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七篇 一寸方土

有一对年老的夫妇非常的善良,但常常因为没有儿女而感到十分的寂寞。两夫妻常跪在神明的面前祈祷着:“神啊!求您可怜我们夫妻至今还没有儿女,求你慈悲,赐给我们一个孩子吧!”

每天,每天,老夫妇一定会跪下来祈求一番。可是有一天,当他们像往常一样跪在神明的面前时,却听到了神案上传来“哇!哇!”婴儿可爱的哭叫声。

老公公抬头一看,看见了一个像小指一般大小的小婴儿,正在不停的哭着呢!

“哈——哈——真是谢谢菩萨!老伴!这是神明赐给我们的孩子啊!”

“你看他这麽小,不如给他取个名字叫一寸方土,你看如何?”

两个人就那样的决定了小娃娃的名字,并且很小心的照顾着他。可是这小娃娃无论怎麽吃,就是没法长高。

“哈——一寸方土,不如让这青蛙吃掉算了啦——”一寸方土被一只大青蛙吓得脸都绿了呢!邻居的小朋友看到一寸方土这样矮小,常常找机会捉弄他,欺负他!一寸方土心里虽然很气,却一点办法也没有。於是便垂头丧气的走回家去。

老婆婆见他这样无精打采,便赶快做了一个大饭团说:

“快点吃下吧!吃得饱长得好!”

忽然有一天,一寸方土告诉老公公和老婆婆说:

“我决定到京城去读书,希望将来能成为一个有用的人,等我成功了以後,再回家看你们好吗?”

老夫妇而了他这样的决定非常惊讶,小小的年纪怎麽离开家门呢?可是一寸方土一点儿也不改变主意。老夫妇也只好同意了,并且为他准备了许多出门所需要的东西。

老婆婆用针为他做了一把武士刀,而且用麦管做成刀鞘,让他配带在腰间,看起来十分的威风。

老婆婆又用碗帮他做了一顶遮阳的帽子,用一根筷子做成一根木杖。一切准备就绪,一寸方士便神气十足的出发了,他告别了老公公和老婆婆:“我走了哟,你们要好好保重……”

“我真不放心,这样小的身子……” 老夫妇望着走远的儿子,十分担心。

一寸方士身体虽然不高,可是他的志气却是非常的大。他怀着很大的理想,一直向京城走去。虽然走得十分的疲倦,却一点儿也不灰心呢!

可是,他这样不停的走着,走着,不知不觉的,竟迷失在一大片的原野中。京城的路不知该往那个方向去才对?

於是一寸方士便蹲下来,问一只小蚂蚁说:“小蚂蚁,请你告诉我京城的路该从那儿走才对啊?”

“你必须经一个种满蒲公英的村子,在村子不远有一条小河,你顺着小河往下游走去,便可以到达京城了!”蚂蚁很乐意的告诉他说。

一寸方士便照着蚂蚁所说的话走去。他走了很久,终於看到了满山遍野的蒲公英开满了花。

第七篇 一寸方土

有一对年老的夫妇非常的善良,但常常因为没有儿女而感到十分的寂寞。两夫妻常跪在神明的面前祈祷着:“神啊!求您可怜我们夫妻至今还没有儿女,求你慈悲,赐给我们一个孩子吧!”

每天,每天,老夫妇一定会跪下来祈求一番。可是有一天,当他们像往常一样跪在神明的面前时,却听到了神案上传来“哇!哇!”婴儿可爱的哭叫声。

老公公抬头一看,看见了一个像小指一般大小的小婴儿,正在不停的哭着呢!

“哈——哈——真是谢谢菩萨!老伴!这是神明赐给我们的孩子啊!”

“你看他这麽小,不如给他取个名字叫一寸方土,你看如何?”

