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爱情风清云淡》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爱情风清云淡

菊芬

阿娇利用业余时间参加了一个英语培训班,她很欣赏班上的一个叫大卫的大男孩,他的英文名字叫David,他的英文好棒,可以和老师自由对话,而且声音节奏悠扬。

每次英文课都是大卫最引人注目,原因很简单,别人不知道的单词他知道,别人不会说的句子他会说。

只有一天晚上例外。

那天老师在黑板上写了一个英语句子:Lookmydirtylook,让大家把其中的“dirty”译成汉语。他叫遍了平时学得好的同学,当然也包括大卫,他们分别回答成肮脏、脏、埋汰,甚至邋遢等大同小异的答案。老师摇摇头摊摊手遗憾地说:“今天我们班的名将纷纷落马,谁也没能把‘dirty’一词在特定语 境中的意义翻译得十分准确。”他无可奈何地用粉笔敲着讲桌,敲一下说一个字:“其-实-这-句-话-应-该-译- 成-”,这时教室里静极了,听得到心跳声,突然一个柔弱的声音在老师故意停顿时传来:“狼狈,瞧我这副狼狈相。”老师愣了一下,然后带头鼓起掌,大家把目光齐刷刷地转向声音的发源地,原来是阿娇。阿娇却单单把自己的目光投向了大卫,连阿娇自己也不知道其中的原因,只知道四目交错的一刹那,电光闪烁。

从此,她再也不会忘记生命中的那一刻:你像风儿一样清我像云儿一样淡蜻蜓蝴蝶戏于水上花间想要说些什么太阳羞红了脸此时风清云淡

一天课后,阿娇照常骑着自行车回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MayIescortyouhome?”(我可以送你回家吗?)阿娇判断出是大卫,心中有一朵花儿悄然绽放,镇静了一下说:“No,thankyou.”(不,谢谢你。)又嫌太生硬,补充说:“路上行人挺多,灯也挺亮的,很安全,况且明天你还要上班,不必送了,谢谢你。”“不要客气,我还没为你做什么呢。”大卫诚恳地说,“我带来一些照片,是我在国外旅游时照的,你愿意看一看吗?”

阿娇对异国风光有着非凡的兴趣。两个人遂都停下车,看了起来,看过一张还给大卫一张,大卫让阿娇指出哪些照片照得比较好,同时他还给阿娇做着注解和说明,这是华尔街,这是自由女神,这是时代广场……大卫在阿娇的心目中变得更加高大神秘起来。

一摞儿照片不知不觉间便看完了。大卫又神秘地递给阿娇几张照片,阿娇接过来一看,竟然全是她刚刚叫过好的几张,阿娇一面感受着他的细心一面思考着其中的玄机,这时大卫开口说话了:“这几张你替我保管着好吗?”阿娇一时不明就里。她刚满22岁,还没有经历过太多,难免不知所措。大卫老道地盯着阿娇的脸,观察着她面部表情的变化,劝道:“茫茫人海 我们能在一个教室里听课是一种缘分,为了这种缘分,你 我也应该成为朋友,况且仅仅是几张照片,不要想得太多。你就先替我保管着吧。”

阿娇想:也许真的是自己想多了,那就暂时接受吧。不接受总有一种很可惜的感觉。成熟的大卫对于情窦初开的阿娇来说有着一种难以抗拒的力量。阿娇终于想出了一句自己十分满意的话来回答:“好吧,暂时借我看几天,然后再还你。”

大卫狡猾地眨眨眼睛,然后笑了。

两个人互道再见后,阿娇骑上自行车朝家奔去,骑出好远,偶然回头,看见大卫还站在原地朝着她的方向望,阿娇挥挥手,一股暖流涌遍全身。

风清云淡的爱情故事就这样拉开了序幕,以后的约会顺理成章。

这座城市中好玩的去处都留下了他们的脚印和欢笑。阿娇如沐春风,她觉得在等待了22年后,爱神丘比特终于垂青于她。她喜欢和大卫呆在一起,无论她遇到什么烦心事,多么不快乐,只要有大卫在身边,大卫准能把她逗笑,让她快乐起来。

