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菊园随梦》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菊园随梦

秋,已经很深了。

应朋友的邀请,我如约而往他的菊园。本来我不准备去的,一来人情似故乡,他好心的邀我赏菊,共度残秋;二来他的电话中说:“后天就都搬走,我们也就能看一二天了。有你陪我,心情也能好些。”也的确是情重意长,殷勤相请,令我不可坚拒。于是我决定随俗应景,且去住上一夜也好。

菊园在半山,高高耸立的山,还有些须的绿意,但山坡上的白露已变成寒霜;天高云薄,金风萧萧,薄云随着冷冷的秋风,似乎拖着长长的尾巴,落寞的飘散着。我来到阔大的菊园中,他已经置酒相候。到处是一蓬蓬盛开的菊,他在菊中静坐,看到我的眼神有了些些的笑意。

“还不能喝一两盅么?”他问,我摇头。

他就自顾自的喝了起来。酱的鸡爪和猪手有点凉,但味道很好。我也没有十分的客气。“兰佩紫,菊簪黄,殷勤理旧狂。那是说舞女们舞在菊间的,这里没有人舞蹈,可你看,那些菊花不也像舞蹈么?她们在劝我喝酒呢。”他兴致很好的说,眼睛看着那几万盆的菊花,像看着自己的女人一样。

不由得,我起身游逛起来。想着他的话,面对着成千上万的菊花,看久了,就想象出来,千姿百态的菊仙子们在挥动舞袖,一朵朵的在纵情讴歌。回首看着菊中端坐的他,仿佛也被那些仙子们劝着酒。那些菊仙子的舞衣翩翩,紫光莹莹,黄色浮动,清香暗流,令人眼花缭乱。

面对如此欢景,我以最大的努力抛却着心头苦恼,唤起我早已忘却的欢情,鼓起兴致,使自己的心情和眼前的气氛协调一些。听人说,他也是一个曾经伤心过的人,不要让我的烦乱使他也愁闷才好。

转身,我和他谈起“菊簪黄”的来历,是出于杜牧《九日齐山登高》里的“尘世难逢开口笑,菊花须插满头归。”杜甫的《九日寄岑参》也有“采采黄菊花,何由满衣袖”。说得他高兴起来,也高吟着陶渊明的句子,并浮了几白。

我笑说,这菊花虽然美哉,可惜我不识得几本。他定定的看着我,说何必去认识那些呢。你想如路上看那些美女过路,你知道她美就好了,难道要追着人家去问名字和品种来源么?我呆了一呆,醒觉着,和他相视大笑起来。

看着他,我感叹着。多年屈抑的生活,坎坷不平的人生道路,使他原来的性格改变了,昔日的狂,昔人的痴,早已成为往事,如今面对他的一句笑语,似乎又让我置身于昔日的那些共处的兴致来。

“你等,我去去就来。”他疾步而去,不大工夫,就短着一盘的金黄,我仔细看着,认出是菊花的花瓣,弯弯的被油炸过。便笑说你怎么把你的那些侍妾油炸了?他说入我之腹,说明我爱之深切也。

撒了一些糖,味道清幽,很不错。我说。

你再尝尝,还有什么?他指示。

我扁扁嘴,说还有一些苦味,不重,但确实有。

这就对了。他拍着我的肩膀说:“那些再好的女人,除去糖的甜以外,都让你感觉一些苦味儿的。”“不有牛吃牡丹之嫌么?”我问。

“世间有几个男子不如牛?”他反问。“何况你我?”盯着他深邃的眼眸,我痴了。

好半天,我端起面前的那盘菊花,送到他面前,说:“来,二牛同吃。”

是夜,他醉了。

由于我不习惯外居,也欢梦不断。梦中那些菊仙子且歌且舞,面露着哀怨,眼泪倾洒如雨。待我去扶,竟被扎得满手的鲜血淋漓,不由叫痛着醒来。发现是把手在头下枕得久了的缘故。摸看手机,是早晨四点半。

怎么也睡不着,披衣而起。月光从窗子穿进来,无情地、冷漠地把清辉从晚到晓的洒在这寂冷的房里,探头望去,月已经有些残了。

信步走出,外面都是清晨的寒气,我不禁一抖。半山的景致,让我觉得一片的茫茫,凭高远眺,眼底一片空阔,四处不见人迹。山坡上往日重重绿树的枝叶,好象一夜间就稀疏了。

走到菊园,满眼的菊花笼罩着一层轻烟,花瓣上沾着的点点水珠,好象是昨夜梦中的饮泣。我心里极其低茫,觉得有一些眼中的湿意了。

一阵的车声,在门口停下,纷乱的脚步打扰了我的情绪。知道是人来买菊花,不忍看这些仙子们被搬走,我走回自己的房间卧下。

可惜,已经不能成眠。

这时,听到隔壁有人在低低的说话。

“你昨儿让我拉就好了,能比今天多个两千多……”“别说了,我昨天有朋友来赏……”我一下子就用被把自己的头蒙上,颤抖着。

作别的时候,我沉吟了一下,说:“感君故意长……”他挥挥手,打断了。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