两个人就那样的决定了小娃娃的名字,并且很小心的照顾着他。可是这小娃娃无论怎麽吃,就是没法长高。

“哈——一寸方土,不如让这青蛙吃掉算了啦——”一寸方土被一只大青蛙吓得脸都绿了呢!邻居的小朋友看到一寸方土这样矮小,常常找机会捉弄他,欺负他!一寸方土心里虽然很气,却一点办法也没有。於是便垂头丧气的走回家去。

老婆婆见他这样无精打采,便赶快做了一个大饭团说:

“快点吃下吧!吃得饱长得好!”

忽然有一天,一寸方土告诉老公公和老婆婆说:

“我决定到京城去读书,希望将来能成为一个有用的人,等我成功了以後,再回家看你们好吗?”

老夫妇而了他这样的决定非常惊讶,小小的年纪怎麽离开家门呢?可是一寸方土一点儿也不改变主意。老夫妇也只好同意了,并且为他准备了许多出门所需要的东西。

老婆婆用针为他做了一把武士刀,而且用麦管做成刀鞘,让他配带在腰间,看起来十分的威风。

老婆婆又用碗帮他做了一顶遮阳的帽子,用一根筷子做成一根木杖。一切准备就绪,一寸方士便神气十足的出发了,他告别了老公公和老婆婆:“我走了哟,你们要好好保重……”

“我真不放心,这样小的身子……” 老夫妇望着走远的儿子,十分担心。

一寸方士身体虽然不高,可是他的志气却是非常的大。他怀着很大的理想,一直向京城走去。虽然走得十分的疲倦,却一点儿也不灰心呢!

可是,他这样不停的走着,走着,不知不觉的,竟迷失在一大片的原野中。京城的路不知该往那个方向去才对?

於是一寸方士便蹲下来,问一只小蚂蚁说:“小蚂蚁,请你告诉我京城的路该从那儿走才对啊?”

“你必须经一个种满蒲公英的村子,在村子不远有一条小河,你顺着小河往下游走去,便可以到达京城了!”蚂蚁很乐意的告诉他说。

一寸方士便照着蚂蚁所说的话走去。他走了很久,终於看到了满山遍野的蒲公英开满了花。

“这儿大概就是蒲公英的村子吧!”一寸方士心想。他又走了一段路,终於听到水流的声音。

一寸方士看到了蚂蚁所说的小河,他拿下了头上那顶碗做成的帽子,将碗当成小船,然後乘了上去。船随着河水,慢慢的往下游流去。

有条鱼刚好经过他的身边,便向他问说:

“一寸方士,你要上那儿去呢?”

“我要到京城去读书呀!”一寸方士见那鱼这样的问,便很兴奋的回答,这时船愈漂愈快了。

小船漂了好一会儿,漂到了一个交叉的河流,一寸方士之间不知该往左边还是右边才对,他便向一只漂亮的蝴蝶探问:

“蝴蝶小姐,请问你,往京城的路该向那一个方向走才对?”

“往右边一直走就行了啊!”蝴蝶指着右边的方向说:

“如果你顺着右边的方向一直往下游流去,很快就可以到达了,加油!”

皇天不负苦心天,一寸方士终於到达了京城。一寸方士顺着栏杆爬上桥去,向往已久的京城,终於展现在他的眼前了。

“那儿有一座雄伟的宫殿,我得赶紧过去,拜托那儿的人看看。”

一寸方士这样想後,便跑下桥去,准备跑到那座雄伟的宫展时,不料路上的行人匆,谁也没注意到他的存在,差点被人给踩到了呢。“好险啊!”

他终於来到了这座宫殿前。

“拜托!请让我见见你们的主人好吗?”一寸方士向那走出玄关的人说。

“咦--奇怪?是谁在说话呢?怎麽没看到人影?”那人非常的奇怪。

“我在你的脚旁边啊!”

“哦-这麽小丫?你找我有什麽事呢?”那个人便问一寸方士。

“请转告你家主人让我留下吧。”

“可是……像你这样小,又能够做些什麽事呢? ”那个人很纳闷的说。一寸方士便很有把握的告诉他:

“可别小看我啊!我可以躲进主人的怀里保护他啊!”

