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蜻蜓

在城市的大街上,我正歇了自行车等着绿灯。忽然一只蜻蜓从天空下来,停在我的右臂上。毛茸茸的黄头,偏绿的身子,翅膀透明,细细的爪捉住了我的袖子。它看中了什么?我是否应该用指头弹一下,让它飞走。我有些犹豫,担心下手过重,把它弹死。那样我就于心不安了。其实我残酷得很,童年到现在,之类的事情搞得多了,我甚至差点枪杀了一头麂子。现在为什么就于心不忍了呢?我书看多了,书上告诉我,杀害小昆虫,是罪孽,吃野生动物,是更大的罪孽。所以后来我在也不敢对昆虫下手了。我让蜻蜓就这么停在我的右臂上,因为有了要保护它的念头,我的右臂就开始发硬,象是接到了表演体操的任务。周围的人都看见了我手臂上的蜻蜓,他们以为我没有发现,也就不注意了。我继续表演,想象着自己现在是一根草,一截树枝,甚至想到了印度那个让鸟在他头上做窝的大师,想入非非。蜻蜓一动不动,一点风把它的翅膀立起来,它还是不动,盯着我手臂上的纤维仔细地看,仿佛那里有一张城市地图。绿灯亮了,我随着人群象蝗虫一样驶过了街道,过街的时候,需要注意周围的车辆,我暂时忘记了它。过了街,我发现它还在。我推自行车上了人行道,把车子在保管站放好,拥有收取下钥匙,发现保管自行车的已经换成一位姑娘,原来的那个老头子呢?我还欠他一角钱。这是它还在。我的手臂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象是被针头注射之前的感觉。我走进一家书店,看到一套精装的狄更斯全集,印得这么漂亮,用那种有布纹的类似牛皮纸的厚纸做的封面,不用看书名就是经典的样子,真么李白,曹雪芹的书不搞成这个样子?我想到这里的时候,又看了看手臂上的蜻蜓,它已经不在了。我环顾书店,只看见花花绿绿的书。

选自《棕皮手记》

--

文学视界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