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跪及其他

第二十一条:贤妻偶尔动极思静,枕畔灯前,做做针线,织织毛衣,读读小说,看看电视,听听收音机,臭男人须兴高采烈,在旁陪伴,不得直打呵欠,更不得倒头便睡。违者照胡子脸猛打三嘴巴,罚跪一支烟。如属真病,缓刑两月。

女法官曰:贤妻既没有去跳舞,又没有去打牌,更没有东串门西串门,而静若处女,挑灯辛苦,真是贤而且慧,几世修来。有此佳偶,臭男人不但不杀身图报,反而辜负良农,一朵鲜花插到牛粪上,对这一堆牛粪,有啥客气的。如说有病,应呈缴公立医院诊断证明书凭核。

第二十二条:臭男人在外交游,只准交正人君子,不准交酒肉朋友,更不准狐群狗党,花天酒地。违者照胡子脸猛打三嘴巴。

女法官曰:俗不云乎,“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交朋友当然应交朋友,但不能交酒肉朋友,更不能文狐群狗党。文人酸且懦,无事时拍胸脯,有事时先绝交,少交为宜。商人俗且贪,一脑筋都是算盘,钱在人情在,钱完人情完,也少交为宜。官场之人势利眼,拿出赤胆忠心,他还以为你巴结他哩,更属不可来往。其他若柏杨先生者流,有名的老不正经,见人就想借钱,更应严重戒备。丈夫者,妻子的长期饭票也,能不爱护交加,随时纠正,以免误入歧途,而保继续有效哉?

第二十三条:臭男人因工作关系,必须与其他女人打交道,则应面目严肃,态度端庄,不得牵衣拽袖,摸头模手,更不得效法洋派,打屁股揩油。违者照胡子脸打十嘴巴,罚钻戒一只。

女法官曰:臭男人一直在男人圈中谋生,算是贤妻祖宗有德。不幸当了导演演员,或不幸当了舞女领班、女车掌管理员,左也女人,右也女人,或者当了医生,护士小姐如朵朵鲜花,围着他阁下承望颜色,呜呼,猫临鼠穴,狗卧鱼砧,臭男人借口活泼幽默,以表风流潇洒,久而久之,花样出矣。宜用严刑,以期阻吓。

第二十四条:臭男人聚在一起,不得时女人评头论足,更不准言出无状,使用黄色名词。违者照胡子脸猛打三嘴巴,罚睡地板三天。

女法官曰:臭男人见面,说不了三句,一定谈到女人,只要一谈女人,立刻就神姿焕发,眉飞色舞——某小姐乳房有多大啦,某太太有多骚啦,某小姐跟他三点过啦,某太太有几个姘头啦——说到紧张之处,还手脚齐上,东比西划,不但下流,而且言为心声,可能乱生主意。必须随时严加管束,才能防止黑杏出墙。

第二十五条:凡贤妻身体不适,害了大小之病,或躺床不起,闭门修养,或哎哟哎哟,进了医院,臭男人应不分昼夜,在侧照料,并奴颜承欢,说些趣事,博取一笑。违者照胡子脸猛打五嘴巴,处无妻徒刑一年。

女法官曰:想当初臭男人猛求猛追,女朋友一声咳嗽,他就急得乱蹦乱跳,女朋友偶尔卧病,他就如丧考妣。结婚之后,却人心大变,一看贤妻政躬违和,就认为天下就要大赦,任凭她阁下一人,孤苦伶仃,辗转反侧。思及前情,能不人神共愤乎?

