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土地

中国旧时信奉的村社守护神。《礼记·郊特牲》曰:“地载万物,天垂象,取财于地,取法于天,是以尊天而亲地也。

故教民美报焉。“①比较朴素地表达了上古人们酬谢土地负载万物、生养万物之功的心情。其后,又出现了以整个大地为对象的抽象化的地神崇拜,这种地神被称为”后土“,是封建皇帝的专祀;而各个地区及村社仍奉祀该地区该村社的地方小神。这种地方小神初称社、社公,后称土地。

纬书《孝经援神契》曰:“社者,五土之总神,土地广博,不可遍敬,故封土为社而祀之,以报功也。”②《乐稽耀嘉》也说:“社,土地之主,地阔而不可以尽祭,故封土为社,以报功也。”③《汉书·五行志》注曰:“旧制,二十五家为一社。”④《礼记·祭法》在“大夫以下成群立社曰置社”下注云:“大夫以下包士庶,成群聚而居,满百家以上,得立社。”⑤此二十五家或一百家所立之社,为地方行政小单位,所祀之神即称社公或土地。社公和土地之称皆见于东汉。《后汉书·方术传》称费长房得卖药翁之符后,“遂能医疗众病,鞭笞百鬼,及驱使社公。”⑥王充《论衡·讥日篇》曰:“如土地之神不能原人之意,苟恶人动扰之,则虽择日何益哉!”⑦此后典籍中有相沿称社公者,但更多的则称土地。

最初人们崇敬社公、土地,是因为它能生长五谷,负载万物,养育百姓,更多是从它的自然属性方面着眼的。随着社会生产力的提高和文化的发展,这种自然崇拜便转变为人格神崇拜。人们用以象征它的不再是“封土为社”的那一方土,而是一个具有人格特征的拟人神。甚至随着封建国家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权制度的完善,更将它视为与封建政权最下层官吏相当的一级小神。

在土地神人格化的过程中,各地土地神又先后有了各自的姓氏和名讳。此以道书所载为最早。约出于六朝之《道要灵祇神鬼品经·社神品》曰:“《老子天地鬼神目录》云:京师社神,天之正臣,左阴右阳,姓黄名崇。本扬州九江历阳人也。秩万石,主天下名山大神,社皆臣从之。河南社神,天帝三光也,左青右白,姓戴名高,本冀州渤海人也。秩万石,主阴阳相运。……《三皇经》云:豫州社神,姓范名礼;雍州社神,姓修名理;梁州社神,姓黄名宗;荆州社神,姓张名豫;扬州社神,姓邹名混;徐州社神,姓韩名季;青州社神,姓殷名育;衮州社神,姓费名明;冀州社神,姓冯名迁;稷姓戴名高。右九州,上应天九星之根,九宫阶在领九州,……

可使之赏善罚恶,救济苍生也。“⑧《太上正一盟威箓》卷三所记九州社神名大同小异。

东晋以后,民间多奉一些生前作善事者或被认为廉正的官吏作土地。最早一例为《搜神记》卷五所载之蒋子文,其文曰:“蒋子文者,广陵人也。……汉末为秣陵尉。

逐贼至钟山下,贼击伤额,因解绶缚之,有顷遂死。及吴先主(孙权)之初,其故吏见子文于道。……(子文)谓曰:“我当为此土地神,以福尔下民。尔可宣告百姓,为我立祠。不尔,将有大咎。‘是岁夏,大疫,百姓窃相恐动,……议者以为鬼有所归,乃不为厉,宜有以抚之,于是(孙权)便使封子文为中都侯,……为立庙堂。”⑨至宋代,洪迈《夷坚志》记此类神话尤多。其《夷坚支志》乙卷九称,南朝沈约因将父亲的墓地捐给湖州乌镇普静寺,寺僧们遂祀沈约为该寺土地。其《夷坚丙志》卷一,记李允升死后作东桥土地《夷坚支志》甲卷八,记陈彦忠死后作简寂观土地;《夷坚支志》戊卷四,记王仲寅死后作辰州土地;《夷坚支志》癸卷四,记杨文昌死后作画眉山土地;《夷坚三志》辛卷十,记黄廿七父死后作湖口庙土地等。《古今图书集成·神异典》亦多记人死为土地之事。

