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演不完的好戏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演不完的好戏

中国的有些事情,实在应该当作演戏来看的,否则就要令人昏头昏脑地想不通。前次二中全会的弹劾贪污案是一幕,这次国民参政会的弹劾贪污案又是一幕。生旦次丑,合力拍演,精彩处往往要令人叫绝。这里随手抄下几句参政会上的台词:“政府不要好话说尽,丑事做尽,”“接收人员简直成了老鼠过街,人人喊打。”“接收工厂,一到就贴上大封条,工人于是失业,过几天工厂就变成空厂了。许多人都说接办就是停办。”“有人说,中央政府走到那儿,物价就高到那儿。”

……

但更精彩的是周谦冲的报告:“接收人员接收上海一所日本人办了二十多年的微生物研究所,结果不出几天,把微生物完全饿死,二十几年的研究毁于一旦。”

话说得这么朴素,并无半点辛辣,自然不算讽刺;但即使是一个出色的讽刺作家,恐怕也写不出这么好的讽刺文章 来的。

这一批演员们扮演的是净角还是丑角,局外人看不分明,难下断语。单从舞台上的演出来看,他们仿佛就是《红楼梦》中的焦大。所不同的是:宁国府前门还有一对干净的石狮子:今天的“宁国府”有没有干净的石狮子可就很成问题。

而且这批焦大们也还是假装的。

主角终而出场,压轴戏也更好看,翁××部长开腔了:“公务员八年来生活非常的苦,清廉的人还是有,而且在我看来出于意外的多;如果还说他们捞钱,我实在很难过。”

正戏反演了,主角变成了丑角,这实在是“出乎意外的”角色。

先前,我还希望目前政治的贪污只一时的现象,政府三 令五申的惩治贪污,必然有了决心。现在看完了这出压轴戏,却连这一点希望也渐渐渺茫了。因为在先前,清浊间还有界限,清廉和贪污间还有鸿沟。但经翁部长这么一解释,这条界限和鸿沟没有了,“贪污”穿上了“清廉”的袍服,此后再不会听到“贪污”了。既然“清廉”的“还是有”,“而且意外的多”,“贪污”在翁部长看来自然该是意外的少了。(翁部长的话当然没有说得这么率直)列举过的那些事实的陈述,精彩的质问,不就落空了么?也就难怪“还说他们捞钱,我实在很难过了”。然而,他们也毕竟“捞”了“钱”,因为“工厂”变成了“空厂”,“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可又怎么办呢?

那也有补救的法子在:“公务员八年来生活非常苦”呀。既然“生活非常的苦”,下面的话还要说出来么?大家就心照不宣。

要是还有人说政府不“体念下情”,那简直是“毫无心肝”,“政府”又要“很难过”的。

说中国的政府没有进步,也未必尽然。过去的贪污质询,要弄得那些答辩的要员们脸红耳赤:“把中央政府的信用摧毁得干干净净,是使整个国家吃亏的啊。”这就是老实的供状,虽然可笑,但也可爱得很;因为它竟承认了这些事实。“家丑不可外扬”,古有明训,“政府的信用”不要给“摧毁得干干净净”,那是没有谁敢反驳的。这是过去贪污质询时的老实人的答辩,和这次翁部长的答辩比较起来,简直是“其愚诚不可及”。为什么要承认这些事实呢?“拿证据来!”“证据给毁灭了”的将如何呢?那就是干脆没有“贪污”这件事。“廉洁的人出乎意外的多”,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戏还没有演完,今后还要再演下去;但我渐渐担心将来要没有好戏看了:因为中国的政治要是再进步,焦大的嘴巴也终有被塞进马粪的一天。既然不承认还有贪污,那就是质询贪污的人错了,焦大嘴里要被塞上马粪,不是活该么?

天地大戏潮,果然没有说错,可惜的是:角色的身份太不分明,自以为生角的在老百姓的眼里变成了丑角,自以为丑角的在老百姓眼里却又变成花旦了。

谁其如此,捏扭的捏扭,躲闪的躲闪,台下的看客却把台上底嘴脸看得更分明。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