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9 章 夜幕枪声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九章 夜幕枪声

汽车穿过一条条空荡的街道,路过一座座幽暗阴森的清真寺,越过一条废弃的高架渠,通过阿塔卡大街,在君士坦丁柱下向右一拐,开进了一条弯曲的小街。街道上十分肮脏,空气中散发着一股股难闻的垃圾臭味。轿车出了小街,来到一个长方形的广场上。三根圆形石柱象火箭一样高高耸立在广场中央,直插云霄。

“慢点。”克里姆轻声说道。汽车在广场旁酸桔树下的阴影里慢慢开着。广场东边塞拉立奥宫旁的一座灯塔,闪烁着昏暗的黄色光芒。

“停下。”

汽车停在酸桔树下。克里姆抓住门把说,“这事费不了多长时间。詹姆斯,你坐到司机的座位上来。如果有警察来,你就说‘本贝克里姆奥塔格依姆’。记住了吗?这话的意思是我是克里姆一路的。只要你这么说,警察就不会找你的麻烦了。”

邦德鼻子里哼了一下说:“多谢好意!不过,我还是和你们一起去。没有我,你们一定会出事的。我才不想坐在这里背那些我都听不懂的话呢。要是说了刚才那句话,他们可能还会以为我懂土耳其语,然后再来上一大串,我只能干瞪眼。这样一来,他们必定会怀疑起来。别说了,达科,我也一起去。”

“好吧,但你要觉得没意思的话,可别怨我,”克里姆有些为难的样子,“我们是去行刺,事先就已安排好了。我要和他们决一死战。”

“甭管你说什么,”邦德答道,“我手枪里还有子弹,万一你没打中的话,我还可以补上一颗。”

“那走吧,’克里姆极不情愿,“这段路很不好走。喂,你们俩走那条路。”

克里姆接过司机手中一根长手杖和一只皮箱,朝灯塔走去。街上的商店早已关门,四周一个人都没有,广场上寂静如坟。他们的脚步声显一得十分刺耳。邦德心想,要是他_个人朝那个眨着黄眼睛的灯塔走去的活,不知他会怎么想。

刚到伊斯坦布尔的时候,邦德就感到这个城市夜间一定乱得很。几个世纪以来,这里的凶杀案一个接一个,整个城市一直没安静过。一俟夜幕降临,这里肯定到处游荡着冤魂怨鬼。他暗暗地希望自己能从伊斯坦布尔这个鬼地方安全返回。

他们走进一个d、 巷。这条巷子又窄又臭,陡然向下,路面用鹅卵石铺成。他们小心翼翼地往下走。“留着点神,”克里姆轻声说,“我的这些土耳其人就是爱把门口的路当成垃圾堆,真是可恶之极!”

银色的月光照在湿滴滴的地上,总算是能看清路面。邦德跟在克里姆后面,小心地迈着每一步,就象在雪坡行走一样。

他们走到了胡同尽头。克里拇指着暗处一座高大的建筑物笑道:“这是纪念阿曼特国王的清真寺。那里面有不少著名的拜占庭时代的壁院真可惜,没时间陪你游览一下这些名胜古迹。”说着,他便向右一拐,来到了一条尘土飞扬的街道。街道两边是一排排的铺子。远处是马尔马拉海。明月在海面上缀满了珍珠,远望去,如诗如画。他们没吭声一直走了十分钟左右,克里姆放慢脚步,带着邦德向一个阴暗处走去。

“行动很简单,”他轻声说,“柯莱罗夫就住在前面铁道边上的房子里。”他用手指了指街道旁的一块广告牌说,“这家伙的小屋就在那块广告牌后面。小屋有个前门,但还没了一道暗门。这个暗门就开在广告牌上。他还以为没人知道呢。一会儿我儿子从前门过去,他肯定会从广告牌上的暗门选出来,那时,我就开断你觉得这能行吗?”

“很好。”

他们贴着墙壁向前挪去。大约走了十分钟光景,他们看见了一块二十英尺高的广告牌。广告牌竖在十字路口,背着月光,面上十分阴暗。克里姆这时完全是蹑手蹑脚了。广告牌前是片被月光照得惨白的开阔地,约有一百码长。克里姆在最后一间屋门口的暗处停下来,叫邦德过来,冷向他耳语道:“我们再等一下。”说着,他打开随身携带来的箱子,把一根约两英尺长的一根钢管递给邦德,“这是红外线夜视镜,德国造的。有了这家伙,甭管天色多暗,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看着那幅大电影广告上的看那张胜。鼻子下面就是暗门。现在你可以大概看到它了。”

邦德举起夜视镜,对准对面广告牌,慢慢地调着焦距。广告牌上的黑影逐渐变灰,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女人头像。他可看清那女人的模发、高高的前额和两个黑黑的鼻孔。鼻子下面可隐隐约约看到一个长方报线条的轮廓。

突然,邦德听到一阵咋塔的声音。他转过头去,看见克里姆手中正握着那支手杖。如他预料,这是一枝来复枪。手杖原来安装着橡皮头一端,现在换上了消音器。

克里姆得意地说:“这是安卡拉的一位朋友送给我的,可打三发0308子弹。把夜视镜给我。我得把枪对准那个暗门。把枪架在你肩上,没关系吧?”

