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十五章

我向十四请安,他冷冷看了一眼,也未让我起来,脚步不停,从我眼前而过。我忙站起,追了几步,叫道:“十四阿哥,我有话说。”

他头未回,继续走着:“我没有话和你说!”我叫道:“和上次的事情有关,和敏敏格格有关。”

他停了脚步,回身冷冷注视着我说:“我欠了你个人情,你想要什么?”

我现在对他实在是一点脾气也没有,自顾平静地说:“过两日蒙古人来后,肯定会撞见敏敏格格,到时该如何说辞?”

他垂目想了一下:“直接告诉她,再赔个礼道个歉,说几句软话哄着她,不就行了?”

我摇摇头,发愁地想,哪有那么容易?欺骗先不提,中间还牵扯着个十三呢!可十三的事情却不好对他说,叹道:“只怕不是那么好哄的!”

他冷笑着道:“我看你哄人的功夫是一流的,何必那么担心?”说完转身去了。

我心里暗骂了句,混球!只能无奈地看着他离去。

愁着,烦着,怕着,敏敏格格随着苏完瓜尔佳王爷到了。我立在康熙身后,看看侧坐在两旁的十三和十四,想着待会敏敏就要进来,只觉得双腿发软,头发晕。

正在惊怕,十四忽地站起,向康熙躬身说:“儿臣忽而有些内急,要告退一会!”康熙幷未在意,随意地点点头,十四头未抬静静退出了大帐。

我提着的心,缓缓落回了原处,先避开一下,至少给我一个向敏敏解释的机会。否则就这么当着康熙的面撞上去,敏敏又是个没什么城府的人,一旦揭破,我还真为自己的小命担心。

苏完瓜尔佳王爷和随行的蒙古人向康熙行完礼,分宾主坐定后,纷纷谈笑。我一直留意着敏敏,敏敏自打进帐看见十三后,就一直头未抬,神色娇羞地静静坐着。十三却是恍若未觉,自顾和身旁敏敏的兄长苏完瓜尔佳. 合术谈笑。

我叹道,看看敏敏这个样子,就是十四在她眼前,她恐怕一时也看不到的。可想着十三的回答,又替她无限难过!

我这厢看看十三又看看敏敏,再想想十四,真是愁苦满腹。眼光在十三和敏敏面上游移,忽地对上四阿哥的视线,他瞟了眼娇羞默默的敏敏,又瞟了眼谈笑风声的十三,再瞅着我眼中闪过几丝笑意。我愁都愁不及,他还有心思看戏,气嗔了他一眼,转开了视线。

视线未及收回,已经看见八阿哥正面带微笑,静静看着我和四阿哥,我不敢与他目光对视,忙低垂了目光,看着地面。

大家笑谈了半晌,康熙忽地问道:“十四怎么半日还未回来?”帐内一下安静了下来,我的心立即悬了起来。八阿哥长身立起,躬身回道:“他昨日就说肠胃不适,只怕是近日饮食有些不当。”

康熙问:“可叫了太医?”八阿哥回道:“还未!”康熙微蹙着眉看着低下的几位阿哥说:“不要仗着年纪青,就对小病小恙不上心!”众位阿哥忙齐声应是,八阿哥也俯身应道:“儿臣记住了!”说完侧头吩咐身后的小厮去请太医看十四。

康熙笑对苏完瓜尔佳王爷说:“朕年纪大了,才越发觉得平日养生的重要!”苏完瓜而佳王爷忙笑着符合,两人笑谈着各自的饮食起居。

我缓缓舒了口气,今天安全了!

晚间左思又想,觉得只能主动出击,在事情败露之前化解。第二日正好不当值,遂去找敏敏,一路走着,一路还是发愁究竟该如何说。

低头发愁慢走,“我正要去找你呢!没想到竟碰上了!”我闻声抬头看去,敏敏正立在身前,盈盈而笑。我忙俯身请安,她上前挽着我胳膊起身,笑道:“大半年未见,你可好?”

我回道:“一切安好!格格呢?”她笑着点点头。

两人挽着胳膊并肩而行,我满腹愁思,不知如何开口。敏敏也是低头默默。静了半晌,两人同时侧头看着对方说:“你……”又都同时住了口。

我忙说:“你先说!”敏敏笑了一下,一面走着,一面目注着前方低声问:“你可帮我问了?”

我深吸了两口气,不知如何开口,打碎她的一片芳心,不是不残忍的!敏敏等了半晌,见我只顾着低头默走,不禁脚步缓了下来,低低地问:“他没有?是吗?”

我不知如何回答,看着她,想了半天说:“反正你阿玛也不愿意格格嫁给他,格格以后就不要再想他了!”

她停了脚步,大睁着双眼急促地问:“为什么呢?他为什么看不上我呢?难道我比不上他的福晋吗?”说着,敏敏已经语带哽咽。

我拉着她的手说:“格格不是你不好!真得!”

敏敏猛地甩开我的手,边跑边说:“我要去问问他,我究竟是哪里不好?他看不上眼。”

我忙随后追着,叫道:“格格!格格!你别跑!你听我说!”

