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6 章 后院大战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六章 后院大战

" 我们一定要团结一致对付隔壁那些家伙," 拉尔萨说," 不能再这样下去。我们一定要发明一种秘密文字,定出计划。吃过晚饭我们在汽车工场见。"

6 点钟,我们都站在那油腻的坑边,一盏工作灯在我们之间摇晃,我们看着活像是些鬼。

" 发誓永远互相帮助," 拉尔萨说。 "我为人人,人人为我。"

" 我们都准备好了。" 我说。

" 那不算。发誓吧。"

" 活见鬼!" 奥菲说,他也来了。

" 妈妈不许我赌咒发誓," 玛伊说。

" 不是那种赌咒发誓。现在听着,就跟着我说。"

" 我们发誓,我为人人,人人为我。" 我们跟着说。

然后我们决定怎祥跟隔壁那些家伙算帐。

" 我们要上公园。全体先在我们的楼梯上集合。" 拉尔萨命令说," 谁看见隔壁的孩子就告诉我。我们有三个暗号。用口哨吹《挪亚老人》就是看见了隔壁的孩子,吹《过高山》就是回家,吹《磨坊孩子》就是快来帮忙。你们记住了吗?"

" 记住了," 我们说。

" 那好。现在你们必须学会我的新字母。"

拉尔萨给我们每人一张纸,上面是个字母表。在每个常用的字母上有一个很古怪的符号。

" 这个我永远学不会," 谢尔说。

" 你必须学会!"

拉尔萨把新字母写了一地。他带来了一支粉笔,我们得把它们抄下来学。走以前,我们把地冲洗干净,不让任何人发现我们的秘密文字。

" 碰到隔壁那些家伙在附近,我们不能相互说话,就可以把话用这种文字写出来," 拉尔萨说。

我们每天晚上集合在汽车工场里做练习。拉尔萨非常严格,考问我们,实在有点小题大做。不过到头来我们都很熟练了。

我们用我们的秘密文字写信,投在各自的信箱里。当我放学乘车回家时,我常在电车车窗的蒸汽上用秘密文字抄广告做练习。我还用拉尔萨的字母给猴子精出算题。我们称这种文字做鬼字。

它们对我们非常有用。隔壁那些家伙在靴子事件以后变得更坏了。他们几乎每天在烟囱街拐角等着我们,挡住我们的去路,不让我们回家。拉尔萨总是放一张字条在我的口袋里,告诉我回家时应该怎么办。有一天我找到一张字条,一共三行鬼字: "下课后等着我。你坐电车到中心大街,从长冈街的门进大楼。" 多么带劲!

最后一堂课是书写课。我们的老师绕着教室走,这里看看那里看看。她来到我身边时说:

" 天啊,这弯弯曲曲的是些什么啊?" 我弄错了,大半节课在用鬼字抄写。

" 噢,我很抱歉。我不是想这样做的," 我说。

" 你认力这些是字母吗?" 老师说。

" 是——的," 我赶紧用橡皮把它们擦掉。 "这是一种秘密文字,我和一些人会。"

" 你能写得那么快?" 老师说。 "你必须教会我。"

" 不,我不能,因为这是秘密," 我说,赶紧用常用字母开始抄书。

幸亏我们的老师非常和气,一点不打算把我们的秘密逼出来。

拉尔萨和我下课后同车回家,过了我们的车站,照计划在中心大街下车。那里自然没有隔壁的孩子。我们开始顺着长冈街走,一个门廊一个门廊地躲躲闪闪。斯滕正站在烟囱街的街口守着。他突然回过头来时,我们离家还有一大段路。

" 他们在那那里。" 他叫道。

奥瓦尔和几个大孩子咆哮着飞快沿街跑来。我们也跑,到第一个十字路口就拐弯。但他们赶上了我们。我们停下了。

" 我必须说,你们急坏了," 拉尔萨对他们全体说。 "别急,先喘口气吧。我不再跑了。"

" 还用说,你跑不掉。我们有数。" 奥瓦尔说。

" 聪明的小朋友。来吧,我让你握握叔叔的手。" 拉尔萨说。

拉尔萨在奥瓦尔身边看着那么瘦小,可是,噢!他总是多么镇静啊。

" 你不想打一架吗,啊?" 奥瓦尔说。

拉尔萨筒直从来不打架。他说,他宁愿扭别人的鼻子而不打架。他转身狠狠地看着我。我不知道他能想出什么办法来。

" 你留在这里等着我,莱娜。你要保证不走开," 他说。

" 我保证," 我说。

" 你想到哪里去?" 奥瓦尔怀疑地问道。他看着像一只叭巴狗想猜出其中的奥妙。

拉尔萨忽然拼命向横街跑。 "我们上高山," 他一边跑一边喘着气说。

奥瓦尔撒腿去追他。

" 别管这小妞,她会等在这里的。她保证过。抓住那家伙," 他叫道。他们全都给他叫走了。

我心中大笑,我很清楚拉尔萨这句" 上高山" 是什么意思。他是叫我趁他把他们骗走,赶紧溜回家去。他说" 在这里等着" 只是迷惑他们,使他们不留难我。

他们一跑得没了影,我又顺着长冈街跑起来。当我来到26号门日时,我停下来,靠在墙上直喘气。

" 啥!你以为你能溜回家。" 斯滕说,他仍旧站在街角。 "你可过不去。"

