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变味的幸福》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变味的幸福

刘玲珊

女性沙龙树梅工作室热线开通后,曾收到同一男士打来的3次电话。在一个星期天下午,这位男士终于鼓起勇气走进工作室,尽管他身材高大、气宇轩昂,但仍掩饰不住内心的愁苦与不安,他几乎没敢看我们一眼,只是一支接一支地抽烟,在我们真诚的开导下,他终于袒露了心声……

我和秀娟是大学同学,她是我校公认的校花,同学们都戏言我是“卖油郎独占花魁”。

我于1979年考上体院,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我们家人的骄傲与自豪自不待言,连远在几十里外的姑姑、舅舅在天黑之前也赶到我家,幸福吉祥写在每个人的脸上,尤其是母亲,一生生养了五个孩子,只有我一个儿子,又考上了大学,在我那偏僻的小山村,犹如立了个头等功。母亲忙出忙进,为一批又一批的客人倒茶、做饭。晚上睡觉前,母亲揉着肿胀的双眼对我讲:“你给妈争脸了,好好念书,将来找个城市媳妇,妈还等着给你领娃呢!”我听了觉得很好笑,老人家咋想得那么远。

大二后同学中逐渐出现谈恋爱的现象,每天晚上我们宿舍都有人被别人揪住交待恋爱秘密,大家嬉笑取闹一通搞个精神会餐方才入睡,那时我多少有点失落,毕竟自己没有骄傲的资本。我们男生开始搞恶作剧,给女生排队打分,60分为中界线,长得漂亮妩媚、有风度、有气质的均在85分以上,依次类推。当时有个陕南来的女生,叫秀娟,个头一米七多,白嫩的皮肤,苗条的身段,一双又大又亮的眼睛,看着让人心动。我们男生在讨论她该得多少分时,我突然心血来潮说:“她应得90分。”不太言语的我一句话让大家愣住了,随之大家取笑我是不是有什么想法。大家说“那就90分吧”。后来我们对女生不称名道姓,干脆以分代名,大家心照不宣。

一个星期天上午,我在操场的双杠边看书,“90分”过来了,她刚洗过澡,一头秀发披肩,洗了一盆衣服来晾晒,看见我很友好地打招呼:“没去上街?”我红着脸实话相告:“上街没钱,还闹得眼馋,不如不去。”一句话把她给逗笑了,这是我第一次单独跟“90分”谈话,也只有这么一句。

一天,在图书馆我碰见秀娟,她用又黑又亮的大眼睛深情地望了我一眼,我顿时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很快写了个字条塞在她看的书里,逃也似的奔出图书馆。那天下午仿佛一个世纪那么长。夜幕降临时我们在花园的草坪里见面,她还是一头秀发披肩,月光下那双大眼睛又明又亮,我们东一句西一句漫无边际地聊着。后来,我冲动地用手去摸她的秀发,她顺从地靠在我的怀里。天哪!幸福来得太快了,我简直不能自控。那天晚上说了什么,我糊里糊涂,只记得她说她发现在男生里只有我学习用功,期中考试时她看了成绩表,我是全班第一,并鼓励我考研究生。还说,她看我人老实,肯学习,将来总会有出息。晕晕乎乎,糊里糊涂中我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多优点,一匹驰骋疆场的千里马,是让她这个伯乐发现了呀!我真的好幸福。

我和“90分”的恋爱不胫而走,同宿舍的人都不可思议,老实愚讷的我怎会被“90分”看中?他们都认为她是“鲜花插在牛粪上”———可惜了,但秀娟仍是一如既往地爱我,我们共同学习,准备同时考研。在毕业留言册上,祝愿我们“比翼齐飞,白头到老”的祝福最多,那时我感到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毕业后我考上研究生,秀娟则分到大学教书,我们如期举行了婚礼。婚后我才对秀娟有了真正的了解。她个性很强,工作上进,不甘人后,特别是干净,家里几乎一尘不染。

一年后我们可爱的女儿出生了,为了照顾秀娟我将乡下的母亲接到城里,没料到平静温馨的家从女儿降生到母亲进城便失去了平静。

首先是观念的差异,母亲看到我们生的是个女孩,满心欢喜等着抱孙子的希望破灭了,她当面没说啥,可私下里对我讲,我们家的香火到我这手里就断了。这能怪秀娟吗?但母亲总以为媳妇没本事。母亲从乡下来时,带了很多尿布,都是我们小时穿过的衣服,红、黄、蓝、黑,像万国旗,秀娟一看直摇头,嫌不卫生,要扔掉。母亲辛辛苦苦走了几十里山路又转乘几次车专程带来的东西让扔掉,对一辈子争强好胜的母亲而言,似乎难以接受,也咽不下这口气。秀娟坚持自己的意见,非要买白布做尿布。在这场斗争中我站在秀娟的立场上,母亲以失败告终,对我俩都耿耿于怀。