敏敏只在前面急跑,对我的叫喊听而不闻。跑出营地时,她随手从士兵手里抢了马和马鞭,翻身上马,急驰而去。我也忙抢了匹马,打马追去。

她在前面拼命抽打马,马儿快如闪电,我的马技本就不如她,又比她晚上马,此时更是越落越远,她的身影渐去渐远。

远远地看着她骑马冲到了十三跟前,跳下了马,我看见十三近旁的身影居然是十四,心中着急,连怕都顾不上了,只是狠命抽打着马,指望能快一点。

待我从马背上跳下时,恰听到十三说:“格格错爱!十三不敢当!今日还有别的事情,改日再向格格赔罪!”说完想走,敏敏拦在他身前问:“我只是想知道,我哪里不好?你看不上?”

我赶忙跑过去,站在敏敏身后,直朝十三合手一拜再拜!又赶着向十四挥手,示意他离开。十四面带惊异盯着敏敏和十三,对我视而不见。十三瞅了我一眼,又看了一旁的十四一眼,蹙眉看着敏敏温和地说:“格格先回去吧!这里不是说这些的地方!皇阿玛还等着我和十四弟呢!”

敏敏倔强地说:“有什么不可以说的?”一面侧头从十四面上一扫,随即移开了视线,但猛地又转头盯着十四叫道:“你,你,你怎么在这里?”一面回头看我。

我已经连怕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傻傻看着。十三看着十四叫道:“十四弟,我们走吧!”说着就要上马。

敏敏一愣,看着十四喃喃问道:“十四弟?十四阿哥?!!”十四点头道:“正是!”敏敏未等他说话,已经回转头,愤怒地盯着我:“你骗我!”

我忙上前想拉她的胳膊,她用力推开我,怒问道:“他是十四阿哥?你骗我!”我哀求道:“格格,你听我说!”

敏敏看了眼怔愣一旁十三,紧握马鞭,指着十四问:“他是你的意中人吗?”我咬着嘴唇,摇摇头,她怔愣了一会,冷笑着说:“你一直在骗我!你一直在利用我!我把你当好姐姐,告诉你心事,你却利用我!”

我羞愧不已,只是说:“格格,你不是说过‘草原儿女认定的朋友不会轻易放弃’的吗?请你原谅我这一次。我骗你是我不对,可事出有因,请听我解释!”

敏敏仰头冷笑了两声,转头看着满脸惊异地十三,用马鞭指着我问:“你和她可要好?”十三点点头!敏敏冷声说:“那你可知道她骗我藏匿十四阿哥?”

十三瞅了我一眼说:“不知道!”敏敏怒盯着我问:“你就是这样对朋友的?即骗我又骗他?”

十三和十四面色微怔,彼此对视了一眼,都看向我和敏敏。我无可辩驳,看着敏敏,恳求地说:“格格!你原谅我这一次可好?”

敏敏怒声说:“永远别想!我还要去告诉皇上,倒是看看你们去年到底干了些什么?”说完提步就走。

我心中大惊,忙拖着她,跪倒在地上,求到:“格格!格格!万万不可!你打也罢,骂也罢!都是奴婢的错!”

十四上前拖我起身,对敏敏说道:“格格有气,冲我来!不用你去说,我自会去皇阿玛面前交待清楚。”十三也赶了几步,拦在敏敏身前说:“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值得闹到皇阿玛面前呢?”

敏敏怒声说:“她利用我帮十四阿哥,两人鬼鬼祟祟地,都不知道干了什么龌龊事情。”十三瞅了我一眼,看着敏敏说:“若曦不是这样的人!格格怕是误会了!”

敏敏脸涨得通红,连气带急地匆匆把去年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十三。说完后,怒瞪了我一眼,看着十三。

十三吸了口气,瞅了半晌十四,忽地笑起来,对着敏敏柔声说:“格格不必为此生气了!十四弟和若曦自小玩闹惯了,他乔装改扮来看若曦,也是正常!实在不必为此惊动皇阿玛!”

敏敏听后,恶狠狠瞪了我一眼,看着十三难以置信地问:“你就这么护着她?”十三瞅了我一眼,无奈地看向敏敏。敏敏又问:“如果是我,你也会这样吗?连原因都不问,就为她说话!只是一味偏袒!”

我叫了声:“十三阿哥!”十三已经脱口说道:“我与若曦相交多年,她什么样的人,我心里自有数!”

我长叹道,天亡我也!十三这下是把醋坛子打翻了!敏敏被拒在前,嫉妒在后,现在只怕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了!

敏敏冷笑了两声,越过十三,直冲到马上,打马就走。十三忙翻身上马追去。我和十四也随后打马追去。

四人都是打马狂奔,十三几次欲接近敏敏,都被敏敏挥舞马鞭逼退。十四策马在我身旁说:“待会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就全往我身上推就行了!”

我凝视着前方,只顾策马狂奔,没有搭理他。他又说:“我毕竟是阿哥,抗旨虽严重,可无论如何也不至于有性命之忧。”

远远地看见前方康熙、苏完瓜尔佳王爷、太子爷、四阿哥、八阿哥等都在。他们看到我们四骥马前后狂奔而来,都勒马立定看向我们。

我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待会究竟什么事情等着我。

--

小说天下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