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六章 棺材曝光

狱中无岁月,转眼之间便过了六月,扬刃、桃花胖二人的伤势虽已复原,但那杨刃却一直昏睡未醒,桃花胖诸多努力无效后也只得作罢,只将希望寄托于" 吉人自有天佑" ,日日且与算瞎子逗贫为乐,饱食终日,无所事事,只是,这隐隐的平静中似乎总预示着要发生些什么。到最后,秦淮监狱虽是太平无事,那南京城内的梅花棺材铺却开始不安宁起来。

" 赵主事,赵主事,大事不妙了,大事不妙了!" 棺材铺中一个木房伙计惊惊慌慌地跑进了账房。

" 嚷嚷个屁啊,什么大事不妙了?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 赵主事一边呵斥伙计,一边悠闲地品着清茶。

" 赵主事,不……不好了,红……红木棺材见天光了!红木棺材见天光了!库房……库房的天瓦破了!有道天光照到了棺材之上……" 那伙计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因为过于激动,胸膛一直不住地上下起伏着。

" 什么?"听到这个消息,赵主事面色顿变,手一抖,那上好的青花茶碗就落到地上,立刻摔成了碎片。

" 你说的是那个用千年阴沉木做的红木棺材吗?咱们梅花老板千叮咛万嘱咐不能见天光的红木棺材?" 赵主事面色惨白地问道。

" 是的,主事!也不知道是得罪了哪位神仙,那红木棺材怎的就见天光了!"伙计哭丧着脸说道。

" 唉!他妈的,都怪那个煞星!" 赵主事怒骂道," 自从赵陀罗这个煞星来到我们棺材铺后,我们这里就厄运不断!" 九个月前,赵陀罗到梅花棺材铺讨了一包" 香灰" ,自此之后,棺材铺就开始厄运不断了。

赵陀罗走了没几天,棺材铺的老板邵梅花就关闭了棺材铺的大门,从此不再做生意。不仅如此,邵梅花还在那些破瓦的棺材上贴满了黄符,然后把所有棺材都放到库房里等着阴干。

不过人算不如天算,虽然邵梅花做了如此多的准备,但是那些麻烦的事情还是一件接着一件来临。

在这九个月中,不断有人闯进棺材铺来买棺材。让人费解的是,这些买棺材的人最后总会挑到那些破过瓦的棺材。更让人忧心的是,那些破瓦的棺材卖出去后,都发生了一些难以预料的事情。这几天,邵梅花就在苏州城处理一具破瓦棺材的事儿,所以今天并没有呆在棺材铺中。

" 唉!这是最后一具破瓦的棺材了!这最后一具棺材怎么就见了天光?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梅花掌柜还没回来,这可如何是好?" 赵主事顿时变得语无伦次起来," 对了!对了!你们几个人马上用木条把大门封死,不管谁敲门都不能放进来。记住,一定要堵着大门,一定不能让买家进来!如果有人放买家进来的话,你们就给我睡棺材好了!" 没过多长时间,棺材铺的大门就被里三层外三层严严实实封住了。看到一切准备妥当,赵主事的心这才稍稍安定下来。

都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就在红木棺材见天光后的第三天,午夜子时,赵主事担心的事终于来了。

" 赵主事,不好了,不好了!有人敲铺子的大门,有人敲铺子的大门了!" 梦中的赵主事被一阵惊慌的叫喊声吵醒。

" 什么?有人来棺材铺了?难道……难道还是躲不过吗?" 赵主事喃喃自语道,跟着又吩咐伙计," 你们赶快堵住大门,不要放外人进来!" " 主事,那外面的人来头可不小,他们是金陵商行杜老板的手下!" 伙计惊慌地说道。