接下来是吃饭问题,母亲喜欢吃面条,觉得一大碗面才能吃饱、过瘾;秀娟喜欢吃米饭炒菜,看见面条就摇头,我倒无所谓吃什么都行,但每天为吃饭生气。虽然都是些小事,但积怨越来越多。母亲晚上流着泪向我诉说秀娟的不是:炒菜倒的油多,洗衣服费水,不吃剩饭浪费粮食,整天吊着脸给谁看,总之一句话,秀娟什么都不好。秀娟也向我诉苦:母亲不刷牙,不爱洗澡,家里老有一股味,做饭没味,洗衣不净,都不如找个年轻保姆。我真是老鼠钻风箱———两头受气,我真不知该咋办,每天我哄哄这个,安慰安慰那个,在夹缝中生存,那个滋味真是难受,给谁多说一句话都会遭白眼,干脆我不说话,这样一来我和秀娟的沟通越来越少。

随着孩子渐大,母亲回乡下农村去了,我们家终于平静下来,女儿上托儿所,我又可以静下心来写东西搞研究了。没料到秀娟突然对我讲,她要考研究生,从今往后孩子归我管,家务由我做。说实话我一看见女儿哭就发悚,晚上她几点睡我陪她到几点。给女儿无休无止地讲故事,背儿歌,对不善言语的我来讲,犹如赶鸭子上架,那段时间我非常窝火,动不动想骂人,看见锅碗瓢盆就来气,与秀娟的矛盾开始升级。刚开始争得面红耳赤,到后来拍桌子大吵,有时吓得女儿在一边大哭,我们谁也不想让谁一句话,都比较好强,有时一个月不说一句话。秀娟终于考上研究生了,录取通知书送到家那天,她不在,我想着一个大男人将要整天带着个孩子既当爹又当娘的未来时,我便偷偷藏起通知书。秀娟多次问起,都推托说没有来。纸里包不住火,有一天秀娟知道了,骂我是卑鄙、无耻小人,一气之下提出离婚,我也窝了一肚子的火,离就离,谁离不开谁?我们终于走上了法庭,女儿归秀娟,我出抚养费,秀娟把孩子带回家,上研究生去了。

离婚以后,家里清静了许多,再也听不见女儿的哭声和秀娟的唠叨了,我想干什么干什么,想几点起床就几点起床,我有一种解放了的感觉,一连睡了几天好觉,整理了自己的思绪,准备投入到工作中大干一场。没料到机构改革开始,鼓励停薪留职,我一时犹豫起来,与其一个月拿几百元死工资,不如下海干一番事业,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我无愧于自己的一生。于是我第一个报名停薪留职,单位的同事有羡慕的,有替我捏一把汗的。一个人真正断了自己的后路,也就什么都不怕了。我选中做服装、体育器材生意。那几年改革刚开始,做体育服装的人很少,我考察了南方几个供货商后,生意做起来了。生意的顺达使我暂时忘掉了婚姻的苦恼,但每天晚上面对狼藉的家和冰锅冷灶,我就回忆起原来温馨的家了。我企图修复我们爱情的大堤,给秀娟寄去5000元,简短留言“破镜还能重圆吗”之后,我天天等信守电话,没料到半个月后5000元分文未动又寄回来并附言“泼出去的水难道能收回吗?”我如坠万丈深渊,那一晚我彻夜难眠,自尊心、羞辱感使我一下子变得狂躁起来,难道还要在一棵弯枣树上吊死不成?我非找个年轻漂亮、有文化的姑娘不可,死爱面子的自尊使我又错走了一步。

经朋友介绍,我认识了大学刚毕业的红红,她长得漂亮又单纯,充满朝气,充满活力,和她在一起轻松、愉快,我们很快步入爱河。开始她的父母坚决反对,但抵不住她的哭闹,我们的婚礼在五星级酒店举行,那天很隆重也很气派,真可谓出尽了风头。一年后我们的儿子降生,为了吸取上次的教训,这次我把岳母叫来伺候红红,还雇了保姆,倒也没什么矛盾。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才发现我们之间年龄的障碍、观念的差异越来越明显:红红害怕喂孩子体形变化,自己有奶不让儿子吃,非要让儿子吃牛奶,看到儿子吃牛奶我都心痛,她还无所谓,她虽然做了妈妈,但并没有改掉孩子的习气。

