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闲话《金瓶梅》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闲话《金瓶梅》

《金瓶梅》问世不久,就有人称它为“奇书”。到清朝康熙年间,张竹坡评点《金瓶梅》,干脆不标书名,直称“第一奇书”。到底这部小说有何奇处?有何不寻常的经历?试略举数端说明之。

一、历史上的两极作用。《金瓶梅》作为一部现实主义文学巨著,它对明代黑暗社会的深刻揭露,它对当时城市生活的百科全书式的描绘,它把我国小说的视线从帝王将相、妖魔神怪、英雄豪杰转移到描写现实生活中的普通人物,它通过官僚、富商、恶霸西门庆一家的荣枯盛衰来结构故事、塑造人物的艺术手法,等等,都使人无法否认它出奇的独创性和里程碑式的价值。

专家学者们一致认为,没有《金瓶梅》决不可能产生《红楼梦》。它在中国小说史上的地位和作用是毋庸置疑的。但是,这部小说中有大量的淫秽描写,成为后世色情文学的先导和样板,如果不加删节,不予指导,就可能误人子弟,坏人心术,产生有害的社会效果。正因为《金瓶梅》像河豚鱼一样,是养料和毒素糅合在一起的怪物,所以历来褒贬不一,赞之者认为可与枚乘《七发》比美,恶之者指斥它是“淫书”。直到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中发表了中肯的见解,才使学术界有了比较一致的看法。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对这部小说的思想评价和美学评价还有不同意见,争论是决不会由此而中止的。

二、禁而不绝。《金瓶梅》成书,刊刻于明朝万历年间。但到清初,顺治皇帝下令禁“淫词小说”,此书即在其列。此后,历朝历代一直把它当作洪水猛兽予以禁止,连思想最开放的法国也曾经查禁了十六年。但一部有价值的书是从来不可能被扼杀的。所以三百多年来仍以各种方式流传至今。建国以后,除1957 年内部少量发行过一次影印本外,最近人民文学出版社又出版删节本一万册。在国外,《金瓶梅》已有十三个国家出版译本。随着阅读面的逐渐扩大,国内外出现了一批研究《金瓶梅》的学者和专家,有关专著、论文也逐渐多起来了。

三、作者之谜。《金瓶梅》的最早刻本上有一篇序文,写明此书作者是“兰陵笑笑生”。这位笑笑生到底何许人?却一直是一个闷葫芦。从此书流传之日起,关于作者的猜测,已有王世贞、李卓吾、李开先、卢楠、汤显祖、薛应旅、赵南星、冯惟敏、冯梦龙、沈德符、屠龙、贾三近、刘九、李笠翁等十几种说法。拨开迷雾,认识《金瓶梅》作者的庐山真面目,仍是专家们最感兴趣的研究课题之一。

最近,首届《金瓶梅》学术讨论会在徐州召开。与会者就《金瓶梅》的思想艺术、成书年代、版本、作者以及评点者张竹坡的各种问题,各抒己见,展开讨论。可以相信,随着思想解放和学术民主的进一步贯彻,《金瓶梅》的神秘纱幕必将撕去,出现奇书不奇的新局面。

《文汇读书周报》1985 年7 月13 日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