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市侩的进步

在北方,卖酱牛肉的常常以骆驼肉冒充,那大抵是叫卖的小贩子,发觉以后也无法寻找的。我自己就曾经上过这当。

“挂羊头卖狗肉”,前人已深恶痛绝,那么这以骆驼肉冒充牛肉的小贩,自然也是令人气愤的。

其实呢,平心静气一想,他们原是做生意的市侩,做生意的招牌上,虽明明地写着,“诚信无欺”,但总不免有些诈术,此亦不过诈术之一端而已,并不足深怪的。

再说,骆驼肉和狗肉虽不及牛羊肉鲜美,但也并不是不能吃,骆驼肉我自己已经吃过了,只是粗糙一点,也并无异味。狗肉虽没有吃过,但其能吃,则是人所共知,有些地方还视为珍品。金华素以火腿著称,据说腌的时候,每十只里面,就必须杂狗腿一只,等到取出,狗腿之味,竟比火腿还要鲜美,便是一例。

以上所说,倒并不是给“挂羊头卖狗肉”者辩护,只是觉得市侩们本以赚钱为目的,虽然欺诈,并未害人,顶大的罪名,只是骗去别人的几文钱而已。何况他早已经告诉了你,他是市侩。

但是这方法到了知识分子手里可就不同了,还是举个过去的例子吧。

袁世凯要做皇帝,于是便嗾使一班知识分子组织一个什么研究会来研究起“国体”来——中国究竟是君主政治合适呢,还是民主政治?表面上却又宣称是纯粹站在学术立场,毫不涉及现时政体。有些不明内幕的人便请袁世凯加以干涉,袁氏答复得非常之妙,他说这是二三学者研究学术的机关,而学术研究,则是应予自由的,故政府未便干涉云云。

假学术自由美名,行推动帝制之实,这简直不是挂羊头卖狗肉,而是连狗肉也没有,是在卖麻醉毒药了,狗肉吃之无碍大事,而麻醉毒药吃了,则是轻则痴呆重则送命的。

这法子如果是从“挂羊头卖狗肉”那儿学来的,倒真的是“青出于蓝”了。

假名敛钱之罪小,假名害人之罪大;明乎此,则何必独深责挂羊头卖狗肉的市侩们哩只是知识分子不是市侩,堕落到市侩,已经是大可悲哀,何况比市侩更阴狠毒辣哩!写到这里,真叫人不知如何说法才好了。

一九四四年一月十五日

--

网络图书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