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映心湖·青皮柳》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映心湖·青皮柳

作者:吴恭让

说不清楚具体是哪一年了,边防官兵修建巴里坤老爷庙会谈会晤站,偶然发现界标内侧的盐碱洼地潮湿渗水,好奇的战士于是手抠棍刨,几个午休时间下来,竟刨出了汩汩一股细泉。在“备战备荒”的特殊年代,边关隘口忽然找到了赖以生存的清泉,其意义何等重大啊?只可惜泉水虽清却苦咸,送去化验结论为不能饮用。但这并没有影响开拓者的亢奋情绪,会谈会晤站建成之际,半个篮球场大小的洼坑已经盈满了清粼粼的泉水。指导员发挥大家尽情驰骋想象的骏马之后,集思广益,为这洼苦咸水起了一个温馨浪漫的名字:映心湖。

边防西、南两面是茫茫的大戈壁,热起来能暴毙骆驼,冷起来有零下四十几度奇寒。1958年9 月,一位女勘探队长(杨虎城将军女儿杨拯陆)带助手在此附近的三塘湖搞地质普查,突遇寒流暴风雪,救援车8 小时后赶到,发现两人均已冻僵遇难。这里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方圆百里杳无人烟。战胜孤寂,活出精神成了维持生存的必须内容。映心湖的诞生为边防官兵带来了生气增添了欢乐:清晨,朝霞染红了圆镜般的一团湖水,战士们开始在湖畔集合出操,嗨、嗨、嗨!吼声震天地打开了军体拳;傍晚,夕阳给湖面镀上一层金辉,战士们结伴来到湖边散步。读报读书、谈心聊天;夜里,又大又圆的边关月坠进湖中照亮一池碧水,倏然牵动哨位战士的缕缕思绪,映心湖又变成了一面传递思念寄托深情的相思宝镜;夏季,喷火的烈日晒得哨楼像太上老君的八卦炉,战士们又从湖里提来泉水泼湿地面降温驱暑;冬天,湖水冰冻三尺,战士们在湖上溜冰滑雪,堆塑雪人;每逢新兵下连,老兵退伍离队,官兵都聚集在湖畔合影留念,相互勉励祝愿。小小映心湖成了战士们不离不弃的精神伴侣,成了战士们朝夕相处的心中圣地。战士们说,映心湖映现着边关的风云变幻,映现着日月星辰的交替轮回,更映现了我们戍边报国的耿耿丹心。

边防站的饮用水全靠汽车去60公里外的苏海图拉,那里有两眼甜水泉。映心湖的水正好派上了漱口洗脸洗衣洗菜的用场。或许是戈壁深处浸泉的缘故,即使是六月天,湖里的水也冰凉浸骨。手一插进水中,嗖嗖凉气像针扎一样直往骨节缝里钻。时间长了,战士们发现,用湖水洗脸,脸容易裂口;用湖水洗衣,衣服变得僵硬,上面还有白道道的碱渍,并且衣服也不耐穿。一次,四川入伍的新战士小魏捧着才洗两次,就已经被盐碱渍出一片片窟窿的军装,气得直叫唤:什么映心湖,真是烂水湖。炊事班长在这儿呆的时间最长,他告诉小魏,这主要是湖水含碱量太大。以后洗衣服,要少放些洗衣粉,最后一遍清洗时,可加点明矾,沉淀掉水里的碱性杂质。另外,边洗衣服要注意边搓搓手,勤活动活动关节,能够预防关节炎。他见小魏瞪着湖水还在发愣,笑着继续说:映心湖的水质差了些,但是没有它,我们的生活会更困难。不要埋怨这湖里的水,水是滋润万物的生命之源。

一天劳动过后,几个战士在映心湖洗脸擦汗。细心的文书突然看见水里有一群黑色小蝌蚪在游动,湖底泥沙里还窜出了一丛丛白生生的芦苇嫩芽!这一黑一白小精灵的意外光临,使具有经济头脑的司务长灵感顿生:咱们干脆在湖里放养些良种鱼苗,既美化环境,又改善生活嘛。副连长还补充了一句:还可以在湖边栽花种树呀!军人的最大特点是能够雷厉风行执行号令。随着一拨又一拨人出差探家归来,爱恋映心湖如同爱恋梦中情人的战士们把天南地北的好鱼苗、好树苗、好花苗都挖空心思地汇集到了映心湖畔。还有更热心大胆的,竟然从大城市里买来了橡皮舟,从农科所买来了毛茸茸的小鸭儿,这下好了,映心湖简直幸福得快晕过去了,映心湖更美丽了,映心湖更热闹了。

然而,物竞天择,优胜劣汰,适者生存。达尔文的生物进化论在映心湖畔再一次闪耀理性的光辉。虽然战士们的初衷是那样美丽动人,虽然战士们对映心湖爱得是那样一往情深。自然规律却像冷酷的法官板起了面孔,对天生羼弱的生灵大声说不。如今,几十个春夏秋冬过去了,当年那么多远道而来的花木秧苗在高盐碱的沙包上没有成活,优选的良种鱼苗也适应不了高盐碱的映心湖。一茬接一茬不再骑军马军驼,而是开着北京越野车巡逻的战士精神面貌依然是那样昂扬向上外,唯有一棵棵既有左公柳的挺拔,又有沙漠红柳妩媚的青皮柳爱上了边关的水边关的土边关的风。烈日黄沙中,英姿飒爽的青皮柳活像一群威武雄壮的哨兵,使劲伸展出鹰爪般的根系深深扎进白花花的盐碱土层,粗壮光洁的躯干随风舞动,挺向四面八方的繁茂枝叶娓娓诉说着对映心湖的无限依恋。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