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岭上梅开大地春——参加第四次作代会的一点感想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岭上梅开大地春——参加第四次作代会的一点感想

一九八五年十一月,当我带了研究生从贵阳来到广州以后,中国作协广东分会送来了青海作协的电报,说中国作协特邀我出席第四次作家代表大会,要我直接飞往北京。

参加这次作代会,给我留下了终生难忘的好印象。

首先,是我亲耳聆听到党中央发出的“创作自由”的声音。创作可以自由,可以在为社会主义服务的原则指导下,让作家们自由选择自己的题材和艺术方法,表达自己的思想和感情,这是我在解放以后——特别是我来到青海以后的二十八年来,做梦也没有想到的事!我在青海高原曾经走过一条人们无法置信的坎坷的道路,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把我这个看来已经成为“废品”的人,从喇嘛寺里接出来,恢复了我的名誉,给了我优越的工作条件。

长期来我一直酝酿写一部青海题材的小说,写我自己,写知识分子在青海高原走过的道路。但是我不敢写,我害怕我会写出“伤痕文学”来。现在,我的这种顾虑完全打消了。“创作自由”,这是党中央对文学创作生产力的解放!这是多么激动人心的事啊!吴祖光、新凤霞夫妇等大批错划为右派的作家,都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上台发了言。

其次,是我遇到了一大批三四十年代的文艺界老朋友。他们之中,有从香港赶来参加大会、三十年代就给我编的《作品》半月刊写了小说《白面》的李辉英,有在四十年代从延安到上海以后悄悄和我来往的、带给我延安作家文稿的周而复,有在临近解放时冒着所谓偷听“敌”台的“罪”名,一起偷听淮海战役胜利信息的剧作家陈白尘,有在我文学活动中大力支援了我、我也在经济上大力支援过他们的老战友臧克家和艾芜、锡金和碧野、沙汀和骆宾基……

第三,作代会使我们这些七十岁以上的“老朽”们,不甘沉默,决心振作精神,发挥余热,大干一场。具体地说,由周而复、骆宾基和我发起,与艾芜、曹禺、柯灵等商议后,决定创办一个以老一辈作家为主要撰稿人的大型文学双月刊《东方》,在上海出版。组成的编委成员中还有艾青、姚雪垠等。当时参加作代会的上海市委宣传部王元化部长,已经表示同意这个刊物的出版登记,经过作代会上即席组稿后,不到两个月,陆续收到了陈白尘的长篇自传小说第一章、艾芜的中篇小说、李辉英等的短篇小说、戈宝权的评介诺贝尔得奖作品的论文等。

这真可以说得是:岭上梅开大地春。

附记:这篇短文是应青海的《西宁晚报》写的。作代会后,我去了上海,经过近两个月的斡旋,由于上海市新闻出版局王局长不同意,《东方》大型文学双月刊终于成为一颗“未出膛的炮弹”。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