

小翠接过黄衣小人的元宝,随手一丢,便将那些元宝丢入轿中,而后复又对这些黄衣小人唱道:" 送元宝,变纸人,送完元宝就还魂!" 童谣声刚落,那一个个黄衣小人突地化为一张张人形黄纸,在半空中打个转儿,便悠悠飘落在小翠的提篮之中。

桃花胖看着这诡异的场景,额头上的冷汗" 唰" 的一下就淌了下来,在心里祈祷多时,才敢怯生生地继续跟在轿子后面。

轿子走走停停——一路上不停地跑出不少黄衣小人,这些黄衣小人送完元宝后都变成一张张纸片——穿过南京城的大街小巷,最后来到神秘的棺材赌场前。

棺材赌场前站着一位面目狰狞的黄衣人,这黄衣人一字眉、刀疤脸、朝天鼻、雷公嘴,正是那位在棺材赌场中变成纸人的赵陀罗。

赵陀罗眼见轿子到来,比划了一个手势,轿子很快就停了下来。轿子停下后,那戴着面纱的黄衣人和小翠双双从轿子上走下来,互相依偎着走到赵陀罗面前。

" 主人等你们很久了,怎么现在才来?" 赵陀罗不满地说道。

" 陀罗星辛苦了!我和夫君家里有点事,所以才耽搁了。元宝婆婆呢?黄衣小人们还等着火浴呢!" 小翠向赵陀罗道了个万福,满脸赔笑道。

赵陀罗点点头,转身走进棺材赌场,再出来时手上端了个大大的火盆,耸着朝天鼻对小翠道:" 让孩子们火浴吧!每个月也只有今天是孩子们洗澡的日子。" 赵陀罗话一说完,便把火盆摆在了地面之上。小翠则把提篮中的黄衣纸人扔到火盆之中。不一会儿,那些纸人又变成一个一个看上去有血有肉的黄衣小人,从火盆中爬了出来。

这些爬出来的黄衣小人一个个排好队站在赵陀罗面前,像木偶一样等待着赵陀罗的吩咐。

赵陀罗看着这些黄衣小人,嘴巴蠕动了几下,面无表情地说道:" 你们现在再去运财,下个月满月之时,我再让你们回来!" 听到赵陀罗的吩咐后,那一个个黄衣小人立刻活蹦乱跳起来,只一溜烟的功夫,就消失在夜色之中。

黄衣小人消失在街头巷尾的民宅间后,赵陀罗回首对小翠和那黄衣男子挥手说道:" 铃星、擎羊,你们进来吧,主人等我们很久了!" ……

夜色笼罩这满是鬼气的棺材赌场,桃花胖看着眼前诡异的情景,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棺材赌场的大门虚掩着,似乎有一种魔力吸引,桃花胖从隐身处两眼无光地走了出来,着了魔一样慢慢地向赌场大门走去。

棺材赌场越来越近,桃花胖的眼神也越来越飘浮。这诡异的世界似乎在吸引着,吸引着另一个人间的生灵,不顾一切地往里跳,万劫不复,永不超生……

桃花胖的意识渐渐模糊,赌场大门像个张开大嘴的巨兽,要吞噬掉世上的一切,近了,更近了……桃花胖的耳旁突然传来一阵清脆的铃铛声,那铃铛声如一盆冷水,迎头盖下,一下子就把桃花胖从迷糊中拉了回来。

桃花胖身子抖动一下,稍微回过神来,身旁不知何时多了一位喇嘛,一身红衣,目光如电,正拉着似醒非醒的桃花胖,拼命地向远离赌场的方向跑去。

棺材赌场渐渐被二人甩在身后,虚掩的赌场大门终于" 嘭" 的一声重重关上。关门声惊醒了奔跑中的桃花胖,他猛地一下就睁大了眼睛。

" 这是哪里?那些黄纸人呢?你又是谁?" 桃花胖挣脱喇嘛的手,发出一连串疑问。

" 本尊乃不动明王,居士受惊了。那些黄衣小人是棺材赌场养的小鬼,这些小鬼藏于各民宅中,每到月圆之时,他们就会把偷到的钱财送到赌场之内。" 不动明王皱眉回道。

" 远财小鬼?那几个大一点的黄衣人和绿衣人又是谁?" 桃花胖继续问道。

" 唉,那一脸横肉的黄衣人乃是赵陀罗,此人不听本尊劝导,已经成了运财纸人。那绿衣人乃是铃星,和她一起的黄衣人是擎羊。他们,再加上元宝婆婆,并称为棺材赌场" 四煞神" !" 不动明王答道。

" 什么纸人煞神的,我现在头好痛,你能不能说得简单些?桃花胖摇了摇自己的脑袋。

" 居士请随我来,你自然就会明白。" 不动明王做了个" 请" 的手势。

不消片刻,不动明王领着桃花胖来到一户人家的墙角之下,在墙角随意扒拉几下,手里便多出了一个黄纸人,那纸人正面写有" 运财小鬼" 四字,反面则写着"见财忘魂" 。

" 这就是我刚刚看到的黄衣小人?" 桃花胖诧异地张大了嘴巴。

" 没错,这就是你刚刚看到的黄衣小人。这些黄衣小人从每家偷走财运财气,然后送到棺材赌场中。" 不动明王说道。

"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又为什么要救我?" 桃花胖疑惑地问道。

" 居士,能让我看看你的胸口吗?" 不动明王没有回答桃花胖的问题,忽然提出一个" 奇怪" 的请求。

" 怎么无论和尚还是道士都要看我的胸部?" 桃花胖嘴边嘟囔道,不情愿地解开了自己胸前的衣扣。

桃花胖的胸口有一粒粉红色的肉痣,正是当日在" 来去阁" 中骇得紫薇老道从座椅上蹦了起来的 "佛缘痣" 。

不动明王瞪大眼睛看着桃花胖胸前的肉痣,先是摇头,继而将目光移向桃花胖的面相,仔细端详一番,忽地神色大变,双手合十,拱手行礼道:" 龙树尊者,请恕明王接驾来迟!"

--

书连小说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