我没有回答。我只是继续喘气。

幸亏他转身去叫拐角那边的人,我一下子溜进了26号的门。我尽可能静静地关上门,跑上通顶楼的楼梯.烟囱街的所有钥匙都可以开我们一边和26号一边的顶楼门。我的钥匙挂在我的脖子上。我赶快打开顶楼门,一过去就锁上。接着我开了灯,顺着过道跑刭我们一边的楼梯。

斯搽会傻成什么样子啊!我就想看看他这会儿的副模样,只要从伊萨克松老爹的窗口看出去就可以看到。下楼时我按大家的门铃,看他们是不是已经回家了。但是他们一个也还波有在家。我进伊萨克松老爹的房间时,他正在补袜子。

" 对不起,我可以朝窗外看看吗?" 我说。

" 当然可以,直到你把玻璃窗看穿为止," 他说。

我小心翼翼地爬上窗台。伊萨克松老爹住在楼下,他的窗子正好在斯滕的头顶上。斯膝站在那里正和另一个孩子说话。我悄悄地打开一点儿窗子偷听。

" 我一转脸她就不见了," 他说。 "她一定跑回另一头去了。上那儿去等她。"

我重新关上窗子,在地板上蹦下跳,哈哈大笑。

" 今天你的家庭作业有体育活动吗?" 伊萨克诠老爹说。

我重新爬上窗台去偷看。看不见拉尔萨,却看见谢尔冲进大楼来。他一定在街角那边冲开他们的封锁跑了回来。他走进大门,没有人拦阻他。他们不敢守在门口,大概怕我们的妈妈会把他们嘘走。我在门厅和谢尔见面。

" 上这儿来,我正在伊萨克松老爹的窗口偷看他们,我说。我们刚到那里,就看见英格走出牛奶房。她上那里去买东西。谢尔打开窗子,开始大唱《挪亚老人》,唱得全街都可以听到。英格抬头一看,停下了。谢尔指着斯滕在了望的街角,接着尽快缩回来。英格马上明白这个暗号,返回牛奶房,装作忘记了什么东西。

玛伊和她的妈妈一起进来。他们不敢不让她们走过。现在我们有三个人在大褛里了。拉尔萨会到哪里去了呢?

" 我必须出去帮助英格," 谢尔说。 "她得回来烧饭。你不能想办法把斯滕吸引住吗?"

但我不想让斯擦看见。他一定以为我还在外面。这时候我有了一个好主意。我问伊萨克松老爹借了一个大布袋,把袋口张得大大的。然后我再一次打开窗子。斯搽又站在窗下,正等着英格从牛奶房出来。我把大布袋倒提着,袋口正对着斯滕的头顶。当门砰地碰响,谢尔跑出去时,说时迟那时快,我把大布袋放下去,正好套住斯滕的头。他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只觉得眼前一片黑,自然只好一动不动。他又拉又扯,想要挣脱那大布袋。我砰地关上窗子,在斯滕挣脱大布袋之前,谢尔和英格已经拿着她买的食品进大楼了。

现在只差拉尔萨一个人在外面。他是用最巧妙的办法口到家的。一辆汽车忽然拐了个弯,停在贝格曼先生的工场门口。从汽车上下来的正是拉尔萨,还有一个陌生人。拉尔萨指点那人怎么把车开进工场,然后趁隔壁那些孩子没来得及眨眼的工夫跑进了大楼。我们冲到门厅去迎接他。

" 你到底回家了," 他对我说。 "你当时明自了我的意思,照着做了?"

" 当然。"

" 很好。我引着奥瓦尔和那些孩子跑遍了全城,把他们一个一个甩掉。瞎,我跑得多快啊!奥瓦尔最后被一个警察抓住,因为他跑到了马路当中。他大概自以为是一辆公共汽车呢。等警察训完他,我己经跑远了。因此最后连奥瓦尔也甩掉。接着我坐汽车回来,好不再看见他们。"

" 你怎么坐上汽车的?"

" 在一条街上,有个人汽车轮胎坏了要换。我问他是不是轮胎漏气,我知道一个汽车工场能装好。我给他带路,他飞快地把汽车开到这里。现在我们来气气隔壁那帮家伙吧。"

我们全都从自己家的窗口伸出身子,向他们挥手唱道:

隔壁的霸王可笑万分,

等啊等,等啊等,捉不住我们:

那天我们结结实实地戏弄了他们一番。

--

文学视界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