红红爱跳舞,钟情于迪斯科,每个周末要去迪吧潇洒,有时不顾我与客户谈生意非拉我一块去,还要我陪她上街购物,老喊我“老土”,埋怨我“农民意识”,说我是洋装穿在身,还是农民心的“假洋鬼子”。最不能让我容忍的是她后来不准我去看女儿,她说那叫“藕断丝连,旧情复发”。一次我去看女儿被她堵在路上,下班的人熙熙攘攘,她像疯子一样破口大骂,言语之污秽,我简直不敢相信出自于她的口。

秀娟研究生毕业后,听别人说要调走,但不知什么原因最终没有走,回到原单位一个人带着女儿,她没有再婚。我想毕竟夫妻一场,我们又是同学,我们总不至于是敌人吧。后来在给女儿的生活费中我悄悄加了数,但秀娟仍然只拿当初法院判的那个数目,多余的如数退回来。

10月10日是女儿15岁生日,之前一天我计划给女儿好好庆贺一番,征求秀娟的意见,她同意了。10月11日是红红的生日,我暗自庆幸她俩没在一天,没料到10月10日早晨红红起床后向我宣布,她明天24岁生日,她们家讲究24岁要提前一天过,不由我分说当即订了三星级酒店,并给我出示一大串嘉宾名单,脸上的喜悦与快乐自不言说,我真不好意思扫她的兴,约定中午酒店见。上班后我急忙电话通知秀娟,中午时间太短,咱们晚上在酒店给女儿好好过生日,秀娟答应了。

晚上我们约的7点,没料到中午的酒宴结束已经3点,红红告诉客人晚上还有大型舞会,这样一来等赶到约定地点时,女儿已经又困又饿,点好菜在等我,看着越来越酷似我的女儿,我真不知是什么滋味,女儿狼吞虎咽地吃饭,我和秀娟边吃边谈,秀娟的性格也变了不少,态度比过去温和了许多。秀娟的话也多了起来,谈了这几年她的奋斗,我突然问起她为什么没有调走的原因,她意味深长地说:“那你不就看不见女儿了吗?”天哪,竟是为了我!秀娟反思了自己:女人不能太固执,太偏激,更不能一意孤行,过去她在言语上、行动上有对不住我的地方,还请我多原谅。在她的感召下,我也进行了反思,我俩就像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一样促膝谈心,她全然没有一点敌意,一旁的女儿快乐得像个小鸟,一会儿看看我,一会儿瞅瞅秀娟,女儿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多好!”秀娟看了女儿一眼又看了我一眼低下了头,我什么都懂,什么都明白。女儿提出去看《宝莲灯》,我们俩只好作陪。看完电影用车把她娘俩送回家,已是深夜一点钟,等我赶回家时,发现家门从里边锁着,我敲了门,红红不开,我以为红红睡着了,用手机打电话,没料到红红根本没有睡,问我干什么去了?是不是又去会旧情人?骂我“偷鸡摸狗、旧情复发”,还骂我与前妻藕断丝连干吗找她,是我害了她,我再三解释,她不听挂断了电话。为了怕邻家听见影响不好,我急忙离开家门,一个人开着车在马路上毫无目的地晃悠,脑子里一会是秀娟的话“回来吧”,一会儿又是红红的“滚出去”,我痛苦极了,知道你们女性沙龙对处理情感问题很有办法,请给我开个方子。

李明一口气倒出了他的一肚子苦水,我很同情他的处境,更能理解他的心情,不过我告诉他,你已经错过一次,再不能错过第二次,你已经伤害了一个女人,再不能伤害第二个,红红毕竟年轻还有孩子,假如你下一步走错会造成第二个家庭破裂,你好好与红红谈谈,告诉她你很珍爱她,至于前妻毕竟夫妻一场她应该能理解,对女儿你们还有父女关系,我想红红慢慢会理解的。至于秀娟可以开诚布公地对她讲你的打算,让她早日找个情感的依托,不要害了人家,作为你应该珍惜现有的生活。听了我的话,李明长叹一口气,说:“只能这样吧,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想,正准备离婚的男女,最好想清楚,可不要吃后悔药。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