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愿生活和文艺中多一点幽默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愿生活和文艺中多一点幽默

现代社会高速度、高效率、快节奏、大信息量的特点,必然会使人的大脑容易疲劳,这就决定了我们的生活中需要更多的笑,更多的幽默,以调剂精神和保持情绪平衡。目前,西方国家把幽默发展成为一门独立的专门的学科,进行考察和研究。有些地方成立幽默俱乐部,吸引许多人参加笑的晚会。

看来,幽默已成为人类生活中一个重要的发展趋势。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我国进入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时期。政治生活逐渐走上正轨,人民群众安居乐业,对幽默的需要也与日俱增。前些时候,北京大学部分学生曾经作过一次社会调查,在问到“你喜欢什么样的文艺作品”时,大约有百分之四十几的人回答是喜爱“欢乐的”和“讽刺的”作品。实际生活也说明这样的情况:喜剧、滑稽戏、相声、漫画始终得天独厚,拥有众多的观众和读者,为人们所喜闻乐见。滑稽戏《路灯下的宝贝》曾经在上海演出二百余场,历久不衰;《阿混新传》也深受群众欢迎,获得很大的成功。可见幽默作品、笑的艺术具有广阔的前景,是大有希望的。

幽默,是一种通过隐喻、含蓄、讽喻的手法,在善意的微笑中揭露生活中的不正常不通情理的现象的艺术。俄国作家车尔尼雪夫斯基把幽默理解为对别人和自己身上的喜剧性缺点的批判性剖析。幽默也揭露“丑”,讽刺“丑”,但这种讽刺和揭露是比较温和的善意的,所以它特别适宜于表现人民内部矛盾,表现我们革命工作中的缺点和失误。目前,我们的社会生活中还有许多落后的陈旧的无价值的东西,而这些东西又常常是历史的遗迹,是深刻的社会原因所造成的。如果我们用“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的方法加以冷嘲和讪笑,那就难免要伤同志之间的和气,唯有用和风细雨的微笑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才是最好最有效的办法。马克思曾说:“历史本身的进程把生活的陈腐的形式变成喜剧的对象,人类将笑着与自己的过去诀别。”我以为这就是我们的幽默的社会基础。

遗憾的是,目前我们社会主义文艺中,幽默的作品还过于稀少,过于冷落。我们还没有一支幽默队伍,更没有形成幽默流派。很多文艺作品都是板着面孔训人,毫无幽默感。我们的喜剧不但数量少,而且没有诙谐风趣的特色,有“喜剧不喜”之诮。我们有些相声和滑稽戏,追求硬噱头和低级趣味,甚至流于恶俗。我们的漫画也不能“寓庄于谐”,使人在忍俊不禁中受到多方面的启迪。以上情况说明,我们的作家艺术家很有必要把自己培养成有高雅的情操、有高度文化艺术素养的人;很有必要深入社会,在生活中去发掘笑料,用优秀的幽默作品来满足人民群众精神生活的需要。

我们需要更多的华君武和侯宝林!

《解放日报》1984 年8 月30 日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