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情怀似雁过无痕》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情怀似雁过无痕

芳草地

这个女孩到姐姐家去是为了相亲,对方是一家银行的一个小伙子,姐姐说,你已经23岁了,不该总是在幻想中生活,该找个人嫁了。女孩放下一本小说就来到姐姐家,她在临走之前对镜子叹了两口气:第一口气叹完说,爱情为什么这么直白,第二口气叹完说,难道我真得用这种方式获得爱情?

看完这个小伙子,女孩更感到一种难过,因为他不好也不坏,不可爱也不让人烦。姐姐说,银行可是个好地方,女孩笑着说:那我干脆嫁给银行算了。嘴上这样说,但姐姐的一再坚持让女孩多少有点活心,心想,那就处处看吧。

闲来没事,女孩便到姐姐家去玩电脑,姐姐家的电脑上了Internet,女孩在网上有个美丽的名字:咏。

女孩觉得,在网络这个虚拟的空间里,人与人之间一切联系都不是很真实,就像影子,虚虚实实,若有若无。为着梦想苦苦寻觅了多年的女孩常觉得自己是人生旅途上一个孤独的跋涉者,形单影只。想想那鸡肋感觉的爱情,女孩在电脑前叹了口气。这天,女孩又去姐姐家,见姐姐正与一个叫苏鹏的网友聊天。那个叫苏鹏的男孩姐姐曾提起过,他生活在一个遥远的美丽城市,工作很出色,是个优秀的男孩,姐姐开玩笑说:要是他没有个漂亮的女友,你们可真是一对儿。

姐姐去做饭了。女孩坐到电脑前,接替姐姐聊天。两句话落地,对方说:你不是她了。女孩在这边无声地笑了,聊天的兴致也被引出来:是的,那是我姐姐,我是她妹妹咏。那天,他们聊得很开心,耳机里苏鹏的声音很好听,略带北方口音的普通话,轻柔的嗓音有种说不出的磁性,谈吐斯文得体,女孩想象他应该有副儒雅的外形,浓浓的书卷气。

此后,女孩一想为她的爱情叹气她就到姐姐家上网,女孩在网上便会遇到苏鹏,每次他们都聊得很愉快。女孩常向男孩请教电脑方面的问题,男孩也总是细心解答,他的电脑知识很丰富,女孩很有几分佩服他。男孩有着学者的严谨态度,女孩不经意的一些玩笑,他也会认真地表示自己的不同见解,甚至做很详尽的解释,有着近乎“可爱”的执着。男孩还很“笨”,面对女孩一些刁钻古怪的问题常不知如何应对,也许正是这个原因,女孩总喜欢和他抬杠、斗嘴,她喜欢想象他口拙笨言,不知所措的样子。男孩很宽容,被捉弄也不在意,一如既往地帮助女孩,还曾Mail过一幅极美的动感山水画给女孩,让她高兴了好几天。如今这样的男孩不多见了,女孩想,尤其在这瞬息万变的网络世界。女孩在网上的时间越来越长,甚至一下班就往姐姐家跑,苏鹏总是在网上候着,从没让她白跑一回,女孩和银行那个小伙子约会的次数越来越少,姐姐在电脑前叹气:你现实一点好不好,这能当饭吃还是能当未来老公培养,可女孩说:这能让我快乐。

