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一章 五帝生钱

" 帝钱出,狙神现;七年后,龙气裂。" 杨刃低头看了看怀中的铜钱,一字一顿地说道:" 我那时候听到的就是这几句话。" " 帝钱?狙神?龙气?老羊你到底说的什么?你的家世和这金陵塔有什么关系?你脖子上的" 顺治通宝" 又是怎么来的?还有,最后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桃花胖皱着眉头狠狠地盯着杨刃。

在桃花胖身旁一直闭目养神沉默不语的邪童,此时突然睁开眼睛,诧异地问杨刃:" 狙神?难道是传说中的狙神?" " 狙神,你知道什么是狙神?" 杨刃一下子就跳了起来,死死地掐住了邪童的肩膀。

" 我曾听人说过,请神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文请神,一种是武请神!狙神则是……" 邪童面露不安,欲言又止。

" 说啊,继续说下去,狙神到底是什么?文请神是什么?武请神又是什么?邪童你告诉我,你快告诉我!" 杨刃的目光瞬间就透亮了起来。

" 老羊你先别急。神打、碟仙、笔仙、狐仙等等,这些都是文请神。文请神是请神上身,然后让神控制自己的身体!" 邪童拍了拍杨刃的肩膀,让他先坐下来。

" 这些我好像都听人说过!那武请神呢?我好像从来没有听过。" 杨刃的眼中充满了期盼,压在他心里十年的谜团似乎看到了曙光。

" 武请神也是请神,不过它是以武力请神……算了,一时半会儿我也说不清楚,打个简单点的比方,文请神是人听神的,武请神是神听人的!" " 神听人的?谁有这个能力能让神听人的?如果请出的神不听自己的话又怎么办?" 杨刃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只是听说而已!武请神中有一种请神方式就是狙神!" 杨刃听了邪童的述说后,闭上眼睛,思索半天,皱着眉头说道," 也许……也许我和父亲那天遇到的就是狙神!" " 什么?你们遇到了狙神?" 桃花胖疑惑地看着杨刃。

" 嗯!那天宝塔中传出" 帝钱出,狙神现;七年后,龙气裂" 的话语后,我就听到金凌塔中传来了一声巨响,没过多久之后,那金陵塔上的天空就开始变化起来……" " 恩,看来妖怪来了!" 桃花胖打断杨刃的话,若有所思一本正经地说道。他就是这样的人,总能在异常紧张的时候给你来点小状况,让你哭笑不得。

杨刃白了桃花胖一眼,懒得理他,继续说道:" 乌云猛地从四周跑到金陵塔的上空,那一朵朵的黑云遮住了天空,遮住了金陵塔,遮住了整个天地。乌云不断翻滚着、撞击着、咆哮着、呼喊着,一阵阵狂风卷起漫天尘土,霎那间,天地万物都笼罩在一片烟尘之中。" 说到这里,杨刃明显地激动起来。

" 我呆呆看着这变化的一切,没过多久,那金陵塔中突然传出一声奇怪的鸟鸣声。与此同时,只见那传出鸟鸣声的塔中射出一道红光,那红光直射入天际,一时间电闪雷鸣,然后风来了,雨也来了。

父亲察觉情形不对,一把拉着我就往外跑。我那时候根本就看不清前面的路,眼里只是满世界的黑暗,满世界的大雨,还有那突然出现而又连绵不绝的闪电。

雨越下越大,地越来越泥泞,我和父亲也越来越累。就在我和父亲停下来休息的时候,我抬头往后看了一下,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我们跑了足有个把时辰,可那金陵塔却仍在自己身后,也就是说,我和父亲竟然一直在围着金陵塔打转!

父亲也看到了身后的金陵塔,他的精神一下子就跨了,一行老泪从他的脸颊流了下来。过了一会儿,父亲牵着我的手又来到了金陵塔。在金陵塔前,父亲虔诚地跪了下来……" 杨刃面部的肌肉开始颤抖,手中的拳头也越握越紧。

" 你父亲在金陵塔前做什么了?" 桃花胖紧张地问道。

杨刃平静了下自己的心情,接着说道:" 父亲对着金陵塔磕头,他虔诚地祷告道:" 天地神灵在上!列祖列宗在上!如果这世间真有天谴的话,那就让这天谴应到我身上吧!不要再伤害我的孩子了!不要再折磨我的孩子了!他要受的罪过都转嫁到我身上吧!""说到这儿,杨刃的眼中已经泛出泪光。

" 父亲说出这句话没有多久,那乌云之中就出现了一道红光,那道红光带着雷霆万钧的气势冲了下来。片刻之后,红光就吞噬了父亲,父亲消失了,红光消失了,风雨雷电也一同消失了。

看到父亲消失,我立即傻了眼。我在金陵塔前大声呼唤,我想闯进那金陵塔中,我想撕开这可恶的大地,我想诅咒这所有的一切……然而,然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徒劳的,父亲就这么从我眼前消失,彻底地消失了。父亲消失后,我开始流落在南京城的大街小巷,我找不到父亲也找不到回家的路,然后我就遇到了你们……" 说到这儿,杨刃嘴角有些抽搐,忍了良久才将情绪控制好。

" 老羊,不要难过了。我知道你很想你的父亲,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当你爸爸好了!我觉得你这样的人是典型的父爱缺乏,让我来挽救你吧!" 桃花胖拍着杨刃的肩膀,动情地说道。

杨刃抬头看了看一脸严肃的桃花胖,憋了好一会儿,终于破涕为笑,做势怒骂道:" 花胖,我现在真想好好揍你一顿!" " 呵呵,你笑了就好,笑了就好!缺乏父爱的时候,言语一声便是,我可以随时帮忙。" 桃花胖哈哈笑道。

" 三年前金陵塔倒了,然后就有一只军队守护在塔基的周围。从那时候起,我就再也进不去金陵塔了。为了找到金陵塔基的缺口,我只有不停地在金陵塔基的周围找寻机会。" 杨刃的目光又望向了远方。

" 那你找到缺口了吗?" " 没有,我没有找到缺口。不过我在这山麓之中却碰到了一个奇怪的老道。" " 老道?你找老道干什么?这老道有什么奇怪的?你难道没听说 "道可道,是老道;色可色,非常色?" 好色的老道可是男女通吃哦!你要当心啊!" 桃花胖脸上露出了担忧的神情。

杨刃没有理会桃花胖的胡言乱语,继续说道:" 这老道住在神乐观,我今天一定要去再见见他。我一定要问问,三年前他给我说的那些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

书连小说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