通过多日的接触,阿娇以为她对大卫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她已知道大卫的家庭住址、工作单位以及年龄。大卫足足大她8岁,阿娇毫不在意,倒是母亲知道后皱皱眉头,提醒女儿再去多了解他。阿娇顶撞说:“都什么年代了,大20岁太多,大5岁太少,大8岁正好。”给母亲的鼻子没气歪。

阿娇不是没问过大卫以前的感情生活,大卫总是沉稳地回答:“都忘了,只知道现在跟你在一块儿,非常快乐。”单纯的阿娇喜欢听这样的答案,高兴之余隐隐有些疑惑和好奇,阿娇也是位很有头脑的女孩,就变着法的问大卫同样的问题。在阿娇的“纠缠不休”下,大卫很伤感地告诉阿娇:他有过一个女朋友,已经在准备婚礼了,那女孩儿却突然跟一个大款跑了,这件 事伤他最深……说着说着,大卫竟哭了起来。

善良的阿娇后悔去揭人家的伤疤,决定用自己更多的爱来抚平大卫心灵的创伤。此后,她再也没问过大卫过去的感情经历。

阿娇原原本本地把大卫的事讲给了妈妈,本以为妈妈会做自己的同盟军,和自己一样同情大卫的遭遇,不料妈妈却板起面孔说什么凭着爱女儿的直觉认为大卫在说谎。阿娇莞尔一笑,劝母亲不要怀疑一切,现在傍大款儿的事比比皆是,有什么稀奇?

阿娇不顾母亲的怀疑,以一颗少女的心感悟着爱情的幸福和甜蜜,写了一首诗送给大卫:你像风儿一样清我像云儿一样淡蜻蜓蝴蝶戏于水上花间不必说些什么头上青青蓝天心中风清云淡

大卫看过了这首诗,说他越来越离不开阿娇了。阿娇问为什么,大卫说:因为你的一双大眼睛,因为你长发飘飘,更重要的是因为你自己还不清楚的你的写作天才。阿娇说:“其实我的文笔是练出来的,到目前为止我还坚持写日记,我不是什么天才,我只是一直在努力。”大卫接了一句:“爱多VCD。”两人相视一笑。

只要有时间,大卫就会约阿娇出来,一起到运河边、公园中,花前月下谈天说地,两个人在一起有唠不完的嗑。

快乐的时光总是消逝得飞快,转瞬间5个月过去了。

母亲想让阿娇冷静下来,又提出了一个疑点:“他都30岁了,怎么还不急着跟你谈结婚的事呀?”阿娇说:“你急什么呀?两个人感情好就是全部,结婚证不就是一张纸吗?”差点儿没把老人气背过气去,母亲永远说不过阿娇。

阿娇虽然嘴上这样顶撞母亲,可心里也有些不痛快,妈妈说的对呀,结婚的事是应该男方先开口说的呀。

阿娇终于等来了这一天。

大卫跪在阿娇面前说:“我们结婚吧,买房子和举办婚礼用的钱我都准备好了。”

这一幕在阿娇梦中不知演了多少遍,阿娇的快乐感是不必多说的,她的第一个念头是要告诉母亲,她的一切怀疑都是多余的。阿娇幸福地看着面前的大卫,试图把他拉起来,但没有成功。阿娇急忙说:“我答应你,快起来吧。”

盎褂幸患拢恢泵桓腋嫠吣悖阆却鹩υ挛遥揖推鹄础!

阿娇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但她深深地爱着大卫,两人已相处得如此之深,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还有什么不可以原谅的呢?

