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不被欣赏

诸葛亮先生对刘备先生最感激的是,刘备先生到他家去了三趟,请他当官。此之谓“三顾茅庐”,这故事终于成了典故,说明了知遇之恩,是人生中最幸运的遭遇,也是虽杀身都难报万一的感情也。诸葛先生如没有刘先生,他还不是跟柏杨先生一样,默默无闻,与草木同朽乎?知遇之恩,乃只有人类才有的至高情操,诸葛亮先生之始终忠心耿耿,连刘备的蠢子阿斗先生都捧到底,爱此一线之念而已。

“知遇”,换一个现代化名词,曰“被欣赏”,那就是说,自己的长处被欣赏,自己的短处被原谅。一个人能有这种际遇,真是一连八代老祖宗都做好事,修下来的福。政治上如此,家庭中更是如此,闺房之内,最凄凉的事,莫过于自己的长处不被欣赏,自己的短处不被原谅。有一个小女孩淘气万分,妈妈责备她,说她是一个“坏女孩”。小女孩于是决心学好,有一天特别乖,到了晚上就寝时,见妈妈仍没有啥表示,不禁哭曰:“我这样做还不能成为一个好女孩呀?”做母亲的憬然而悟,赶忙搂到怀里夸奖她,小女孩才含笑入睡。

该小女孩子的例子值得我们深思,那不仅是儿女们的需要,夫妇间亦同样地需要。有一件真实的故事可以加强这种印象。若干年前由美国赴西班牙的一艘客船,途中遇到飓风沉没,大家纷乖小艇逃难,其中一个小艇漂流到非洲海岸,触礁再沉,所有同伴统统淹死,只有一位金发碧眼的漂亮女郎被当地土人救起。从后来报上她的照片上,可看出她真长得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可是三围算啥?学识算啥?她的美又更算啥?搞得她实在活不下去,只好嫁给当地社会地位很低的一个砍柴的(那家伙竟有如此艳福。真是该死),生下一个孩子。有一天她去海滨游泳。望见有轮船经过,大声呼喊,被救了出去,她编了一套在荒野中流浪的谎话,大家自然相信,无人疑心其他。回到美国后,再结了婚,可是仍念念不忘她的亲生之子,就怂恿她的丈夫前去非洲探险。以后的事不必说啦,不外是她看见了她的孩子,虽只远远地瞥了一眼,不能接近,但心已安矣。

不被欣赏,真是人生最大的痛苦。做妻子的貌如天仙,才华绝代,丈夫却俗陋凶暴,不知道啥叫怜香惜玉,能使人口吐鲜血。宋王朝诗人朱淑贞女士,以她的美和她的才,竟嫁给一个市井庸夫,对她作的诗词,不但不欣赏,反而说女子无才便是德,责她哼哼唧唧乱画符哩。《断肠诗集》说她:“一生抑郁不得志,故诗中多忧愁怨恨之语,每临风对月,触目伤怀,皆寓于诗,以写其胸中不平之气。竟无知音,郁郁抱恨而终。自古佳人多命薄,岂止颜色如花,命如叶耶?观其诗,想其人,风韵如此,乃下配一庸夫,固负此生矣,”鸣呼,红颜薄命者,红颜不被欣赏也。

不被欣赏是一种被剥了皮而又不准流血的凄凉悲剧。妻子不被欣赏,谓之红颜命薄,谓之一朵鲜花插到牛粪上;丈夫不被欣赏,谓之窝窝囊囊,谓之一堆狗屎倾到山珍海味上。前文所述的金发女郎和朱淑贞女士,都属于鲜花之类,这一类的例子太多,写出来可写一火车。于是乎,夫妇之道,千言万语,似乎可归纳两个原因,一曰“努力使自己被对方欣赏”,一曰“努力去欣赏对方”,不宜一日懈怠。只要朝着这两点去做,虽不能使夫妻同情臻于尽善尽美之境,但包管家庭中的气氛是和睦的也。如果毫不在乎,我敢赌一块钱,只要有一方稍微有点情调,恐怕就要成为怨偶。谢道韫女士的丈夫王凝之先生,饭桶一个,谢女士回娘家对她爸爸叹气曰:“天下之大,竟有王凝之这种人。”呜呼,那时候如果流行自由恋爱,恐怕王凝之先生给她提鞋她都不肯。闺房中的落寞寡欢,不卜可知,因为不能离婚之故,她顶多发发牢骚,如果是现在,早就去了美国矣。

做一个妻子应不断使自己美——前已言之,包括风度的美、智慧的美。我侄女有一位女同学,有一天来我府上串门,摩登得一塌糊涂,那时候恰是英法为苏伊士运河打仗,大家忽然谈到生命线等等,该女士曰:“他们真不通窍,苏伊士运河不能走,走巴拿马运河还不都一样。”我以为她在幽默哩,看她一脸学问,显然不是幽默,不仅大惊。幸哉,她真得感谢上帝使她的丈夫不是柏杨先生,否则当时就可能把她一脚踢出。我这一生最不喜欢和老妻去看电影,她孤陋寡闻,啥都不懂,一会问曰:“嗨,那男人不是死了乎,怎么又活啦?”一会又问曰:“嗨,怎么他的枪打得那么准?”越看到紧张之处,她越问得兴奋。我要不是看她年迈力衰,前途渺茫,早一棒打到大街之上。

一个女孩子一旦当了太太,容貌上、衣饰上固然容易忽略,更严重的还是,她们都以为从此弄到手一张长期饭票,不必在学识上再进修啦。这种知识上的不长进,比衣饰上的不长进,更为要命。从前罗马时代,当一个仆人很简单,有体力就行,但现代当一个仆人,便复杂得多。如果你在实验室当仆人,恐怕至少懂得那些瓶瓶罐罐里装的玩意是啥。如果你在工厂当仆人,你至少得了解何者是马达、何者是警铃,否则你便干不下去。从前当一个妻子,只要会烧菜、做饭、洗衣、洗被、生孩子便可,而如今却是一无比一天沉重。知识水准,必须跟着丈夫的发展而进步:丈夫如果是外交官,你至少要懂得礼炮为何,不致临时听到“忽咚忽咚”乱响,吓得尿屁直流。如果你丈夫是动物学家,你就必须知道毒蛇的特征为何,才不致伸手乱抓。如果丈夫是柏杨先生,你就必须知道啥是稿纸,啥是稿费,更必须知道编辑老爷和报馆老板的尊号,见之未语先笑。否则,做丈夫的触目伤怀,灾难就大矣。

一鸣扫描,雪儿校对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