第二十六条:臭男人为贤妻买东西,应挑选最最上等质料,不得以次货塞责。违者照胡子脸打三嘴巴,重新再买。

女法官曰:臭男人给女朋友、野女人买东西时,惟恐花钱太少,不够精致,其英勇大方,好像钢铁大王就是他爹。可是为了贤妻,却花了一文都心痛半天。呜呼,妻子漂亮,丈夫光彩,妻子成了黄脸婆,丈夫岂不含羞难当?连这种道理都不懂,自应打之,以使开窍。

第二十七条:贤妻柔情蜜意,赠送丈夫的礼物,若手帕焉,若手表焉,若袖扣焉,若领带夹焉,若其他等等焉,应严重保管,不准遗失,更不准送人。违者照胡子脸猛打五嘴巴,罚跪一支烟,原物追回。接受礼物之人,罚喝洗澡水一茶盅。

女法官曰:贤妻爱夫心切,才有此赠,臭男人不知珍惜,转送他人,真是拿珍珠喂猪,对猪还有啥客气的。受礼之人连带处罚,乃是恢复古代瓜蔓抄之刑,以求杀一做百。后生女娃,以后遇到男人赠送礼物时,务必问个仔细,来历不明,千万婉拒,否则洗澡水就要下肚,不可辨称不知者不罪也。

第二十八条:贤妻生日,臭男人应紧记在心,两月之前,就应积极筹备,送礼宜厚,贺情宜切。违者照胡子脸猛打三嘴巴,罚大型蛋糕一个,碧玉戒指一只,纯金手镯一对,耳环一双,项链一条,陪跳舞或看电影三次。

女法官曰:贤妻越是要你忘了她的生日,你就越不可忘;越是不要你普天同庆,你就越要普天同庆,才能合其心意。臭男人志大心粗,恍恍惚惚,竟然当成真的,那是土产地瓜兼阿木林;或为了节省几个屁钱,打马虎眼假装忘啦,更是存心不良,罪不容诛。

第二十九条:贤妻如另谋高就,提出离婚,臭男人应长跪哀求,三日后仍无法拢回芳心,应面露笑容,欣然同意,不得恶言相加,亦不得稍打折扣。违者照胡子脸猛打一百嘴巴,罚喝巴拉松一茶盅。

女法官曰:二十世纪以来,男女平等,男的固可富易妻,女的当然也可美易夫。鸣呼,一个臭男人连贤妻的芳心都抓不住,一定毛病丛生,不可救药。贤妻主意既定,自应兴高采烈,恭送飞往别枝。如贤妻要带孩子啦,分财产啦,均应满口应允。不此之图,反而做出可怜兮兮之状,以博取廉价同情,或露出凶相,这也不肯,那也不舍,存心妨碍贤妻光明前途,这种臭男人要他干啥,立诛不贷。

第三十条:贤妻不幸驾返瑶池——那就是说,死啦——丈夫应悲从心来,以头撞墙,流血五斗,终身不得再娶,更不得交朋友,就是乱看女人都不行。违者照胡子脸猛打一百嘴巴,处无妻徒刑终身,剥夺夫权一辈子,发交柏扬先生尊府为奴。

女法官曰:贤妻在世时,臭男人海誓山盟,甜言蜜语,说没有她他就不能活,结果没有她啦,他不但照样活,还活得更有意思哩。真乃公开诈欺,人格扫地,势将引诱良家父老,纷入歧途,诚害群之马也。重峡之后,罚使终身为奴,以为不忠不义者戒。

新家法到此为止。有几位读者老爷来信,要瞧瞧《芙蓉外史》的闺律,这几位大概对“古”很有好感,而且看语调似乎还疑心柏杨先生拿着别人的金往自己脸上贴,要捉贼捉赃啦。呜呼,在《红袖集》上,我老人家介绍过的“妒律”,在《越帮越忙集》上,我老人家介绍过“棋律”,从没碰到这么门缝看人的。想不到人心大变,用手指直往脓包上戳。问题是,如果真的再照抄一遍,前已言之,编者老爷的脸色难看,而且说不定教我老人家卷铺责。柏杨先生宁可丢人砸锅,也不肯自敲饭碗,所以决定不再抄啦。

不过,无论是古闺律也好,今家法也好,都是“怕太太律”,跟“妒律”针锋相对。在“妒律”之下,当贤妻的惨矣。而在“闺律”、“家法”之下,臭男人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一旦真有这么一天,横行天下,全体人类共遵守,则太太小姐真能欢喜得像吃了屁豆。

一鸣扫描,雪儿校对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