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绝世美人

步非烟女士的结局使我们垂泪,只怪她恶恶而不能去,善善而不能用。既然厌恶她的丈大,仍跟他假敷衍,明明爱着赵象先生,却不敢跟他一走了之(也可能是赵象先生胆小如鼠不敢走,惜哉),看起来潘金莲女士要激烈得多矣。潘女士采取的是一刀两断黑心肠的干法,明目张胆把丈夫老爷害得七窍流血。步非烟女士,只不过通奸而已,有挨揍之罪,无受死之罪,但她却死在丈夫手里;潘金莲女士则是结结实实害死了亲夫,所以她阁下的死也轰轰烈烈,她的小叔子武松先生把她抓到灵堂之前,活活扒出芳心。如花似玉到了这种结局,“薄命”两个字似乎还不够分量——岂止是薄命而已,简直是惨不忍睹的苦命。

我想王凝之先生娶了谢道韫女士,真是祖坟上风水好。她如果是步非烟,恐怕早给他弄一顶奇妙的绿帽;她如果是潘金莲,恐怕也免不了来一包巴拉松。但我们不能希望每一个漂亮非凡的太太小姐都是谢道韫,都能逆来顺受。一旦有一位女士化悲愤为力量,事情就大发了矣。盖当丈夫的好容易娶了一位绝世佳人,而她竟然把丈夫当成一堆牛粪,不肯插啦,恐怕很难有廉价小说上那种雅量,为了她的幸福而牺牲自己。于是,一个不放,一个去心如箭,其结果遂有四式:一曰“谢道韫式”,这式的特征是有宣传而无实践,发发牢骚,骂骂天下的男人一般坏,叹息叹息爱情不过是个屁,也就算啦。二曰“红拂式”,这式的特征是私奔。背夫私奔也好,背父母私奔也好,反正是为理想而奋斗,闭着尊眼,往黑暗里一跳,是福是祸,连老天爷都不知道。三曰“步非烟式”,像步非烟女士一样,苦闷难堪之余,另外找个知心知意的情人,弥补弥补空虚的心灵和空虚的人生。四曰“潘金莲式”,这一式最彻底也最可怕。因之我顺便建议凡是牛粪型的丈夫,千万小心,一旦发现罩不住,不如早日撒手,否则真是危险万状也。

红拂女士有绝高的见识,卓文君女士有绝高的音乐造诣,谢道韫女士有绝高的性灵境界,而步非烟女士是一个诗人,潘金莲女士是一个美女,她们如果都是丑八怪,而又其蠢如猪,抱定“嫁汉嫁汉,穿衣吃饭”的宗旨,混混沌浊,满足现状,恐怕演不出“薄命”节目。武公业先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不知道,看他那种残暴的手段,大概高级不到哪里去,有夫若此,真不如为娼。而武大郎先生的模样,大家已经熟知,用不着介绍矣,北方关于“武大郎如何如何”——好比“武大郎攀杠子,上不着天,下不着地”——之类歇后语,能有一百多句,可能他阁下长得实在有点抱歉。假定潘金莲女士不是一朵鲜花,而是一颗“狗尿苔”,她既不会有委屈之感,自也没有过高的要求,恐怕想薄命都簿命不起来。

红颜所以薄命的第二个原因是,漂亮的太太小姐,往往容易使臭男子起歪念头。她越是漂亮得不像话,起歪念头的臭男人,便越多、越强烈。于是乎有人说啦,那还是该太太小姐不好,只要她阁下读圣人之书,明礼知耻,起歪念头的男人再多、再强烈,有啥关系哉?这话说了等于没说,盖太太小姐也是人,人有人的感情,不可能铁石心肠,不解风情。不过即令读了圣人之书,变成呆头鹅都没有用,盖人自从有历史记载以来,就是以臭男人为中心的社会,大权和大钱都抓在男人手里。一个有权和有钱的家伙,如果再有点无所不为兼不要脸气质,一旦看上了一个如花似玉,恐怕很难有啥奇妙办法逃出他的手心。

历史上最有名的一位美女妫女士,乃公元前七世纪春秋时息国的王后,书上形容她的美曰:“目如秋水,脸似桃花,修短适中,举动生态。”有一次,楚国国王羊熊先生贺临息国作为期三天的官式访问,妫女士当然亲自招待国宾。当敬酒时,她的玉手简直跟玉杯没有分别,这下子芋熊赀先生发了晕,决心霸而占之。大概一夜都没有睡好,第二天设宴答礼,息国国君不知道事情要糟,还殷勤劝酒哩,被芋熊赀生先生大喝一声,活活捉住。妫女士得到消息,就要跳井,待臣拉住曰:“夫人不欲全息侯之命乎?何为夫妇俱死?”她为了救丈夫,只好被芋熊赀先生收归私有。古书上说她一直到死,始终不说一句话。她是不是真的一直不说一句话,我们无法考证。我就怀疑,她和该混世魔王在闺房之内,颠鸾倒凤之时,也咬定牙关,不出一声乎?即令有此节目,后来她一连生了两个孩子,难道连亲子之情都没有乎?不过我倒宁愿相信她不说话是真的,以便诗意盎然。有人咏曰:“自古艰难唯一死,伤心岂独息夫人。”讥笑她不该不死。我想动不动就责人不死的人,其心恐怕比程颐先生和朱熹先生还要恶毒。不过在薄命问题上,她不死固是薄命,即令死啦,也同样是薄命。

女人美貌是无罪的,但因其能招惹臭男人起歪念头的缘故,美貌遂成了祸根。中国还算文明古国,所以芋熊赀先生乱搞了一阵后,仍慈悲为怀,封息国国君一个可怜的小城,使其头顶帽,忿郁而死,小民们固无扰也。而发生在洋大人之国的这种夺美壮举,就不得了啦。君看过《木马屠城记》乎?为了一个跟妫女士一模一样地位、一模一样美貌的王后海伦女士,竟掀起了两个国家间十一年血战,死伤千万,最后攻破了特罗伊城,全城男女老少都被杀光,教人忍不住膝盖发抖。当希腊联军誓师之日,其誓言曰:“谁夺取倾城绝世的海伦,我们就消灭他。”当战争进行到第十年时,海伦女士登城劳军(不是劳她祖国的希腊联军,而是劳她情夫的土耳其联军),士兵们一个个目瞪口呆曰:“为这样一位美丽女子,再打十年也是值得的。”

一鸣扫描,雪儿校对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