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10 白罗回到史泰格的时候,已是八点过后了。佛兰西丝·柯罗德留了张条子给他,请 他去找她。白罗立刻就去了。她在起居室等他,他以前没到过这个房间。 窗户开着,窗外的花园中盛开着梨花。桌上有郁金香花球,旧家具上闪耀着蜡的光 芒、其他铜具也都擦得亮闻闪的。白罗觉得这个房间很美。 “白罗先生,你说我会找你,你说对了。有件事我一定要说出来,我想最好就是告 诉你。” “对一个心里已经有数的人说一件事,往往用不着费什么功夫。” “你已经知道我要说什么了?” 白罗点点头。 “从什么时候……” 她没把问题问完,但他却马上答道:“自从看过令尊的照片之后,我就知道了。府 上一家人的特征都很明显,那个自称恩纳可·亚登的人也一样。” 她不快乐地深深叹口气。 “对……对,你说得对……可怜的查理只是多了副胡子。他是我远房堂哥。白罗先 生,他也可以算是我们家的败类。我对他不大了解,不过我们小时候—道在一起玩—。 ·可是现在,我却让他送了命——死得卑鄙又丑闻。” 她沉默了一两分钟,白罗轻轻地说:“愿不愿意告诉我……” 她又打起精神。 “好,这件事一定要说出来,我们急需用钱——斗切都是因此引起的,外子……外 子碰上很大的麻烦——非常非常大的麻烦,不但会使他蒙受耻辱,甚至可能会坐牢。可 是无论如何,这件事还是要解决。我希望你了解一点,白罗先生,这个计划完全是我一 个人想出来的,外于和这件事毫无关系。他在任何情形之下,都不会想到这么做……对 他来说,这太冒险了。可是我从来不在乎冒险,我想我也一直不够谨镇。好了,最先, 我向罗莎琳·柯罗德借钱,我不知道如果只有她一个人的话,她会不会借给我。可是切。 好她哥哥回家,他当时心情很坏,也毫无必要地侮辱我。所以当我想到那个计划之后, 就毫不犹豫地付诸行动了。 “我还要说明一件事,就是外子去年曾经在他俱乐部里听到一件有趣的消息。我知 道你当时也在场,所以细节就不用多说了。总之,听了那个消息之后,我就想到:也许 罗莎聪的前夫并没有死……在那种情形下,她当然没有权利继承戈登半分钱。这种可能 性当然非常小,可是我脑子里一直丢不下这个念头,总觉得有那么一点实现的可能。我 又想到,利用这种可能也可以想办法解决外于的困难。我堂哥查理当时非常落魄,他大 概坐过牢,为人也跟随便,不过大馈期伺倒是表现得很好。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他,当然, 那无疑就是敲诈行为。可是我们以为我们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做好这件事,我想顶多是 大卫·汉特不肯受敲诈也就算了。我觉得他不可能报告警方——他那种人不喜欢和警方 打变疆。” 她的声音变得冷酷起来。 “我们的计划进行得很顺利,大卫的反应出乎我们意料的好。当然,查理不能假装 是罗勃·安得海,罗莎琳马上就会认出来。还好她到伦敦去了,所以查理就有机会暗示 自己可能是罗勃·安得海。我刚才说过,大卫好像上了我们的当,答应局二晚上九点送 钱去。可是……” 她颤抖了一下。 我们早就应该想到大卫是个危险人物。查理死了,被谋杀死了——可是要不是我, 他应该还活着。是我害死他的。” 过了一会儿,她又用平淡的声音说: “你可以想象得到!我从此以后是什么样的心情。” “不过,”白罗说,“你脑筋动得很挟,马上又想到进一步发展那个计划,对吗? 是你贿赂波特少校,要他指认你堂哥是罗勃·安得海的吧?” 但是她却立刻用力摇摇头。 “不是,我可以发督,真的不是。我真是太意外——不只是意外,连话都说不出来 了!波特少校作证说查理……查理! ——就是罗勃·安得海舱时候,我真不懂是怎么回事——到现在还是不懂!” “但是的确有人去找过波特少校,说服他,贿赂他——要他指认死者就是安得海?” 佛兰西丝用坚定的口气说:“不是我!也不是杰若米!我们两个人都绝对不会做那 种事!喔,我相信你听起来一定很可笑!你认为我既然打算勒索,那么就算欺骗一下也 没什么大不了。可是我心里却觉得这两件事完全不同。你要知道,我一直觉得我们有权 利分斗部分戈登的遗产。既然用正当方法得不到,我只好走旁门左道,但是为了抢走莎 琳所有的钱,不惜伪造证据,说她根本不是戈登的太太……喔,不,白罗先生,我绝对 不会那么做。真的,请你……请你务必相信我。” “至少我承认,”白罗缓缓地说,“每个人都各有各的罪过。对,我相信这一点。” 接着他用严厉的眼光看着她,说:“你知道吗?柯罗德太大,波特少校今天下午自 杀了。” 她猛然后退一步,害伯地睁大了眼睛。 “喔,不,白罗先生……不!” “不错,夫人,你知道,波特少校是个很诚实的人。他的经济的确非常穷困,所以 有人诱惑他的时候,他和很多人一样,都抵抗不了诱惑。也许他觉得在道德上说,他做 得并没有错。也许他对他朋友安得海所娶的那个女人本来就有很深的偏见,觉得她丢了 他的脸,现在,这个没良心的小挖金者又嫁了个百万富翁,而且还抢走了她后夫的所有 财产,伤害了他自己的手足。他一定觉得应该挫挫她的锐气,让她的计划失败。何况, 只要指认一名死者,他以后的生活就有了保障——只要柯罗德一家得到他们的权利,他 就能得到很优厚的报酬。嗯,对——我可以想象出那种诱惑。可是他和很多他那一型的 人一样,缺乏想象力。审讯的时候,他觉得非常非常不快乐,因为要不了多久,他就要 宣誓之后再说一次谎。不但如此,现在已经有个男人被逮捕,罪名是谋杀,面他的证词 对证明那个人的杀人动机非常重要。 “回家之后,他断然地面对事实,并且采取了他认为最适合自己的方式解决。” “他是自杀?” “是的。” 佛兰西丝喃喃道:“他没有说是谁……是谁……” 白罗缓缓地摇摇头。 “他有他的原则。现场怎么都查不出是谁要他作伪证的。” 他仔细地看着她,她脸上是否闻过一种如译重负的表情? 对,可是无论如何,这都是很自然的事。 她起身走向窗户。 她说:“这么一来,我们又和以前一样了。” 白罗不知道此刻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文学殿堂 疯马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