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2 章 "鬼庄"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二章 "鬼庄"

我不喜欢一个人待在家里。晚上不喜欢,白天也不喜欢。不过晚上最不喜欢。妈妈下班晚了倒没关系,因为我可以待在楼上拉尔萨家,或者待在楼下玛伊家。不过有时候妈妈晚上出去看朋友。

她要出去,就点亮一盏小灯,把它放在窗帘后面的窗台上,这样灯就不耀眼,不会影响我睡觉。然后她说她很快就回家。但她回家从来不会很怏。我总是觉得她出去很久很久。

有一次她去看索菲阿姨,她是位老太太,生了病,妈妈很可怜她,因为她没有人照顾。她带去旧抿纸和店里的几个咖啡小面包。

" 你好好睡," 妈妈对我说。

但是我睡不着。我们有一个该死的柜子,上面有弯形的抽屉和金色的把手。弯形抽屉的边像个嘴,把手像眼睛。我开始想象那抽屉在朝着我笑。我想不去看柜子,但又不敢不看。我怕我一不看着它,它会过来把我吃掉。我当然知道不会,但当一个人孤零零的时候,没法子不这样胡思乱想。最后我打电话给楼下韦斯特太太。我希望她给我打打气,告诉我不要害怕。

老半天才有人接电话。最后电话里有人轻轻地说:" 你是谁呀?"

这是玛伊。

" 噢,玛伊,我是莱娜。我一个人在家," 我说。

" 我也是的。我害怕极了," 玛伊说。她都要哭了——我听得出来——这一来我倒觉得好过些。

" 到底还不算太糟," 我心里说。

" 我这里地板嘎嘎响,墙头嗡嗡响," 玛伊说。" 听着怪极了。妈妈去看电影,要过很久才回来。

" 我妈妈去看索菲阿姨。你为什么不上楼到我这里来呢?"

可是玛伊不敢上楼。

" 楼梯太黑了。电灯开关离得很远。"

" 也许我敢," 我说。 "只要你打开房门,让灯光照出来。"

" 噢,那么你赶快下楼来吧。" 玛伊说。

我穿上拖鞋,打开我的房门。我下楼跑得要多快有多快。楼梯拐弯的地方一片漆黑,因为灯光照不到那么远。正当我走到那里时,有人在上楼。我真不知道是跑下去好还是跑上来好。

" 万一那是神秘的斯文松或者哪个老醉鬼呢," 我想。

然而那是拉尔萨。

" 你是在梦游吗?" 他说。

" 不,我在下楼上玛伊家去。我们要害怕也一起害怕。我们各自在家里孤零零一个人。"

" 你们真运气," 拉尔萨说。 "我最爱一个人在家了。"

" 我们想着一个人在家就害怕," 玛伊和我说

" 我来扮鬼吓唬你们怎么祥?"

" 噢,不要,千万不要。你干吗不来跟我们待在一起呢?"

" 让我想想看," 拉尔萨说:" 你们两个进去吧。我得先上楼去。"

玛伊和我进屋,坐在她的床上。我的脚冰凉。当我把它们放在玛伊的腿上让她摸摸时,她像只猪似地尖叫起来。

" 你听,又来了,嗡嗡响," 玛伊说。

我听见墙上有怪声。

" 我们钻到被单底下去。" 我说。

我们钻到被单底下,装作这是一只潜水艇。被单的边全都折好,我们把枕头拉到被单头上当门。这样我们一点亮光也看不见了。

" 现在我们在水下一万尺," 我说。 "我们头上只游着鱼、海星和乌龟。"

" 还有鳄鱼," 玛伊说。

" 还有墨鱼。" 我说。

" 还有鲨鱼。"

" 别响!我觉得有铃声。"

我非常非常小心地把鼻子伸出被单。铃芦又响了,是门铃声。

" 玛伊,是门铃声," 我悄悄说。

玛伊在被单底下拼命地往下钻,不敢回答。于是我也跟着重新往下钻。门铃响个不停。

我得把头伸出来透气。

" 我想我还是去问问是什么人好," 我说。 "如果是贼,我就打开窗子叫救命。"

玛伊只是往下钻。

妈妈告诉过我不要给陌生人开门。你永远不知道他是不是来偷东西。因此不能让他进屋。为了安全,我不放陌生人进来。噢,不能放。

我走到门口去昕,什么声音也听不见。

" 是谁?" 我说。

" 是妈妈" 有人说。但那不是妈妈的声音。甚至不是女人的声音。

" 是淮?" 我又问。

" 是圣诞老人," 外面回答说。 "开门吧!"

