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立方主义》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立方主义

作者:倪贻德

我本来所住的房子,原好像一只鸽子笼,狭小而又黑暗,而且又和一位朋友同处,两个人轧在里面,更觉得闷塞不堪。

新近因为和那位朋友闹开了,而且又因了某种的原因得独住一间较大的亭子间,这于我好说是一件极幸福的事了。然而因为我的行装轻薄,用具简单,这样一来,越显出了我的空洞无物。环顾人家的卧室,有的是丝绒的沙发,有的是温柔的被褥和轻薄的纱岘……相形之下,更觉卑陋。前天一位朋友走进来便嘲笑我说:“你这间房子的布置未免太简单了,躄脚!倒霉!”我却笑对他说,“这是你的鉴赏力太低,我这屋子里的布置是采取新派的装饰法的哟,是近乎新派艺术中的立方主义Cubism的哟。”

那位朋友却被我说得莫名其妙。

我不是美术史的专门家,对于立方主义的精神究竟在那里是不十分知道,不过我曾看过几张立方主义的艺术品,那好像是由无数的几何立方形凑聚而成的,只有直线而看不出曲线(这话说得或者不大妥当),他画美人会变成个夜叉,使公子闺秀们看了要为之却步。我因为我的房子里面,一点温柔的曲线美也寻不出来,一只方桌,一张板凳,一张木床,几本破书,和四个墙壁角合凑拢来,都是有角度的立方体,所以我替他取了一个新名词,叫做立方主义的装饰。

这是我的老脾气,所谓三句不离本行。学了几年西洋画,开口闭口,离不了西洋书上的几个名词。譬如我们闲着没事做,批评女子的美丑的时候,如说那个女子脸儿生得不好,便说是轮廓不准确;如说那个女子衣服着得红红绿绿,便说调子不统一;又如说那个女子走起路来风流袅娜,便说她很有曲线美,够得上做模特儿的资格……

提起曲线美这三个字,在目下的上海不是很风行的吗?许多无聊的画报,许多骗钱的模特儿照片,不是常拿曲线美三个字去号召观众的吗?然而我觉得中国人有曲线美的实在很少,大抵是有曲线而不美。束胸,缺少运动,都是主要的原因。

这是诬妄之谈,中国人何尝没有曲线之美?记得有一位先生曾经说过,中国人有两条曲线美,一条是在背上,一条是在腿上,这两条曲线永远直不起来,而造成了衰老残废的中国的现象。不过这还是表面之谈,其实中国人的曲线美还不仅仅在此,在他们的处世方面也处处可以找求得出,譬如做起事来四面圆到,说起话来婉转动听,看看前面的路走不通便马上转弯,看见了权威金钱便卑躬屈膝,对了王公大人便柔顺如绵羊兔子,……谁说中国人没有曲线美?

曲线美究竟是不错的,试看他们,有的是到处被人赞扬,到处受人欢迎;有的是竿头日上,渐由穷酸而变成暴富;有的是养尊处优,为万人崇拜的偶像,……啊,何怪曲线美在中国这样的风行!我知道江苏省教育会如果晓得还有这样的曲线美,定不会再发出那种皇皇的通告来禁止的吧!

可怜的是立方主义的艺术家哟!他们只得永远哭丧着一个方板面孔在面壁而坐,却永没有人会走近前去鉴赏他那种立方主义的艺术。因为他们的走路永远是直线,从不肯跟了人去转弯;他们的言语是有棱角的,人碰了就要受伤;他们又是一面一面分得异常清楚,不肯把美丑善恶混杂在一起的;他们对于曲线美是鄙弃,因为那是妇人女子的妖态!

但我要赞美这立方主义的艺术家!我要提倡这立方主义的人生!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