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弟弟,你是姐姐心头永远的痛》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弟弟,你是姐姐心头永远的痛

王萦消

大三那一年,我当选了学生会宣传部部长。在选择副部长的时候,主席把凌子介绍给我。凌子小我一届,刚进学校的时候,就非常出名。大概是球打得好,也大概是因为他是女孩子们的大众情人。以前他不是我们部的,所以交情平平,但是,由于选择副部长关系到我以后工作的开展,所以我和主席交涉,我认为凌子过于贫嘴,有一些滑头,还成天花边新闻不断,不太适合宣传部的工作。可是主席力荐凌子,并且暗示我凌子将会是下一届学生会主席的合适人选,希望我多多培养他。于是,我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收下了他。

按照学生会不成文的惯例,副部长和委员都叫我姐,而不是部长。

由于工作的缘故,我和凌子几乎每天都见面,慢慢的,我感觉到凌子并不是我以前想象的那样。他有时候表现的非常滑头,可是工作起来却毫不含糊;他虽然身边女孩子不断,但是除了喜欢挽着女孩子的手之外,倒也没有什么不轨行为。他不过是一个表面上的花花公子,我能感觉到,他的内心并没有表面上那么洒脱。

我不得不佩服主席的眼力,凌子的确是做学生会主席的料,他果断,有领导的气质。事实上,后来我几乎把所有的工作都移交给了他。所有其他的部长都羡慕我有一个能干的助手,而主席也时常调侃我,说你看看,都是我给你找了一个好部下。

后来,就算不是工作,我也常常碰到凌子,每次我去研楼上晚自习的时候,他总是坐在研楼前的草坪旁边,看我走过去,就可怜兮兮地说:姐,我饿。于是,我这个做姐的只好义不容辞地请他吃东西。

凌子常常问我,说,姐,你那么漂亮,为什么没有男朋友。我总是反问他,漂亮就一定要有男朋友吗?凌子想了半天,说,反正你也没有男朋友,就做我女朋友好了。我乐了。凌子在我面前总是那么孩子气。

凌子就是那么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小东西。虽然他只比我小1年,可是我总是把他当孩子一样来看。我从来也没有意识到,凌子已经不是孩子了。

有一天在4食堂吃饭,突然几个朋友冲了进来,气喘吁吁得对我说:你快去看看,凌子在寝室和人打架了……我丢下饭碗,想也没有想就冲到了13号楼。那边凌子已经被别人拉开了,可是脸上已经有了淤紫,嘴角也有些血迹。看到自己的弟弟受伤,我心疼坏了,刚要斥责那个和他打架的人,却发现那人比凌子伤的更重。冷静下来之后,我才意识到,凌子和别人打架,如果学校知道了,是要处分的,这样对凌子当选下一届主席非常不利。而且,凌子人缘一直都很好,处世方式也一般都比较圆滑,怎么会……于是我又拿出了作姐姐和部长的威严,逼问他打架的原因。这一次,他很沉默,沉默的让我感到害怕。他似乎想隐瞒什么……我也隐隐觉得凌子有心事。以前凌子每次不高兴或者碰到烦恼,都会找我谈心,可是这一次,他变了……似乎变的不再是那个油嘴滑舌的凌子了。

第二天,和凌子打架的那个人找到了我。他对我说了一些话,其中的一句话让我当时就差点晕过去,他说:我想,凌子是爱上你了。他又说: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打架吗?我和凌子是好朋友,你知道男生之间喜欢拿女生开玩笑,那天,我说了一些对你不太好的话,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那么生气,我以为他和我开玩笑……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他那么认真过。我想……

我没有再听下去。我只是问自己,这怎么可能呢?

我还没有来得及考虑凌子的问题,皓就出现在我生命里。我与皓几乎是一见钟情。很快,我就热恋了,于是我也想不起凌子的问题。但是,我知道,凌子对我而言,并不是皓可以取代的,因为凌子是我的弟弟,我似乎真的能感觉到凌子和我有些许骨肉亲情。可是,皓出现以后,凌子就疏远我了。同寝室的女友调侃我,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我不得不承认,在和皓的恋爱中,我无暇顾及其他朋友的存在,尤其是对凌子,我几乎迟钝到没有感觉他在变化。

恋爱中的女人是疯狂的,一直都是乖乖女的我居然逃课1个星期,陪皓出去旅游。等我回来,朋友告诉我,凌子和媚同居了。我有些诧异,掐指一算,我居然有几个月没有好好和凌子聊天了,难怪,他有了心爱的女朋友我都不知道。虽然我这个保守的姐姐对于同居还是有些不能接受,可是弟弟有了心上人,我真的为他高兴。于是,校园里我就常常能看到凌子和媚出双入对,凌子见到我,还是一副浪荡子的玩世不恭,媚则总是躲在他的背后,似乎和做了什么错事的小女孩子一样。不过,除了表面上的亲热,我感觉这个弟弟却似乎不愿和我聊聊心事了。我想,大概他恋爱了,很多事情就不愿意和姐姐说了。于是,我只好感叹我这个弟弟是娶了媳妇,忘了姐姐。有些失落,但更多的是高兴。不久,皓被派往英国,于是又剩下我孤零零的一个人。相思是甜蜜的,但是也是无奈的。

那一天,我的文曲星提示我凌子的生日到了。我打电话给凌子,说要请他和媚吃饭,算是给凌子过生日。他答应了。撂下电话我就后悔了,凌子和媚一定已经约好一起过生日,我这个旁人岂不是做了一个100瓦的电灯泡?