也不可能是圣诞老人。过了一会儿,我揭开信箱的盖板朝外面看。我看见是谢尔和拉尔萨站在楼梯口。他们之间,地板上有样很大的东西。

我开了门,拉尔萨说:

" 我很高兴你没有马上开门。你真聪明!说不定会是个坏人躲在外面。"

" 我到底不是昨天才生下来的," 我哼了一声。

" 进去叫玛伊出来。我们要玩鬼火车。"

我奔进房间把玛伊从被单里挖出来。我们各自穿上拖鞋,戴上绒线帽。玛伊披上晨衣,我在睡衣裤上穿上运动衣和玛伊的毛绒裤。真滑稽!拉尔萨拿来的是个大垫子,上面看有两个布袋。

" 现在不要响。你们大家——嘘。不要让任何人听见我们。来吧。"

拉尔萨把垫子拉上顶楼楼梯。我们全都悄悄地跟着他上楼。

" 所有的鬼,各自坐好," 拉尔萨从楼梯顶轻轻地说。 "鬼火车要开了。"

我们全在垫子上坐下。垫子蹴蹦跳着滑下楼梯。好玩极了。我们装作每个楼梯口是一个车站。

" 静得像17个汽水泡。这个车站叫神秘的斯文松角," 当垫子停在四楼楼梯口时,拉尔萨悄悄说。我们把垫子拉到下一层楼梯口,又坐上去。蹦蹦跳,蹦蹦跳,又下去了。每一层褛我们两次碰到楼上,因为楼梯转弯太急,刹不住。

" 静得像18个汽水泡。这里是戈尔贝格岩。他们在这里开金矿," 拉尔萨在三楼嘶嘶地低声说。 "大家请坐好。"

我们又蹦蹦跳着下楼。

" 安静得像19个汽水泡。这里是钢人棚。在这里你能听到钢人打呼噜。"

-睡觉的是谢尔的爸爸,我们可以听到他的打呼声从门内传出来。它昕着像学校里的风琴声。

" 你们谁的爸爸打呼也没有我的爸爸的响," 谢尔神气地说。

接着我们下最后一层楼梯。

" 最后一站——鬼庄。所有的鬼请下车。" 拉尔萨说。

我们重新走着上楼,一切从头开始。一路上楼时我们倾听从经过的门里发出来的古怪声音。就在褛下,我们可以昕到伊萨宽松老爹的收音机。它的声音听起来像打呃。

" 咯,咯," 它老发这个音。

在钢人棚,谢尔的爸爸照旧在打呼。在戈尔贝格岩,我们听到戈尔贝格老太太的咖啡电磨机在响。

到了最高一层我们停下来,在神秘的斯文松家门口细听了半天,里面一点声音也没有。实在奇怪,他一定是在做什么秘密事。

从拉尔萨家也传来收音机的声音,但是那收音机不打呃。

" 我想那广播员现在喝过水了,喝了7 口," 拉尔萨说。

接着我们上顶楼楼梯,重新下来。不过我们来到楼下时,鬼庄的收音机照旧格格响。

我们滑下来一次又一次。

神密的斯文松角、戈尔贝格岩、钢人棚、鬼庄。每次我们到楼下,播音员打着呃,一到楼上,他又好了。拉尔萨继续说他的那一套:

" 静得像20个汽水泡,静得像21个汽水泡,静得像22个汽水泡".

当他说静得像35个汽水泡时,英格正好出来找谢尔。我就让她和我们一起坐鬼火车。

楼梯灯给我们很大的麻烦。它不时要熄灭。得有一个人离开垫子去童新把它开开。最后我们觉得烦透了,干脆让灯关上。反正这对鬼来说更合适。玛伊和我已经完全忘记了什么叫害怕。

" 我想起来了,我们还有鬼衣服穿," 拉尔萨说。

他跑到跑下室去,铺在垫子上的两个装柴的空布袋就是从那里找来的。那里还有五个。我们把布袋窑在头上。因为布袋的布很疏,这样仍旧看得见。套着布袋乘鬼火车,静得像老鼠,实在很好玩。布袋里有一股树脂和本柴气味。有时候出现楼梯窗,透着月光,十分好看。我们就这样在漆黑中呼呼地滑,紧张得肚子都痛了。

正当我们滑下最下面一层楼梯时,忽然听见有一扇门打开。拉尔萨抓住楼梯栏秆,让火车停下。那打呃的人走出来了,走过门厅。

" 是伊萨克松老爹出去关大门。一直在打呃的原来是他。

拉尔萨放开手,我们又无声的蹦跳着滑下去。伊萨克松老爹站在大门口。我们笔直向他滑过去。我们的表情快活友好,自然,在袋子外面看不见。当垫子就在伊萨克松老爹的鞋子前面停下时,他吓得退后一步。

" 唉哟哟哟哟!" 他说,好像连话也不会说了。

这时候我们想到,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鸣呜地滑下来的人看见我们,我们的样子一定是很可怕的。

" 不过是我们罢了," 我们说。

伊萨克松老爹这才吐了口气。

" 至少你们治好了我的打呃毛病," 他说," 我再也不会打呃了。你们那副样子多么可怕啊!进来自己照照镜子就知道了。比鬼还吓人。"

我们确实像鬼:大头,没有脸,阴森森!

我们正要上楼去重新再来,妈妈进大楼了。

" 天啊,这么晚了,你们这些人在门厅里干什么?马上回家去睡觉!开步走,你们这些小家伙," 她说。

玛伊问,她是不是可以上我们家待到她妈妈回来。

" 要不我只会做恶萝,看见我自己是一个鬼," 她

说。

她当然可以上我们家去。

--

文学视界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