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表哥的家事》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表哥的家事

彭增祜

那天恰好是个星期天,我应邀参加了表哥60大寿的生日宴会。表哥的生日宴会我参加过多次了,但这一次意义非同寻常:第一,是60大寿,而不是59或61,中国人历来特别看重整数的寿诞;更重要的是第二,因为表哥从3月初就被一个叫肠梗阻的乍一听不算十分凶险却十二分难缠的病魔给相中了,做了三次手术后才算最终摆脱了它的纠缠。大病初愈,表哥脸上有了久违的笑容,全家要借机庆祝表哥获得第二次生命。有此背景,表哥的这个寿诞能不隆重?

当然了,说隆重并非说有什么繁文缛节,也不是说寿宴上有什么龙肝凤胆。现在市场繁荣物资丰富,好歹一张罗就是满满一桌子。这里说的隆重,一是来的人多,二是气氛热烈。在满满两桌人中,表哥前妻留下的一儿一女和他们的家属最为引人注目,因为他们已经多年没参加过表哥的寿宴了。

说来话长,表哥表嫂在婚姻上都是不幸的人。在一双儿女还很小时,第一任表嫂因突发心脏病撒手人寰。表嫂呢,那位毫无责任心可言的前夫,只因工资未涨上,就服了毒,扔下年轻的妻子和一个几岁一个仅几个月的两个儿子躲清净去了。人海茫茫似皆陌路,有缘千里相会有期。在经过了几年的父亲又当爹又当妈、母亲又当妈又当爹的无奈和困窘之后,表哥表嫂很快跳完了相识、相恋、相亲的“三步曲”,组成了一个6口之家的新家庭。

托尔斯泰有言,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样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表哥家特殊的家庭结构,团结和稳定当然就是压倒一切的头等大事。但天长日久哪有舌头不碰牙的?特别是在表哥前妻留下的一儿一女婚嫁之后,兄妹俩对爸家越来越淡漠。这在某种角度说来也是情理中事。所幸的是,表哥表嫂两人始终感情甚笃。所以,日子倒也平静。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表哥的肠梗阻使这个平静的家一下子掀起了前所未有的大波澜。看病需要钱,护理需要人,这两条都是回避不了的硬指标。

人们常说,有啥别有病,没啥别没钱,表哥这回是又有病又没钱。表哥的单位虽然名头不小,便已被亏损折磨有年了,医疗费的报销难上加难。然而,表哥的病却不能不看。于是,表哥家、表哥前窝的儿女家,三个家庭的财力为了一个目标而奋斗达8个月之久。其中,表嫂把给二儿子娶媳妇的钱也都花了。还有护理。

没有亲身体验的人可能以为,看病主要是钱,护理是小事一桩,其实不然,一天两天,十天八天还不算啥,时间一长就没那么简单了。特别是表哥的三次大手术。术后那护理的难度之大,我如果没有亲历也是难以想象的。

皇帝李世民说: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老百姓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表哥这场旷日持久的病,为“满堂儿女不如半路夫妻”这句民谚做了最为生动形象直观的雄辩注解。

表嫂啊,她可真受了累了!

喂水,喂饭,接屎,接尿,找医生,请护士,做饭,送饭,张罗钱……几个月时间里,她一刻也未得消闲。别人,不管是儿是女,是儿媳是女婿,都有个交班的时候,表嫂是全方位24小时的。困急眼了她就在凳子上眯一会儿,累得实在挺不住了她就在偶尔腾出的空闲病床上躺个三分五分。

按说护理表哥的人还真不算少,连我这个50多岁的表弟都上阵了,能说缺人吗?但一是表嫂放心不下,生怕她一离开表哥病情会有什么变化,二是她即使想离开她也离不开,因为表哥只要清醒只要醒着,总要对表嫂发出一道道指令,明明床边有别人他也信不过。尤其是手术后的两个星期内,表嫂是一秒钟也离不开病床的……几个月时间里,表嫂的体重下降了近20公斤!

这一切,表哥那一儿一女是看得一清二楚的。他们服了;如果没有这位继母,爸爸的病是不可想象的。他们看明白了,和老爸关系最密切的不是他们俩,而是继母。似乎到这时他们才第一次真正认了账:继母也是母亲啊!

于是,才有了表哥这次空前规模的生日宴。席间,孩子们———特别是那两个已经结了婚的儿女,频频提议:“为爸爸康复,为妈妈的身体健康,干杯!”

表嫂和表哥都笑了,甚至笑出了眼泪。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