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章 巴比

有一天我上楼去找拉尔萨,只有拉尔斯叔叔一个人在家。

" 拉尔萨呢?" 我问道。

" 他去巴比那儿了。"

" 巴比?巴比是谁?"

拉尔斯叔叔奇怪地看着我。

" 巴比," 他说。 "巴比!你不知道巴比?你不知道他最喜欢巴比?他每星期去巴比那儿。他对巴比入了迷啦。"

这时候我真生拉尔斯叔叔的气。

" 不,他不是的," 我说。 "他最喜欢我。玩的时候找搭档他总是先挑我;只要我要,他会把他所有的动画小电影都给我。"

" 不错,这我看得出来。" 拉尔斯叔叔说。 "不过他还是去巴比那儿了。"

" 他什么时候去的?" 我问。

" 刚去了一会儿。"

" 那么,再见。"

我下楼梯,走得很慢。玛伊从她的房间走出来。

" 我们剪图画好吗?我有了一本新的时装书,上面有许多小孩子," 她说。 "我们可以剪出一个儿童之家。等我一做完家庭作业就剪。"

" 不行,我要出去," 我说。

在院子里我碰到谢尔。

" 长冈街停着一辆警车。快去看!" 他叫道。

" 我没空,〃我说。

接着我碰到妈妈。

" 都要吃晚饭了。你上哪儿去?" 她问道。

" 不知道。不上哪儿去。"

" 那么别在外面太久了。"

我急急忙忙走出大楼门,绕过街角。我朝电车站跑了一大段路,直到我撞在一位太太的身上。我这才停下来看橱窗,一直看到我的脚趾都凉了。忽然我看见拉尔萨从一家店走出来。我惊奇得心猛地一跳。他过了马路沿公园走。手里拿着他那个又脏又旧的书包,里面都是书。

" 他去找巴比干什么呢?我想是要去和她一起做作业," 我想。但是我不相信会是这样。拉尔萨从来不在前一天做作业。因为他说过,这样他在电车上就没事可做了。但他还有什么原因要带着他的书包呢?

我跟着他走过整个公园,但他还是继续走。我也继续跟着他,我要看看巴比住在哪。拉尔萨像电车一样走到中心大街的尽头。到了那里他向右拐,走下兄弟冈。我怕他看见我,可是他一次也没有回头看。他只管向前走。

" 傻瓜拉尔萨," 我对自己说: "傻瓜拉尔萨,坏姑娘巴比。不许他喜欢巴比。"

最后他来到下座有几扇玻璃门的黄色大楼。他走进去了。我尽快跑过去,好赶上看见他朝那边走。趁拉尔萨进去以后门还没关上,我赶紧钻了进去。里面是一个灯光明亮的门厅,拴满大衣,一位小姐坐在桌子旁边。我急忙跟进旁边一个房间。多么奇怪?整个房间都是小朋友,墙边尽是书架。小朋友们走来走去,从书架上把书拿下来。我看见了我们班的克里斯蒂娜。

" 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说。

" 借书。那还用说," 克里斯蒂娜说。 "我在图书馆里,你想我还会干什么呢?"

" 我们真能把书借回去?" 我说。

" 你以前没有来过这里?" 克里斯蒂娜问道。

我不想跟她打交道,我要找的是拉尔萨。他正站在那边一个角落里,用两个膝盖夹住他那个书包。他正在读一本厚书,旁边站着一个穿红裙子的女孩。她自然是那个巴比了。我向那个巴比走过去,站在烛身边。

" 喂,你这个傻姑娘巴比," 我说。

" 我不叫巴比。" 那穿红裙子的女孩很奇怪说道。

" 算你幸运," 我说。

" 你在这里?" 拉尔萨说。

" 不,我不在这里。你没看见吗,我是坐在家里吃我的晚饭。可是巴比在哪里?" 我说。

" 别打搅我。我在看书。她也许在幼儿书那里," 拉尔萨说。

我走到他用头点点的地方。只有一个女孩子站在那里。她把头发梳成辫子盘在耳朵上。她也拿着一本书。

" 书不是那样拿的。大家说巴比该把书倒过来拿," 我说着把她手里的书合上了。

" 别这样!我的名字不叫巴比。" 那女孩说。

" 不,你是叫巴比," 我说。

" 不,不是的," 她说。

" 是的,一定是。"