拔以履悖憧炱鹄窗伞!卑⒔坷鹄矗咚焖怠

大卫吞吞吐吐低着头小声说:“我有过短暂婚史。”

阿娇的脑袋嗡地一声,她做梦也没有想过会是这样。勉强坐下来问:“多长时间?”

傲侥辍!贝笪阑卮稹

坝泻⒆勇穑俊卑⒔课省

大卫看了阿娇一眼,停顿了一下说:“没有。”

澳阄裁床辉绺嫠呶遥俊

拔遗率ツ恪!

阿娇不顾大卫的阻拦哭着跑回了家,躲在自己的房间里,看着压在桌子上的大卫的照片,用拳头砸去,玻璃板应声而碎,鲜红的血从阿娇的手上滴下来……阿娇哭着写了下面一首诗:你像风儿一样清我像云儿一样淡蜻蜓蝴蝶戏于水上花间良辰美景朦胧一片偷哭的心含泪的眼渴望风清云淡

阿娇想,母亲已经多次提醒过自己,事到如今能怨谁呢?她不想去怨大卫,那么就只有怨她自己了。现在该怎么办呢?

经过长时间的思索,阿娇给大卫找了许多一开始不说出来的理由,比如自己并没有深问,比如只顾谈一些海阔天空的话题,比如他爱自己,怕因为说了而失去自己等等。好在他并没有孩子,便没有许多的麻烦,或许还可以瞒过母亲,只当他谈过一次恋爱,就让它过去吧,总不能要求大卫没谈过恋爱吧?!我们可以重新开始。

又是大卫打来的电话约阿娇出去,阿娇压下满腹不快,依旧打扮得花枝招展,临出门仍不忘朝母亲笑一笑挥挥手说再见。

大卫看到阿娇如期而至,喜不自禁,急切地问:“你原谅我了吗?”阿娇叹了口气白了他一眼道:“有其他的办法吗?”大卫的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讨好地说:“MyGod!(主啊!)这将是我最快乐的一天,我一直在等待这一天的来临。”又是那张能说会道的嘴,说呀说呀,直到阿娇开心。

日子似乎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可是一天下班后阿娇快快乐乐地回到家中自己的房间里,意外地发现桌上放着一份档案,是大卫的,其中有大卫的两次婚史及其儿子小卫的情况。

阿娇抬起头看见了倚在门口的母亲。严肃的母亲告诉阿娇:“这是我从大卫的公司人事部搞到的材料,千真万确。”

阿娇仿佛又一次被困在无边的大海中,想要挣扎却无从着力,前不见了岸,后也远离了岸。

她声嘶力竭地喊道:“妈妈,他没孩子的。”

澳阍偃ノ饰仕!蹦盖兹岷偷厮怠

她果真跑到大卫的家里质问大卫,这一回大卫没有哭,也没有跪下,平静地看着阿娇道:“你妈妈已经去过我单位了,你不是什么都知道了吗?”说完,又绅士般地歪嘴笑笑。

澳阄裁雌遥俊卑⒔亢鸬馈

拔颐挥衅阊剑以谝坏愣坏愣馗嫠吣闶率嫡嫦唷!贝笪阑故且郧澳茄峡叶榈厮底牛拔野悖率ツ恪!

澳阋晕庋筒换崾ノ衣穑俊

安桓夷茄耄抑皇且恢痹谂Α!

这是阿娇说过的一句话,当时大卫接了句广告词:“爱多VCD”,事到如今,大卫还有心情幽默?多问也无益,他还是那几句老话,阿娇气得转身离去。

经过这场变故,阿娇大病了一场。病好后,阿娇着手把大卫“托她代管”的照片寄还给他,并附上一首诗:你像风儿一样清我像云儿一样淡蜻蜓蝴蝶戏于水上花间睁开睡眼问苍天为什么良辰美景都不见没有风清云淡

有些问题和环节阿娇始终没想通,的确,需要阿娇思索的东西太多了。

阿娇的母亲平静地说:“通过这件事,阿娇成熟了许多。”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