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插曲

秦雨天

不管怎么样,该发生的事情总是难以避免的。正如科学家预言,哈雷慧星有一天会碰撞地球。

我叫秦雨天,性别当然是女。小时候对名字这些东西不甚在意的,小孩子嘛,单纯就如此体现出来了。现在,我倒特别喜欢起我这名字来了。雨天,要着重看那个天字,多霸气,多威风。虽然说不太像一个女孩儿的名字,可它有特色有个性有风格有……喜欢就是喜欢,没有理由的。

我爸我妈望女成凤的封建思想特别严重,也难怪妹妹常说他们就是镇在家里的两块大化石。时间可能比那恐龙还久远。昨天突然在电视中看到《东方时空》,描写一对父女,父亲对女儿最大的愿望就是:健康,快乐的生活。我激动得不行,像突然从天上掉下了大饼馒头甚至旺旺雪饼。便马上把我妈拉过来看。看后只留下三个字:没志气。我当时的感觉真像是从天堂掉进了地狱,不,炼狱更贴切。我亲爱的妈妈,你知道你把女儿打击得多惨。我作出一副欲哭无泪状。可我妈一向对这种家庭的不平等待遇都呈一副视而不见的姿态。秋,己残,叶儿飘落。古龙的句子正好用来形容我的处境和心情。

有一段时间我对我的名字产生了某种不满意感,可能是当时读了几本言情小说,觉得我名字不够秀气,灵动,飘逸。总之就是找了一大串的理由。那两天一直在家用个纸片儿写上我重新为自己想的名字。然后一一拿给我妈过目。她也不说什么,还在那热心地说这个比较好,那个不太好。可后来我准备一锤定音的时候,我妈发言了:“你真要改名字?我给你起的名字这么好听,你真是忘本了。”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便放弃了。

后来暗自庆幸当初没改名字,因为我的名字确实很响亮。也因为名字占了不少便宜。以前读书的时候,老师点过我一次名字,就能记住我这个人。以至于每堂课的回答问题时间都成了我专属的。而我的表现也从不令老师失望。虽然平时调皮有余。逃课也多。甚至还带领群众一起逃去找全兴足球队的球员签名。因为老师抽答问题老是选中我,而回答问题自然不是白答,有分加的。有些同学就不干了,给老师提意见,怎么每次回答问题都是那一两个同学。老师也只好打哈哈地说过去。从这件事上,我充分体会到了我名字的优越感。后来也一直为我的名字而感到骄傲。

半年前的某一天,妹妹兴冲冲地跑回家,丢下书抱拖着我就往外冲。我愣在那儿不动,再怎么我还是拖得过妹妹。不然怎么叫姐呢?可姐姐毕竟是爱护妹妹的。走在路上,我还是忍不住问她,“小澜,到哪去?这么急?”。妹妹回过头,笑嘻嘻地说:“我带你去上网,你反正成天在家没事干”。天,这是妹妹该说的话嘛,好象她姐真的是个大闲人。不过想想她说得也对,对于我这种没考上大学,又大事干不了,小事不想干的人来说。暂时最好的方法就是玩。我乖乖的跟着妹妹到了一家网吧。

开机关机当然还是会,再怎么也高中毕业,计算机成绩还不错。妹妹用鼠标点了一个小企鹅模样的东西,并告诉我那叫做OICQ. 姐,你取个网名吧,叫什么?我想了想,我这种成天关在家,不见天日的人,就喜欢夜晚。就叫月色隐颜吧。

就这样开始了我的QQ生涯。一度认为这无趣至极,可里边有固定的朋友了,却总忘不了来看望看望。有一个聊得很好,这个很好其实有些不准确。我现在聊天仍喜欢抬扛,好象就是从他那儿学来的。哎,我觉得很悲哀。什么学不好,可学这个,己经快成白骨精了的境界了。我总喜欢跟他唱反调,他如果说:“今天我们这边的天气特别晴朗,太阳照在人身上暖暖的,让人想睡。”我一定会说:“可我心情却很灰暗,主要是今天运气不好。”他会问:“什么事惹到大小姐您了?”我便答:“你说我一上网就遇到你,运气能好到哪去,我宁愿丢点儿钱,来免这个灾。”他便打出一长串的怪符号。表明他己经深受打击,并且伤得不轻。我则在电脑面前偷笑。

好象是才开始上网没几天就认识他了,也仿佛培养了一种默契。一直都没问对方的姓名和在哪座城市甚至年龄。就这样漫无边际的聊。聊人生,聊天气,他的工作,我的学习,我的狗仔,他的猫咪。他和我都偏爱文学,喜欢看书,并且有个共同点,就是什么类型的书都看。我说我喜欢倪萍的《日子》,他就说他喜欢杨澜的《颦海临风》。我说我喜欢《飘》里的梅兰,他却偏爱郝思嘉。我有时候会产生一种即生喻何生亮的感觉,为什么有了我偏偏又会有个他来与我作对。真令人头大。话虽这样说,可能找到这样一个人,在现实生活中只怕是非常不容易的。谁愿意无事生非呢?我不会,我想他也绝对不会。所以说,有时候网络其实更真实,也更虚假。我真的领会到了。