" 不是的。你看看这个,你看看我的借书证。你可以亲眼看到,上面写的是乌拉·里顿。〃

她给我看一张白色的卡片。一个角上写着:乌拉·皇顿。

" 那对不起," 我说。

这星的桌子上有许多美丽的书,可是我赶紧回到拉尔萨身边。他还站在那里读着他那本书。

" 她不是巴比。你开我开玩笑," 我说。

" 嘘。不要打搅我," 拉尔萨就说了这一句。

我开始绕着整个图书馆走,瞪着眼睛看所有的女孩。有时候我也看一眼书本。书大都是一个颜色——红色,不过也有一些是蓝色的。忽然我听见有人提到巴比。我转过头去。看见我后面有两个女孩搂者脖子站在那里。我君见一个正在低声说话。这么说,另一个准是巴比了。巴比比我大,戴着戒指。她那样子又傻又可怕。她看者我,对另一个女孩说了声什么。我的脾气又上来了。我大步向她走过去。

" 你要干什么?"

" 我要把你的鼻子扭到11点3 刻。钟走慢了," 我说着就扭她的鼻子。

" 住手!" 她叫道。 "你这是怎么啦?"

" 我没怎么,是你怎么啦," 我说。

这时候巴比的朋友拉住我的头发,巴比把我推开。

" 你们在这里不可以喧哗," 一位小姐走过来对我们说。

" 我们没有喧哗,都是这个女孩," 巴比说。

于是我要抓她。

那位小姐抓住我的双肩说:

" 现在你安静下来。你有什么事和这个小姑娘过不去?"

" 她的名字叫巴比," 我指着那个女孩说。

" 不对,她叫安一真洛特," 另一个女孩说。

这么说又弄错了。

" 可是我听见你对她说巴比," 我说。

那位小姐笑起来。 "她们谈到了图书馆," 她解释说:" 这图书馆叫巴尔布鲁·比约克。比约克是一位爱书的太太,这图书馆就用她的名字命名。但人家总是叫她巴比,因此图书馆也叫' 巴比' 了。"

我昕了大吃一惊。但这些都怪拉尔斯叔叔。听他那么一说,我还以为巴比是拉尔萨喜欢的女孩子呢。幸亏我弄明白了!要不然我会以为这里的女孩个个是巴比,和她们一个个吵起来。就在这时候,拉尔萨走过来了。

" 你现在可以乖乖的了吧?" 那位小姐说。她有一张非常和善的脸。

" 是的," 我说。

" 你们要拿菜娜怎么样?" 拉尔萨说。

" 我们只是要使她守秩序," 那位小姐说。她穿着一条发亮的漂亮绸工装裤。

" 这个只有我能办到。上这儿来,莱娜," 拉尔萨说。

我走过去站在他身边。

" 她只是有点疯,不疯的时候她挺乖的," 拉尔萨说。

" 是的,看来很像是这样," 那位小姐说。接着她走开了。

" 你为什么吵吵嚷嚷?现在来吧。我找到了一本书,写北极的。你借了什么书?"

" 什么书也没有借。这里只有两种书,一种蓝色的,一种红色的。我一定读过了。" 我说。

拉尔萨停下来,看着我。

" 你以为它们全是同样的书吗?你以前没有来过这里?噢,菜娜!你知道得那么少?来吧,我带你看看所有的书。"

接着他告诉我童话书在哪里,有《霍比特》、《长搽子皮皮》。. 他指点我看那些小字厚书,它们写电话的发明人、北极的深险英雄和印第安红种人等等,这些书是他常借的。他把我带到那位穿绸工装裤的小姐那里,说我没有借书证。她于是发了一张给我,在证的顶上写上我的名字: "莱娜·玛而亚·约翰松,烟囟街。"我可以借两本书。我选了一本《胡萝卜,一个男孩的故事》,一本《借东西的地下小人》,给妈妈和我在晚上念。

我们最后离开" 巴比" 时,天已经黑了,下着雪。天一下雪,拉尔萨的头发就会卷起来。

" 把你那两本书给我,我把它们放进我的书包," 他说。 "要不,它们会给雪弄湿的。你得谢谢我,你在' 巴比' 闹事惹麻烦。如果没有我,你可怎么办?"

" 全都怪你," 我说,忘记了拉尔斯叔叔。

" 我想下雪也得怪我," 拉尔萨说。

" 对的,是这样," 我说。

接着拉尔萨想抓起雪来抹我的脸,但是雪还下得不够多。他想知道我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是他永远永远不会知道。

不管怎么说,现在我跟拉尔萨一样爱" 巴比".

--

文学视界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