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争不“自由”》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争不“自由”

作者:王子野

仿佛听什么人讲过以下两则故事:某甲在街上行走,迎面来了一个不相识的人,当两人碰在一起的时候,那人突然伸手劈脸打了某甲几记耳光。某甲拉着问他:“你为什么无缘无故打我?”

“这是我底‘自由’,你管不着,”嘻嘻一笑,扬长而去。

某乙家里突然走进一条黑汉,不是朋友,也不是亲戚。某乙问:“请教贵姓?”

“……”对方不答。

那黑汉在屋里东张西望,看见衣架上有一件新大衣,一把取下来披在身上就走。某乙拉着问:“你为什么拿走我底大衣?”

“这是我底‘自由’,想拿就拿,”理直气壮的回答。

你以为笔者在说“笑话”,编“故事”吗?那就错了。在咱们国家里只要肯把眼睛睁开来,那里都有这类“笑话”和“故事”。

当官的可以“自由”贪污,可以“自由”要捐要税,可以“自由”开支国库,可以“自由”引用私人,可以“自由”发布手令;带兵的可以“自由”克扣军饷,可以“自由”向老百姓要钱,要粮,要柴,要衣服,要“破鞋”,可以“自由”拉夫,抓壮丁,可以“自由”开枪杀人;大银行老板,大商人,可以“自由”囤积居奇,可以“自由”发“国难财”发“胜利财”;特务可以“自由”骂人,打人,捉人,杀人;官家的报纸、通讯社可以“自由”造谣污蔑,挑拨离间;大汉奸、大伪军头目可以“自由”在政府里当上宾,可以“自由”加委;保甲长可以“自由”霸占民妻,“自由”强奸妇女……啊呀呀,这么数下去不知到那一年才数得完,姑且带住。

应当可以明白了,我开头讲的两则故事是编造的,还是真有?

许多人都在摇头叹息着中国“自由”太少,我以为不然,中国吃亏在“自由”太多了。

“‘自由’,‘自由’,天下几多罪恶假汝之名以行!”

在全中国高呼“自由万岁”的今日,我想作个不合时宜的呼吁:争不“自由”。

在中国的确有一部分不“自由”的土地,那里没有以上那么一大堆的“自由”,而且严格限制这样的“自由”,正惟其如此,那里的人民才有真正的说话的自由,工作的自由,读书的自由,一句话,生存和发展的自由。

没有“自由”,限制“自由”,哼,这成什么话。为了这,不是很有一些老爷先生们叫嚷了好些年吗?一直到最近还在要求:“中共军队驻在地内……解除现有的一切限制。”

老实回答他:对于那种“自由”的限制是解除不得的。

二月十日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