人干什么都会有累的时候,上网也如此,便一度只倦缩在家里看小说,散文,心情好的时候也看诗。可我从来不写,因为我懒,能承认自己缺点的人不多,但我绝对算是一个,并且是主动坦白,为的争取从宽。别人既然知道我懒,就不会分配什么重要事情交由我做,我便得以省心。可我爸又发话了,你啊,,,,,,后面便没有了。我知道是出于无奈,可我又能怎样?改变自己是相当难的一件事,我何苦为难自己。人生在世,只要能存活在属于自己的快乐天空,有什么不好的。这也许叫消极,用更流行的一词就是颓废。我居然也赶了回流行。心里又想笑。脸上其实也在笑。妹妹看见我在笑,神秘的凑过来:“老姐,你痴了啊,在想什么。”我愣是没回过神,“姐!”“啊?你叫我?”“我不叫你难道叫我自己?嘿,,姐,你是不是有男朋友了?不然怎么笑得这么傻?”我一连说了十二个冤枉。:“你看你姐这样子,有男朋友简直是怪事。”“也是,谁敢要你啊,又凶又聪明,男人不敢要聪明女人的。”哇,我惊讶妹妹居然说这么精典的一句话。这句话我在心里己经总结了好久,竟然被妹妹说了出来。现在的孩子啊,真是一代比一代强。我不服老都不行。

我迫不及待的跑去上网,要去求证妹妹的话,他果然在线上。“~ !喂,问你个问题。”劈头盖脸就打了一句。“大姐,你终于舍得来了,我数过了,你己经十八天没来。”他胡说我也不知道,我从没数过,也从来没想到要去计算。“我不大想来,最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所以今天你就来向我求助了?”“的确如此,你认为聪明的女人是不是不太受男人的喜欢?”“哇,小女孩居然会问这样的问题,不过我认为只有很蠢的男人才不会去喜欢聪明女人。而我则是聪明男人”我终于松了一口气,原来并不是所有男人都喜欢李玟歌中唱的美丽笨女人。“因为聪明的女人本身就是一笔巨大的财富,男人都是爱财的。”他继续发表他的高见,而我己经得到了答案,就不关心其它了。

我总是在思索一些无知的问题,并且从夏天想到了秋天。

我觉得该好好休整一下,然后就安安心心找份工作。我选择了田野,离开城市,离开爸妈,也离开网络离开他。天天在小路上奔跑,跑得一身是汗,粮食长得很高了,至少我可以舒舒服服地躺着,而人们都看不见我。我的飞奔将田野的静谧搅得支离破碎,鸟儿常被吓得四处分窜。我静静地享受这份安逸和恬静。越来越发现这世界大得无边,我不过是个路人,走来走去,就算成天在别人面前晃,别人也同样会忘记你。不要奢望你会成为很重要的大人物。每个人都是很平凡的,我第一次感觉到生命的无奈,平凡。但这正是生命的真缔,我觉得我这么快就总结出来了。很是高兴。

在乡下住了大概有一个月,我回家了,父母和妹妹像迎接VIP 一样把我迎了回去,并且准备了一顿难以想象的丰盛的晚餐,莫非这真的是最后的晚餐?我有种奇怪的感觉。幸好我还没看到撒旦的嘴脸,但如果真看见了,他也就不显得那么邪恶了。我暗地里骂自己真是个扫兴的人。总在最高兴的时候想最悲伤的事情。

第二天我就开始找工作,稍微好一些的地方都要求大学专科或本科文凭,而自己只是个高中生毕业生,我再次感受到了生存的无奈。一天下来觉得自己很是疲惫。发现明天的路比想象中难走得多。在家看电视,《西游记》从小就喜欢看,每年暑假都看,从来没腻过。孙悟空给我的启发比老师父母给的都更大。可我不敢给我爸妈说。他们准又会说我受电视的毒害太重。

第二天居然转运了,一个老板看我长得不矮,样子也不算丑,便问我会不会打字,我马上说会。他问我一分钟能打多少。我只能打七十到八十个,可我骗了他,说一百一左右。这个练练就会提高的。而且他又不会叫我测试。又问我会不会干发传真,接电话之类的活儿。这多简单。我不住的点头,虽然那时我只认为我会接电话,谁不会啊,天天在家都接,并且那是我的任务。传真嘛,我只知道英文叫做工FOX.到时候向前辈们问一下就得了。于是,我被应聘了。

回家便主动报告了这一喜讯。说起来也不错,算是做文职工作,自己偏偏就喜欢这个。算是人才用得比较到位。我总认为自己是人才,即便我没进大学。七种武器的第二种便是自信,我想我己经掌握得很好了。

我发现真的好久没上网了,一上去他居然又在。“天,我发现没有你的世界是多么的无聊和令人发疯”。这是他说的第一句话。我打了个笑脸过去。我觉得今天该和他告别了。我跟他说我找到了工作,以后可能不上网了,而且我又重新拾回了书本,准备参加法律专业的自考。他似乎很是悲伤也很激动。“什么???(我天天来等你,可……”我无语,无言,我能说什么。他叫我把电话号码给他,我说不必要。他看来真的很难过。其实我也难过。但我认为网络与现实真的相差得太远,我无法接受两个不同的世界,我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脆弱。下线了,留下了他在线的那端独坐。

后来的一个月,我工作得还算出色,老板决定第二个月给我加一百五十块的工资。可我回绝了,告诉他我要到远方去,到更大的城市去。我觉得自己的梦并不在这里。因为我更爱蓝天的那一端。从小就爱。老板有一种痛失爱将的感觉,表情上看得出来。也许这是他第一个遇到的,将要加工资却要告别的职员。

我二十三岁了,并且我发现我二十三岁之前干的事,都是我生命组歌中的插曲。我再次告别了父母,朋友,网络,还有他。来到这个大城市寻找自己的梦和自己。

可我也忘不了那个在网络中跟我扯皮的男孩,或者说是男人。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