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红学与猜谜

哈尔滨国际《红楼梦》研讨会期间,王蒙同志到会作了即兴发言。他说:

人们对《红楼梦》的兴趣是对人类之谜的兴趣。《红楼梦》是历史的谜,世界的谜。人们在找到答案的同时,又会十倍二十倍地扩大这个谜,所以总也研究不完。

这真是新奇有趣、鞭辟入里的高论。不是吗?《红楼梦》就是一部充满大大小小谜语的奇书,《红楼梦》研究就是猜谜和制谜。据统计,《红楼梦》里包含的谜语共有二十八个,其中少数有谜底,多数没有谜底。第五十一回,写薛小妹新编十首怀古诗,以各地名胜古迹为题,内隐十物,就是一组别开生面的新巧的诗谜。但到底隐藏了哪十件东西却颇费猜测。红学家们绞尽脑汁,提供了许多答案,似乎还没有出现令人心服的标准答案。

《红楼梦》在安排故事情节和创造人物形象时也处处故布疑阵,设置悬念。举例来说,《金陵十二钗》正册、副册、又副册到底包括哪些人?她们的结局如何?虽有警幻仙子泄漏天机,略示图像和判词,但人们看了还是若隐若现,似解非解。特别是王熙凤的判词,用了一个“一从二令三人木”的哑谜,更使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据说现有二十余种解释,仍未解开这个谜。

曹雪芹写这部小说,其主观意图,以及它在客观上给人的总体印象究竟是什么?他宣称:“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到底“味”在哪里?这也是研究者们争论不休的一个焦点。鲁迅说:“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这已是过去的事。今天,有关《红楼梦》主题的讨论,至少有八种以上的意见。可见从历史的世界的人类的角度来观照《红楼梦》,其含蕴之广,立意之深,确实还有许多文章可做。

《红楼梦》的艺术天地,是用画家云烟弥漫的手法完成的,所以大谜小谜俯拾却是。而围绕着这部书滋生出来的作者问题、评注者问题、版本问题、续书问题,等等等等,无不涂上一层层神秘色彩,这就进一步造成《红楼梦》研究的复杂性。

《红楼梦》是一部杰出的古典小说,《红楼梦》研究是一项严肃的工作。

把《红楼梦》看作《谜语大全》,把红学研究看作制谜和猜谜,这丝毫没有贬薄的用意。要知道,在我国古代,小说和谜语不分家。故刘勰云:“自魏代以来,颇非俳优,而君子嘲隐,化为谜语。谜也者,回互其词,使昏迷也。”又云:“文辞之有谐隐,譬九流之有小说,盖稗官所采,以广视听,若效而不已,则髡袒而入室,旃孟之石交乎!”(《文心雕龙·谐隐》)文学的功能之一,就是要引起人们的兴趣,诱导人们去思索问题,打开人们心灵的智慧之窗,为什么《红楼梦》与一般的文学作品不同,具有如此巨大的诱惑力,吸引人们无穷无尽地探讨研究,这恐怕也是一个需要解答的谜中之谜。

《红楼梦》真是谜的世界,但愿有朝一日,曹雪芹起死回生,一一揭开谜底,让我们永远终止对《红楼梦》的研究。

《解放日报》1986 年7 月10 日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