正巧有一只蜜蜂飞了过来,想要攻击他,一寸方士便抽出腰间的剑。

“可恶!看剑!”他很快的便刺中了蜜蜂。那人一看大为欢喜,便答应让他住了下来。原来那个人就是主人呢!

宫殿的主人便告诉一寸方士说:

“这样吧!我让你留在公主的身边,好保护公主吧?”

公主见了一寸方士之後非常高兴。

“真是一个可爱的小男孩啊!”

公主十分的喜欢一寸方士,便将他放在自己的手掌中。并边请他吃许多好吃的东西。

一寸方士非常感激的说:

“我一定会尽全力来保护公主。”

公主听了他的话十分高兴。

公主很喜欢这一位新来的侍卫,便常常教一寸方士写字、读书。而一寸方士跟着美丽的公主也学到了许多的知识。

除了读书以外,一寸为了自己的剑术更加进步,每天都很认真的练习着,从来不间断。

“这儿大概就是蒲公英的村子吧!”一寸方士心想。他又走了一段路,终於听到水流的声音。

一寸方士看到了蚂蚁所说的小河,他拿下了头上那顶碗做成的帽子,将碗当成小船,然後乘了上去。船随着河水,慢慢的往下游流去。

有条鱼刚好经过他的身边,便向他问说:

“一寸方士,你要上那儿去呢?”

“我要到京城去读书呀!”一寸方士见那鱼这样的问,便很兴奋的回答,这时船愈漂愈快了。

小船漂了好一会儿,漂到了一个交叉的河流,一寸方士之间不知该往左边还是右边才对,他便向一只漂亮的蝴蝶探问:

“蝴蝶小姐,请问你,往京城的路该向那一个方向走才对?”

“往右边一直走就行了啊!”蝴蝶指着右边的方向说:

“如果你顺着右边的方向一直往下游流去,很快就可以到达了,加油!”

皇天不负苦心天,一寸方士终於到达了京城。一寸方士顺着栏杆爬上桥去,向往已久的京城,终於展现在他的眼前了。

“那儿有一座雄伟的宫殿,我得赶紧过去,拜托那儿的人看看。”

一寸方士这样想後,便跑下桥去,准备跑到那座雄伟的宫展时,不料路上的行人匆,谁也没注意到他的存在,差点被人给踩到了呢。“好险啊!”

他终於来到了这座宫殿前。

“拜托!请让我见见你们的主人好吗?”一寸方士向那走出玄关的人说。

“咦--奇怪?是谁在说话呢?怎麽没看到人影?”那人非常的奇怪。

“我在你的脚旁边啊!”

“哦-这麽小丫?你找我有什麽事呢?”那个人便问一寸方士。

“请转告你家主人让我留下吧。”

“可是……像你这样小,又能够做些什麽事呢? ”那个人很纳闷的说。一寸方士便很有把握的告诉他:

“可别小看我啊!我可以躲进主人的怀里保护他啊!”

正巧有一只蜜蜂飞了过来,想要攻击他,一寸方士便抽出腰间的剑。

“可恶!看剑!”他很快的便刺中了蜜蜂。那人一看大为欢喜,便答应让他住了下来。原来那个人就是主人呢!

宫殿的主人便告诉一寸方士说:

“这样吧!我让你留在公主的身边,好保护公主吧?”

公主见了一寸方士之後非常高兴。

“真是一个可爱的小男孩啊!”

公主十分的喜欢一寸方士,便将他放在自己的手掌中。并边请他吃许多好吃的东西。

一寸方士非常感激的说:

“我一定会尽全力来保护公主。”

公主听了他的话十分高兴。

公主很喜欢这一位新来的侍卫,便常常教一寸方士写字、读书。而一寸方士跟着美丽的公主也学到了许多的知识。

除了读书以外,一寸为了自己的剑术更加进步,每天都很认真的练习着,从来不间断。

公主看到一寸方士每天这麽用功,从不偷懒,便很敬佩他,并且不知不觉的喜欢上一寸方士了。

有一天,公主想去清水寺拜拜,一大清早就出门去了。

走到途中,忽然刮起了一阵怪风,天昏地暗。在狂风之中,出现了几个食人的妖怪。

“这公主看起来很好吃的,不如由我先来享受一番!”

