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引子

在欧洲有一座古堡,叫做猫头鹰岩。自古以来,在古堡中就住着一个小幽灵。他是那种心地善良的夜间小幽灵,从来不伤害人,除非人惹恼了他。

白天,他睡在一个笨重的钉上了铁皮的橡木箱子里。箱子就放在古堡的阁楼上,藏在一个粗烟囱后面,没人知道它属于一个小幽灵。

在古堡山的山脚下有一个小城,名叫猫头鹰市。夜里,每当市政厅的大钟在午夜敲响时,小幽灵就醒来了。正好在大钟敲第十二下时,他就睁开眼晴,伸伸胳臂,伸伸腿。接着,他在当作枕头用的旧书信和旧文件里翻寻,取出一个有十三把钥匙的钥匙串,总是把它带在身上。然后,小幽灵把钥匙串朝箱子盖摇一摇——箱子盖就马上自动打开了。

现在,小幽灵可以从箱子里出来了。每次出来时,他的头都会碰到许多蜘蛛网,因为在阁楼里这个偏僻的角落,多年来一直没有人光顾,已经结满了蜘蛛网,到处都是灰尘。就连蜘蛛网上也落满了灰尘。只要头一碰到,灰尘就会像一阵雨似的落下来。

“啊嚏!”

小幽灵每次从箱子里出来时都要打喷嚏,因为头一碰到蜘蛛网,灰尘就会落到鼻子里。他抖动了几下,让自己真正清醒过来。然后,他从烟囱后面飘然而出,开始了半夜的巡视。

他像所有的幽灵一样,根本就没有体重。他轻盈得就像一缕烟雾。幸好,他总是带着那串有十三把钥匙的钥匙串巡视!否则,就连最轻柔的风都足以把他卷走。

不过,这并不是小幽灵身上始终带着钥匙串的惟一原因。他带着钥匙串也是为了在空中穿行时让横在路上的所有门户都立刻打开!它们会自动打开,不管是闩上的还是锁上的,也不管是关好的还是虚掩的,全都一样。此外,箱子盖和拒子门、五斗橱和旅行箱,甚至连炉子盖和抽屉、,小天窗、地窖窗和捕鼠器,也都一样。只要将钥匙串摇一摇,它们就自动打开了;再播一摇,它们又自动关上了。

小幽灵很高兴他有这个吊着十三把钥匙的钥匙串。“若是没有这个钥匙串,”他有时心想,“生活就会困难得多……”

在天气不好的时候,小幽灵夜间大多是在古堡博物馆的房间里巡视,在古老的画像和甲胄之间,在大炮和长矛之间,在军刀和手枪之间游荡。他常常以此来取乐:用钥匙串把骑士的头盔掀开再扣上;让石头炮弹在地上滚来滚去,使它们发出咕嘻嘻的声音。他兴致好时,就和骑士大厅里那些金框画像上的女士和先生们对话。

比如,“他走到古堡的主人格奥尔格一卡西米尔伯爵的画像对面,说:”晚上好,我亲爱的朋友!“伯爵生活在大约五百五十年以前,是一个相当粗鲁的人。”你还记得十月的那个夜晚吗?当时,你和你的同伴打赌,说要捉住我,亲手把我丢出窗口去?我不得不说.你打的赌使我忍不可遏!因此.别责怪我,我把你吓得够呛。你自己不得不马上从窗口跳出去,而且,是从四楼的窗口!幸亏你落在了古堡下面泥泞的壕沟里。恐怕你得承认,那次,事情也有可能会更糟糕…·“

或者,他就向那位美丽非凡的伯爵夫人格诺波娃·伊丽莎白·巴尔芭拉的画像鞠躬。在大约四百年以前,他曾经帮助她找回了一枚被喜鹊从窗台偷走的金耳环。

或者,他就站到那位蓄着红色翘胡子、皮上衣镶着花边领的大块头先生面前。这是瑞典大将军托斯顿·托斯顿森。他在三百二十五年以前率领他的大军包围了猫头鹰岩古堡以及山下的小城;可是,过了几天,他又在一个早上下令拔营,带着他的士兵一无所获地撤走了。

“喂,将军?”小幽灵打量着托斯顿森的画像说,“我担心,今天学术界还在绞尽脑汁,琢磨当时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得您仓促撤军……不过,请放心,将军,我会保守秘密的。我顶多只是对乌乎·舒平先生讲过一次,因为他最爱听这种故事。不过,我希望以后不会再打扰您了。”

--

文学视界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