不知是否受了女孩的影响,渐渐地,苏鹏越来越风趣开朗了,时不时冒出几句精彩的俏皮话,对女孩的刁钻也应付自如,有几次女孩故意气他都未得逞,自己倒被呕得要命。

细微的变化似乎是从那个周末的黄昏开始的。那天,那个银行的小伙子手捏两张舞剧的票来约女孩,女孩笑着说:我说话你有时都听不懂,这回反倒看不说话的。你不更不明白了吗。男孩脸沉了下来:你总是这样,有意思吗?女孩本来只想开玩笑,没想到反而把男孩的积怨引了出来,两人一时间没了话儿。本来是小事情,两人再唠几句也就没事了,可就是两人都没说话,过了好一阵子,男孩先说:那我走了。女孩怔怔地没说话,任男孩的背影越走越远。女孩想,我也许该解释几句,他就会回来。可女孩实在是没那种欲望,也就任那失望的背影越走越远。女孩的心里空落落的,叹了一口气,便朝姐姐家的方向走去,刚刚登录,“ICQ”发出声清脆的呼叫,是苏鹏在打招呼,女孩的心情一下好了很多。不快像烟一样消失。

闲聊几句后,苏鹏说他与女朋友分手了。荧屏上跳出的标准汉字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女孩感受不到苏鹏的寂寞感伤,只当他在开玩笑。鬼使神差,女孩又想和苏鹏开开玩笑,一行汉字在女孩的手下被敲了出来:“哈哈!我的机会来了。”敲完,一向矜持的女孩也愣住了,犹豫了一下,她还是发送了出去,玩笑嘛!这就是网络的特点,有网络的保护,似乎人人都可以随心所欲做你自己想做的事,讲平时不会讲或不敢讲的话。女孩后来分析,她之所以做出这样大胆的举动,除了有网络的保护外,也有当时寂寞心境的影响,或者,还因为潜意识中的某种渴望?

网络那端的苏鹏似乎也被吓了一跳,半晌才回复了一句:“你可真大胆啊!”

女孩的顽皮劲儿上来了:“怎么,你被吓着了吗?”

对方也不示弱:“那倒没有,你以为你是谁啊!”

澳悄憧尚⌒模沂腔岱诺绲陌。∧愕牡缒跃德穑俊币徊蛔龆恍荩⒂行┎环恕

胺怕砉窗桑 

暗绲绲纭ⅲ0”女孩在屏幕上画了个带着长长波浪线的笑脸,“我给你送一束秋天的菠菜?”

男孩不知真假地说:“那我就收下了。”

那天的闲谈是以女孩的一句“好了,不跟你胡闹了”结束的。

那以后,他们仍常在网上遇到,每次与苏鹏相遇的时光都那么开心,以至于在工作的闲暇,女孩想起那些快乐的对话,笑意会从嘴角流淌出来。

他们的交流有时用语言,有时用文字。但女孩渐渐觉得苏鹏在与她用耳机聊天时,常有些莫名的口吃,似乎紧张得不知如何措词。大概紧张也会传染吧!听到苏鹏那磁性的嗓音,女孩也无来由地有一种心慌得想逃的感觉。声音的交流很直接,女孩不愿让苏鹏也听出自己的心慌。她更喜欢用文字交流,那样她可以把自己所有的感觉轻松地掩饰在一些狡黠的文字后面。

女孩惊讶地发现,每次上网,她最本能的第一反应就是打开“ICQ”,然后飞快地扫寻一眼苏鹏名字前的那个小方块,心里暗暗希望它变成翠绿的颜色。那种等待的感觉很奇妙,就像有只小虫在细细地啃着她的思绪,苏鹏不在网上,女孩总有种挥不去的淡淡的失望,而苏鹏真的在网上了,女孩又隐隐有些害怕,也不知为什么,她不愿意主动与苏鹏打招呼,而是静静地等着他发现自己。

女孩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的反常,她也明白这一切意味着什么,可她害怕承认。她觉得,所有的一切只是个美丽的梦。梦里那个叫咏的女孩远比生活中的自己轻灵美丽许多倍。网络不是现实。离开网络,那个轻灵的咏会枯萎,而那个叫苏鹏的男孩则可能变成青蛙,也可能会长出翅膀飞走。女孩不想因为自己小小的一个迈步,令这个美丽的梦像肥皂泡一样破灭了。

