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章 挫折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小幽灵却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强烈地被这个愿望困扰着:在白天亲眼看看这个世界。乌乎·舒乎反对,那就让他反对吧!

“我不相信会出什么事。”他心想,“万不得已时我还有我的钥匙串,可以用来自卫。此外,我刀枪不入,能出什么事呢?”

一旦有了这样的想法,小幽灵就不是光想想而已。六月末的一天夜里,小幽灵决心要实现他的愿望了。他很清楚他该怎么办:

“我不能像平常那样在幽灵出没的时间①结束时躺下睡觉——我要坚持醒着,一直到天亮。这就是一切。可是,每当幽灵出没的时间结束时,小幽灵总是困乏得要命。今天,在深夜一点钟快到的时候,他又感到难以抵御地想打哈欠,同时还发觉,他的头和四肢变得沉重了。于是,他就坐到他的橡木箱子边上(还是小心为妙),心里念叨着:

“别让步,小幽灵!千万别松劲!”

可是,这样一个夜间小幽灵又怎能对抗他的本性呢?当市政厅的大钟在深夜一点敲响时,幽灵出没的时间结束了,小幽灵感到头很晕。他得闭上眼睛待一会儿——等到他又睁开眼睛,一切都转起圈儿来:烟囱、窗前的月光、蜘蛛网、屋顶的椽子,一切都在旋转——直到小幽灵已分不清哪儿是下,哪儿是上。他失去了平衡,朝后翻到他的箱子里,马上就睡着了。

他一觉睡到第二天午夜。醒来后,他既失望又恼火——恼火他自己。可是,他不想这么快就放弃希望。

“今天也许会顺利些。”他自言自语道,“无论如何,我还得再试一次!”

但是,第二次尝试也像第一次那样失败了。甚至第三次,小幽灵也没能做到不睡觉。

“但愿我能找到一个办法!”他在第四天夜里想。今天天气不好。雨点嗒嗒地打在房顶上,风也在烟囱里呼啸,雨水在屋檐的水槽里泊泊地流。小幽灵闷闷不乐地走进了古堡博物馆。格奥尔格一卡西米尔伯爵以及其他伯爵与骑士都从他们的金像框里嘲讽地看着他(至少他这么觉得)。托斯顿森将军板着脸,好像他马上就要忍不住哈哈大笑似的。

“我真倒霉,你们也来取笑我!”小幽灵骂道。

他想转过身去不理睬将军以及伯爵和骑士——这时,他看见在一个玻璃柜里放着一块金表:托斯顿森的闹表。当年,他在撤军的仓促之中把金表搞丢了,后来,历经曲折,这块金表作为纪念品来到了古堡博物馆。小幽灵先前玩过托斯顿森的金表,所以知道怎么使用,他现在把自己新的希望寄托在这玩艺儿上。

“如果我借用一下你的金表,希望你不会反对,我亲爱的托斯顿森。”他微笑着说,“你想必知道,我会很熟练地使用它……”

他摇了摇钥匙串,就打开陈列柜,取出了金表。然后,他给金表上好发条,匆匆赶回阁楼,满意地钻进他的箱子,把金表闹响的时间调到早晨九点钟。

“如果我把一只耳朵枕在这块闹表上,”他想, “等到闹表丁零零地响起来时,我肯定会醒,这样就不会失败了!”

可惜,事实却表明,小幽灵又一次失败了。将军的闹表虽然在九点钟准时丁零零地响了,可是小幽灵却没听见。他继续睡到了夜里十二点。当市政厅的午夜钟声传到古堡时,他才醒过来。

“我想知道怎么会是这样!”他思忖着,用闹表第二遍、第三遍地试他的运气——但始终是同样的失败。

于是,一天夜里,他决定把托斯顿森的金表再放回玻璃柜。这样正好。因为两个博物馆看守员已发觉这件珍贵的展品不翼而飞,这引起了极大的不安。甚至向警察报了案。刑侦队的霍尔青格警长明确地指出:

“肯定是老奸巨猾的家伙干的!把这样一个陈列拒撬开,事后又找不到一点痕迹,只能是十分内行的家伙才能办到!”

是的——现在金表又回到了原处———就好像什么事也发生过似的。明天清早.让博物馆的看守员绞尽脑汁去想是怎么回事吧!小幽灵无所谓,小幽灵有他自己的烦恼。

他把整个经过告诉了乌乎·舒乎,问道:

“您能否解释,将军的闹表为什么没有叫醒我?”

乌乎先生眨眨眼睛,就好像他在对小幽灵的这个问题冥思苦想似的。其实,颇有见识的鸟乎先生当然明白,世上每一个幽灵都各自有一个特定的时钟,他到底何时醒、何时睡完全取决于这个钟的运转。

“亲爱的朋友,决定您的生活规律的钟,”乌乎·舒乎本来可以这么说,“如您所知,是下面猫头鹰市的市政厅的大钟。它,而且只有它,能确定您的作息时间。即使您没有听见您的钟声响,您也得服从它。您根本没法违反它,既不能凭着您的意志,也不能依赖将军的金表。假如您一定要在不同于往常的另一个时刻醒来,那么,只有把市政厅的大钟往前或者往后拨您所需要的时间,才能够达到目的。不过,我可不想劝您这样做。我相信,您最好别惹麻烦……”

乌乎·舒乎要是愿意的话,本来可以这样回答小幽灵。可是他却认为,还是闭口不谈自己的见解更为明智。小幽灵也许真的能做到拨转市政厅的大钟呢——谁知道那是不是好事?

不,还是不向小幽灵透露这些为好。因此,他只好支吾其词地说:

“您知道,亲爱的朋友——我要是处在您的地位,我就会承认,世上有些事情是无法改变的。显然,夜间幽灵不能在白天活动也属于这种情况。您应当理解这点,您就善罢甘吧。”

注①按照西方的传说,幽灵出没的时间是每天夜里十二点到一点。

--

文学视界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