“没问题。’郭德说着把夜视镜递给克里姆。克里姆接过夜视镜,把它安在枪管顶部,又把枪架在邦德肩上。

“已瞄好了。”克里姆轻声说。这时,十字路口的拐角处出现了两个警察,邦德心里跳了一下。

“别紧张,是我儿子和司机。”他把手指放进嘴里,吹了声短促而低沉的电哨。一个警察伸手在脖子上摸了一下,然后和另一个向一个小道走去。

“再等上几分钟,他们会到广告版后面。”

邦德肩膀的重量好象越来越重。他直直地站着,睁大眼睛,向前方的目标看去。广告牌中央那个长方形框的颜色变得更深了。

邦德抬起左手,勾在眉上,挡住月光。克里姆小声地说了声:“他出来了。”

广告牌那个巨大的红嘴唇上,出现了一条黑影,象一条虫子从人的嘴里爬了出来似的。

那个人从暗门中跳了下来。这时,一条驶向博斯普鲁斯海峡的轮船发出一声长鸣,撕破了深夜的寂静。邦德觉着额头上沁出了汗珠。那黑影穿过人行道,鬼鬼祟祟地朝他们这个方面走来。邦德感到肩头上的枪管在不断地往下压。

邦德估计,只要那个人一走出阴暗处,便会拼命地跑。笨蛋,还不赶快瞄准。

那人已弓起身子,准备一下子冲过被月光照亮的街道。他站在阴影边上。右腿向前曲,肩膀侧倾,好象运动员要起跑的样子。

邦德耳边“叭”地响了一声。这声音就相斧头劈进树干发出来的声音。只见前面那个人向前一补,应声倒地。

第二颗子弹又推上膛了。

那个人身体抽搐了一下,四肢在鹅卵石上胡乱地动了一阵,就僵硬地躺在那儿了。

克里姆写了一声“真他妈的不经打”,从邦德肩上取下来复枪,卸下夜视镜,把它放进皮箱里。

邦德不愿去看那躺在地上的尸体。于他这一行的,免不了要亲眼目睹死尸和鲜血。一股时间谍生涯的厌恶的情绪涌上心头。他一点儿也不怪克里姆,因为这家伙曾两次想杀死克里姆。这是一场两个男人之间的生死决斗。这家伙发起了两次进攻,而克里姆只反击了一次。相比之下,克里姆要机智,冷静,也幸运得多。邦德从未进行过这样的暗杀,他不愿亲眼目睹或参与。

克里姆默找了一下邦德的手臂,打断了邦德的思路。他们又顺着原路慢慢地走回。

克里姆好象察觉到了邦德的心思。“伙计,生活每一时刻都充满了死亡,”他说,“有时候,我们不得不去杀人。杀了这个混蛋,我一点儿也不后悔。要是哪天能杀掉我们在地道里看到的那帮苏联人,我也没啥好后悔的。他们都不是东西。用武力都得不到的东西,仁慈就更不可能达到。但愿你们政府能理解这一点,对他们就得采取强硬的手段。甚至有时候,得象我今天晚上一样,用枪杆子来解决问题。”

“达科,这次你干得是太漂亮了,但只不过是教训了他们的一个娄罗而且,你可别忘了这点。那些人还在,他们仍然会张牙舞爪的。得留大棒,目空一切。问题是,大英帝国现在不管对谁都献上胡萝卜,国内如此,国外也一样。我们不敢有所作为,只知道当个亚太君子。”

克里姆大笑起来,但没有作任何评价。他们穿过了肮脏的小巷,休息了一下,悠悠向广场走去。

“那么说,你原谅我了?”克里姆从来都是大大咧咧,什么都不在乎,可现在却一反常态,十分严肃认真,邦德真觉奇怪。

“原谅你?哪儿的话,别犯傻了,”邦德的声音里有些动情,“你有你的工作,大伙儿都知道你干得不错。我给你添了不少麻烦,道歉的该是我。一切事情都是你在处理,我不过帮帮手而已。我自己的事儿毫无进展,园长肯定会不耐烦。快些走,也许回去时就有消息了。”

克里姆开车送邦德回到旅馆。那里既没有邦德的信件,也没有电话留下口传。克里姆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别担心,明儿早上好好地吃一顿饭。我再派车来接你。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可以再来一些冒险乐呵乐呵。把枪擦擦,真该好好睡一觉了。”

邦德上了楼,打开房门,走进屋子。他把把门关上后,又插上了插销。他到梳妆台前,打开罩着粉红色灯罩的台灯,脱了衣服,走进浴室洗了个澡。他心想,今天是十四号,星期六,但比昨天十三号星期五那个不吉利的日子的事儿还多。他刷完了牙,关了浴室的灯,走进了卧室。

邦德走到空前七开窗帘,打开窗户,眺望着月光下的盈盈碧波。凉风吹拂在裸露的身上,使他备感舒畅。现在已是深夜两点了,室外一片寂静。

邦德打了个哈欠,拉上窗帘,走到梳妆台前,伸手要关掉台灯。突然,从他身后传来几声女孩子的笑声。邦德大吃一惊。接着,他听见嗲声嗲气的声音:“可怜的邦德先生,你一定很累了吧。上床睡觉吧。”

--

图书在线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