银行的小伙子仍旧每天打一次电话给她,问问她的一些情况,然后就挂断电话,好几次,女孩想和他谈谈,她想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们这是爱情吗?这个问题一出现,苏鹏的形象就出来,女孩又问苏鹏:那我们是爱情吗?后来女孩没有问男孩的原因是她明白了一点:她自己并没明白怎么样的感情才是爱。

这边,依旧是每天下班后姐姐家电脑上的开心的交谈、玩笑。

有几次聊到开心时,苏鹏常会莫名其妙地突然沉默。女孩有些奇怪,但总忍着不问。终于,在又一次沉默后,苏鹏说:“别玩了,小姑娘,找个爱人嫁掉吧!”女孩想说,我不是在玩啊!可她手下敲出来的,却是:“我已经很努力很努力了,还是嫁不掉呀!”“那你就试着温柔点嘛!”“学不会啦,等着吧,老天会让我撞上个眼睛被牛屎糊上的男孩的。”伴着轻松的玩笑,女孩想:我心里好多的温柔都快溢出来啦,可我不敢轻易释放啊!那一瞬,女孩有一种冲动,想把自己所有的感受都倾诉出来,可她克制住了,她觉得那像是在玩火。网络之处的女孩是公认的稳重端庄、循规蹈矩的“好女孩”。追寻一段毫无根基、虚无漂渺的网上爱情?这不该是她应有的想法。网络可以将天涯变为咫尺,而现实却往往不肯成全美丽的童话。

时间在女孩内心的矛盾中过去,一天上班的路上,女孩看到对面骑车过去一个男孩,很像她想像中的苏鹏,女孩一没留神,就被一辆摩托车刮倒,女孩一声尖叫,手触到地上,等送到医院一拍片子,手腕骨折了。女孩接到那个男孩的传呼后,让姐姐回了电话,那个男孩很快来了,以后的近一个多月的时间,男孩经常出现在女孩家里和去医院换药的路上,男孩的细心与体贴让女孩心动也让女孩有一丝内疚,一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男孩成了女孩家的常客也成了女孩理所当然的男朋友,女孩有时对男孩撒娇:我的手腕让你钻了空子。男孩笑着回应:早知这样,我就先把手腕弄断了。女孩一冲动接着说:“我一直把心思系在一个不认识的人身上。”男孩仍是笑着回应:“我当你是18岁的小女孩。”女孩心想,你这么风趣我早怎么不知道。女孩接着又想,你这么可爱我怎么早不知道。后来她又想到网那边的苏鹏,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一定等我等得很苦。再看看眼前忙来忙去的男友,心里第一次有了歉意。觉得以前对男友太不公平了。但心里还怕苏鹏没了她的消息而着急。姐姐来了几次,男友在身边又无法问,女孩心里有点不落底了。

那天姐姐又来了,正好男友下楼去买西瓜,女孩看着姐姐问:你还上网聊天吗?姐姐说,最近一段姐夫出差,家务事太多,没时间上网,更没时间聊天。不过那天我上了一次网,遇到苏鹏,他让我问你好。我以为他会问你这么长时间不上网干什么去了,结果他自顾自说他在网上交了个新女友,常泡在网上等着与她约会呢!

女孩刚想开口说什么,男孩抱着一个大西瓜回来了,西瓜上的水珠像是男孩的汗,女孩心里便忍不住地想,我想知道苏鹏什么?其实我什么也不知道,我什么也不想知道。我不认识苏鹏,苏鹏也不认识我。如果想聊天,我的身边已经有了。女孩忽然对姐姐说了一句让姐姐莫名其妙的话:我不是18岁了。

女孩的话让男孩感动,他眼眶有些湿润,他爱她,只不过在女孩做不切实际梦的时候。女孩做了最后的选择,她不后悔。至少,她不再为她的爱情叹气。她知道她已经不是18岁了,她知道,生命中有许多东西,应当放手。

没有结局也许正是最好的结局。

网络情怀,真的就似雁过无痕。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