这妖怪头目便伸出巨掌,一把抓住了公主,公主给吓坏了:

“哇-救命啊!”

“妖怪!住手!”躲在公主怀中的一寸方士突然跳了出来。

他拔起腰间的剑,很快的刺向妖怪的手。妖怪立刻松了手怪叫着:

“唉哟好痛!可恶!这小鬼!”

“立刻放开公主,否则本少爷可不饶你!”一寸方士很生气的说。

“哇哈哈哈……说什麽鬼话!小鬼,看我来收拾你!”妖怪张开口,便将一寸方士吞到肚子里。

被吞进妖怪肚子里的一寸方士简直快气疯了,他拿起手中的剑,在妖怪肚子里乱刺乱踢的,把这食人的妖怪修理得满地打滚。

“哇-好痛!好痛!”

妖怪惨叫了一声,突然觉得胃里一翻腾,很快的吐了起来。这一吐,便胍一寸方士也给吐了出来。妖怪一看到一寸方士还活着,这下子更生气了。

“可恶!这次不饶你了!”

那妖怪抬起大脚,便想踢死一寸方士。可是一寸方士也不甘示弱的飞跳起来,一剑刺向妖怪的眼睛。

“哎呀!我的眼睛……我的眼睛什麽也看不见了…….”

妖怪痛得哇哇大叫,好像失去了理智,大脚乱踩,一不小心,便重心不稳的跌到山谷里摔死了。

剩下来的那妖怪一看见头目已死,也吓得全身发抖拔腿就跑。

还有几个来不及逃跑的妖怪都小声的说:“如果被他给刺中了,眼睛就要瞎掉呀!还是投降算了…….”

於是些小妖怪们再也不敢和一寸方士作对,都藉机会溜掉了。只有一个妖怪,还不肯走。一寸方士便问他:

“喂!你怎不跟他们一起走呢?难道不怕我的剑吗?”

这妖怪看了一寸方士发亮的剑,赶紧向他求饶:

“饶了我吧!这是我们家的传家之宝。”那妖怪拿出一只小槌子说:“这是一只可以实现许多愿望的小槌子,我将它送给你,请你放我一条生路吧!”

一寸方士便让这妖怪逃走,没有为难他,而公主也走过来向他道谢:

“谢谢你啊!一寸方士!多亏你救了我的性命!如果没有你的帮忙,不知後果会有多麽可怕呢!”

“公主,我想请帮我做一件事好吗? ”一寸方士便拿着妖怪留下来的那只小槌子,交给了公主。

“请你挥动这根小槌子,帮我许个愿好吗? 看看我能不能变得高大一些。”一寸方士希望无穷说着。

公主便照着他的话,摇动着槌子,口中念着:“一寸方士的身体变大,变大…….”真不可思议,一寸方士的身体真的渐渐的长高了呢!

公主看到一寸方士每天这麽用功,从不偷懒,便很敬佩他,并且不知不觉的喜欢上一寸方士了。

有一天,公主想去清水寺拜拜,一大清早就出门去了。

走到途中,忽然刮起了一阵怪风,天昏地暗。在狂风之中,出现了几个食人的妖怪。

“这公主看起来很好吃的,不如由我先来享受一番!”

这妖怪头目便伸出巨掌,一把抓住了公主,公主给吓坏了:

“哇-救命啊!”

“妖怪!住手!”躲在公主怀中的一寸方士突然跳了出来。

他拔起腰间的剑,很快的刺向妖怪的手。妖怪立刻松了手怪叫着:

“唉哟好痛!可恶!这小鬼!”

