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15 史泰格旅馆的惯例,一向在早上用力敲房客的门,并且高声报时间,例如“八点半 了,先生。”,或者“几点了”。如果房客事先订过早茶,这时也会乒乒乓乓地把早茶 放在门口的地毯这个特别的周三早上,葛莱蒂像往常一样,走到五号房间门口,喊道: “八点十五了,先生。”然后用力把托盘放在地上,牛奶也不小心洒了些出来。接着, 她又继续往前完成她的工作。 直到十点,她才发现五号房间的早茶还放在地毯上。 她敲了几下门,没有回声,于是就走进去。 五号房客不是个贪睡的人,而且葛莱蒂想起五号房间外面刚好有间平顶屋。也许, 五号房客不想付房钱,已经悄悄溜走了。 可是这个自称恩纳可·亚登的人并没有溜走,他面朝地下躺在房间中央。葛莱蒂虽 然不诺医药,却相信他准是死了。 葛莱蒂迅速转头尖叫了一声,然后一边冲出房间往楼下跑,一边仍旧尖叫着。 “啊!李平考特小姐……李平考特小姐……啊……” 碧翠丝·李平考特正在自己私人办公室,由林尼尔·柯罗德医生为她包扎受伤的手。 葛莱蒂冲进房里时,后者吓了一跳,把绷带掉在地上。 “啊……小姐!” 医生吼道:“干什么?干什么?” “怎么了?葛莱蒂。”碧翠丝问。 “五号房间那位先生……小姐……他……躺在地板上……死了。” 医生看看女孩,又看看李平考特小姐。后者看看葛莱蒂,又看看医生。 最后医生含溯地说,“胡说!” “死了,真的死了I”葛莱蒂说,又补充道:“头被人敲碎了。” 医生看看李平考特小姐。 “也许我最好——” “是的,麻烦你,柯罗德医生。可是实在……我觉得……看起来太不可能了。” 他们跟着葛莱蒂上楼,来到五号房间。柯罗德医生看了一眼,蹲下来,俯身查看躺 在地下的那个人。 接着,他抬头看看碧翠丝,态度变了,变得很粗率,很有威严。 “最好赶快打电话给警方。”他说。 碧翠丝·李平考特走出房间,葛莱蒂跟了上去,用惊愕的声音低声问:“喔,小姐, 你看是不是被人谋杀的?” 碧翠丝用激动的手把金发往后拢一拢。 “你给我闭嘴,葛莱蒂,”她严厉地说,“没有把握就随便说是谋杀案,就是诽谤 人,说不走会被送到法院。让别人到处说阑话,对史泰格也没有好处。”接着又仿佛优 雅地让步道:“你可以去替自己泡杯好茶,我相信你一定需要。” “是啊,我真的需要,小姐,是真的。我都快吐出来了!我也替你泡一杯。” 碧翠丝没有拒绝。   文学殿堂 疯马扫校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