凌子来了,不过很奇怪,他没有带媚来。

媚呢?我问。他说:我和媚分手了?

为什么?我觉得很奇怪。他说: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媚。

你不喜欢媚,却和媚同居,算什么?玩弄别人?我很生气,因为我对玩弄女性的男人深恶痛绝。

我没有玩弄媚,媚知道我不喜欢她,是她要和我在一起的。凌子仍然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我盯着凌子:凌子,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好弟弟,因为我觉得你是个重感情,有前途的好孩子。姐姐一直为你骄傲,可是今天,你说的话,让姐姐太失望了。

我转身要走,凌子突然从后面把我抱住了:姐姐,我不喜欢媚,因为我爱的是你,我看到你和他一起,我都要疯了,我和媚在一起,是想忘掉你,可是,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

天哪!!!!这一刹那,我觉得天都要掉下来了。

我忘掉了我是怎么从他的怀里挣脱,也忘了后来为什么要陪着他喝酒,我能记得的就是他喝了很多酒,而我和他说了很多话。我记不得和他具体说了些什么,我只记得,我告诉他,他永远都是,也只是我的弟弟。

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尽量避免和凌子单独相处。感情的东西太敏感,我怕我处理不当,反而会伤害了我心爱的弟弟。

直到我毕业临走的前一天,凌子打电话给我,他说,姐,你要走了,今天晚上,是不是可以……让我陪你吃顿饭……当我为你饯行。

于是,我推掉了本来和朋友们约好的“最后的晚餐”,因为我知道,凌子在我心中的地位,是谁都不可替代的。

我们在一起吃饭,气氛很沉闷,虽然我们两个都表现出很轻松,偶尔互相调侃,但是心里头总是有什么东西压着喘不过气来。正是心里有千言万语,才突然觉得被堵住一样,不知道从那里说起。

他拿了几瓶酒,说:姐,走,和大家通宵去。我们学校有一个传统,就是每年毕业前几天,都会有许多毕业生以及送行的人在12号楼(女生楼)前的操场前点篝火或者蜡烛,唱歌,喝酒,通宵不眠。操场上热闹非凡,可是,却又让人鼻子酸酸的,送了3年毕业生,这一次,是我自己要离开了。

我和凌子找了一个角落,凌子点了蜡烛,也不知道从哪儿借来的吉他。和着周围此起彼伏的歌声,凌子第一次给我唱歌。他唱得很认真,每一个音符都振颤着我的心灵,可是我听到的,分明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疼痛。唱完了歌,他发了疯一样把面前都酒都喝了。这一次,我没有阻止他,我只是静静的看着他,借着忽闪不定的烛光,我凝视着凌子。我知道,离开了,不仅仅意味着不能够天天见面,或许,这也将是我们最后的诀别。喝完酒,他把酒瓶全部摔碎,然后仰天长啸,仿佛是要把所有所有的疼痛都发泄出来。或许是喝酒喝得太着急了,一向酒量不错的凌子这一次却有失水准,酒统统从胃里反了出来,吐了一地。

我送你回去吧,我说,我实在是心疼凌子。如果通宵,真不知道他又该怎么折磨自己了。我心如刀绞。他似乎是醉了,咕咕哝哝地不知道说了什么,我只好搀着他回到他在学校后面租的房子。

好不容易把他弄到了床上,凌子突然拉了我一把,我一个趔趄,倒在了他的怀里。他翻过身,将我死死压在身下。我至今都能记得一身酒气的凌子狂吻我的脸,直到他尝到我眼角的一滴咸咸的泪水。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反抗,或许是因为在身高马大的凌子面前,我的反抗可能几乎是徒劳无功的,也或许是别的什么原因。可是,我的感觉到疼,不仅仅是因为身体上承受着凌子180多磅的体重,更是因为,我的心碎了。我守护了20多年的处子之身连同我小心呵护的姐弟之情在这一刻眼看都要破灭了。

凌子突然停了下来:你怎么哭了?我没有回答,如同死了一般。凌子也哭了。他翻过身来,平躺在我的身边。他把手伸了过来,抓住了我的手。我挣扎了一下,还是没有挣脱。他的手很大,很温暖。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突然问我:姐,如果没有皓,你会爱我吗?我装作睡着了,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回答。那一夜是我此生最漫长的一个晚上。尽管什么都没有发生。

当阳光照再我的身上,我偏过头看着凌子,他睡得很香,嘴角还挂着一丝笑容,纯洁而又可爱。如同熟睡了的婴孩。好不容易从他的手里抽出我的手。我要走了,我决定不惊醒他,是啊,何必再要一次撕心裂肺的送别呢?

从此,我就再也没有见到凌子。

学生们又快要毕业了,不知道这一次,凌子用什么方式送别自己的大学生活。凌子,如果你看到这篇文章,那么,姐姐真的希望你能够善待自己。姐姐一直都在思念着你,我也知道,这大半年来,你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寻找我的踪迹。事实上,姐姐也一直都在关心着你的成长。我知道,你已经和一家跨国公司签了约,还有你寒假去了新东方学GRE,姐姐也知道,你签约的公司就在姐姐的城市,你去学GRE也是因为姐姐一直和你说我要出国。姐姐一直记得那天晚上,你问我,如果没有皓,我是否能够爱你。我现在可以回答你,不管有没有皓,姐姐都深爱你,可是你要明白,世界上除了男女之爱,还有亲情和友情之爱。在你没有想明白这个问题之前,姐姐不能够见你。姐姐已经失去了曾经深爱地皓,姐姐不想再失去心爱的弟弟。可是,凌子,你还能够听到姐姐的话吗?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