" 什么商行米行的?就是天王老子也不能放他们进来!" 赵主事把右手狠狠地捶在桌子之上。

梅花棺材铺的大门外灯火通明。那些在门外敲门的人开始还是温言相劝,过不了一会儿便开始用力砸门了。

那些敲门的人开始是用拳头砸门,后来变成了用原木撞门。好在棺材铺门坚墙厚,众人在赵主事的指挥下也没乱了方寸,两个时辰过去,这大门仍是坚固如初。

又过了一会儿,棺材铺外逐渐安静下来,那些不速之客似乎都离开了。

" 赵主事,他们走了吧?" 伙计小心问道。

" 也许吧,走了最好,走了最好!" 赵主事把手放到了胸口。

赵主事心底稍安,但听门外" 嘣" 的一声巨响——那些人竟将火药埋在门下引爆——大门立时洞开。紧接着,便有人上前将爆炸产生的木屑、砖渣清扫干净,然后就见一大队人马扎着火把旁若无人地闯进了棺材铺中。

" 管事的人在哪儿?谁是管事的人?快给老子出来!"一位江湖大哥模样的人大声嚷嚷道。

" 请问这位大爷如何称呼?我家掌柜的不在,有甚需求可让小可代为转告。"赵主事说道。

" 老子姓焦,金陵城的人都叫我焦老大,我是金陵商行杜老板杜胜远的拜把子兄弟!我问你,你可是阴阳先生?你们棺材铺可有上好的棺材?有的话,赶紧就将棺材送到杜老板家去!" 焦老大大声叱喝道。

" 焦大爷,斗胆问句,杜府究竟是何人过世?有这过世之人的八字吗?" 赵主事小心问道。

" 唉!过世之人乃是我那可怜的侄女杜心媛,我那可怜的侄女怎么就这么去了呢……来人啊,把心媛的生辰八字给这位先生!" 焦老大鼻头酸了一下。

赵主事接过八字,仔细推了一阵,不过一小会儿,就见那赵主事张大嘴巴,混身哆嗦,惊呼道:" 啊?怎么……怎么会是童女命?" " 啊什么啊?怎么所有的阴阳先生看到这八字后都是这幅表情?" 焦老大也颇有些不解。

" 贵侄女……贵侄女是童女命啊!不知道贵侄女是何时过世的?停柩的方位又是何方?" 赵主事皱眉问道。

不一会儿,赵主事又接过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杜心媛过世的时辰和停柩的方位。

赵主事恭敬接过纸条,刚看到杜心媛过世的时辰,脸上的汗珠就一滴一滴淌了下来。他假意拿手帕擦汗,压低声音对身旁的伙计道," 你们赶快收拾东西,赶快逃命去,能跑多远就跑多远!" " 主事,那你呢?这八字有什么问题吗?再说掌柜的也没回来啊!" 伙计小声地回道。

" 即使掌柜的回来,这个事情他也不一定能弄妥……唉,那红木棺材你们刚刚察看过没有?" 赵主事又小声问道。

" 回主事的,那红木棺材自从破瓦后就一直金线锁边,又用红绳子吊在了半空之中!" " 好,还是悬棺,那我就放心了。你们现在赶快收拾东西,各自逃命去吧!其他的交给我来处理就是!" 赵主事语重心长地看了看一脸茫然的伙计。

看到赵主事一直不停地小声嘀咕,焦老大觉得怠慢了自己,脸上就有些挂不住了," 我说管事的,你在嘀咕些什么?你们这里有没有上好的棺材?你是不是个阴阳先生?" " 这个……这个……焦老大,我们这恰好没有上好的棺木了,这阴阳先生您还是另请高明吧!" 赵主事满脸堆笑地回道。

" 放你妈的屁!你们这些阴阳先生就会耍滑头,我都找了八个阴阳先生了,所有的阴阳先生看到我侄女的八字和过世时辰后全都跑了,这次我是再也不会相信你们这些人的鬼话了。来人啊,把这先生给我绑了,押到杜府!你们再给我在院子里面好好搜搜,见到有上好棺木的话,就给我拖回去!" 焦老大马鞭一挥,手下的喽罗急急就往库房之中闯去。

这边焦老大话还未了,就听那库房之中突然传来一声巨响,一位脸色惨白的伙计从库房中连滚带爬地跑了出来。

" 主事的,主事的!不好了,不好了!红木棺材的金线着火了!挂棺材的红线烧断了,红木棺材落地了。" " 什么?" 赵主事听到这消息,双膝一软,顿时就跪在了地上。

--

书连小说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