明清以来,民间又多以历代名人作各方土地。《茶香室续钞》卷十九引明郎瑛《七修类稿》云:“苏郡西天王堂土地,绝肖我太祖高皇帝。闻当时至其地而化,主杨氏异焉,遂令塑工像之。后闻人言,像太祖,即以黄绢帐之于外,不容人看。”AB清赵翼《陔余丛考》卷三十五云:“今翰林院及吏部所祀土地神,相传为唐之韩昌黎,不知其所始。……又《宋史·徐应镳传》:临安太学,本岳飞故第,故飞为太学土地神。

今翰林、吏部之祀昌黎,盖亦仿此。“AC清 衢 《茶香室丛钞》卷十五云:”国朝景星杓《山斋客谈》云:吾杭仁和北乡有瓜山土地祠,俗戏惧内者曰:“瓜山土神,夫人作主。‘吾友卢书苍经其祠,视碑,始知为汉祢衡也。祢正平为杭之土地,已不可解,乃更有惧内之说,则更奇矣。”AD《茶香室三钞》卷十九云:“国朝徐逢吉《清波小志》云:清波门城西二图土谷祠,在方家峪口,祀大禹皇帝。……按:吾邑乌山土地,称尧皇土地,亦此类。”AE清姚福均《铸鼎余闻》卷三云:“今世俗之祀土地,又随所在以人实之。如县治则祀萧何、曹参,翰林院及吏部祀唐韩愈,黟县县治大门内祀唐薛稷、宋鲜于侁,常熟县学宫侧祀唐张旭,俱不知所自始。”AF从诸书所记看,宋以后,无论城乡、学校、住宅、寺观、山 澜杂型恋庙,凡有人烟之处,皆有供奉的香火。人们对土地的信仰,并不亚于城隍。且因其与人民最接近,对它颇有几分亲切感。人们希望它保佑五谷丰登、家宅平安,添丁进口,六畜兴旺。凡是在世间很难得到满足的愿望,都希望从它那里得到。

旧时的土地庙,一般都供一男一女两个神像,男的多为白发老叟,称土地公公,女的为其夫人,称土地婆婆。有的地区又称田公、田婆。土地配祀夫人,不知起于何时。

宋洪迈《夷坚志补》卷十五《榷货务土地》载,临安土地之夫人甚美。证明至迟到南宋,土地已配祀夫人。《古今图书集成·神异典》卷四十八更记一则趣事云:“中丞东桥顾公璘,正德间知台州府,有土地祠设夫人像。公曰:”土地岂有夫人!‘命撤去之。郡人告曰:“府前庙神缺夫人,请移土地夫人配之。’公令卜于神,许,遂移夫人像入庙。

时为语曰:“土地夫人嫁庙神,庙神欢喜土地嗔。”既期年,郡人曰:“夫人入配一年,当有子。‘复卜于神,神许,遂设太子像。’AG民间以二月二日为土地生日,到时,官府谒祭,吏胥奉香火者,各牲乐以献。村农亦家户壶浆,以祝神釐。”AH

注:

①⑤ 独窦恰返145 页,253 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

②③ 吨匦尬呈榧伞肪砦宓38页,卷三第94页,日本明德出版社,昭和46年

④ 逗菏椤返5 册1413页,中华书局,1962年

⑥ 逗蠛菏椤返10册2744页,中华书局,1965年

⑦ 堵酆庾⑹汀返4 册1364页,中华书局,1979年

⑧ 兜啦亍返28册385 ~386 页,文物出版社、上海书店、天津古籍出版社联合出版,1988年

⑨ 洞允榧沙醣唷返2692册31页,中华书局,1983年

ABADAEAH 侗始切∷荡蠊邸返34册230 页,90页,358 页,第23册116 页,江苏广陵古籍刻印社,1984年

AC 囤胗啻钥肌返773 页,商务印书馆,1957年

AF 恫赝獾朗椤返18册629 页,巴蜀书社,1992年

AG 豆沤裢际榧伞返49册60346 页,中华书社、巴蜀书社,1987年

Search


Share

new