“立刻放开公主,否则本少爷可不饶你!”一寸方士很生气的说。

“哇哈哈哈……说什麽鬼话!小鬼,看我来收拾你!”妖怪张开口,便将一寸方士吞到肚子里。

被吞进妖怪肚子里的一寸方士简直快气疯了,他拿起手中的剑,在妖怪肚子里乱刺乱踢的,把这食人的妖怪修理得满地打滚。

“哇-好痛!好痛!”

妖怪惨叫了一声,突然觉得胃里一翻腾,很快的吐了起来。这一吐,便胍一寸方士也给吐了出来。妖怪一看到一寸方士还活着,这下子更生气了。

“可恶!这次不饶你了!”

那妖怪抬起大脚,便想踢死一寸方士。可是一寸方士也不甘示弱的飞跳起来,一剑刺向妖怪的眼睛。

“哎呀!我的眼睛……我的眼睛什麽也看不见了…….”

妖怪痛得哇哇大叫,好像失去了理智,大脚乱踩,一不小心,便重心不稳的跌到山谷里摔死了。

剩下来的那妖怪一看见头目已死,也吓得全身发抖拔腿就跑。

还有几个来不及逃跑的妖怪都小声的说:“如果被他给刺中了,眼睛就要瞎掉呀!还是投降算了…….”

於是些小妖怪们再也不敢和一寸方士作对,都藉机会溜掉了。只有一个妖怪,还不肯走。一寸方士便问他:

“喂!你怎不跟他们一起走呢?难道不怕我的剑吗?”

这妖怪看了一寸方士发亮的剑,赶紧向他求饶:

“饶了我吧!这是我们家的传家之宝。”那妖怪拿出一只小槌子说:“这是一只可以实现许多愿望的小槌子,我将它送给你,请你放我一条生路吧!”

一寸方士便让这妖怪逃走,没有为难他,而公主也走过来向他道谢:

“谢谢你啊!一寸方士!多亏你救了我的性命!如果没有你的帮忙,不知後果会有多麽可怕呢!”

“公主,我想请帮我做一件事好吗? ”一寸方士便拿着妖怪留下来的那只小槌子,交给了公主。

“请你挥动这根小槌子,帮我许个愿好吗? 看看我能不能变得高大一些。”一寸方士希望无穷说着。

公主便照着他的话,摇动着槌子,口中念着:“一寸方士的身体变大,变大…….”真不可思议,一寸方士的身体真的渐渐的长高了呢!

一寸方士忽然变成了一个英俊的青年。

这一切的转变真是太突然了,一寸方士非常的高兴。而公主看到了英俊的一寸方士,原本爱慕的心情,更是加深了许多。

回到宫殿之後,公主便要求她的父亲说:

“爸爸,我想请求你一件事……. ”於是公主便把心事告诉父亲。她的父亲很欣然的答应了这件婚事。

一寸方士知道这件事之後,也很高兴的答应了。他立刻派人将这个喜讯告知了故乡的老公公和老婆婆。等到一寸方士和公主结婚以後,便带着公主回到故乡。

“啊!这是我们的小方士吗? ”老夫妇两人看见了英俊而高大的一寸方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寸方士便将一切的经过告诉了老公公和老婆婆,并请他们到京城享福。

一寸方士忽然变成了一个英俊的青年。

这一切的转变真是太突然了,一寸方士非常的高兴。而公主看到了英俊的一寸方士,原本爱慕的心情,更是加深了许多。

回到宫殿之後,公主便要求她的父亲说:

“爸爸,我想请求你一件事……. ”於是公主便把心事告诉父亲。她的父亲很欣然的答应了这件婚事。

一寸方士知道这件事之後,也很高兴的答应了。他立刻派人将这个喜讯告知了故乡的老公公和老婆婆。等到一寸方士和公主结婚以後,便带着公主回到故乡。

“啊!这是我们的小方士吗? ”老夫妇两人看见了英俊而高大的一寸方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寸方士便将一切的经过告诉了老公公和老婆婆,并请他们到京城享福。

Search


Shar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